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6章(2) 作者:黑洁明

  “那是什么书?”

  波恩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回身,看见他挑着眉,好奇的问她。

  凯将方才匆匆藏在身后厚重的书本,递给了他。

  她一直知道澪不是无情的人,这女人总说她不需要她,说到后来,连她都信了,可在经历过这些事之后,她才晓得,这收养她的女人,其实并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酷。

  她猜澪和她一样,在旁边看了好几天,她对打铁冶金的知识并没有那么了解,可她记得小屋里有书记载着,苏里亚才刚替她拿来,她还没来得及看。波恩翻看着那本厚重的书籍,惊讶不已。

  他看不懂上头的文字,可书里头有图片,画的都是打铁锻冶的事。

  “这书你从哪来的?”

  “澪的。”凯瞧着他,噙着笑道:“我本来想看看是不是对安东尼熔化那些废铁能有些帮助,但我想,她刚刚已经亲自解决了那个问题。”

  波恩错愕的看着她,半晌,才转身离开。

  凯注意到,他没有把书还给她,他带走了,拿去给赛巴斯汀看。

  那两个男人站在广场上,一样高大英挺,吸引了众多人们的目光。

  然后,她看见抱着洗衣桶的苏菲亚在看见赛巴斯汀时,僵了一下,跟着快步匆匆走过。

  城堡里几乎一切如常,唯一不一样的,是苏菲亚和赛巴斯汀之间的气氛变得很怪异。

  显然,队长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惹恼了那个女孩,让苏菲亚每次一看见他就会摆出臭脸,那让赛巴斯汀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不过那个男人比苏菲亚更懂得掩藏表情。

  她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觉得烦恼,因为显然苏菲亚对整件事的演变并不感到开心,每次苏菲亚和赛巴斯汀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时,空气总像被冻结一样。

  也许她应该要找波恩谈一谈这件事,但她实在不想再和他为了这位队长起争执。

  天知道,她真的搞不清楚这两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或许因为那位队长曾经试图烧死她,所以她无法完全信任他,可波恩显然有一部分是信任赛巴斯汀的,他至今依然让那个男人训练掌管军队,而不是把在北方的迈克尔叫回来替换。

  如果是在几个月前,她会以为他这么做,是因为赛巴斯汀拥有骑士身分,迈克尔没有,可她现在知道,并不只是如此,波恩不是真的贵族,他不会用阶

  级身分看人,迈克尔或许是伟大的战士,但赛巴斯汀是真的比较会训练士兵。

  然后,她看见那位队长用眼角在看苏菲亚,眉头紧蹙,薄唇紧抿,不过这一回,他没有跟上。

  忽然间,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浮上心头。

  下一瞬间,波恩因为注意到赛巴斯汀在看苏菲亚,忍不住做了同样的表情,拧眉、抿唇,眼里因为他的不专心和不受控制,透着些微的恼怒。

  “噢,该死。”

  凯被两人的表情如此相像吓了一跳。

  然后,他们一起朝她走来,甚至连走路的姿态都有点像。

  看着那两个男人,一切变得如此清楚。

  当他们在她面前停下来,凯瞪着他们,因为太过震惊,没有想,脱口就“你们是兄弟。”

  两个男人同时一僵,让真相更加明白。

  下一刹,这两个家伙竟然一左一右的将她挟持到最近的空屋。

  波恩的黑发比较直,赛巴斯汀的比较卷,波恩的鼻子也没赛巴斯汀那么大,他们两人长得并不是那么像,但也没有那么不像,回城堡之后,波恩把胡子又剃掉了,如果他没有那么做,他们会更像。

  “狗屎,你告诉她的?”赛巴斯汀恼怒的低声指责波恩。

  “我没有。”波恩眯眼瞪回去,低斥。

  “老天,他没有,是我刚刚看出来的。”发现自己嘴太快,凯忙开口补救,一边忍不住指责:“还有,‘狗屎,你告诉她的?’这句话就是你在被人发现时,唯一想得到的话吗?拜托你,被逮到时至少说点别的,例如否认你不是,或者干脆承认你就是那色老头的私生子——”

  “你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赛巴斯汀瞪着她说。

  “她不会说出去。”波恩拧起眉。

  “对,我不会,所以你下次想瞒着我什么事,最好记得这件事。”

  说着,她转身就走。

  那两个男人见状,竟然一起伸手拉她。

  “该死的,凯!”

  “你想去哪里?”

  闻言,她翻了个白眼,回身低斥。

  “老天,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你们知道你们一起在这个时间点,把我拉到这个之前队长和苏菲亚幽会的地方,看起来有多诡异吗?”

