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1章(2) 作者:黑洁明

  刹那间,她只觉整个人像在瞬间掉到了结冰的湖水里。

  那头熊死了,可它是如此巨大,她不认为他能毫发无伤,她听到自己问。

  “他人呢?他在哪?在哪?”

  朗格伸手指着左手边一栋有条大狗坐在门边的木造小屋。

  顾不得其他,凯慌乱的翻身下了马,心头狂跳的跑了过去。

  在漫天的火光中,她可以看见,地上有可怕的血迹一路洒落进门,她心慌意乱的匆匆推开了小屋的门,屋里没有灯火,只有一个小小的火塘,靠墙那儿有张床,穆勒蹲跪在那儿,安德生也在,那高大的孩子满脸是泪,两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血。

  她推开门时,他们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那张简陋的木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他脸色苍白如雪,从他身上漫流出的血是如此多,以至于还从床沿流了下来,滴落在地上。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死了。

  她无法动弹,不能呼吸。

  这世界的声音,仿佛在这瞬间,全都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无踪,只剩下那像块破布一般,躺在床上流血的男人。

  不,不会的。

  他要她等他的,他说等他回来再说的,他不会这样对她,他不能这样对她她告诉自己,但他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

  就在那掏心裂肺的疼痛攫抓住她,就要冲破喉咙的那瞬间,她看见他的胸口微微起伏了一下,那上下的起伏,几不可见,就像是幻觉。

  她不知自己如何能动,但她来到了床边。

  他的人拿了一块毯子把他包了起来,但就连那块毯子都被他的鲜血染红,她在床边跪了下来,抖颤着手伸向他。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如此害怕,那么恐惧,怕得几乎不敢让手指真的触摸到他,害怕那真的是她的幻觉,是她太过渴望才出现的幻觉。

  她的手抖得是那么厉害,可她不敢让自己迟疑,她强迫自己放下手,触碰他。

  他的脸冰得像秋天的井水,让心中黑暗的恐惧更加深浓,她屏住了呼吸。

  下一刹,她感觉到他皮肤下微弱的脉动。

  他还活着。

  凯喘了一口气,泪水在瞬间夺眶。

  还活着,还没走。

  她没有想,甚至没有检查他的伤口,她伸出双手,捧抚着他的脸,俯身低头亲吻他冰冷的唇,汲取他的伤与痛。

  几乎在她触碰到他的同时,胸口顿时疼痛似火烧,那可怕的疼痛几乎撕裂了她,让她痛得喘不过气来,差点喊出声来。

  “波恩……”她贴在他唇上,悄声开口请求他,“我的爱,拜托你,撑下去……为我撑下去……别丢下我……”

  滚烫的泪水从她眼中涌出,落在他脸上。

  巨大的痛楚,让泪奔流,但她能感觉到他微弱的心跳开始变强,所以即便她能感觉胸前的肌肤陆续锭裂开来,感觉湿热的液体,浸湿了她的胸口,感觉到黑暗袭来,她依然没有将手从他脸上挪开。

  忽然间,一只大手握住她的肩头。

  “夫人。”男人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请节哀。”

  那声音低沉冰冷,穿透了冰冷的黑暗与火热的痛楚,将她强行从中拉了回来。

  是苏里亚。

  凯警醒过来,知道自己不能做得太明显,所以强迫自己停下来,她握住波恩的手,忍着剧痛稍微退开,直起身子,转过身。

  “他还没死。”

  苏里亚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一脸平静。

  她泪流满面的喘着气,看着他说。

  “还没。”

  以为这威尼斯来的仆人是和夫人一起来的,屋里没人对他的出现感到讶异。

  “夫人,他没救了,不可能活下来。”一旁的穆勒看着她,哑声劝道:“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没用,只能让他不要那么痛苦。”

  “他会活下去的。”强忍着胸前灼热的疼痛,她白着脸,仰望着穆勒,开口道:“我需要针线,干净的亚麻布,还有沸水。”

  那男人瞪着她,她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看着他命令。

  “去烧水。”

  穆勒瞧着那娇小的女人坚定的表情,这一次没有再争辩,只掉头朝外走去,心慌意乱的安德生匆忙跟了上去。

  然后,她才转头再次看向苏里亚。

  “你不该这么做。”他低头瞧着她。

  “他还没死。”她重申着。

  “快死了。”他警告她:“他伤得太重,你会害死你自己。”

