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9章(2) 作者:黑洁明

  一只小手,抚上他泪湿的脸庞,他低下头来,看着怀中的小女人。

  她想和他说话,但她的身体太痛了,说不出话,只有泪水泉涌。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能和他一生一世,但她别无选择。

  仿佛能感觉到她的想法,察觉了她的意念,波恩抚着她的脸,抹去她的泪。

  “我知道……我知道……”波恩告诉她,“我爱你……”

  滚烫的泪,又滑落一串。

  凯试图微笑,想让他安心,却没有办法,只有痛楚涌上眼眸。

  波恩小心的,将她紧贴在胸口,拥抱着她。

  “嘘……没事……没事了……”

  因为疼痛,她不断颤抖,极力对抗着那黑暗的能量,却感觉皮肤像是随时要裂开,灵魂随时要因为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力量而溃散,它们消耗着她的魂魄,由内而外吞噬着她。

  她就在他手里,被他拥在怀中,他却对这一切无能为力。

  她快死了,他知道;她很痛苦,他知道。

  他可以看见她发黑的肌肤开始迸裂开来,像煤炭一样,碎成片片,让他也觉得一颗心跟着迸裂破碎。

  跪在金黄的麦田里,波恩将她拥在怀中,在她耳边,哑声道。

  “我会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

  热泪滚滚而下,滑落他粗犷的脸庞,他紧拥着她,告诉她。

  “我们会生养许多孩子……男的和我一样愚蠢,女的和你一样善良……他们会……会在这片麦田里成长、玩耍……”

  她在他手中迸裂破碎,他无法阻止这一切,只能和她诉说着那再也不可能成真的未来。

  “我会每天送你一朵花……我会用亲手种的麦子,烤面包给你吃……我们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一起……然后我们会一起变老……我们会一起活得很老很老……很老很老……”

  凯蜷缩在他怀中,泪如雨下,波恩泪流满面,痛苦得无以复加,他感觉她的身体烫如火炭,让他的皮肤也浮起水泡,他知道他即将失去她。

  “我爱你,你永远都会是我的妻子,我的夫人,我的爱……”

  他话还没说完,怀中女人已开始变得透明。

  风,在吹着,教金黄的麦穗如浪翻涌。

  澪从没想过,凯会为了她,竟然会为了她,为了波恩,为了这块土地,选择牺牲自己。

  跪在地上,澪看着眼前那个心痛欲裂的男人,看着那个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曾想过要背叛她的女人。

  过往的一切,蓦然涌现。

  五岁的凯,十岁的凯,二十岁的凯,待在她怀中的小女孩,跟在她身后的小姑娘,成长得亭亭玉立的小女人。

  那个孩子哭着,那个姑娘笑着,那个女人犯了错,然后找到她的爱。

  这一生,她不断被错待,却始终保持着一颗温柔的心。

  她不该是这样的下场。

  泪水,潸然而下,满布双颊。

  不。应。该。

  她做不到,她救不了凯,可她知道谁能。

  澪划破自己的掌心,摘下颈上的凤凰如意令,用染血的手,握着那块铜牌,将其压入身前的大地。

  “吾为阿塔萨古·潭,今以此令,命汝前来,清偿此债!”

  她含泪张嘴,报出自身名讳。

  守在一旁的苏里亚、阿朗腾和绣夜见状,震惊的看着那已存活数千年的巫女,那么多年来,她一直带着那铜牌,那是那个男人给她的,她可以用它做许多事,但那个巫女从来不曾使用过。

  “吾愿以吾之血、吾之魂、吾之魄,交换此女魂魄,吾愿以此付出代价,汝速现身前来——”

  她话未完,眼前已凭空出现一人。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腰系一块纯黑玉佩,他站在她面前,低垂着深黑的瞳眸,看着她。

  “阿塔萨古、澪。”

  澪抬起头来,看着那个面如冰霜、俊美无俦的男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知道,那个男人和她说过,他给她铜牌时,和她说过。

  人都是自私的。

  他说,笑着说。

  我也是。

  他看着她说。

  当这男人找来,他对他说谎,对那些找上门来的鬼差说谎,把她藏了起来。

  她知道这人找她很久了,为了她根本不想知道,也不想了解的原因。

  哪天,你若有所求,就召他来吧。

  那个男人告诉她。

  只要他能做到,他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我知道。”瀑看着他,道:“我知道你是谁。”

  男人深吸口气,凝视着她。

  “你方才所言,可是真心?”

