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莳萝 > 杏林嫡女(上) >
繁體中文    杏林嫡女(上)目录  下一页

杏林嫡女(上) 第一章 一个身体两个魂(1) 作者:莳萝

  一道巨大刺眼的闪电掠过天际,像把锋利巨斧,凶狠劈开层层叠叠厚重乌云,紧接而来轰隆隆雷声,伴随着豆大的雨珠,自夜空宣泄落下。

  “砰”的一声,一阵强风将微掩的门扇重重吹开,照明烛火瞬间熄灭,整个屋子陷入无边无际的诡谲黑暗之中。

  又一道像是能开天辟地的巨大闪电,直直劈劈在屋脊上,骇人的轰炸声在这座小院炸开,床榻上只剩一丝气息的人此刻霍地睁开眼睛,张着大眼看着这一片漆黑。

  停电了吗?

  不对,医院有紧急发电机,就算停电也会马上恢复电力,不可能放任医院一片漆黑,而且身下这床太硬了,就像是直接睡在木板上面……

  轰!

  藉着窗外在雷声之前一闪而逝的白光,她看清楚横在半空中的横梁,还有一片片连接起来鱼鳞一般的瓦片。

  医院怎么会有横梁跟瓦片?

  就在她正感到疑惑之时,闪电一阵阵的划过门外,把漆黑的屋子照得有如白昼,狂风伴随着大雨再度涌进屋内,将低垂的床幔吹起。

  她缓缓侧过头,再次藉由闪光看清了屋内的所有陈设,这短短的一瞬间,眼前的一切就让她震撼的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

  她刚做完一床大手术,离开手术室时眼前突然一黑,她整个人就没了意识,照理来说,她现在应该躺在医院的病房,她睁眼看到的应该是明亮洁白的空间,一旁摆着各种仪器。

  可她一眼看见的,怎么会是烛台,铜镜,木凳,屏风,糊上纸的木窗?

  她震惊得无以复加,看着摆满古老家具,黑影幢幢,弥漫着阴森诡谲气氛的房间,忽然间“穿越”两个字闪进她脑海里,她眼睛倏地瞪大。

  不是吧,老天爷不会跟她开这种大玩笑吧!

  莫大的恐惧瞬间包裹着她全身,仓皇的看着眼前的黑暗。

  这时候,屋内燃起了明亮的灯火。

  守夜的小丫鬟被雷声扰醒,发现屋内的灯火全熄了,一刻也不敢偷懒,赶紧起身找到火摺子,要将屋内被吹熄的灯烛点上。

  当她拿起床榻边桌几上的烛台打算点燃灯芯时,看到床上的人已经睁开眼睛,顿时惊喜万分。

  “姑娘,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好去跟少主禀告,姑娘你可知道,你已经昏迷三天了……姑娘,你是怎么掉到崖底的?”小丫鬟靠近,滔滔不绝地说着。

  何若薇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名头发绑成两个包包、脸也圆乎乎像包子的小丫鬟,不知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小丫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自顾自的说:“姑娘,三日前我们少主领着手下经过翠碧崖时,见到你挂在崖壁上的一株松树上,便将你救下,你坠崖时兴许是遭到撞击,所以昏迷了三天,大夫说你再不醒救神仙也难救,还好你终于醒了,也不枉我们少爷救了你一命。”

  小丫鬟忘了她才刚清醒不久,一时兴奋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堆,也同时在无意间透漏给她不少讯息。

  何若薇听着这些话,抽痛的脑袋再度缓缓飘出两个字:穿越。

  不,她一定是还在作梦……她闭起眼睛对自己说着,她晕倒的时候一定撞到头了,所以产生幻觉,眼前一切都是幻影,肯定是这样!