  她握紧波恩的手,看着那个男人,只道。

  “我爱他。”

  苏里亚瞧着眼前的女人,可以看见她在光线不明的小屋中,有微光环绕包围着她,再从她手中流泻到那男人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记起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那时她还是个孩子,小小的、软软的,因为太过疲倦而被阿澪抱在怀里,那时她的脸上和现在一样,有着未干的泪痕。

  只是,当时她已失去了希望,如今还没有。

  人类总是这样,在他没有注意时,就已经长大。

  他不懂爱情是什么,但他见识过它的力量。

  说他不羡慕是骗人的。

  看着凯和那个垂死的男人,他没再劝说,只摘下脖子上的碧玺坠子,握住她染血的另一只手,将那坠子放到她手心里。

  凯愣住,愕然的仰头看着他。

  “如果你死了,他却活下来,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你懂吗?”

  凯握着坠子,只觉心紧喉缩,她点点头。

  “一次修复一点,不要做得太明显。”苏里亚覆握住她的手,垂眸淡淡警告她:“他若是好得太快,只会引人怀疑。”

  她再点头。

  “使用它。”他瞧着她,松开了她的手,“我会再拿新的过来。”

  说着,他转身朝门口走去。

  “苏里亚。”

  他停下脚步,回头向她看去。

  凯含泪瞧着他,哑声道。

  “谢谢你。”

  那向来冰冷淡漠的眼,在那瞬间,浮现了些许情绪。

  “他最好值得。”

  苏里亚淡淡说着,然后走了,替她合上了门。

  凯不知他为何会帮她,但此时此刻,她无法多想,只能回身查看波恩。

  她将那包着他身体的毛毯掀开,只见他的胸前有五道被熊爪刨抓出来的撕裂伤,那儿的皮肉翻开,鲜血直流,即便她将他的伤转移了一部分到身上,他胸前的伤处仍深得能让她清楚看见他断裂的肋骨。

  她不敢相信双眼所见,难以想像他伤得如此之重竟然还能守着一口气。

  泪水又再次滚落,她握着那颗坠子,俯身垂首,伸手触摸他胸前鲜血淋漓的伤处,深吸口气,再次替他疗伤。

  灼热的痛楚蓦然又再袭来,但他身上最严重的伤处开始停止流血,她的长发飞扬起来。

  凯握紧了手中那块冰冷的坠子,刹那间疼痛迅速从胸前流到右手,她能感觉到能量在碧玺和她的身体之间流动。

  她喘了一口气,那块碧玺瞬间就在她手中迸裂粉碎,化为沙石。

  他断裂的骨头开始愈合,她的则开始裂开。

  她知道再下去,她会昏过去,凯强迫自己停下来。

  就在这时,穆勒提着烧滚的水进来了,安德生也和村妇借到了针线,还找来了躐烛,她把针线用沸水烫过,在火塘的火光下,开始替他清洗缝合伤口。

  从头到尾,他没有挣扎过,若非还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还能感觉到他在呼吸,她绝对无法忍住用她与生俱来的能力替他疗伤。

  那一夜,无比漫长。

  她挑出了他身上伤口中的每一颗石头、每一粒沙,擦去他身上的血水,拿苏里亚进入森林,为她带来她需要的药草捣成泥,敷在他的伤处。

  人们在她身旁来来去去,为她提供干净的水与布,替她添加柴火、鱲烛,让她能清洗照顾他。

  当她把能做的事都做完时,才发现那小小的窗子,已透出天光。

  然后,穆勒拿了一件亚麻衣裙给她。

  “夫人,你衣服上都是血,这是村子里的妇人的,你要不嫌弃,就换上吧。”

  她没有拒绝,只伸手接过,起身时,却因为晕眩和疼痛差点昏倒,但苏里亚及时扶住了她,还顺手塞了另一颗水晶给她。

  她用掉了它,才有办法站直。

  男人们离开屋子,让她更衣。

  她忍着痛把衣服脱掉,裂开的肋骨,让她无法将手举高,她大口的喘着气,几次痛得泪水直流,她没有伸手去擦,反正没人看到。

  在微弱的光线下,她拿清水把身上的血水擦掉,她知道,那些人以为她身上的血,是染上的,只是沾染到他身上的。

  几乎每个接触到他的人,都沾到了血,那让她不需多加解释,当她把胸前的血水抹去,她能看见那儿的伤没有完全愈合,就像她的右脚一样,它之后或许会造成问题,但那不是她现在需要烦恼的事。

