| 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热门排行榜 | 高级搜索 | 手机站 | 繁體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登陆
小说搜索 关键字:高级搜索
 
 
书库排行榜 总人气排行榜 月人气排行榜 周人气排行榜 作家人气排行 最近更新列表
 
 
本周热门小说排行
本周作者人气排行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七季 >

火爆小青梅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占有女人不问行不行,抱上床了就是他的;
  诱惑男人没有要不要,看上了就拐他回家。

  在白语安的心中,高大英挺的蓝杉是青梅竹马,
  是邻家大哥哥。人家都说,打是情骂是爱,
  蓝杉不但爱欺负捉弄她,还总是骂她少根筋,
  可惜,他女人不断,就是对她不上心。
  谁知,只想安分当朋友的她,却被蓝杉拐走初吻,
  最后还被他哄上床,跟他滚了床单,成了他的女人。
  蓝杉自认性格沉稳,雷打不动,偏偏看上的女人,
  却是个傻女人,看着她三天两头找男朋友,
  让他醋坛子都不知打翻几坛时,向来冷淡的他,
  难得耍起剽悍,将白语安给绑回家拉上床。

他的良家小老婆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追女人有什么难,他追她,就为了娶她回家;
  追男人有一点难,她追他,不过想他也爱她。

  他,堂堂曹家独子,帅气多金,是个开名车、住豪宅、
  衣食无忧的大少爷,却为了一场绯闻,被家人下放到乡下。
  这还不打紧,最过分的是,他这位向来只跟女人玩乐的男人,
  竟成了林代容这乡下女孩的保镖。跟前跟后不说,
  还得任她使唤,什么是拿她解闷?
  他曹东明要什么女人没有?凭她林代容,身材一般,
  长相一般,顶多就是让他情不自禁,想狠狠亲一亲,
  想狠狠抱一抱,最后还想狠狠地把她拉上床占有一番……
  可这又笨拙又少根筋的傻女人,竟敢在他告白后,
  一声不响地给他逃了。更可恨的是,
  她不但给他逃了,还给他找个男人当情夫!
  他曹东明玩女人向来很有品,别人的女人他不碰,
  同样的,他的女人,谁也不准沾惹!她的男人,
  除了他,谁都不准!嫌他烦是吗?那她最好明白,
  他这人从不烦人,可对她,他可是打定主意,烦她一辈子!

不好哄的娇妻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想结婚时,对想要的女人,男人心软都不会手软;
  想结婚时,对爱上的男人,女人再笨都不会错过。

  宋蓝筠,帅气潇洒,他不是豪门大少爷,可说到赚钱,
  他不只很会赚,花钱还向来不手软,更不用说对他看上的女人,
  他花钱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女人与他,男欢女爱,各取所需,
  他承认自己没心没肺,从不跟哪个女人谈感情。偏偏,
  在他还没玩遍看上眼的女人时,老天爷竟跟他开了个玩笑,
  将陆知瑶这看来半生不熟、品味怪异、穿着奇特的女人送到他面前。
  这还不打紧,更教他抓狂的是,她竟是个纯情小女人,
  一旦爱上了还傻得不知放手。偏偏,她爱的男人还不是他,
  而他却对她动了心,不只想将她占为己有,
  还很霸道地对她上下其手。女人没有他要不到的,
  更不用说面对生嫩的陆知瑶。反正他早有了最坏打算,
  一旦生米煮成熟饭,成了她闺房里的第一个男人,
  他肯定马上立刻将这女人绑上车,直接载回家当老婆!

老婆一个就好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被他追时,她明明不想从了他,却舍不得推他一把;
  被她逃时,他明明不想捉着她,却怎么都放不开手。

  在艺术界,叶东禾的地位没人敢质疑,他想捧的画家,
  哪个大老板不捧着大把钞票买帐?可任凭他再能干精明,
  碰上林书侗这个娇憨的小女人,却还是栽了跟斗。
  四年前,他的小女人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家,
  看着单纯善良的她,叶东禾忍不住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哪知,这女人却一声不响地消失,任他翻天覆地找人,
  才知道,原来这女人不是不见了,而是他被甩了!
  四年后,林书侗这女人回来了,那么突然又那么顺理成章,
  而等了一千多个日子的他,哪会这么轻易放她甘休?
  林书侗觉得自己太亏了,从不知喝醉的自己竟然会勾引人,
  而且勾的还是叶东禾这个坏男人。明明都决定了,
  再也不跟他纠缠,结果还来不及反抗,人就被他压在身下,
  死命折腾了一番。更让她觉得委屈的是,
  老天爷似乎就爱欺负她,她都那么傻地帮叶东禾生了儿子,
  还让她换来换去,床上的男人,从来都只有叶东禾这么一个!