  澪看向波恩和即将散魂的凯,含泪开口。

  “是的,我是。”

  闻言,男人这才抬眼看向四周,只一眼,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景象,如此熟悉,教他浑身一震。

  吸收了邪恶与黑暗的女人,被净化的魂魄,遍地死尸的战场,还有浑身是血、茫然不明所以的士兵。

  当年,云梦就是这样死的。

  差别在于,那时,她是一个人,但眼前的女人,被一个悲恸欲绝、极力试图挽留她的男人拥抱着。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以为那女人就是他寻找多年的那个魂魄,但他很快发现,那不是她,不是她的魂,不是她的魄。

  可那女人,和云梦拥有同样的能力,同样的善良,同样的无私。

  “凯是无辜的,你救她,只要你救了她,为她定魂,我就和你走。”

  他拉回视线,看向那个在世上活了数千年的女人。

  她的魂魄依然是黑色的,被腥红的血,染得无比闇黑,黑得就像他手中那些冥顽不灵的魂魄。

  可是,有什么改变了,开始改变了。

  他找了她上千年,却总是一再错过,当他感应到她的召唤,几乎不敢相信,但她确实利用那宋家少爷的令牌,召唤了他。

  “你救她啊!”

  她吼着,愤恨的含泪对着他咆哮。

  或许,云梦是对的。

  或许,宋家的少爷,终究还是改变了她。

  人是会变的,他曾经差点失去希望,但云梦把希望还给了他。

  千年啊……

  他转身看向那个和云梦拥有相同异能的女人,在她的魂魄再也无法承受那巨大的黑暗能量之际,他走上前去,伸手压住了她的天灵盖。

  天地有规,可总有例外。

  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澪遇见了和云梦如此相像的女人,但他知道他愿意做任何事,只求能渡化那千年巫女。

  更别提,是拯救像云梦一般的女子。

  就在凯要消失之际,一只大手蓦然出现。

  波恩错愕的抬起泪眼,反射性想要将来人推开,可当他看清大手的主人,却不自觉停下了动作。

  男人无比俊美,脸上没有表情,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他的身体微微泛着光,穿着雪白长袍,背上还有着巨大的白色翅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教堂里那些图画与雕像。

  波恩震慑的看着他。

  凯发烫焦黑的身体,几欲碎裂,但那有着白色翅膀的男人,伸手压住了她的头顶,几乎在那瞬间,他感觉到凯的体温降了下来,那像是随时要在他怀中碎裂蒸发消失的女人,再次有了实体。

  他不敢相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但奇迹正在发生。

  她如炭一般黑沉僵硬的肌肤,在那男人的碰触下,开始慢慢消退,变白,回复原本的柔软;她满头的白发,缓缓加深,再次变得如黑夜一般。

  “你爱她吗?”男人望着他的眼,问。

  “是的,我爱她。”他没有想,回得斩钉截铁。

  “那很好。”男人看着他,告诉他,“好好珍惜你的女人。”

  波恩望着他,虔诚的张嘴哑声道。

  “我会的。”

  男人垂眼,看着凯。

  凯喘了一口气,睁开了眼。

  有那么一瞬间,她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看见了他,那个奇异又圣洁的男人。

  在她眼中,他头上长着鹿角,身上纹着刺青,藤蔓与绿叶爬满了他的身体。

  “现在,还不是时候。”

  男人看着她开了口,嗓音低沉而温柔。

  凯能够感觉到他无尽的力量,他带走了她身上的疼痛,修复了她的身体,取走了那些黑暗的能量,那些伤害她的能量,全被他纳入身体里,仿佛它们本就属于那里。

  “你要为爱你的人,好好保重自己,你懂吗?”

  凯心头微紧,点头。

  那个男人凝望着她,眼底透着温柔。

  忽然间,她知道,他不是在看她,而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女人。

  然后,他拉回了视线,收回了手。

  波恩拥抱着恢复正常的凯,看着眼前那位圣洁的男人,感激的哑声开口。

  “谢谢你。”

  男人看着那个拥抱着心爱女人的男人,黑色的瞳眸,起了一丝小小的波他在心底,小心咀嚼着那异样的情绪,想着。

  原来,这就是羡慕,或许还有些许的嫉妒吧。

  在无间待的那些年,他在万业楼里,看过许多恶人的人生,那时他还不懂,不懂什么是七情六欲,不懂什么是爱恨嗔痴,所以也无法明白人们的执着。

  那时他只是以为他懂,直到遇见云梦,来到人世,才知晓,不懂的太多。

  触碰凯之后,他看见她的一生,看见发生过的事,这个女人为了爱,牺牲了自己,就像云梦一样,她们都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因为如此,才让那千年的巫女,愿意开口召唤他。

