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10章(2) 作者:黑洁明

  数年后

  “一、二、一二,拉——”

  随着工匠的号令,粗大的麻绳,绕过在屋墙上的铁钩,在男人们齐心协力下,将绑在麻绳上的巨大木梁拉了起来。

  “一、二、一二,拉——”

  这一边,几个男人们忙着架设木梁;那一头,另外几名工匠则耐心的用灰泥将石头叠成墙。

  村子的这一边,准备盖一栋新的谷仓,男人们都一起来帮忙。

  孩子们好奇的围在一旁观看,但很快就被一队坐着篷车而来的乐团,吸引了视线。

  吟游诗人坐在车尾,手拿一把琴,边谈边唱着歌。

  “来哟、来哟,明天市集就要到来,让我们一起扛着大麦,唱歌跳舞,吃饱喝足,来做买卖——”

  篷车一路穿过村子,经过麦田,来到市集所在。

  空地上,商家们早已自行将帐篷搭了起来。

  篷车里的红发小女孩跳了下来,熟门熟路的到第一个帐篷那儿申请登记参加明日的市集。

  史瓦兹的市集,有一套自己的规矩,这儿要求公平交易,每一名商家都要先来登记,市集上还会有士兵巡守,防止有人闹事,所以也少有扒手。

  因为这儿的领主公平又聪明,非但在森林里开出了一条路,还提供免费的房间,给来这儿做生意的商家住,而且史瓦兹的市集,每天傍晚都会有人打扫,把环境维持得干干净净。

  据说,这是领主夫人的要求。

  一开始,当然有人不开心,不过清扫过的市集,不再总是充满动物粪便的味道,地上也不会有烂掉的菜叶与水果散发出腐烂的味道,所以第二天再来做交易时,确实让人很开心。

  加上那位领主夫人,还特别在一旁建了几间厕所。

  “厕所?什么东西?”

  “做什么用的?”

  “拉屎用的。”

  “什么?拉屎还要特别盖一间房啊?”

  “贵族大人们都是这样的,可以坐着拉屎呢,挺不错的。”

  于是,因为好奇,人人都跑去那厕所参观一下,回家好炫耀自己和大人们一样,使用过坐着就可以拉屎的厕所。

  这种种新奇又实际的措施,很快让人发现确实有其好处。

  干净的街道、不会散发臭味的市集、安全的环境、方便的交通,加上这儿的大麦和麦酒价格公道,让来做交易的人越来越多,不只附近的农家把自家产品拿出来买卖,还有许多商人远从北方的海港来此做生意,在这儿把买来的腌鲜鱼卖出之后,再买进大麦、麦酒和上好的亚麻布,运到北方出售。

  人多了之后,小丑、乐师和吟游诗人也来了。

  市集的集会,也从一年两次,变成一季一次,每到市集的日子,都热闹非凡。

  “喂喂,你听说没?史瓦兹爵爷要成立商会呢。”

  “听说啦,说了好几年了,是真的有要做吗?”

  “有,今年要成立了,想加入的人,可以到城堡里去申请加入。”

  “加入之后有什么好处啊?”

  “听说市集摊位的租金会便宜一点,也可以用较低帘的价格,申请士兵随队保护商品,虽然加入商会每年要缴会费,但多了一层保护,也比较安心。说不得,以后我们这儿也能变成自由城邦。”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村子前面那儿的广场,已经贴出公告了,还有人在解说呢。”

  闻言,立刻有人往村子那儿跑去,不过有些商人更机灵,把摆放货物的杂物交给下头的人,直接就朝城堡那儿杀去了。

  城堡里,人声鼎沸,城堡广场的公布栏那儿也张贴了公告,一名士兵正在那儿解说,听完了解说的人,纷纷到主城楼大厅里排队申请登记加入商会。

  在那骑士大厅,一位金发蓝眼的小姐,拿着羽毛笔,沾着墨水在书写登记人们的申请。

  她的文字端正而秀丽,态度亲切大方,一头金发绑成了辫子盘在头上。起初,有些人以为她就是传说中的史瓦兹男爵夫人,但排队途中,人们很快就在闲聊言谈中,发现真正的史瓦兹夫人有着黑发黑眼,不是金发蓝眼的这位。

  “那这位小姐是……?”

  “她是苏菲亚小姐,是城堡里的总管,能写会读,是个自由民。你接下来是不是要问她结婚了没啊?还没。不过你死心吧,想娶她,得先问某人同不同意呢。”

  “谁?”

  “赛巴斯汀大队长。”

  “为何?”

