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3章(1) 作者:黑洁明

  天,完全黑了。

  纷飞的细雨渐大,转而滂沱。

  马蹄踏过了泥泞的地,爬上了山丘,骑在马上的男人拉紧缰绳,让胯下骏马停了下来,在他身后,跟着三十名全副武装骑在马上的骑士。

  从这个地势较高的地方看去,能清楚看见他们即将攻击的那座村庄。雨夜中,那儿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冒着炊烟,看起来十分宁静。

  马上高大的骑士哼笑一声,策马回身,拔出腰间长剑,对着那三十名骑士道:“谁要砍下史瓦兹的头,把他带回来给我,我就分封一块土地给他!”

  男人们面目狰狞,接二连三的抽出银亮刀剑。

  “谁要是能抓到史瓦兹的女人,我就让他第二个上她!”

  这话,让那些无耻之徒,全都笑了起来。

  大卡尔举高了刀剑,在雨夜中露出他尖利的黄牙,吼道:“把那些男人都给我当猪宰了,拖到大街上,女人和小孩留一口气,带回家当猪养!”

  “好!”

  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举剑齐声大喝,说着就在大卡尔的带领下,策马飞奔下山丘。

  “冲啊——杀啊——”

  大雨中,令人闻之丧胆的冲杀声划破夜空,隆隆的马蹄震动大地,溅起了泥水、草屑,三十匹铁骑冲出森林,奔上两旁都是麦田的大路,朝那座村落杀了过去。

  他们速度飞快,杀声震天,长剑握在手中,雨水打在身上,胯下骏马四蹄交错,不一会儿已冲到村庄入口。

  谁知,就在这时,跑在最前方的大卡尔和他身边的人马忽然消失,只有泥土、草屑、木片飞散在风雨中。

  刹那间,人喊马嘶。

  风雨暗夜中,没人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有人眼力好,看见发生了什么事,想及时停马,也被后头的人撞得往前摔落那个凭空横生在路上的沟渠,眨眼间有半数以上的人都因此摔下马来。

  人马接连摔落,压在前人身上,有些更因来不及停下,马蹄重重踏在了同伴身上、脑袋上,教痛嚎、鲜血四散飞溅,然后因为失去平衡从马上摔飞出去。

  还没开打,已有数人重伤死去。

  待更后面的人慌乱煞住胯下骏马,一条在地上的麻绳却突然被人拉高,让已失去平衡的骏马纷纷被绊倒,吼叫声再响起,人们尚未回神,路旁麦田里突然飞出箭矢,瞬间又有数人中箭摔下马来。

  几乎在同时,一只野兽突然嘶吼着跳了起来,闪电一般咬住了其中一名骑士的喉咙,教鲜血再次四溅。

  狼堡人马瞬间乱成一团,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边忽有一巨大黑影冲杀上前,风雨中,视线不清,混乱之中,有人靠着村庄屋舍透出的灯火,看见那黑影的轮廓,那大头、那利牙、那毛发、那巨掌,还有其上的爪子,那分明就是——

  “是熊!”

  他瞬间吓得失声大喊,那头熊对着他咆哮,挥舞斧头,不待他再喊,已将他脑袋砍下。

  “熊啊!”

  另一声惊恐的呼喊响起,人们纷纷回头看来,只见一道闪电在这时打了下来,那头熊在雨夜中张着大嘴,露着尖利白牙,一边咆哮一边挥舞着斧头冲杀而来。

  一开始还有人试图想要举剑对抗,但那杀气腾腾的恶熊可怕又强壮,每一个试图与它对抗的人都在瞬间被宰杀。

  一颗又一颗的头颅飞到半空,失去脑袋的身体也一个跟着一个喷血倒地。因为对野兽与生俱来的害怕与恐惧,加上刚刚才重重摔下马来,个个摔得头晕眼花,那恶熊的凶猛、一个又一个被宰杀同伴的痛叫、马儿的嘶鸣,都让人心慌意乱,只在看到那头熊的同时,吓得屁滚尿流。

  没人想到为何那棕熊会拿斧头,就算有人想到它不该拿着斧头,也只更加惊惧胆寒——

  它是熊啊!

  这不是妖怪吗?

  然后第二头、第三头熊也出现了,它们毛发昂扬、手持斧头的咆哮砍杀着。

  于是,有个人开始转身逃跑,其他人见了,也跟着纷纷四散奔逃,有的人翻身再次爬上了马,有的人的马倒地断了腿,或只是一时爬不起来,他们就干脆弃马逃生了。

  那些原本耀武扬威,准备来行抢的恶人们,惊慌失措的跳到麦田中,却被早就埋伏在其中,满身泥泞的村人拿乱棒锄头追打。

  狼堡的恶人在一阵混乱中,死的死、逃的逃。

  持斧的棕熊们和村人一起趁胜追击着,可就在这时,混乱之中,跌落陷阱的大卡尔竟然没摔断脖子,反而从那用布料、木片、泥土和草遮盖,比一个人还高的大洞里爬了出来,他满身是血的踩着人马尸体,看着眼前的情况,辨视出那熊不是熊,只是人装扮成的三头假熊,其中两个甚至只是把动物的毛皮裹

  在脸上、肩上和四肢上。

  但他的人早已被吓破了胆,无法清楚辨认。

  “蠢蛋!那不是熊,只是人!拿起你们的剑!宰了他啊!”

