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情小说 | 作家列表 | 最新更新 | 热门排行榜 | 高级搜索 | 手机站 | 繁體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登陆
小说搜索 关键字:高级搜索
 
 
书库排行榜 总人气排行榜 月人气排行榜 周人气排行榜 作家人气排行 最近更新列表
 
 
本周热门小说排行
本周作者人气排行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夺夫为婚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他的粉团儿,哄不得爱不得,只好娶回家宠着;
她的心上人,大男人爱吃醋,欺负偏说是爱她。

身为大夏国最受宠的小公主,李曼馨最近不乐意了。  
帝后天天让人送上画轴选驸马,偏偏她一个都不喜欢,  
粉团儿的小脸蛋都快愁死了。只因她哪个美男都看不上,
只看上了护国公家的嫡长子,王敬之。  
可大夏国里,谁都能尚公主,唯独琅琊王家最出色的男子,  
王敬之不能。传闻这位王公子已到适婚年纪,
却迟迟不愿议婚,多少世家闺女,用尽心思想讨他欢心,  
只为嫁入王家当世家宗妇。
可王敬之却亲笔写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亦吾心之所向这定情物送出后,李曼馨认了死理,
这辈子非王敬之不嫁。只是权势当道,  王家不愿结这姻亲,
擅自为王敬之选了世家宗妇人选。  当两家拜了庚帖时,
李曼馨只淡言,此生不嫁王敬之,  只愿请旨削发出家,
这一生与王敬之再也不见。

娘子要和离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女人的挑逗,男人那股劲儿,没有尽兴哪会干休;
男人的撩拨,女人那傻气儿,想逃下床哪有机会。  

当初荆楚墨对妻子一见钟情,于是他厚着脸皮敲锐王府的大门,
厚着脸皮跟锐王爷求亲。一个小副将敢上门求亲,
没有被锐王爷当场打死,已经算他厉害了。
谁知,求亲遭拒后,荆楚墨竟拿着军功,厚着脸皮求皇上赐婚,
当年为了求娶李韵凝,他那股子死缠烂打的劲儿,  全京城谁不叹为观止。
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  他还真的娶到了李韵凝。
只是婚后聚少离多,  京中流言渐起,大将军荆楚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驻守边关多年,身边没个女人怎么行?
李韵凝自认是个妒妇,忍不了夫君纳妾,  索性亲自送了和离书到边关休夫。
但她忘了,  荆楚墨犹如一头下山的狼,凶猛得吓人,
而今又素了一年多,她这么送上门,哪这么简单放她下床。

腹黑相公的童养媳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这女人他不想强求,不想牵挂,却不想放手;
这男人她不该思念,不该空等,却不愿走开。

门道中落前,七岁的洛钰婷是书香世家的小姐,
父母双亡后,她成了林家买来的丫头,
除了卖身契还有童婚契约,因为她是买来给林俊佑的童养媳。
自此名门世家小姐的洛钰婷,很认命地天天劈柴挑水,
下田种地,只求能有个遮风避雨,三餐温饱的地方。
可林俊佑这人太坏了,不但背着林母宠她,
还把她的心给宠上了天,让她一心想着与他成亲。
她是童养媳,本就是林俊佑的妻子,奈何林母嫌她一无所有,
不但除了她的奴籍,还烧了童婚契约,
只想为林俊佑谋得更好亲事,这童养媳她不认。

贬妻为妾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拐男人这活,女人不靠天时地利人合,直接强上;
哄女人这事,男人有钱有人有闲,霸着不放就行。

盛家次子盛允桢,人称京城四公子之一,
在京中可是出了名的家世一流、学识一流、人才也一流,
怎么才开口跟虞静姝求亲,她却掉头跑了?
就算是他害她名节尽失,被迫削发为尼,
他都说要娶她回家了,她怎么能这么不识好歹。
虞静姝自小在村里长大,只是小户人家,从没想高攀高门,
但为了保全家人名声,她嫁进盛家成了上上策,
可盛家家大业大,家规甚严,新妇过门一年无所出者,休妻。
明明盛允桢婚前扬言要对她好,婚后却让她独守空闺,
既然走不了,那她正妻不当了,她自降为妾总成了吧。

娇花谁不爱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两相错 4
  男人骄傲不给追时,女人慢慢磨,总能把人给拿下;
  女人带刺不让爱时,大男人一瞪,总能让女人变乖。

  十六岁那年,郑樱琪的美惹来了女人的排挤、惹来了男人的纠缠,
  却没招惹陆盛恒多看她一眼。二十八岁这年,为了抢新娘捧花,
  她又对他犯花痴了,因为酒醉,不小心对他吐露,
  她喜欢一个叫陆盛恒的男人,不过他是块木头,很不好追,
  但她会想法子扑上他的床,把他啃了吃了后,看他还逃去哪里,
  她的大话让陆盛恒翻了白眼,这笨女人他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他爱不起郑樱琪这女人,她的美,男人看了很养眼,
  他看了却很刺眼,更别说她找他麻烦时的嚣张样,他怎么看怎么火大。
  他从没想找多美的女人当老婆,人家说各花入各眼,
  可明明郑樱琪这朵娇滴滴的小花没入他的眼,他也没想陪她谈情说爱,
  只是看她被其他男人纠缠又追捧,他心头那股无名火,
  却是烧得醋意横生,一个不小心竟将这朵带刺的娇花带回家收拾了。