  “当然是因为他喜欢她啊,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大队长追求苏菲亚小姐很多年了,他把她娶回家只是早晚的事。”

  人们一边排队,一边和前后交换八卦,偶尔还有人会指着墙上挂着的熊皮标本,聊起当年史瓦兹男爵大人英勇猎熊的事迹,初听到的人总会赞叹连连,诉说的人则总是说得口沫横飞,好似当时也在现场。

  女人抱着一束花草,替长桌上的花瓶放上新的花束,一边拉长了耳朵,偷听人们的闲聊。

  因为穿着素净的亚麻衣裙,人人都以为她是女仆,没人对她多看几眼。

  她整理着花束,不时抬眼偷看着前方那低头振笔疾书的小女人。

  经过这些年,苏菲亚出落得更加美丽,她的小弟杰利已经长大,不再成天跟在姊姊身边,反而更常跟着赛巴斯汀练武。

  她真是不懂那男人是怎么回事,明明当年波恩说他有机会成为马克斯的女婿,他却宣布他已经结婚了,白白把那个机会让给了迈克尔,事情过后,波恩和她说了这件事,她还以为那队长想通了,会把苏菲亚娶回家,谁知道这件事一拖好几年,马克斯还曾为赛巴斯汀根本没有结过婚的事和波恩碎念过,迈克尔的婚姻甚至差点因此生变,幸好最后马克斯家的女孩听说这事之后,骑马赶来,坚持绝对不换丈夫,事情才不了了之。

  说起来,马克斯家的女孩虽然脾气不好,但意外的聪明,而且非常漂亮,和沉稳有耐心的迈克尔在一起,还真是刚好互补。

  如果当年娶她的是赛巴斯汀,两人性格如此刚烈,应该不出三天夫妻就会大打出手,闹出人命吧。

  话说回来,赛巴斯汀明明是喜欢苏菲亚的,她就不懂,那男人是在拖拉什么,他若还是在意阶级身分的事,再这样下去,苏菲亚如此聪明灵巧,迟早会有男人无畏他的恐吓,不顾一切的把苏菲亚给娶走的,像是队伍里,她随随便便就——

  女人的视线扫向排队的队伍,审视那些对苏菲亚兴致盎然的男人,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排在其中,她愣了一愣,还以为自己看错,对方在这时刚好抬眼也看见她,整个人浑身一僵。

  凯瞪大了眼,傻眼看着那个男人。

  男人下颚紧绷,粗犷的脸庞浮现一抹尴尬,但他没转开视线,也没从那长长的队伍离开。

  她小嘴微张,一时间,还真以为他要改行去从商,然后她才看见他握在手中,试图用身体遮掩的那束花。

  凯眨了眨眼,回过神来,看着他恼怒的表情,她猜也许她应该装作没看到,这男人应该是希望她能转身走开,好让他进行他想做的事。

  但当她领悟到他想做什么的时候,她发现她实在无法错过这整件事,所以她抚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仗着已经怀了五个月的身孕,拉了张椅子就光明正大的坐了下来。

  男人的浓眉拧得更深,但她却忍不住扬起嘴角,对着他微笑。

  这时,波恩走进了大厅,那只被取名叫塔拉尼斯的牧羊犬跟在他脚边,看见她坐下,他担心的走过来,然后才发现她笑容满面的在看那个男人,波恩见状也一愣。

  男人拧眉用眼神示意他走开,波恩很快和她一样,领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那只狗跟着蜷在他脚边。

  那家伙变得更加坐立不安,可还是没有走开,显然和她一样清楚,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

  所以他只是放弃用眼神驱赶她和波恩,将视线拉回前方那个女人身上。

  因为排队排了太久,加上被握得太紧,他藏在身后的花已经有些凋谢,波恩担心他出师不利,忍不住又起身,伸手去拿长桌上她刚换上鲜花的花瓶。

  “你做什么?”凯见了,笑问。

  “他手上的看起来有点糟。”波恩看着她,道:“换这些可能比较好。”

  “不用。”凯噙着笑,勾住他的手臂,让他重新坐下。

  波恩挑眉,“你确定?我以为你们女人都喜欢漂亮一点的东西。”

  凯轻笑:“相信我,那样是最好的,你换了这些,反而会坏事。”

  “为什么?”

  “因为这一些,是我摘的啊。而那一些,是他自己亲手摘的。”她笑看着他,说:“虽然丑一点,但那是心意。”

  闻言,他恍然大悟,跟着扬起嘴角,等看戏。

  波恩很快就注意到,有不少人都陆续溜进来大厅,虽然不敢像他和凯这样光明正大,不过他们和她们都各自找了方式逗留不去。

  男人们还不敢做得太夸张,可女人们就几乎有些明目张胆了,安娜努力的擦着桌子,安妮和汉娜拿抹布擦着地板,夏绿蒂拿着鸡毛掸子挥着那头熊,然

  后穆勒进来找夏绿蒂说话,跟着朗格也扛着麦酒桶进来了,安德生提着水桶假装要帮安妮与汉娜换水。

  但是,队伍前进得太慢,男人们几乎快找不到理由鬼混下去,就在这时,安东尼拿着泥水匠的工具走了进来,还有模有样的摊开了一张纸,男人们如获至宝,纷纷凑上前去帮忙。

  “唉呀,这就是凯夫人之前说的壁炉吗?”