  之后,她又花了一点力气,才有办法把衣服穿上。

  那亚麻衣裙十分宽松,但至少很干净。

  她回到他床边,查看他的情况,他仍在呼吸,仍有心跳。

  她已拿干净的布将他的伤口都包扎起来,盖上了另一件没有染血的毛毯,那让他的情况看来不再那么可怕。

  缓缓的,她钻进了他的毛毯里,在他身边侧躺下,抚着他苍白的脸,他被包扎起来的胸口,感觉他终于稳定下来的心跳。

  微光中,她能看见他的胡碴冒了出来,双唇干涩又苍白,高挺的鼻子被撞断了,脸上还有许多擦伤,但还是比之前好上太多了。

  “波恩……”情不自禁的,她将小手搁在他心上,在他耳畔悄声告白:“我爱你……我不会离开你,请你也别丢下我……”

  半晌后,当苏里亚再开门,只看见她像只小猫一样,小心的蜷缩在那男人身旁。

  她合着眼,双唇和她的脸一样苍白,但她还活着,和那男人一样。

  苏里亚静静的看着,安静的退了出去,悄无声息的把门再次合上。

  麦杆。

  陈旧的麦秆,混着泥土、洋葱、发臭的羊毛酕,还有木头燃烧的味道。那是他很熟悉的味道,从小闻着的气味。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只有八岁,还在那栋他成长的屋子里。

  他应该要起床了,起来帮忙砍柴、帮忙生火,然后去下田,否则又会是一顿好打——

  然后,他想起来那个男人已经将他赶了出去。

  他试图睁眼,身体却像是被一张蛛网,牢牢裹住,让他难以动弹,而疼痛更是充满了他全身上下,胸前的剧痛尤其为最,教他浑身冒汗,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张嘴想说话,却也无法张开干哑的嘴,他的嘴又干又涩,活像被人用力塞满了一把黄沙。

  就在他痛苦难当的那一瞬,一缕芳香徐来。

  蓦地,一只小手上了脸。

  那只手一次又一次,温柔的替他拭去脸上与身上的汗水,仿佛所有的痛楚手的主人都能察觉,都能了解。

  那只手抚摸过的地方,疼痛都被抹去。

  他的身体忽冷忽热,但那只手一直都在,神奇的带走了那阵阵的剧痛。

  没事的……别担心,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沙哑的女声响起,悄声告诉他。

  你会好起来的……我会陪着你……

  那像丝绒一般的声音包裹住他的心,然后他想了起来,想起她。

  凯。

  他娶了她,那个有着黑发绿眸的女人,那个伸出双手拥抱他的女人,那个像森林妖精一样梦幻的女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害怕她会消失,不由得试图伸手抓住她,可他的双手软弱无力,完全抬不起来。

  然后,她抬高他的脑袋,小心的喂他喝水。

  清凉的水,滋润了他干哑的唇舌和喉咙,还有如遭火焚的五脏六腑,虽然有些困难,他仍贪婪的吞咽着。

  她耐心的喂他喝水,替他擦去嘴角溢出的清水。

  在那干哑终于被缓解之后,她握着他的手,亲吻着他的唇,承诺着。

  睡吧,我的爱,我不会离开你……

  心头,因为那温柔的言语而紧缩着。

  他几乎以为自己在作梦,却仍忍不住试着握紧她的小手。

  痛楚被她的抚慰带走,疲倦重新上涌,他感觉自己在黑暗中往下沉,一时间有些惊慌,可她的手仍在,和他的交握,另一手搁在他的心上。

  他能感觉她在黑暗中陪着他,感觉一股暖流,从她手心而来,将他包围。黑暗慢慢散开,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金黄。

  他能听到鸟在啁啾,清风吹拂过麦田,传来哗哗沙沙的声音,远方似乎有狗在叫,还有羊儿被狗追赶轻声抗议。

  天好蓝,白云拉成了丝,金黄的麦穗在风中摇曳着。

  而她,握着他的手,和他一起躺在麦田中央。

  这是梦,他想着。

  我的爱……

  她这么说。

  这是梦,他知道,但她在他手中,蜷缩在他身旁。

  我的爱。

  她说,而那字眼,让心暖热,慢慢的,他放松下来,让自己和她一起躺在辽阔的天地之间,作梦。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