名花还无主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两相错 3
  女人考验男人的方法,最爱玩约会迟到玩失踪;
  男人考验女人的方法,最常玩远走高飞不见人。

  桑宁自认不是花痴,虽然她做人有点抠门,还喜欢贪小便宜,
  但她可是贪得很有原则的。本来她是没打算跟徐初阳勾勾缠,
  可谁教她难得碰上一个拿抠门当乐趣的极品男,
  让她小心肝不小心跳了跳,一时没把持住,因为贪吃,
  不但将自己给卖了,还很没矜持地跟他好上了。
  也因为他说喜欢她,为了表示她不占他便宜,
  她傻气地被他拐上床。因为徐初阳说,他找女人,
  太爱钱的不行、太爱美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
  而身为资深铁公鸡的他,虽然不算计人,但亏本买卖他也不做,
  更别说被人蹭吃蹭喝。不过坑他的人换成是桑宁时,
  他绝对不会生气,还乐得变着法子要她拿人抵偿,拐上床还债。

叶生不见花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两相错 2
  拐他结婚时,他不爱她,她却非要这男人不可;
  哄他离婚时,她不想爱,他却扬言不放她自由。

  徐茵茵以为,跟贺昕的婚姻虽然是假的,可贺昕确实对她好,
  不但给她吃、给她住,还帮她赚了自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而她明知道他不爱她,却偏偏喜欢上这个对她有些冷淡的男人,
  只是没想到,原来他之所以会娶她,不过是为了合法跟她上床。
  因为这句话,徐茵茵决定结束这场可笑的假结婚,
  毕竟,她再蠢再笨也知道,贺昕从没在乎她,而她爱不起这样的男人。
  贺昕这人骄傲惯了,这辈子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徐茵茵给甩了,
  明明这场婚姻是她求自己给她的,离婚协议书也还在他手上,
  这女人有什么资格玩失踪?再说徐茵茵只可能被他扫地出门,
  也不准她背着他离家出走,她想离婚,他偏偏就不同意!

有花不见叶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两相错 1
  贪得无厌的他,不爱她又想掠夺她,想都别想;
  没心没肺的她,爱上他又想逃离他,他哪里准。

  曾经贺昕躲徐茵茵像是躲瘟神,甚至连聊都不愿意聊她,
  这样自负的男人,却在某一天忽然宣布要把这位瘟神娶回家。
  不过他娶老婆的标准,首先要看在床上是否合拍,
  所以是不是好用,他要验过货才知道,可就算是这样,
  验了这么多次,也该够了吧。再说,他们不过是假扮夫妻,
  结婚前早把离婚协议书拟好,就为了各取所需,
  她希望逃离相亲,他希望跟她名正言顺地做爱。
  谁知道,同床共枕后,他们都太入戏,忘了结婚时的交易,
  直到徐茵茵说,他们这对假夫妻迟早都要分开,
  身为假老公的贺昕发现自己的不爽顶到了极点。
  因为他不小心喜欢上这笨女人,还喜欢到恨不得把她缩小,
  装进口袋随身携带。这么小只的女人,把他的心撑得这么满、
  这么胀,几乎容不下别的东西,听到她说想走,他不准!

前世是谁埋了你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夜嫁 2
  与强势的他拜天地,她的乖巧,教他宠上天;
  看娇气的她耍性子,他的放任,教她翻天了。

  全镇的人都知道,顾胜这男人财大气粗、性情乖戾,
  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不圆滑、不狡诈,甚至有些我行我素,
  他做生意完全看心情,可以赚钱赚到手软,也可以败家败到肉疼。
  打从第一眼看到颜玉尔时,料想她不过是个病秧子,
  能进他顾家大门,那可是她三生有幸,求都求不来。
  只是人都被他娶了,还教他吃干抹净,想他征战情场数年,
  但凡上过他床的女人,哪个不是被他征服得老老实实的。
  偏偏颜玉尔这女人不识好歹,没碰她之前天天缠着他,
  碰过之后竟开始躲他,不但对他床上独占欲很不满意,
  还敢给他闹离家出走。这下子还得了,女人宠归宠,
  可宠得翻天了她还是第一个,他难得把心都给捧上,
  哪有她说不要就不要的事。他这人一向不做亏本生意,
  逮着人时往床上一压,看着被他折腾得求饶听话的她,
  他霸气的对她说,想要下床可以,先给他生个孩子再说。

吾妻难宠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想随便时,娶妻不可怕,就怕女人讨爱;
  女人想乱来时,嫁人很简单,只怕男人纠缠。

  都城侯府是上京首屈一指的大户,家底殷实、
  军功卓着就不说了,单说侯府家的男人,
  哪一个拿出去不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
  而卫旬又是家里生得最好的,虽然定亲总被退亲,
  可也没落魄到要娶个庶女吧?一个庶女,
  连做他的通房丫鬟都不够格,这样的身分却还不老实,
  竟然妄想爬进侯府来。可惜,这小庶女不了解他的手段,
  就算他把她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要他娶她,办不到!
  只是,明明是他不想娶,怎么成了程元秀不想嫁?
  她不就是个十八岁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到底在神气什么?
  不嫁是吗?那他反而非娶不可了。