  她眼睫动了动,再次睁开眼。

  眼前看到的却还是那个穿着古装一脸紧张的包子脸丫鬟,她再次呆住,直到一声声骇人的雷鸣将她拉回现实。

  她下意识的捏了把自己的大腿,唔,会痛……

  眼前的一切和腿上的疼痛,在在显示着她已穿越的事情,即使她无法接受,也不能改变。

  丫鬟担忧的问话何若薇根本没听进去,她努力让自己震撼惶恐的心神平静,强逼自己接受穿越的事实,可是这哪有这么容易?她依然不安,心下更是懊悔不已,早知会有穿越这么一出,她就不该答应代班,替杨医师接下那床大手术。

  她刚做完一床手术,准备离开手术室却接到临时通知,说杨医师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发生车祸,要她代替杨医师执刀。

  她刚做完自己那场十六个小时的大手术早已经体力透支,又代替杨医师执刀,也难怪会出事……想来她是过劳死,也不知道医院会给她的父母多少赔偿金?还好她一踏出社会就给自己保了高额的保险,这理赔金加上医院给的职灾赔偿,她的父母应该可以不用担心经济问题,也能够栽培弟妹到研究所毕业。

  只是……她究竟是穿越到哪里?还有这个身体的原主是谁?她又该怎么活下去?

  一整夜,狂风暴雨雷电交加,闪电撕扯着乌云,响雷一个接着一个急落而下,狂风肆虐整个庭院。

  单墨寻尚未休息,他推开窗子,微拧着好看的剑眉看着窗外,这阵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让人感到阴森诡谲,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让他十分的烦躁。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敲门声,他喊了一声“进来”,一名小厮应声进入。

  “少主,那位姑娘醒了。”

  他掩上窗子,“醒了?”

  “是的,醒了,是小满让人来禀报的,只是……那位姑娘好像是个哑巴,不知道是惊吓过度吓傻了还是天生的,怎么问她都不会说话。”

  “我去看看。”单墨寻先吩咐小厮去让厨房熬米粥,自己大步流星的穿过长廊往何若薇的房间去。

  那位姑娘被他救下时,人就昏迷不醒,只剩下一口气吊着,这三天大夫来了不少趟,并且告知他,那位姑娘明早要是再不醒来,恐怕是神仙难救。

  如今听到她清醒了,他于情于理都该前去探望,同时也要问问她的来历。

  “见过少主。”名叫小满的包子脸丫鬟一看到他进房,赶紧上前行礼。

  “你说人醒了,但却不说话?”

  “是的……少主,是不是要去请陈大夫过来为这位姑娘看看?”小满脸上有着忧心,恭敬的询问单墨寻。

  “这种天气不好请陈大夫出诊,我先看看,再决定是否请陈大夫过来。”

  单墨寻撩开珠帘走进内室,小满也跟着进屋,他来到床榻边低头看着神色惊恐的何若薇。

  “姑娘,在下单墨寻,三天前在翠碧崖下发现了你,因为你伤重昏迷,才将你带回寒舍,方才丫鬟告知在下你醒了,才来探望姑娘,不知姑娘你有没有感觉不适?”他先自我介绍,免得将人吓到。

  何若薇微微放下心来,打量眼前的人。原来这名丰神俊朗,眉如剑、眸若星,身形挺拔,气质不凡的男子,就是原主的救命恩人。

  她吃力地想要坐起身向他答谢,虽然他救的是原主,可她代替了原主活下来,用这具身体的人是她,也就等于是救了她了。

  “姑娘,你别起身,你身上除了大小挫伤不宜随意乱动外,手脚均有扭伤错位,尤其是你的右脚踝扭伤特别严重,大夫特别交代让你卧床静养。”单墨寻连忙制止。

  她点了点头,又躺回床榻上。

  “不知姑娘贵姓,是何方人士?姑娘刚醒,在下是不该急着问你这些问题,不过因为你已经昏迷三天,相信你的家人十分着急,在下才想问个清楚,打算明日一早便让府里下人通知你的家人,告知他们你平安无事。”

  何若薇怔愣的看着他,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见她迟迟未回答他的问题,这让单墨寻眉头不由得微拧,方才他让她别起身,她显然是听得懂的,但她此刻却不答话,她是无法言语?又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看着单墨寻充满探究的眼神,何若薇不禁头疼。

  她根本不知道原主是谁,偏偏脑海中随着他的问话,掠过一两个模糊的画面,让她知道原主是有亲人的,这就让她更不能跟他说自己叫何若薇,她到底该如何回答他?

  苦思半天,她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单墨寻看着她的动作,假设性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喉咙受伤,无法说话?”