老板,你上错床了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的霸道,一旦顺从过了头,总是蛮横无理;
  女人的任性,一旦宠过了头,何止是无法无天?

  张慕蓠只不过是想借厕所应急,却倒霉地碰上个洁癖龟毛、
  多金嚣张的男人。表面看来很斯文,实则是只大色狼,
  硬生生夺走她的初吻就算了,这男人竟然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她长得不美艳、不性感,也傻得不懂怎么跟男人撒娇,
  更不用说去招惹金梓悦这男人了。所以明明是他无赖地抱她上床,
  半哄半骗地把她啃了,怎么反过来说她爬上他的床?
  再说,就算他再疼她宠她,她也不想当什么情妇,所以她逃了!
  金梓悦不否认自己曾经逢场作戏,也不否认他曾经风流花心,
  可那笨得不懂得讨他欢心的女人,不爱他的钱也就算了,
  竟然还敢不要他的人?看来张慕蓠这女人可能还没搞懂,
  他金梓悦不要的女人,他不碰,可他打定主意要的女人,
  不但要碰,还要碰一辈子。  

我的老婆谁敢追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说爱时,上床前是假的,下床后是上瘾了;
  女人谈情时,上床前很含蓄,下床后就放不开了。

  李意弥,天生情商不高,女人味又嫌不足的粉领新贵,
  她的爱情里,没有所谓的浪漫情调,所以男人眼中的她,
  是个既不懂情趣又少了风情的女人。不过没关系,
  她不在意这么敷衍的爱情观,她只想找个简单平凡的男人,
  结婚生子,相敬如宾过一辈子。可惜,她的鸵鸟心态,
  在撞见曹绍泽的那一天开始,彻底被打击了。
  原来,她不是没女人味,而是那些男人激不起她的热情;
  原来,不是她没风情,而是追她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所以,当她开始打扮后,追着她跑的男人比苍蝇还多;
  所以,当曹绍泽哄她上床时,她竟乖乖的爬上去了。
  可是,他明明说了,他只是教她当女人罢了,
  为什么当她乐乎乎的想跟别的男人结婚时,
  曹绍泽这男人,竟不打算放她走,他不只耍流氓,
  还砸了自己家,最后还很无赖的说,其实他很爱她。

侍寝娘子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女人想爱男人时,他只一个眼神,她的心都醉了;
  男人想爱女人时,她只一个娇笑,他的人都茫了。

  简琦缘,怡春院当家花魁,琴棋书艺样样精通不说,
  那娇羞的美貌,更教不少达官显要,王孙贵族追捧。
  只是这位被男人捧上了天,宠过了头的花魁,
  哪个男人不心动,偏偏看上华君昊这个没财没势的男人。
  可这男人却在她挂牌拍卖初夜时,二话不说地砸了银两,
  不为情,不为爱,只因其实家世显赫的他,想拿她当棋子诱人罢了。
  明知道这男人自己高攀不起,却还是傻得爱上了,
  可她都很听话的在其他男人面前陪笑,
  华君昊的脸色却一天比一天难看,最后还一把火,
  把别人的宅院烧了,只因为那人轻轻地抱了她一把。
  华君昊,外蒙皇族,高大剽悍,女人他一向不缺,
  却从不为谁心动过。他以为简琦缘不过也是众多女人之一,
  可见她陪笑时,他一肚子火想砸人,见她想卖身时,
  他只差没砍人。而当她不告而别走人时,他才明白,
  她的初夜他贪心的要了,那她的一辈子,也只能是他的!

醋娘子的枕边风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为了拐女人上床,男人的情话,纯属逢场作戏;
  为了拐男人结婚,女人的挑逗,不过是个手段。

  卓海棠,朱家大少爷的贴身丫鬟,她以为这辈子就这么服侍这男人,
  直到那个硬骨书生周连傅出现,从未动心的她,却对冷然的他起了二心。
  可是人家她好歹是未出嫁的黄花闺女,虽然她总爱半夜摸进他房里,
  那也是为了帮假扮成大少爷的他啊,这男人却误以为她想爬上他的床,
  冷言冷语的嘲讽嬉弄她。她卓海棠虽是个丫鬟,
  但他凭什么仗着她的喜欢,不只对她予取予求,还故意冷落她?