  “原来壁炉长这样啊?”

  “所以我们要在大厅盖一个壁炉还有烟囱吗?”

  “这是要在每一层楼都挖洞再以石砌吧?”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那张她画的壁炉设计图和准备盖壁炉的地方指指点点,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那里,虽然嘴上说着这些,每一双眼睛却不时偷瞄随着队伍前近,越来越靠近苏菲亚的那个家伙。

  显然,每个人都知道即将发生的事,唯一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就是整间大厅唯一认真在做事的苏菲亚。

  然后,连在苏菲亚身边帮忙的卡恩都发现不对劲,当他看到下一个人是那男人时,他瞪大了眼,但在男人凶狠的瞪视下,完全不敢发出声音。

  凯忍不住想笑,波恩却无法不为自己的兄弟感到紧张。

  跟着,男人前面的人办完了手续,走开了。

  苏菲亚把簿子翻到下一页,微笑抬起头来,“请问你的名——”

  当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时,脸上甜美的微笑和问话在瞬间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她不解的看着他,还有他后面的队伍,忍不住狐疑的拧眉开口问。

  “你在这里做什么?”

  赛巴斯汀紧张的看着她,“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苏菲亚抿着唇,握紧了笔,道:“我在忙,你不能等下再说吗?”

  碰了个软钉子,他微微一僵,大厅里知道详情的众人都屏住了气息,就连凯都有点担心,他会就此打退堂鼓,可就在凯紧张的抓紧了波恩的手臂,以为那男人会转身走开时,赛巴斯汀深吸了口气,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将藏在身后的右手往前伸,递上了那束他从山坡上摘来,早已歪倒得乱七八糟的花束。

  看见那束花的惨状,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瞬间莫名尴尬又狼狈。

  更惨的是,其中一朵花还在这时,突然很不给他面子的就这样掉了下来。

  一时间,赛巴斯汀也不知是该把它收回来还是继续往前递,苏菲亚也傻了,不知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赛巴斯汀一咬牙,硬着头皮,单膝下跪。在场所有人瞬间倒抽了口气,他一跪下,苏菲亚反而吓得站了起来。

  “你做什么?”

  “我的小姐,”赛巴斯汀仰头看着她,举着那束有点萎靡不振的花束,粗声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苏菲亚傻眼看着他,怎么样也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会听到他用小姐称呼她,会从他嘴里听到后面这句话。

  因为太过突然,她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傻傻的看着那在桌子前单膝下跪的男人。

  大厅里,一片沉寂,每个人都在看。

  他的模样,变得万分模糊,苏菲亚以手背撝着唇,泪眼蒙陇的看着他,哑声提醒他。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赛巴斯汀说。

  “我不是贵族。”她粉唇微颤的再说。

  “我知道。”他看着她说。

  “你是个骑士……”

  “没有人规定我不能娶你。”

  苏菲亚含泪看着他,强忍着想冲过长桌拥抱他的冲动,只紧握着手中的羽毛笔,再道:“我不会停止读书写字。”

  “我知道。”他凝望着她,嗄声道:“我该死的不在乎这件事,只要你愿意嫁给我,你想和凯夫人一样,把书摆满整间房我都不在乎。”

  这话,让波恩看了身旁的女人一样,担心她会不开心,可她只是抓紧了他的手臂,含泪微笑的看着前面那一对。

  他偷偷握紧她的手,看见她万分感动的伸手压住心口,因为赛巴斯汀再次开了口。

  “如果你不想嫁给我,你可以拒绝我。我是个骑士,但你是个自由民,你可以自由选择想要嫁娶的对象。”

  这话,让大厅里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

  “我知道我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粗声说:“但我可以学习。”

  在场的每个女人,都和凯一样,压着心口,发出了一声叹息。

  “所以,我的小姐,你愿意……”赛巴斯汀肌肉紧绷的看着她,再问:“嫁给我吗?”