  这句话,让两个男人一愣,这才发现这里是浴场,双双松开了手。

  凯双手交插在胸前瞪着眼前这两个男人,恼火的道:“我不会和别人说我发现的事,我并不想让人怀疑我之前怀疑过的事,惹来更多的麻烦,我们的麻烦真的已经够多了,现在我要出去,免得人家以为我们三个在浴场里做些……”

  她红着脸,胡乱挥着双手,道:“见不得人的事,我没有那种嗜好,也不想让人以为我有。”

  眼前的两个男人哑口无言。

  凯深吸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道:“很好,我当你们是同意了。”

  说着,凯抓起裙摆,大踏步转身走出去,快步前往酿酒场。

  不管怎样,至少有件事她是确定也能够处理的,她得在他们收成黑麦之

  前,把酿酒场洗干净处理好,才能在冬天时,进行酿酒的作业。

  浴场里,赛巴斯汀再转头瞪向波恩。

  “她到底知道多少?”

  “我没说过你的事。”

  “该死,别告诉我,除了这个你全说了?”

  波恩看着那个男人,道:“她看到西蒙那幅该死的画,她是我的妻子,天天和我同床共枕,她看得出来我和西蒙不是同一个人。”

  赛巴斯汀看着他,半晌,方道。

  “所以,她知道你不是。”

  “她知道我不是。”

  “你知道你在冒多大的风险吗?”

  “你知道她在冒多大的风险吗?”波恩反问,然后说:“你应该要学着相信女人,她们比我们以为的要聪明理智多了。”

  “女人的脑袋里,没有理智这两个字。”赛巴斯汀有些恼怒,哼声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你一定是疯了。”

  好吧,显然他确实是疯了。

  女人的脑袋里,没有“理智”这两个字,他本来以为,很快就能解开那个小小的误会,但他接下来那一天,一直没有机会和她说到话。

  波恩知道她在闹脾气。

  每次他试图朝她走去,她总是会被其他女人叫走,不是村子里有个孩子跌伤了,再不就是木匠需要请她去看看她要求制作的橡木桶,要不就是她看见苏菲亚那女孩在哭。

  “等一下。”

  “晚一点。”

  看到那女孩在哭时,她甚至连敷衍的话都没有和他说,只是朝他拧着秀眉,抬手拿掌心对着他,然后赶小狗似的挥手要他走开。

  因为他不想知道那女孩为何在哭,所以他如她所愿转身走开,他以为她事后会来找他,和他抱怨赛巴斯汀的始乱终弃,可她没有来找他,而他该死的也有一堆事情要处理。

  北方的废村又有人放火,城堡附近的村子里,则有两名相邻的农夫因为一位风骚的寡妇起了冲突,穆勒派人送了一封信来,告知他侦察兵发现高林堡在聚集士兵,畜栏里有头母羊难产,没人拿它有办法,只好跑来告诉他。

  波恩匆匆赶去,发现那个叫张扬的家伙在那里,那男人已经及时帮助了那头难产的母羊,让小羊顺利出生。

  波恩松了口气,上前帮忙,两人虽然弄得满手脏污,却发现那头母羊不只怀了一头小羊,最后它总共生了三头小羊羔,那男人帮助母羊生产的手法万分熟练,显然不只一次遇过这种事。

  “谢谢你。”波恩和他一起到水井边洗手时,老实承认:“我不知道该怎么帮难产的羊。”

  “那没什么。”男人告诉他,“我是牧羊人。”

  这家伙,牧羊?

  波恩看着眼前这男人,不自觉瞪大了眼。

  男人抬眼,看到他的表情,挑起眉。

  “我有三百六十二头羊,现在是我儿子在照顾。”张扬洗着手,道:“也许这阵子还有生几头,如果你有需要,我想他会愿意和你做点生意。”

  波恩瞬间清醒过来,眼也不眨的说:“我有需要。”

  张扬告诉他:“距离有点远,要把羊群运过来,得等到明年春天。”

  “没问题,我可以等。”波恩认真的说:“你一头羊怎么算?”

  他说了一个数字,那很便宜,但还是超过波恩现在所能支付的价钱。

  “你们接受以货物抵价吗?”

  “事实上,我想我儿子应该会需要一些耐用的亚麻布,如果上面绣有一些花草图案会更好。”

  “没问题。”

  他知道自己占了便宜,但他有成山的嘴巴等着吃饭,所以他厚着脸皮和这男人达成了交易。

  当他再次试图去找凯时,发现天已经黑了。

  吃饭时,波恩终于看见了凯,她准时出现在餐桌上,但他根本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两句话,赛巴斯汀就忙着和他在餐桌上争论是否该再次派兵南下,防止

  高林堡的进犯,等他回神,她已经不在位子上了。

  “夫人到厨房去了。”

  夏绿蒂收拾着餐盘,在他的询问下回答。

  “她去厨房做什么?”