  周连傅,一介「不入流」的书生,他博学,却是个两袖清风的秀才;
  他风雅,却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可从未对女子有过心动的他,
  却被卓海棠这小女人给搅乱心湖,不知不觉地将她放在心上,
  很是霸道又强势地困住她的人。更教早决心今生不婚娶的他,
  在来不及对她吐露情意,来不及娶她过门洞房前,
  直接将人给强占己有,而这傻女人怎敢哭诉着说他不爱她?

狼君偏爱卿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爱上时,她的笑颜,小心地被他收藏在心底里,
恨着时,他的眉眼,小心地教她锁着就怕多想。

庄绮雯,自小被捧在掌心疼惜的千金小姐,只是,
众人的三千宠爱却不及她的顾哥哥,所以她长大要嫁给顾哥哥。
可惜,一场抄家,千金小姐的她顿时成了众人口中的罪犯之女,
她的顾哥哥送她父母进大牢,而她也成了他耍弄的玩物。
他说,收留她只为了报复,所以她的痴心成了高攀的笑话,
他又说,她让他烦,要她最好避着他,躲着他,别让他再生厌。
可,为什么她都将自己藏得这么远了,顾思朝这冷血的男人,
却被惹毛似地拖她上床,无视她哭着哀求,狠狠地要了一次又一次,
只因这场玩弄,她生涩的反抗成了勾引,她无助的颤抖成了撩拨。
顾思朝明知不该沉沦,但当他冷漠的赶她走,
看着她的细软被丢弃于门外,看着她毫无眷恋的转身,
看着她冷淡的当他是陌生人时,他才知道,
原来一直不肯放手的人是他。

擒得暖床夫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压女,不过是一时逢场作戏,没情没爱;
女压男,只是想一解相思之苦,谈情说爱。

鸠明夜,家大业大,只是家族行医多代,他却是个沙场战将,
好不容易打了胜仗,返家途中,却被突然出现的马贼给拦了,
而这马贼的头儿还是个女人!是女人也就算了,竟还是个美人,
不过这美人应该没有打听清楚他鸠家的权势,才敢光天化日下掳人。
谁知,这女人二话不说,直接将他打包带走,这、这也太呛了吧?
沈落霞这个鲁莽又暴力的美人,扬言绑他回家当新郎,
还强行霸占他的身体,害他夜夜像采花贼,爬上她的床,
强占她的身子,一次次的像个失控的野兽。
可是人家不是说,一夜夫妻吗?怎么这女人却天天想着怎么将他给甩掉,
他长得俊朗,家世显耀,这笨女人不但不巴着他就算了,
还敢逃跑;逃跑就算了,还让他逮到她跟男人有说有笑……
这火气,不只恼得他上半身失去理智,下半身还蠢蠢“欲”动,
看来他该将情商不高的女人给押上床,狠狠地折腾她几夜,
让她知道,一女不侍二夫这道理,她最好牢牢记住!

一夜献身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爱情,怎么教都学不会,好险有我守护着你;
  真爱,何时来都不知道,但我深信那就是你!  

  严妙怡,个性耿直、正义感十足,路见不平总爱拔刀相助,
  最看不起的就是纨裤子弟;可为了父亲的医药费,
  她却成为财势雄厚的谷家小女儿的家教老师,
  还很不幸地,教她初遇冷漠又自负的谷苓飞少爷。
  鸡婆性子的她,很看不惯谷苓飞的面瘫样,只是吵着吵着,
  怎么她就被押上床,让面瘫男很不客气地上下里外全给啃光了?
  “In  Night”,世界知名品牌集团,而首席接班人谷苓飞,  
  明明是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除了工作外,
  天天宅在家、天天被她碎碎念,他习惯沉默,她说他无视她;
  他一向独裁,她骂他自以为是。可这位没完没了、一再招惹他的女人,
  竟然在他对她上了瘾时,二话不说地转身逃跑。
  很好!这该死又欠他教训的女人,这回挑战的是他的耐性,
  那就不要怪他先把她推倒,反正她这辈子都是他的女人,
  早晚只能跟他共睡一床,她该习惯的……  

楼上的大野狼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一见钟情追定你,为你打造避风港;
  两厢情愿恋上你,只愿住进你心里。