天下第一宠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他的媳妇儿,既娇又憨,撒娇时总带著点小刁蛮;
  她的大丈夫,又剽又悍,宠她时总有那么点霸气。

  十五岁那年,徐妃宜定了亲,却传她未嫁夫先死,
  就这样成了众人口中的望门寡。七年后,哪晓得,
  她那位有缘无分的未婚夫,不但改名换姓,
  还摇身一变成了有权有势的常胜大将军。
  为此,徐妃宜找上门,她想问他,
  她与他尚有婚约,他为什么丢下她一走了之?
  乌烈向来不近女色,更不用说哪里来的未婚妻,
  这女人以为赏了他一巴掌还可以走人吗?
  既然她自称是他的未婚妻,索性将她逮回军营,
  她问他为什么,他只冷冷回了两个字,算帐!

相思难耐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她死缠他时,他看不上眼,却上了心窝头;
  他霸占她时,她守不住人,连心都赔上了。
  宋行奕,世代书香的官家子弟,个性沉稳内敛,
  有才有貌,名媛千金投怀送抱何曾少过?
  可冷情的他,却拿谷思如这无法无天的女人没辙。
  打从十年前,他被她强压在地时,他就想,
  这辈子娶哪个女人都好,独独不娶谷思如这女人。
  谁知,十年后,当嚣张任性的谷思如非他不嫁时,
  宋行奕才发现,早已习惯她在身边纠缠放肆的自己,
  竟然心动了。谷思如,富贾之女,如意城的小霸女,
  她心悦宋行奕,整个如意城,谁人不知?
  在她辛苦的追了十年,好不容易把宋行奕给收服,
  与她订下婚约后,她不但一声不响的逃婚,还在另嫁他人时,
  被宋行奕给拦轿抢人。不但不准她嫁,还将人给带上床,
  不再斯文、不再儒雅,妒火狂烧的他,
  犹如禽兽般地,将失而复得的她啃得没完没了……

很难不爱(下)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不喜欢时,女人的死缠烂打,不过是闹剧;
  女人不喜欢时,男人的甜言蜜语,不过是笑话。

  宋忻,性格沉稳内敛,是个冷酷到骨子里的男人,
  在他的人生里,他习惯掌控一切,习惯了于佳辰的听话,
  习惯她在他身边,习惯她望着他的眼神,
  也习惯了让自己的眼里只看她一个人。他曾自嘲,
  全世界的女人这么多,只有于佳辰他不能喜欢,
  可她的傻气,她的乖巧,却一次次地让他心动。
  他以为自己不在乎,喜欢也可以变成不喜欢,
  她不过是个陪他上床的女人罢了。谁知,
  当于佳辰真的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看着她跟别的男人约会,
  看着她对别的男人娇笑,心里那醋意,像被打翻似地,
  让他又妒又怒地将她逮了回来。她恨他?没关系,
  反正他不会放她走,为了不让她躲他,不管她愿不愿意,
  他直接让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宋太太,要她每个夜里,
  只能在他的床上被他折腾得哭着求饶。他心想,
  既然恨他,那就好好的恨,哪怕是恨上一辈子,
  至少,也是他跟她的一辈子……  

很难不爱(上)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如果你爱我,我要你全心全意,爱我一辈子;
  如果你爱我,我想你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

  于佳辰,有点倔,有点任性,还有点小女人,
  别人眼中的她是刁蛮高傲的大小姐,可在那男人面前,
  她不只不敢乱发小姐脾气,还总是气弱的乖巧听话。
  十七岁那年,他掠夺她的初夜,成了她的第一个男人,
  她不懂,明明这男人曾经那么温柔,那么宝贝,
  把她宠上了天,却又霸道地将她囚着,逼她当他的禁脔。
  床上的他除了强势,还总是一贯的霸道,她也傻得以为,
  拿自己当筹码,他会放过她的家人。直到二十岁这年,
  当他残忍的将她家人逼上绝路时,于佳辰自嘲的想,
  虽然于宋忻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好歹她也喊他一声哥哥,
  谁知他不曾在乎过她。既然他想要,她这条命送他也不为过,
  反正他都伤她这么多年了。殊不知,当她真的拿命偿还时,
  于宋忻的冷静不再,再闻她苦涩的说“再见了”及“我爱你,于宋忻”时,
  于宋忻只觉得,自己的心,隐隐地、钝钝地,揪得发疼……

最最宠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如果宠,可以让她笑让她娇,他只想更宠;
  如果爱,可以让他宠让他疼,她只想更爱。  

  七岁那年,梁曲是牙婆子手中最难脱手的丫头,
  又瘦又黑,更不用说她那畏缩又胆小的性子,
  怎么看怎么不讨喜,哪个大户人家想买?梁曲知道,
  如果她不想被卖到窑子去,梁府是她最后的机会,
  不然她怎么可能敢胆大的求眼前俊美如仙人的少爷。
  虽然他看来病得不轻,咳得脸都发白了,但她知道,
  他是好人。梁池溪,能文擅商,可打出娘胎就是个病秧子,
  活一日便贪了一日,直到那丫头出现,他让她随他姓,
  给了她名,除了她的贱籍,带她认字吟诗,习武从商。
  梁府是天家钦点商户,富可敌国,为了至爱,他的父亲散尽家产,
  高攀了母亲,而他对梁曲的宠爱却是日日想着,怎么帮她,
  找个最好的归宿,如果哪天病弱的他不在时。
  谁知,天算不如人算,一碗补汤,坏了他的全盘计划,
  坏了他家梁曲的清白,一夜纠缠出他硬生生藏在心头的情意,
  只是他想娶,他的梁曲却傻得说,她只想当少爷的丫鬟。