  大卡尔愤怒的高举长剑,咆哮着冲上前去。

  几名士兵听到他的话,回身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被骗,纷纷转身抵抗。刹那间,情势再变,两方人马一阵激战,刀剑斧头在麦田中交击,草屑四溅、杀声震天。

  即便波恩武艺高强,也无法顾及所有人,穆勒和朗格尽力抵挡,但那些王八蛋见他们不好对付,专挑瘦弱的村民下手。

  就在这危急关头,忽然一队骑兵从森林里冲了出来。

  所有人心头一跳,波恩抽空回头,看见那些人穿戴着铁十字的纹章,然后他看见了那个久等不到的男人。

  赛巴斯汀。

  战况瞬间又变。

  发现来人是史瓦兹的人马,大卡尔一阵恼怒,因为落马,他的肋骨断了,肩膀脱臼,而那个男人,那个披着熊皮的男人,该死的就像一头真的恶熊那样凶猛。

  他打过太多次战争,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要跑。

  眼见大势已去,他眼也不眨的将自己这边一个骑在马上的士兵拉了下来,那披着熊皮的家伙在这时看到了他,朝他扔出斧头。

  他匆匆侧身,举剑架挡,只听当的一声,那斧头虽然被弹开了,他的剑仍因那太过强大的力道朝他脸面砍来,他来不及闪,只能眼睁睁看着握在手里的长剑,砍入他的右脸,陷入他的右眼和脸骨之中。

  “啊——”

  他惨叫出声,又惊又怒,飞快把剑从脸上拔出,一时间满眼满脸都是血。仅剩的左眼在这时,瞥见那熊男朝他狂奔而来,他想也没想,惊慌的翻上马背,冲入麦田。

  另一把斧头飞来,削过他的大腿,削下了一大块肉,他吓得心惊胆寒,回头只见那熊男还在追他,幸好就在这时,另一个村民发出惊呼的求救声,吸引了熊男的注意。

  熊男迟疑了一下,改变了方向,去救那家伙了。

  大卡尔松了口气,抓紧机会,顶着满脸的血,在大风大雨中,头也不回的逃入森林。

  那个男人逃走了,朝东边的森林飞窜。

  波恩想阻止那个家伙,但有人在呼救,一名骑士奋力抵抗着,追杀着一位村民,他不得不放弃追击那男人。

  为了尽快把战况控制下来,他下手又快又狠,每一击都用尽全力,这场战事结束和开始的一样快,村民们把那些还活着的家伙拿麻绳绑缚起来,丢在大街上。

  他们赢了。

  虽然还是有人伤亡,但情况已经比他想像的要好上太多。

  扮成熊的这一招很险,可在人手缺乏的情况下,他不得不赌上一把,就赌人们对野兽的迷信与恐惧。

  他没想到会如此成功。

  但成功了,而且他们赢了。

  站在大街上,看见己方人马大致安好,波恩松了口气。

  赛巴斯汀来到他面前,下了马。

  “大人,抱歉,我来晚了。”

  那穿着锁子甲'戴着头盔的男人看着他,一脸严酷的道:“我必须等迈克尔回来,城堡那不能没人守卫,红鼻子他们可能会趁火打劫。”

  波恩解放农奴之后,太多来路不明的人来到史瓦兹,他很清楚,附近听到消息的领主,都有可能派人前来卧底,或为了钱或食物,把消息出卖给其他人。

  “我知道。”

  波恩握着剑柄,颔首。

  说话时,赛巴斯汀忍不住一直看着他戴在脑袋上的熊头。

  “对,这就是那头熊。”波恩回答他没问出口的问题,然后没等他反应,就自行转身朝那些被绑起来的家伙走去。

  那些被抓到的恶棍,个个高大强壮,在这饥荒的时期,却依然吃得很好,这些人穿着各色不同的衣裤,身上的衣服、武器与盾牌混杂了邻近各家氏族的纹章,那些纹章用各种不同的动物和植物的图腾组合而成,狮子、老鹰、天鹅、圣杯'橡树、弓箭,甚至有他这里的铁十字,同一个人身上穿的衣服,拿的盾牌与武器都是不同家族的纹章。

  虽然已大概猜出他们是哪来的,但他必须确定。

  “你们是哪里来的?”

  朗格质问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那人只是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见多了这种人,波恩知道他们不见棺材不会掉泪,不待朗格反应,他霍地抽出长剑,唰地就将那人的左手一剑齐腕砍掉。

  因为他动作太快,那家伙甚至没想到要闪躲,直到手腕喷血,才抱着断手大声惨叫。

  在场每个人都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他。

  “你们哪里来的?”

  他没有理那个家伙,只是冷酷的质问旁边另一个。

  那男人被同伴的断手啧了一脸血,死白着脸,飞快回答。

  “狼堡!狼堡,我们是狼堡的人——”

  “谁是带头的?”他冷声再问。

  害怕也被砍手,男人不敢有所迟疑,死白着脸,迅速报出答案:“大卡尔,是大卡尔,就那个被你弄伤,一剑砍在自己脸上的那个,他逃走了。”波恩心下一悚,猎人小屋在森林里。

  大部分逃走的人都朝南跑,但刚刚那个不是,他朝东边去了。

  该死!

  不安在心中陡升,他握紧了手中长剑,朝赛巴斯汀点了下头,示意到一旁。

  “你能控制这里吗?”

  “当然。”

  “我去猎人小屋看看。”

  说着,波恩翻身上马,在风雨中火速赶往猎人小屋。

  赛巴斯汀愣了一下,召来朗格把事情问清楚,才知道女人和小孩都在猎人小屋,波恩的女人也在那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