  她范若轩人长得可爱又能干错了吗?她不过是熬夜写个企划案,
  连楼上的住户也要来恶整她,三更半夜的像在拆房子!
  气得范若轩冲上楼去“敦亲睦邻”,没想到她好心帮忙,
  却被耻笑穿得像圣诞树,还被“上下其手”了一番。更悲惨的是,
  这个恶邻居朱铭烨,竟然就是她的店面设计师!自从遇上他,
  衰神便跟定范若轩,她不只每天满街跑地把迷路迷上瘾的朱铭烨,
  捡回来工作;更被同事谣传她这店长是“睡”来的,
  教朱铭烨听了后抓她去灌酒,可这酒喝一喝,
  怎么两人就喝到床上去了?而且这朱铭烨竟敢在得逞后,
  毫不留恋的打算拍了拍屁股走人!还说她是“很好的房子”,
  想睡就睡、想走就走吗?惹得范若轩扬言,
  一定要把这没心没肺的大野狼追回来,给她说清楚、讲明白!

痞子睡上门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爱你哪需要同情?甘心为你献出真心;
  爱你哪需要言语?情愿为你身体力行。

  初见唐素,赫连绣对这淡然得彷佛云一样的人,很感兴趣。
  声音也好、态度也罢,唐素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淡;
  这让从小就是个霸王的赫连绣,兴起一股想逗弄的恶戏心。
  身兼中医、保镳二职的唐素,有着纤细的身材、白净的面容,
  看得赫连绣不禁觉得,这仙风道骨的男人竟然颇有“风韵”,
  甚至连心口都不由得有些悸动;就在他差点跨越禁忌时,
  赫然发现,原来眼前的唐素竟是个女人!为了让赫连绣保密,
  唐素只好答应他的条件,当起二十四小时的司机兼保镳,
  甚至连他被人下了药,她还得“献身”让他一逞兽欲……
  只是唐素没想到,赫连绣吃过不负责就算了,反正她甘愿;
  可他竟然还想把她推给别的男人!气得唐素索性上演苦肉计,
  下定决心要把这愚蠢又小心眼的男人一举拿下!

前妻难搞定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婚姻只是各取所需,你情我愿,不知不觉却沦陷;
  爱情本是两情相悦,你追我躲,后知后觉才发现。

  五年前,吴真央,不只长得美、有气质,更是充满自信的新女性,
  会跑来相亲,不过是为了消遣,看男人笑话的手段之一;
  然而,眼前这位条件好、长相优的男人,明明是来参加相亲的,
  怎么还一副拒她于千里之外呢?这男人……她吴真央有兴趣!
  反正两个人都只是想要婚姻给的名份,她何乐而不为?
  只是,结婚后吴真央才发现,范雅贤明明长得一副“包公脸”,
  骨子里,却是个哭点超低的大男孩,见他两眼带泪的可爱样,
  她这位不轻易言爱的大女人,竟不知不觉被他吸引了,
  差点忘了自己当初说的,只有婚姻、没有爱情的协议!
  为此,吴真央索性快刀斩乱麻,匆匆结束这场只有两年的婚姻关系。
  谁知,三年后,明明他们都已经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了,
  这男人却来苦苦纠缠,只是,她吴真央要的不是“凑合”的老公,
  她要的,是他的真心,他怎么就是不懂呢?  

追拿娇妻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追逐香气、追逐你,追寻的其实是真心;
  拥抱孤寂、拥抱你,拥抱的原来是爱情。

  这男人是亚力安星球来的宇宙人吗?见鬼的世界知名香水品牌总裁!
  一直说她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就算了,
  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夺走人家初吻的!
  谷均逸这个把卑鄙当常识的现实家伙,果然是无奸不成商,
  还拿她最好的朋友威胁她,害她只好豁出去让他“闻”遍全身,
  慢着!不是说好了闻闻而已吗?他他他……他的手在摸哪里!
  这男人未免也太霸道了点,不只把她当“研究材料”抓回家里,
  还以研究之名行调教之实!最可怕的是自己竟然无法拒绝他的魔爪,
  最后才发现,这无理取闹又强人所难的臭男人,
  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单纯面,才知道原来谷均逸碰上感情时比她还笨,  
  像只傻乌龟,不只将自己坚固保护,连真心也藏得那么深,
  而她却为这样的他心疼不已。可想到这个不敢谈爱的胆小鬼,
  害她平白受了这么多苦,她决定先占攻他的心房、逼他开口说爱,
  反正他欠她的,她一定要全部向他讨回来!