夫纲不振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等等爱 2
  他的青梅,软软地,嫩嫩地,让他床上爱不释手;
  她的竹马,凶凶地,坏坏地,教她下床又爱又恨。

  楚沛,翩翩美男,人前温柔帅气,人后腹黑霸道,
  他不随便找女人,可一旦被他看上,那就不是随便看两眼罢了,
  而是直接点名作记号,连哄带骗的拐来交往。只是,
  舒以安这女人,那么甜,那么乖,教他忍不住想大口的啃下去,
  毕竟男人的下半身藏着兽性。谁知,他都还来不及出手,
  这女人竟然敢半夜勾引他,脱他衣,摸他身,还敢撂话,
  “只要你敢要,我就敢给!”然后,上半夜的狂野强占,
  下半夜时,只剩舒以安的嘤泣求饶……才晓得,
  楚沛这头色心大野狼,掠夺时那不留余地,教她再也不敢了。
  舒以安一直都知道,她家的楚沛宠她、疼她,可是,
  他的独占教她反抗。当她吵着要分手时,楚沛发现,
  他家这小女人,太蛮太娇,床上教育似乎有待加强……

初上眉梢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专宠,女人不能说不,只能乖乖的承受他的人;
  女人娇媚,男人无法说不,只想疯狂的独占她的人。

  紫旭皇朝,天子之下,还有一个人不能惹,他叫龙庭渲,
  很不巧,他跟天子同姓,更不巧的是,天子还要喊他一声七叔,
  所以,龙庭渲这男人,惹不得,也要不得。
  比权势,龙家的天下,谁敢不惧怕他龙庭渲三分;
  论嚣张,龙家的男人,龙庭渲的辈分,教他气焰硬是高出个几分;
  说风流,龙家的情债,与龙庭渲有染的女人,比天子后宫还胜一筹。
  他却一个不小心,栽在那不媚不娇不嗔的纪君眉手上,
  可青涩的她,给他脸色看也就算了,还该死的蹦出个儿子!
  为了拒绝他的求欢,那女人深锁自家宅院就怕被他逮上床,
  只是这天下,除了天子后宫,还有他龙庭渲不能去的吗?
  人前,他是堂堂七王爷;人后,他是独占她纪君眉的男人;
  床上,他折腾得她低泣求饶;床下,他却是有礼的七王爷。
  两人的纠缠,一直都是他强索,她承受;可这男人若发现,
  她儿子的亲爹,是当今天子的七叔,会不会让她下不了床?

夫债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百分百的好老公,要你心里只有我;
  一等一的萌女孩,要你笑是因为我。

  罗美微,长相一般,功课一般,工作能力却比一般更不如,
  举凡大大小小糗事,她没排第一也一定拿第二,
  但个性乐观傻气的她,本来是不在意的,谁知,
  当她在总裁,石君毅,面前跌了个狗吃屎时,一向面瘫的总裁大人,
  竟然嘴角上扬笑了……原来总裁大人笑起来这么好看!
  对,没错,她罗美微就是个“俗辣”,明明那么喜欢总裁,
  还偷偷暗恋人家五年,却只敢一个人躲在角落扮花痴。
  可是,那位高不可攀,自律神经从没出过差错的总裁大人,
  竟然会在自己的婚礼上丢下美艳新娘,重点是,
  他还用那低沉迷人的嗓音,问她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虽然口气是冷了些,态度也不够热情,就连眼神都还烧著怒火,
  但她却傻得眼冒爱心的点头了,尽管她知道这男人根本不爱她。
  但那又如何,她觉得自己还是赚到了,因为她打算,
  拿出她的驯夫本领,从上到下,从身到心,一点一点地占有,
  是他自己要来招惹她的,那只能说这辈子的夫债,是他欠她了……

乞夫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你是天,你是遮风避雨的港湾,你是我的大丈夫;
  你是水,你是滋润我心的春雨,你是我的小女人。  

  颜水柔,心地善良、个性温顺,身居乡野的小女子,
  只想找一位身强力壮,与她一同耕田种菜的夫君,
  却意外地救回落难且身负重伤的小王爷,龙承泽。
  失忆的他被取名为俗气的“阿力”,面对她时,他总是霸道又孩子气,
  对男女授受不亲全然不当一回事,还不时做出脸红心跳的大胆亲匿,
  教保守的她,对他的“欺负”又是气恼又是动心。
  明知两人之间是天地之差,她依旧情不自禁地爱上他,
  却没想过有一天,她的“阿力”会冷漠地离她而去……
  龙承泽,宝硕王爷的爱子,也是当今圣上的堂哥,
  身分显赫、外表出众,拥万千权势于一身,骨子里冷漠清傲,鄙视平民。
  谁知命运却让他与颜水柔这女子相遇,
  每次见她含羞带怯的俏模样,都让他恨不得将她压到身下欺凌。
  这女人是他的,无论他是谁,她只能让他宠养、让他疼爱,
  这辈子她都别想当下堂妻!  