  她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明天一早在下让大夫过来为你看诊,之后,再看怎么通知你的家人,你多日未进食,在下已经吩咐膳房为你熬些米粥,用过米粥、喝完汤药后便早些休息,明日一早在下再过来看你。”

  单墨寻叮嘱完毕便转身离去,何若薇在心底重喘了口气,虽然藉着喉咙痛发不出声音为由,顺利通过一关,可是眼前紊乱的难题还是未解决,她该怎么找出这身子原主的来历?

  她还没想出个答案,房门便被人敲响,小满出去应门,没多久便端着一小锅米粥跟汤药进来,笑咪咪的将手中的托盘放到床边的小桌几上。

  “姑娘,你饿了吧,小满先喂你喝点粥暖暖胃,再喝汤药。”小满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坐起来,在她身后垫了几个柔软的靠垫。

  但她实在没有让人喂食的习惯,连忙拿过小满手中的汤匙和碗,表示要自己用餐。

  毕竟是客人,小满见她坚持也就顺她的意让她自行进食。

  原本还未感觉到饿,可当尝到香浓的米粥,她才发现自己饿得慌,顾不得小满就站在一旁看,两三口就将一碗粥吞下肚,直到吃了三碗才感到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她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休息片刻后,小满将汤药端来。“姑娘,这汤药的温度刚好,趁热喝了。”

  看到那一碗又浓又稠的汤药,何若薇的眉头不由得紧皱,她的老天爷啊,她可不可以不要喝,虽然她是个医师也学过中医,可是她对这黑糊糊的药实在是敬谢不敏。

  可是不喝又不成,一是为了自己的身体,二是人家这么尽心尽力的照料她,还在这种风雨交加的夜晚把药熬好送来,她可不能不知好歹,再难喝都要把这碗汤药吞下。

  就在她将最后一口汤药吞下喉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质疑的细微声音——

  “你是谁?”

  她怔愣了下,看向一旁端水过来,准备让她漱口去掉嘴里药味的小满。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小满将准备好的温水端来。

  看来不是小满在跟她说话,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吗?

  她摇头,接过水杯漱了下口,又冷不防听见一声愤怒的质问——

  “你是谁!”

  这一声怒吼把她吓得差点被嘴里那口水呛到,她慌乱地将水吐掉,一直咳嗽。

  “姑娘,你没事吧?”小满赶紧替她拍背顺气。

  她摇头摆手示意小满她没事,小满于是收拾了餐具,离开了房间。

  何若薇怀疑自己是太累了,才会听见古怪的声响,赶忙躺下休息,然而她才一躺下闭上眼睛,一张充满江南水乡温柔风情的清秀脸孔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生气地瞪着她,她吓得马上睁开眼睛,人影是消失了,可耳边又听到一句接近尖叫的厉声质问——

  “你是谁?为什么霸占我的身体?!”

  什么?霸占?!

  何若薇瞬间有了个猜测,她怀疑且紧张的又闭上眼睛,果然又看见刚刚那张清秀面容,她有些不确定的问:“你就是这身体的原主?”

  “不然会是谁呢?”少女没好气地瞪视着她。“你快把身体还给我,你赶快离开我的身体!”

  何若薇轻声的对她解释,“我没有霸占你的身体,我也不知道为何我会在你的身体里。”

  “你不知道?”少女彷佛觉得何若薇在骗她,怒气冲冲的尖叫,“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昏倒醒来后就在你身体里,我很困惑为何会这样。”

  “你说的是真的?你不是跑来霸占我身体的孤魂野鬼?”

  何若薇摇头,“不是,我是个医生,我叫何若薇,我刚开完刀出来,一踏出手术室眼前一黑人就昏倒了,等我醒来就在这里,在你的身体里。”

  “医生,手术室?”

  “就是你们说的大夫,出事前我正好在帮病患治疗伤口,这样你懂吗?”

  少女点头,一脸得意的说:“我是百年杏林世家伊家的嫡女伊秋语,怎么会不知道!”

  “你也出身医师世家?”何若薇有点讶异。“你看起来顶多十五六岁吧?你的家人呢?你怎么会坠崖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