我的涩女人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她遇上他,如飞蛾扑火,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他遇上她,如飞蝶轻舞,四处采蜜不肯停留。

  七年前,林芸庭一张稚气可人的baby  face,
  害她不只被搭讪,还被误以为是未成年少女,
  更教她难堪的是,挺身而出的英雄,竟是个高中生!
  初见她时,段彰宇不明白自己突来的“鸡婆”,
  却为她的甜美而心折,刚想脱口收她当“干妹妹”,
  这女人却成了他户籍上的姐姐,害他的一见钟情被判出局。
  七年后,压抑不了的情欲,一再蠢蠢欲动,
  让段彰宇夜夜难眠的结果是,
  他决定了不再跟林芸庭这傻女人玩这场可笑的“家家酒”游戏!
  只是,来不及说出的爱意,却在一场粗暴的激情后,被打回原形。
  更教他不平的是,床都上了,她还傻得想继续当他姐,气得他恨不得再拖她上床,
  狠狠的继续占有她一次又一次,直教她明白,她的男人只能是他!
  可林芸庭这女人却为了躲他,竟然决定跟别人订婚?

抵押小情人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抵挡不住,他的专一深情;
  押注全部,只为了她一人!

  田露雨知道当铺可以当东西,但她不知道原来「人」也可以当,
  而且当掉她的人,还是她家老爸……她还发现接收她的,
  是她老爸的旧识,商业界的龙头老大,唐家,
  不过唐家所有人都将她当作是一家人看待,除了唐家二少爷,唐明梓!
  每晚夜夜笙歌到三更半夜,故意吵醒她,
  时不时将「抵押品」三个字挂在嘴边,刻意刺激她,
  还动不动就扑倒她、偷吃她的豆腐,故意挑衅她,
  气得她只想呼他几巴掌,但他却说这是忘了他的惩罚……
  唐明梓知道田露雨天生少根筋,不过现在看来她的筋不只少了一根!
  他藉酒装疯只是为了靠近她;他口出狂言只为了吸引她注意;
  他吃她豆腐只是因为情不自禁……不过这小女人居然不认得他?
  那他牵挂她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竟然还跟他大哥越走越近……
  可恶!难道她想当他大嫂?不行,门都没有!
  看来只好先把她吃干抹净,再高声宣告,
  她这辈子只有当他老婆的命!

二少爷的千金女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有一种男人,想爱不敢说,抢时却比谁都快;
  有一种女人,被爱时怕羞,爱上了却放不了。

  曲小小看着路边有人“卖身葬父”,因为迷路又无处可去,
  竟然学人家拿着“卖身”的板子,天真的以为卖身可以当丫鬟,
  谁知,买她的大爷丢了五两银子给她,扬言要她当六姨太!
  这一吓曲小小都急哭了,她不过是想要找个地方暂住,
  根本没打算当人家的妾啊。寒天响没看过这么笨的丫头,  
  他拿二十两银子买她,只是为了帮她解危,压根没想过要她报恩。
  可惜,这丫头根本听不懂他的话,跟前跟后直到被他甩开,
  还傻得站在大街上一脸委屈样,恼得他只得又上前去领回。
  他以为自己会后悔,毕竟他习惯自由了,更不习惯她左一句,
  “天响少爷”,右一句“天响少爷”,但他却爱上她的娇憨,
  只不过,当他还来不及想明白那心动的意思,却发现,
  他的小丫鬟竟是富商之女,而那上门来要人的男子,
  教寒天响恨不得将人给丢出大门……

恶堡主的桃花劫

作者:七季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依赖,是一点点喜欢、一点点习惯,不愿放手;
  习惯,是一些安心,一些熟悉,想放手不舍得。

  冯月颜九岁那年,因为一时好心,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而毁她家的人,正是被她救起的佐天涯,
  那年他十五岁。带着仇恨,她扬言要杀他,
  为此佐天涯带她回家,并且派人教她武功,
  还说,只要她有能力,随时可以取他性命……
  只是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女孩成了他的贴身侍卫,
  那美艳的外貌惊为天人,看着她,佐天涯的心不再平静,
  那一夜,怒见不愿与自己多话的她,竟然邀男人回房,
  还跟男人对饮,心头那妒火,烧得他理智全失,
  轰掉敢对她下药不知死活的男人,佐天涯不再压抑情欲,
  褪去布料的身子雪白曼妙,勾去他炙热目光,
  为所欲为的将她带上床,玩弄即将属于他的身子,
  佐天涯明白,早在十年前的那一瞥,自己早已心动,
  如果她真的恨不得杀了他,那么这条命就给她吧,
  可她却说,命她不要,她要的是他的真心。
 
 
 
 
CopyRight 2010 © 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