抢婚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一副对联,教他抱得美人归,洋洋得意;
  一张字据,令她喝下合卺酒,暗自欣喜。  

  她,夏若净,名兰世家中备受呵护的千金小姐,
  在认识那粗鲁男子之前,端庄娴静,闲来无事只爱赏文品兰;
  他,卓北阳,世代书香名第家族中,一脉单传的粗犷男子,
  不但目不识丁,更不懂吟诗作对,只专精于强身健体练武,
  外传,卓大少风流倜傥、朽木难雕,恶名远播,教人闻之丧胆,
  可那日的初遇,月下老人的红线却让两个全然不相配的公子、千金系在一起,
  他轻薄放肆地在她小嘴上留下专属他的印记,惹得她春心难平,
  并自负高傲地妄下狂言,今生非她不娶!
  谁知,洞房花烛夜,他却仓皇逃离洞房,留下可人儿独守空闺,
  原来……新婚之夜也是新郎倌的“初夜”,
  只是,卓北阳初尝情yu,不懂节制,折腾得她疲累不堪,
  但谁又想得到,他怎么会在要了她之后,
  连个道别都没有的,一别就是四年……

心迟(下)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爱到不能再爱,他说,他选择不再爱了;
  想到不能再想,她说,她决定再爱一次。

  这颗爱你的心,我不要了……
  七年前的那一枪成为叶心栩此生的梦魇,
  即便现在的她有了古怪而贴心的女儿,
  可心底深处对沈尉迟那决然的永不再见,
  还是有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且,她怎么也没想过,
  七年后,她还会再遇到沈尉迟,更没想过,
  曾经只有她独享的宠溺跟疼爱,却已经给了别的女人,
  更教她难过痛苦的是,沈尉迟对她犹如陌生人的视而不见。
  尽管她下了决定,不介入沉尉迟的感情,可她家的宝贝女儿,
  竟干脆包袱款款自己上门找爸爸了,于是,
  她与他原以为此生再无关系的两人又被扯在一起,
  虽然他的眼神冷淡,可他的怀抱却依旧灼热,
  想要忘的人忘不了,想要爱的人不能爱,当他跟她说,
  叶心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时,她竟毫无理由的再次动心了……

心迟(中)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黑暗中,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却伸手,抓住了她。
  光明里,她贪恋他浅笑模样,挣不开,他的纠缠。

  一个甜蜜的耶诞节,一间美食杂志推荐的蛋糕店,
  一场精心策划的暗杀计画,瞬间染红、黑暗了叶心栩的世界,
  她最心爱的尉迟哥哥,竟然是个身染黑道又残酷冷血的大坏蛋!
  面对死皮赖脸倒追的他,天真又单纯只想追爱的叶心栩想逃了,
  可他的尉迟哥哥不是一直都嫌她吵吗?又嫌她黏人,
  她都主动说要放手了,他却怎么也不肯让她走,还说,
  是她自己要招惹他的,那就罚她一辈子只能当他的女人!
  瞒一辈子,其实是最简单的,困难的是,不想瞒。
  所以那一天,沈尉迟故意走进陷阱,借机让她看清真正的他,
  要她明白,不论他是谁、做什么事、他都要她爱他!
  即使看着她身处其中挣扎,看着她为了逃离他而伤心难过,
  因为他已经再也放不下她,那么今生她也只能在他的身边,只能!

心迟(上)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十年如一日的执着,只因我心已许;
  一日如三秋的守候,爱你永远不迟。  

  五岁的叶心栩,像个粉雕玉琢的陶瓷娃娃,娇憨又惹人怜爱,
  最爱的人不是爸妈,而是无条件疼她、宠她的尉迟哥哥!
  十九岁的叶心栩,长得更加甜美可爱,而且正义感十足,
  即使分隔了十四年,仍旧一心惦念着她的“尉迟哥哥”。
  不料,一次“行侠仗义”,让叶心栩巧遇了沈尉迟,
  丰神俊朗、清俊如昔的他,却多了三分疏离、七分冷漠;
  可他明明一如当年般温文尔雅,还任自己耍赖、撒娇,
  为何总是要拒她于千里之外?一向积极的她索性追上门去,
  她就不信天天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日久生情时尉迟哥哥还能拒绝!
  只是没想到的是,沈尉迟根本就很少回家!这让她怎么倒追啊?
  情急之下,叶心栩索性使出美人计,决定先骗他的身,再拐他的心!

婚债—续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烈爱的伤痛永不消退,恨是唯一的麻药;
  炽恨的毒瘾永难消除,爱是唯一的解药。

  十年,有很多事情会改变,有很多事却始终不变,
  例如她跟他。十年后的姚水晶,依旧是高贵优雅、
  冷傲的冰山美人,独占欲强的她,天性喜欢掌控一切,
  最讨厌失控的情况,包括爱情。然而,十年前的她,
  明明已经爱到不敢爱、恨到不想恨,可再见夏远航,
  悸动的心像伤口被撕开一样,这男人,竟敢说要报复。
  十年前,她欠他一个孩子;十年后,他要她还个孩子,
  可是,她跟他都离婚了,他凭什么还敢爬上她的床?
  在二十八岁的夏远航眼中,姚水晶不再高不可攀,
  这十年,他将金钱游戏玩弄于股掌间,
  在他重见姚水晶的那一刻,报复的心被引爆,
  一心想向她讨回十年前的爱情,让她明白,
  那时的他爱她有多深,现在的他,更不会放手!