  他将视线,从那对男女身上拉了回来,看向那个他找了上千年的白塔巫女。

  “告诉我,你知道这令牌能召唤我,为何不向我要求,找到你寻找多年的那个男人。”

  她一僵,脸微白,含泪瞪着他,嘴硬的说。

  “我没有在找人。”

  看着那个愤懑的巫女,他没和她争辩,只告诉她。

  “我有,我在找人。”他凝视着她,道:“找一个女人,她本是天女,为了拯救她的兄长、她的好友,于是到无间来找我,她告诉我,她想要解开一个巫女立下的血咒。”

  澪浑身一震,无法置信的看着他。

  “我为她违反了天规,她替我担罪受罚,重入了轮回。”他看着那个脸色发白的巫女,道:“她的名字,叫云梦,阿塔萨古、云梦。”

  那个名,让她屏住了呼吸,教泪又上涌。

  云梦。

  那总是笑着和她一起唱歌,和她一起跳舞的女孩,那个被她发起的战争害死的女孩。

  云梦是无辜的,她知道,一直知道,就和凯一样的无辜。

  她从没想过,云梦死后,会为此下了黄泉,去求这个男人。

  “宋家的少爷,积了一辈子的善,压在那令牌上,他死后,什么也不求,只求为你换一个机会。”

  这话,让她全身再一颤,震慑的看着他。

  “一个,让你能够选择的机会。”

  秦垂眼看着那仍跪坐在地上,哑口无言的女人,朝她伸出了手。

  “我不会拘你入无间,你可以继续在这世上流浪,守着你的怨、顾着你的恨,或者你也可以选择和我走,和我一起去找人,我会找到我要找的人,如果你想,或许你也有机会,把那令牌,还给它的主人。”

  那千年巫女没有动,只是看着他。

  风在吹,金黄的麦穗在周遭摇曳着,哗沙作响。

  他能看见她的迟疑,看见她的挣扎,看见她的愤怒、不满、恐惧与渴望。

  这一瞬,只是眨眼,却恍若已千年,好似又千年。

  知道自己不能逼她,他压下心中涌起的浮躁,无声告诉自己,告诉她,他可以等。

  澪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朝她伸出的大手。

  他死后,什么也不求,只求为你换一个机会。

  一滴泪,涌出她的眼眶。

  只是过日子罢了。

  那个满嘴谎言的家伙。

  没有更多。

  他笑着说,握紧了她的手。

  晶莹的泪水,反射着金黄的秋日艳阳。

  该死的,她想见他,好想见他。

  那个可恶、卑鄙、无耻,却用一生守护着她,陪伴着她的男人。

  泪水盈满眼眶,一再滑落,她放弃了挣扎,举起了手,把手放到了那男人的手里。

  男人深吸了口气,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凯见状,心头紧缩着。

  她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有点无法回神,可她知道,澪要和这男人走,而这一次,和以往不同,她有种感觉,或许从此之后,她再也无法见到她了。

  莫名的慌乱,上了心,她张嘴叫唤那个女人。

  “澪……”

  听到凯的声音,澪微微一怔,然后回过了身。

  那个她从小养大的女人,被她的男人拥在怀中,神情有些不安,看来就像多年前,她捡到她时那般。

  可澪知道,她不会有事的,波恩会照顾她,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就像他祈求描述的那样,她知道,这个男人会尽一切力量,保护失而复得的凯,他会和凯在这块土地上,养儿育女,携手白头,平安度日。

  “好好过你的日子。”

  澪看着凯和波恩,还有一旁的张扬与绣夜,哑声开口。

  “过好你们的日子。”

  看着那存活千年的巫女,绣夜喉微紧,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然后张扬握紧了她的手。

  她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澪的选择,而对澪来说,这已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到头来,绣夜什么也没说,只是朝她点了点头。

  澪扯了下嘴角,转过身去。

  一只黑色的大鸟,蓦然出现在眼前,她反射性的伸出手,它落在她的手臂上,收拢了翅膀,用那双黑得发亮的小眼,盯着她。

  “你傻了吗?”她瞪着它问。

  黑色的乌鸦没有说话,只歪着头。

  她拧眉,到头来只朝那男人看去。

  男人看着她,再看向那只黑色的乌鸦,他没有反对,只颔首。

  下一瞬间,那男人握着那巫女,连同那只乌鸦,一起消失在麦田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