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魔女的骑士(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目录  下一页

魔女的骑士(下) 第6章(1) 作者:黑洁明

  凯坐在长桌主位上,有些无法回神。

  一颗心仍紧张的在胸中狂跳,但波恩就在身旁,张扬也坐在长桌那个原本由迈克尔坐的位子。

  城堡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平静,人们看到她和波恩确实有些激动,但却是开心与兴奋,而非愤怒与恐惧。

  苏菲亚、丽莎看到她万分雀跃,厨娘安娜甚至忍不住拿着锅铲就跑出来,给了她一个欢迎的拥抱。

  “噢,夫人,我们都听说了那头可怕的熊的事,你一定是吓坏了吧?”

  安娜匆匆的说着,当她退开时,苏菲亚和丽莎也忍不住上前拥抱她。

  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时,她已经被簇拥到了主城楼的大厅里。

  女人们一起送上菜肴,为了庆祝两人归来,赛巴斯汀还要人开了一桶麦酒,男人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在餐桌上大肆讨论波恩、那头熊,当然还有狼堡。

  除了少数几个人,城堡里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波恩有多接近死亡边缘,赛巴斯汀对外报喜不报忧,只说波恩杀死了一头熊,受了点伤,后来伤好了,波恩和她一起去各地村庄视察,所以到现在才回来。

  赛巴斯汀的说法如此突兀,但没有人质疑他,她猜是因为他把那头熊的熊皮带了回来,挂在大厅墙上,让弟兄们兴奋不已的不断谈论着,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虽然听过安德生口沫横飞的转述,仍有人不时在长桌上追问波恩那时的情况,他带回来的那只大狗,更是受到热烈欢迎。

  至于狼堡,赛巴斯汀只听说卡尔兄弟死了,狼堡毁了,人们四散奔逃,好像有个男人和女人牵涉在其中,但没有人说得出所以然来。

  各种流言和猜测在长桌上传来传去。

  “比马还大的狼?骗人的吧?”

  “真的,听说还有个女巫,当众吸干了小卡尔的血。”

  再一次的,凯不自觉紧张起来。

  “据说当时狂风暴雨的,还下了雪呢!我们这儿都还没下雪,狼堡比我们更南方,怎么可能现在就下雪了?我看一定是那女巫搞的。”

  “没错,女巫都能呼风唤雨,还有那头魔狼,应该也是她召唤来的。”

  “听说有人看见当时整座狼堡都被风雪笼罩着。”

  “大小卡尔怎么会招惹到女巫?”

  “狼堡里都是疯子,搞不好那女巫和他们本来一伙的,闹内哄才变成那样。”

  “那女巫呢?跑了吗?她长什么模样啊?”

  凯一僵,但波恩伸手覆着她的大腿,轻捏了两下。

  那无言的安慰,让她镇定的继续吃着面包。

  “不知道。”

  “怎会不知道?是老是少?是胖是瘦?头发、眼睛什么眼色?总能说出个什么吧?”

  “我问过很多次了,从狼堡那儿逃出来的人,没人能对那女巫说出个什么,没人记得她是高矮胖瘦,长得美还是丑,是个姑娘还是个小老太婆。”

  “我看,一定是她搞了什么把戏,让人记不得她的模样。”

  “那女巫会不会跑我们这儿来啊?”

  “不会。”

  这一句,是赛巴斯汀说的。

  凯低头吃着燕麦,听到这里,愣了一愣,抬起头来,朝那男人看去。

  “这里和狼堡不一样,史瓦兹是受天主恩宠的土地,我们以铁十字做徽章,过去我们有好几代领主都曾亲自参加过十字军,这儿还有修道院和修士,那女巫怕是躲都来不及了,不会往这儿跑。”

  赛巴斯汀用平静的语气说着,但他语毕,还是忍不住朝她看了一眼。

  那一眼,让凯心头一怔。

  说实话,在进城堡之前,她怀疑过,这个男人或许早已叛变,可他没有。他知道她被狼堡的大卡尔抓走了,知道波恩去找她,但他不曾把这事说出来,反而为波恩和她的突然消失找了理由。

  如今,他还试图把狼堡和她的牵连撇清。

  那大队长挪开了视线,起身举起酒杯,朝波恩致敬。

  “敬我们勇敢的男爵大人,他亲手宰杀了那巨大的棕熊,为我们击退了狼堡那些邪恶的魔鬼!他和他历代为天主效忠,前往圣地的祖先一样,拥有了不起的胆识!敬我们勇敢的熊大人!”

  男人们纷纷站了起来,举起酒杯,笑容满面的齐声恭贺。

  “敬我们勇敢的熊大人!”

  波恩握着她的手一起站了起来,举起装满麦酒的酒杯。

  “愿我们拥有丰盛的收获!”