男宠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思念,是他的一举一动在脑海里盘旋徘徊;
  想念,是她的一颦一笑在身体里膨胀流泄。

  严君尧第一次见到汪甜,她正骑著脚踏车;
  第二次见到汪甜,她正大义凛然的大骂负心汉;
  第三次见到汪甜,她正和一群欲女们划分界线……
  连著三次偶遇,严君尧一次比一次觉得她可爱,
  更让早已在女人堆放肆多年的他,只想靠她更近。
  见她笑,他也笑;看她满足,他也满足,
  只是一向天真活泼的汪甜,当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
  从不当他是个男人,连“孤男寡女”的危机意识都没有,
  傻得以为他只想找她“盖棉被,纯聊天”。
  看来,自己非得先把她带上床“压榨”一番,
  让她好好认清他的“男性本色”,可向来自命风流洒脱的他,
  明明不想因一株小草而放弃森林,但想到他的小草将要任人啃、
  任人吃时,便怒不可遏的发现,在他想重新再追求她一次时,
  她身旁不只有了另一个他,冷淡的她却只浅笑对他说:“嗨!”

妖女横行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阿飘闪远点 1
  当爱情靠近时,再无味的茶水都醉人双颊;
  当爱情远离时,再甜美的果实也开始腐败。

  沈律,摆着大律师的头衔不要,偏跟人家开起征信社,
  当律师时,他的俊美是话题;当征信社老板时,
  他的魅力教女人为他大打出手。而被女人宠坏了的沈律,
  初见贺沁童的第一反应是内心大大的狼嚎了几声,
  美人他见多了,却还没有看过这么“冻”人的,
  基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头一次被无视的沈律决定劈了这座冰山!
  可惜,追女不在行的沈律,好不容易扑倒贺美人,
  明明床上都滚了一夜,疼得她哭着频频求饶,为何一觉醒来,
  贺美人却翻脸不认人,直言滚床单不过是个意外!
  贺沁童,家道中落的她,为了还债选择了殡仪馆的高薪工作,
  天天与死人为伍的她,对于热情如火的沈律,她选择无动于衷。
  只是她的漠视,他当害羞;她的拒绝,他当矜持,
  可在她说“她不爱他”,看着沈律变脸走人时,
  她才明白,原来,她不是不爱,
  只是当她说爱时,沈律却冷漠道,她的爱,与他何干?

婚后再爱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魔鬼身材的女人,只望男人爱的是她的心。
  沉默贡献的男人,只盼女人能懂得他的心。

  她沈乔要身材有身材,要脸孔有脸孔,
  可是要男人,却总是要到一堆烂男人,
  就连她原本选定的老公对象,居然也玩偷情!
  害她一气之下,便选了爸爸的得意门生,程奕阳,来当她的老公!
  虽然程奕阳看起来阳刚、不多话而且成熟稳重,
  但是他真不愧是一百分的老公,
  举凡家事是无一不包,还包办床事……
  虽然她一开始只把他当成哥哥,但后来她却越来越觉得,
  他在她心中好像从来都不仅仅只是哥哥那么的单纯……
  程奕阳知道她生性不受拘束,所以只是想在一旁守护她,
  不管结婚前,她是不是爱他,
  结婚后,他一定会努力让她爱上他,
  就算他只是默默付出一切……

宠妻日记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一见钟情的她,很清很雅,像朵不沾世俗的小百合;
  一见钟情的他,又俊又傲,是个高不可攀的成熟男。

  十八岁的向芙雅,俏丽可爱,一直都是异性的注目焦点,
  同时,她也吸引了关宸极的目光。他,是集团的CEO,
  家世权贵、富可敌国,却偏偏对天真的向芙雅一见钟情。
  所以,他生平头一次耍了小手段,抢了她的初吻;
  也生平耍了第一次的恶霸,强逼向芙雅当他的女朋友。
  而他的小女人,甜美的教他情难自禁,为此,
  交往后的三个月,月黑风高的夜里,需要得到满足的他,
  连哄带骗的要了她的初夜,而后更夜夜难耐的占有她。
  交往时,天真的她只说他要疼她宠她,却忘了问他爱她吗?
  因为单纯,她相信婚后他会爱她,所以带球成了他的妻子。
  谁知,她还来不及品尝新婚的喜悦,却发现,
  原来疼她宠她的老公,早有深爱的女人。当那女人出现时,
  听着关宸极说因为宝宝,所以他娶她,她不吵不闹,
  安安静静地转身走开。她觉得自己好傻,
  傻得想要成全他的感情,谁知,关宸极却说:他不离婚!
  可怎么办?本来爱他的自己,心,却开始不想爱了……

婚债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遇见你,就算时间错误,青春亦无怨;
  爱上你,即使相遇太早,相爱却恨短。