  每个人都屏息等待着苏菲亚的答覆。

  她没有说话。

  赛巴斯汀高举着花束,紧张的全身僵硬,一辈子都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蠢过。

  几年前,他就想要娶她,可那时她还在生他的气,根本不愿意和他说话,后来虽然她原谅了他,可接二连三又陆续发生许多事,让他一直没有机会和她开口,直到这两天,因为商会成立的事,他才蓦然惊觉,他若再不开口,也许就再也来不及了。

  见她只是僵站在原地,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可能还是慢了一步,或许会被拒绝,他想起身走开,但双膝却不肯动。

  看着那个抛弃了颜面与自尊,跪在桌前的男人,苏菲亚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她忽然了解,为何他会选择在这里这么做,他可以私下和她说的,这些年她从来无法真正拒绝他,但他为了补偿之前对她的羞辱,所以才特别选择在这里,在这个当年他羞辱她的地方,把她的自尊还给她。

  在他身后,还有人大排长龙,她看得出来,他并非霸道的插了队,他也排队了,就像当年男爵大人排着队去给凯夫人剪头发一样。

  他说要给她选择,是认真的。

  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苏菲亚在万众瞩目之下,绕过桌子,走到那个紧盯着她的男人面前,接过了他手中看起来万分糟糕的花束。

  它们一点也不漂亮,可在她眼中,它们美得不可思议,因为她知道,这是他亲手去摘,亲手绑的,然后带着它,排了大半天的队伍,所以看起来才会那么糟。

  “我愿意。”她含泪笑看着依然半跪在她身前的男人,哑声道:“我的大人,我愿意嫁给你。”

  闻言,赛巴斯汀松了口气,他站了起来,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低头亲吻她。

  大厅里的女人们,再次抚着心口,发出另一声叹息,男人们却是纷纷拍手鼓掌吹起口哨吆喝起来。

  凯勾着波恩的手臂,将脑袋枕在他肩头上,含泪微笑,开心的看着前面那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身旁的男人轻拍着她的小手,在她耳边咕哝。

  “我一点也不介意你在房间里堆书,我没有和他抱怨过,那是他自己的意思。”

  闻言,她笑了出来,转头看着他,说:“我知道,他不晓得,你和我一样喜欢看书,我们真应该告诉他,那些书你全都看过了。”

  “他也看过不少,你翻译给我的那部《孙子兵法》,他都翻到快破掉了,不过你别和他说,我和你说了这事。”波恩勾着她的手,带着她转身上楼,“你已经下床很久了,该上楼去休息了。”

  “你知道村子里有些女人,到生产的那一天,都还在下田吧?澪以前和我说过,适当的活动对孕妇是有益的。”虽然这么说,她还是顺从的和他一起走上楼。

  “我知道,”他小心的扶着她走过旋转的阶梯,最后不安心,还是打横将她抱了起来,一边往上走,一边说:“所以我每天不是都有帮你适当的活动一下吗?”

  这话,教凯小脸羞红,只能赶紧转移话题。

  “我想我们接下来,会有一场婚礼要举行。”

  “可能不只一场。”他抱着她进房,将她放在大床上,蹲下来替她脱鞋脱袜。

  “不只?”凯想了一下,问:“你是说夏绿蒂和穆勒吗?”

  波恩脱掉自己的鞋袜和上衣,上床陪她躺着,将她拥在怀中。

  “嗯。”

  穆勒断了一只手,所以虽然之前就对夏绿蒂有意思,却始终没有开口,不过出入城堡里的商人越来越多,成立商会之后,会变得更多,赛巴斯汀和苏菲亚求婚的事,应该也会刺激到他。

  “睡吧,你不需要操心这个。”他亲吻她的额头,“不管什么天大的事,都等你睡个午觉起来再说,你都在打呵欠了。”

  他不说她不觉得,听他这么一说,凯才发现自己真的在打呵欠。

  她蜷缩进他怀中,安心的闭上眼,听着他的心跳,沉沉睡去。

  波恩忍不住也闭上了眼,当他再睁眼,是因为听到振翅的声音。

  阳光透窗而进,窗边没有飞鸟,没有乌鸦,然后他看见了,一颗硕大的黑色石头,在窗台上闪灿,还有一根黑得发亮的羽毛,随风缓缓飘落,掉到了地板上。

  他一愣,但没有急着起身。

  怀里的女人,依然安歇着。

  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个女人一直没有消息,直到现在。

  看着那颗黑色的碧玺,和那根乌黑的羽毛。

  缓缓的,波恩扬起嘴角,知道等凯醒来,一定会很高兴得知那女人依然安好的消息。

  窗外,蓝天一望无际,阳光熠熠。

  萧瑟的秋风送来远处的黑麦香,他闭上眼,将她小心的拥在怀里。

  他的父亲不要他,他的母亲抛弃他,这一生他从来不懂什么是爱,然后有一天他在森林里,遇见了她,他从没想过她真的是一个女巫,不曾预料她会伸出双手拥抱他、接纳他、爱他,然后教会他,什么是爱。

  深深的,他吸了一口气,将她悄悄搂紧,感觉怀中女人的温暖与心跳。

  他很幸运,他知道。

  光是她仍在他怀中呼吸,就是个奇迹。

  他知道,永远不会忘掉。

  他会爱她到老、到死,如果可以,来生永世,他也想要和她在一起。

  她永远都会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他的心。

  他的爱。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