  男人们闻言,纷纷跟着高喊:“愿我们拥有丰盛的收获!”

  凯不懂这些男人,但那头熊和麦酒完全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她面露微笑,安静的站在波恩身边,和波恩十指交扣。

  在那热闹的庆祝中,人们欢笑着,喧哗着,吃着、喝着,讨论着接下来即将迎接而来的秋收,言谈之中,对未来充满希望。

  凯难以相信,事情就这样解决了,波恩和她说过,赛巴斯汀后来在最后关头,带着大队人马到村子里,应该有人晓得她被抓走了,可赛巴斯汀为波恩和她编造了借口。

  显然城堡这里,没有人知道她被抓走的事。

  或许将来有一天,有人会将两件事联想起来,可现在,没有人想到。

  波恩依然是领主,而她依然是领主夫人。

  这一切,像梦一样,然后她看见了张扬,想起了方才人们谈论的谣言。于是,她知道,确实有人插手了这整件事。

  这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狼堡,事情没有那么刚好,有人叫了他来,有人隐藏了真相,抹去了人们的记忆。

  她想她知道是谁。

  凯来到鹰塔。

  那位在主城楼后方的塔楼高窗,透出灯火。

  她走上塔楼,苏里亚为她开了门,让她进入那间华丽的房间。

  房间里,四柱大床的白纱已被放下,张扬的妻子坐在床边,正为大床上那女人拉上丝被。

  对于这女人的出现,她一点也不意外,这对夫妻很少分开行动。

  看见她,左绣夜起身,掀开白纱。

  “她还好吗?”凯不安的看着那同样有着东方样貌的女人,悄声问。

  “还好,我刚帮她针灸过,她刚喝了水,累了。”绣夜让出在床边的位子,“张扬呢?”

  凯还没回答,已看见绣夜双眼亮了起来,于是知道,那个男人就在她身后,显然一路跟着她。

  她转身,果然看见张扬就在门边。

  男人伸出手,那比她还要娇小许多的女人,如微风一般从她身旁走过,穿越整个房间,直接走进了他怀中。

  “你受伤了吗?”

  “没有。”

  “吃了吗?”

  “吃了。”

  那对夫妻在门边悄声低语,重复她儿时听过的对话。

  苏里亚告诉过她,张扬曾经是澪的护卫,但后来澪让他和妻子一起离开了,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澪才会召唤他。

  从小到大,她只见过张扬几次,可这男人和他的妻子,都是让人很难忘怀的人,不只是因为张扬是兽人,更因为他和妻子之间的感情。

  当张扬和绣夜在门边说话时,她看见苏里亚静静的在屋子的角落里,看着那对来自异国的夫妻。

  凯知道,自己以往也是那模样,那样看着他们,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能找到属于她自己的那个人。

  而她清楚,自己能够继续待在这里,和波恩在一起,都是因为澪。

  凯深吸口气,转身走向那张大床,掀起白纱,在床边坐下,握住了那女人苍白的小手。

  “走开……”澪睁开眼,试圆抽手,虚弱的说:“我不需要你……”

  “我知道。”

  凯说着,但没有放手,而那倔强的女人太过虚弱,只能任她握着。

  “没有你的允许,我什么也不会做。”

  凯握着她冰冷的小手,没有试图治愈她,只是小心的握着,然后张开嘴,小小声的,轻轻吟唱着儿时这女人曾唱给她听的歌曲。

  澪有些错愕,那古老的曲调,如此温柔,那么熟悉。

  她没想到凯记得,可这孩子记得,主动握着她的手,用着那沙哑的嗓音,小小声的唱着那古老的安眠曲。

  那温暖的感情,透过那只握着她的手,透过她沙哑的吟唱,缓缓传来。

  她不想感受她愚蠢的感情,但她累了。

  只是累了。

  疲倦的闭上了眼,澪放弃再抗拒,让那蠢孩子握着她的手,让她无用的情感,包围着她,安抚着她,温暖浸透着心。

  那轻柔的曲调,如此教人怀念,半梦半醒中,一阵风悄悄拂来,带着草原的气息,让她想起另一座草原,想起那在田野之间蜿蜒的河流,想起那在蓝天白云下的一叶扁舟,还有那在很久很久以前,和她在小舟上,一起唱着,一起笑着,一起玩水,一起跳舞的女孩。