  自古都是英雄救美,却不知道,被美人救过的英雄又该如何?
  十七岁的姚水晶,不娇、不艳,五官清丽、气质冰冷,
  是个家世优渥、不知贫苦又货真价实的大小姐。
  可眼前这位不只挡了她的路,还满身挂彩的男生,
  虽狼狈却又带着傲气,脸上明明冷漠的写着”生人勿近”,
  谁知道,从此她就被他缠上了。拉着她的小手一起被小混混追赶;
  送她回家却偷了她的初吻,害她的心不受控制的小小沦陷,
  接着他霸道的宣布,她是他夏远航的女朋友。
  只是,姚水晶却不知,在夏远航冷淡的外表下,
  深藏的是如兽性般的火热,抵不过他的攻势,姚水晶献出了初夜,
  成为夏远航的女人。可惜,热恋还没开花,
  十七岁的夏远航却故意让她怀孕;成为夏太太时,
  她以为,只要爱着对方,他们就可以牵着彼此的手走下去,
  可是,当爱变成冷战,幸福似乎有点遥不可及了……

降服冰山美人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情逢对手 2
  一点点的被爱,男人想要更多,却忘了收好;
  一些些的想爱,女人想给再多,却忘了放手。

  当爱成为一种撕心裂肺,连呼吸都会痛,  
  是在他陆飞扬爱上许漫雪的那天开始,  
  他的世界被倔强的她全然掌控独占。  
  想他堂堂美国航运界的龙头老大,坐拥万贯家产,  
  美女倾心无数。女人对他而言从来是温驯听话,  
  可他却在八年前傻得爱上如冰似雪的她。  
  谁知,执著的她眼中却从来都没有他的存在,  
  为了得到她,陆飞扬明白等待只会失去。所以,  
  习惯夺掠的他,不再让她逃离。床上的她,  
  娇艳逼人,细喘求饶都无法教他放手。  
  这个女人,明明被他捧在手心,细细呵护,  
  却总是无情的推掉他唯一的真心。原来,  
  他以为她不爱自己,那么他爱她就足够了,  
  后来才发现,自己错了,当心痛得无知无觉时,  
  又得不到她的心,高傲的他决定放手。只是这女人,  
  他都愿意放她自由了,她为什么要像被他抛弃般哭泣,  
  想爱不能、放手不舍,那他究竟该拿这傻女人怎么办?  

秘书不想婚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不懂爱的男人,谈情像在撒钱,完全是一厢情愿;
  渴望爱的女人,谈情像走迷宫,完全是自得其乐。

  柏凌风,这个男人根本不懂含蓄!他有钱,所以拿钱砸女人;
  他外表俊朗,所以女人为他着迷。只是这个狂妄又自大的男人,
  压根不懂得跟女人谈情说爱,当他头一次见到夏怡航时,
  尽管她的衣服该包的都包了,不该包的也没多露,可柏总却心痒了。
  二话不说,强势地开着收买情妇的条件,完全没理会她错愕的表情,
  毕竟人家可是良家妇女,哪是他大总裁说要买就买的女人!
  可惜,大男人听不见抗议,那势在必得的灼热眸光中,
  像是恨不得将夏怡航剥个精光。想到她纤瘦的身子,
  被自己压在身下时轻吟的细喘,柏凌风更笃定,这女人肯定、
  一定,非要陪他上床不可!尽管朋友嘲笑他买个身材不够火辣、
  脸蛋不够美艳的女人,根本是赔钱生意,但柏凌风发现,
  她不该只在固定在夜晚随传随到,而是该乖乖的在家给他烧饭洗衣,
  最好能成为柏太太,哪里都去不了更好!

王妃难宠(下)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男人的感情里,既然爱不动,那不如放手让她飞;
  女人的爱情观,既然爱不了,那只能放手随他了。

  爱上不该爱的女人,苦涩的心只能深藏,他一手揽着天下,
  一手爱怜的抚着她,这一生已无所求?可他却起了贪心,
  以为有了她的人,他该无求,可狂烈的独占欲却不容她二心,
  除了斩断她的想念,他蛮强的要她习惯自己的索求。
  床上,他独爱她如处子般的青涩,每每总引得他失控,
  但她深埋的那颗心,却教自己屡求不得。直到她说,
  她的心已给了别人时,他才明白,自己似乎该放手了。
  是她要他走的,也是她说不要再见他的,可为什么?
  当他带兵离开后,她却天天倚着门窗想着他的人?
  她不是爱他吗?可为什么见到眼前的女人,
  甜腻的喊着他的名字时,心头那莫名而起的醋火,
  教她心口泛着酸意。而当他淡定冷漠的告诉她,
  从这一刻起,他愿意放她自由时,她怎么哭了?

王妃难宠(上)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单行本
  女人难哄时,只须霸道的捉上床,疼过就好;
  男人不乖时,只须娇柔的勾引,不爱也不行。

  龙庭澹,权倾天下的辅政王,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他,
  天下美人投怀送抱哪曾少过?可狂霸的他却独独钟爱那朵青莲。
  她不绝美,却深入他的眼;她不娇嗔,却占据他心头,为了她,
  不曾与人争夺过女人的龙庭澹,在她被人下药送上他的大床时,
  那青涩的轻吟娇喘,诱得他难以自拔,强索她的甜美一整夜。
  为了得到她,他不惜以强权之姿,要挟她的人,
  硬生生拆散她已许下的婚约;更逼迫她的心,要她成为他的妻。
  只是,他捧在手心的独爱的疼宠,她可曾用心明白过?
  她不过是民间的商家之女,从未想过高攀天家的宫墙,
  可那位冷酷的辅政王直说他要她。如果可以,
  顾遥夜只想逃开这男人撒下的情网,他的爱过于沉重,
  浓烈的占有欲不准她有任何逃避的念头。他的床,
  是她伫足最长的地方;他的深眸,是她目光最怕的炙热,
  可自己都说厌恶他了,为什么他还不肯放她离去?  