  “她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都在那里教那些女人写字。”

  这句话是赛巴斯汀回的。

  波恩错愕的转头看他,只见那家伙一脸不爽的补充。

  “她让那些女人以为只要可以学会写字念书,就能够到大城市里嫁给商人什么的。”

  “夫人不是这么说的。”

  刚从门口提着桶子进来的苏菲亚闻言,忍不住瞪着赛巴斯汀,开口插嘴。

  “她只是认为,多学习一点东西,对我们的将来会有更多好处。”

  波恩没有停下来,只是匆匆起身朝门口走去。

  在他身后,赛巴斯汀眯着眼,站了起来。

  “学会写字对你不会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苏菲亚抬起下巴。

  “像是什么?”他用鼻孔哼声,朝她逼近。

  苏菲亚瞪视着他,道:“我学会写字之后,就可以帮人写信—”

  他垂首瞪着她,低咆:“没有人会找女人帮忙写信—”

  “女人就会!”她开口打断他,生气的说:“夫人还教我们数学,她说我很聪明,以后能帮人算帐!”

  “男人不会想要你帮他算帐,只会想要你当他的情妇!”

  苏菲亚闻言,羞愤的涨红了脸,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

  大厅里,瞬间一片沉寂。

  还逗留在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吓得不敢说话。

  赛巴斯汀怒瞪着她,冷硬的脸庞抽搐着,苏菲亚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脸色由红转白,但她没有因此退缩,只是含泪瞪着他,颤声说。

  “抱歉,队长,我好像看到一只蜜蜂停在你脸上。”

  每个人都以为队长会处罚她的无礼,但那位队长只是顶着那张被打出五指手印的脸,转身大步走开。

  苏菲亚转过身,死命忍着泪,提着水桶,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盘。

  不知道大厅里发生的事,波恩匆匆下楼,穿过广场来到厨房,结果那女人没有在那里,她也不在厨房楼上,或人们说的酿酒场、谷仓,或鹰塔,当他回转到广场,终于看到她时,苏菲亚再次哭倒在她怀里。

  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只是想找自己的妻子说几句话,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几句话的时间而已,有这么难吗?

  这念头才闪过,安德生已奔来请他到器械库,波恩满心不爽的暗咒一声,只能转身快步回到主城楼,从另一座楼梯爬上二楼的器械库。

  赛巴斯汀和从地道里溜回来的迈克尔等在里面,他把门关上,在火把下,看见赛巴斯汀的左脸红红的。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话一出口,波恩就想起苏菲亚哭倒在凯怀中的事,忙抬手匆匆阻止他回答,“算了,别说,我不想知道。”

  他转向迈克尔,问:“情况怎么样?”

  “马克斯同意和你见面。”迈克尔说:“条件是,你帮他宰了莫里兹。”

  “莫里兹呢?”

  迈克尔无奈的一摊大手,道:“意思差不多,你宰了马克斯,他就合作。”

  “你和他们说过我的条件了?”波恩眼角微抽。

  “一字不漏。”迈克尔说。

  “两个愚蠢的老白痴。”波恩火大的低声咒骂着,虽然他早有预料,但还是因此感到愤怒。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们给再多粮食、麦种都不会够。”赛巴斯汀双手交抱在胸前,冷声道:“他们是百年世仇,要他们两个握手言和,除非天塌了。莫里兹和马克斯知道费雪想攻打我们,那两只老狐狸,恐怕只想等我们交战过后,再趁火打劫。”

  波恩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脏话。

  迈克尔问:“大人,你想怎么做?麦子已经开始陆续成熟了,不到十天,我们就得准备收割了。”

  麦子一收割,那些该死的老王八蛋就会立刻出兵抢劫他。

  波恩看着摆在器械库桌上的那张地图,紧抿着唇,半晌,他抬起头来,看着迈克尔和赛巴斯汀说。

  “告诉莫里兹,我会帮他对付马克斯,但我要和他见面谈。”

  “波恩——”

  他抬起手阻止赛巴斯汀的抗议,告诉迈克尔。

  “如果他有兴趣,三天后我会和他在边界这处废弃的修道院见。”

  然后,他转向赛巴斯汀,“我需要你亲自帮我送两封信。”

  赛巴斯汀一愣,当他听完波恩的打算之后,更是无言,最后,他不再多说,同意了他的决定。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