宰相很难追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拈花 6
  不懂爱的男人,虽然坏虽然笨,还是很想爱他;
  不给爱的女人,是天真是装傻,却不能不爱她。

  霞霭国第一美女,上至皇亲贵族,下到平民百姓,
  无一不被她如天仙般的美貌吸引,
  只是追求者众多的云纤纤却丝毫不为所动。因为多年前的下雪寒冬,
  当她还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千金小姐时,她的芳心,
  早被某个少年给掳走。而今,家变后的她成了酒铺老板,
  她从没想过会再与那少年相见,就算相见,她也没想过,
  当年落魄的韩玉竹竟成了当朝宰相!明明知道不该妄想,
  可暗恋多年的情意,教她不想停,只是不管她暗示明示,
  韩玉竹却对她的真心视而不见。但她就是狠不下心,
  也傻得不知该放手,才会天真的以为,不能要他的心,
  那拥有他的人也可以。韩玉竹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闯入他房里脱着衣服指着他大骂负心汉的酒醉女人,
  前一刻还说爱他,这一刻却只要他当情夫。
  这该死的女人,是在戏耍他吗?

少主的小恶女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拈花 5
  大小姐谈爱时,良辰美景,有吃有喝最重要;
  大少爷追女时,连哄带骗,先拐上床再谈情。

  爱吃不是错,可是为了吃忘了正事,那可就麻烦了!
  陶小乐,从小就爱美食,对吃更是难以抗拒。
  因为跟娘亲呕气而离家出走,没想到好吃的她,
  却丢了重要的祖传玉佩,好不容易打听出玉佩下落,
  那可恶的黎悠扬,竟然刁难她,就算她砸了他家茶器,
  但这男人有必要这么小气吗?天天缠着她死要银两,
  可惜,她第一次离家,家当都被偷了,哪有钱赔?
  而这臭男人虽然外表长得斯文俊朗,却是只大色狼,
  闲来无事就爱对她上下其手乱摸,又啃又吻的,
  最后,还很不客气的把她压上床,脱她衣服还不够,
  还把她弄得好疼,气得她又哭又打的要他滚,
  谁知这男人真的二话不说走人!黎悠扬第一次这么窝囊,
  女人见他无不主动投怀送抱,又娇又嗔的争宠,
  唯独这恶女竟然嫌他床上功夫不好,而该死的他,
  偏偏什么女人都不要,偏只要贪吃的她……

公主耍任性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拈花 2
  男人的情火,两人厮磨,等不及爱上一回;
  女人的任性,暧昧挑逗,只为了再爱一次。

  夏侯烈焰,霞霭国的当家皇帝,风流花心,
  俊美阳刚的魅惑女人心,后宫更是佳人无数,
  只是,身为天家的他,早有美人进驻。
  十年来的纠缠,他的宠爱,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他的放任,只为勾得美人回眸一眼。谁知,
  被宠坏的美人,竟然胆大包天,
  先是跟男人亲腻的搂抱,而后竟敢对他下chunyao,
  面对美人的投怀送抱,夏候烈焰难耐的情火高涨,
  就算美人是他的皇姐,他依旧不愿放手……。
  夏侯如歌,霞霭国第一美人,倾权后宫,
  求亲的王公贵族多得不胜枚举,她却全然无视,
  美眸里看的只有夏侯烈焰,可她知道这场情爱不能开花,
  所以她选择离去,却没想到,这场不该有的爱恋,
  竟意外扯出,原来她从来不是天家之女……

情郎太冷酷

作者:朱轻

小说系列(套书):拈花 1
  女人谈爱,不需要花前月下,只要一颗真心就够;
  男人说爱,不但耍尽霸道,还要女人的崇拜依赖。

  夏侯冰情,娇柔霞霭国最得宠的小公主,
  皇室的尊权,教她犹如天之娇女般,被捧在手心。
  唯独,那教她倾心的御医裴超然,十七岁的那一夜,
  不谙情欲滋味的她以情火挑逗,献上少女的初-夜,
  贪享他对自己的疼宠及独占。她天真的以为,
  这样的情火就是爱了,是他与她爱火的开始,
  谁知,裴超然却绝口不提对她的情意。
  床上的热火一再蔓延,二年过去了,孤单的她却发现,
  一向不近女色的裴超然却跟自己的闺中好友走得近,
  两人如情人般的谈笑声,教她如心碎般的难堪。
  躲他,却还是想见他;见也,却害怕他的再次离去,
  然后,小公主病了,那病叫相思……不重不轻,却难根治。
  看着心爱的男人,夏侯冰情决定了,既然他不爱她,
  那她也不想爱了。只是不爱还未说出口,那冷然的男人,
  却是一路追寻,他说他其实好爱好爱她的……
 
 
 
 
CopyRight 2010 © 言情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