  澪——

  女孩笑着,喊着她的名。

  一滴泪水,悄悄从眼角滑落。

  女孩伸手为她抹去,悄声道。

  没事的,你睡吧……

  然后,她躺上了床,和她蜷缩在一起,握着她的手,继续为她唱着那首歌。

  那一首,千年以前的安眠曲。

  凯在唱歌。

  波恩还在鹰塔的楼梯间,就听到了她在唱歌。

  除了那次哄杰利曾听过她哼歌之外,他从来没有听过她再唱过歌,但那是她的声音,低沉、沙哑,无比温柔。

  夜很静,她的声音淡淡的、轻轻的,响起。

  然后,他来到那奢华的房间门口,看见她和那个女人,一起蜷缩躺在床上。

  白纱大床上,那女人看来苍白又虚弱,凯温柔的声音悄悄的回荡在空气中。

  他不知那女人怎么了,她在狼堡时,看起来强大得可怕,他毫不怀疑如果她想,能够轻易的杀死他,可如今,她躺在床上,肤白如雪,呼吸轻浅,虚弱得像是随时就要死去。

  他本来担心凯在消耗自己治疗那个女人,但她看起来很好,并不像那个女人那样虚弱。

  经过大卡尔袭击的那一次,他知道如果她想,可以瞬间就把人治好。为了他不了解的原因,凯没有在治疗她,但她唱歌给她听。

  秋风轻轻的吹着,透窗而进,不时扬起白纱。

  波恩能看见,她的表情无比温柔,像在哄杰利那时一样,而那个女人紧闭的双眸眼角,有着泪光闪烁。

  那两个女人之间,存在着一种特别的连系,他知道,他不该上前去打扰。

  所以,他没有走进那个房间。

  房间里,除了那像灯柱一样,安静立于墙角,一身黑衣的苏里亚,还有一个十分娇小的女人,她和张扬一起,站在窗边,那个男人的手环在她的腰上。

  波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张扬发现了他,转头朝他看来,女人察觉到张扬的动作,也随之回首,在看见他时,她对他,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那抹笑,几不可见,但那是笑。

  她也有一双,透着岁月的黑眸。

  差不多在这时,他清楚知道,如果他想留下凯,他就得连这些人一起接纳。

  女巫、狼人、乌鸦,天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什么。

  说他完全不介意,那是假的。

  可只要凯能和他在一起,他不在乎这座城堡里住着什么样的人。

  那个女人收养了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她。

  对他来说,这就够了。

  回到城堡的日子,恍若隔世。

  城堡里多了些新来的人,也少了些旧有的人,新来的来自更远的地方,有许多都不是史瓦兹这儿的人,离开的则到了各处村庄,但大部分的人都仍在自己的位置上,而凯很快就重新找回了在城堡里生活的节奏。

  在她去找波恩的那些日子,苏菲亚将她的药草圃顾得很好,丽莎接手了厨房里女人们晚上的小教室,夏绿蒂更是找安东尼修好了那些织布机,教导那些女孩如何使用它们。

  她本来以为会当兵的安东尼,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重新把打铁铺整理好,接手了父亲的打铁铺。

  “总是要有人打磨刀剑和农具,还有那些马蹄。”那年少老成的孩子说:“都生锈了,而且也太旧了。”

  在这短短的时日里,那孩子似乎又长得更高、变得更壮,他打铁的技术并不是很好,但他很认真的回想关于父亲的记忆,笨拙的尝试着。

  至少他多少知道该怎么做,比其他那些试圆修理器具的男人做得更好,所以很快的,人们都来找他,要他修理农具'打磨刀剑,让他的工作堆得和山一样高。

  然后有一天,她看见情况好转的澪走下了鹰塔,来到打铁铺前,看着那已经在火炉前忙了好几天,试图熔铸废铁来打造新刀剑,忙得汗流浃背,却始终不得其法的少年。

  “不是那样做的。”澪一路走到那少年面前,说:“煤炭的温度不够高,你加再多都没用,如果想熔化这些铁,你得修好角落里那该死的风箱。”

  那少年傻眼的看着那穿着昂贵的衣裙,却披散着长发的威尼斯夫人,一时呆住了。

  “看什么,还不快去把那破掉的风箱拿来。”澪瞪着他,冷声轻斥:“铁匠是一座城堡最不可或缺的人,铁链要上油,铁闸要修护,你这样慢慢烧炭,是要搞到什么时候?如果现在有敌人攻来,你们就算愿意拚命,拿把破刀一样会死得很难看!”

  安东尼猛地回神,飞快跑去把那风箱扛过来。

  “把破掉的地方补好。”澪瞪着他,恼火的叨念着:“然后快点把这地方整理干净,我认识的师傅,绝对不会让工作的地方乱成这样!快点把风箱修好,装到火炉上去,利用风箱鼓风,提高火炉温度,然后那些废铁就能熔化,用那个坩锅和模具,把烧熔的液体做成铁条,就可以再做成其他你要的东西!”

  说着,她丢下那嘴巴开开,再次傻眼看着她的少年,转身想回鹰塔,却看见凯。

  瀑着恼的快步走过她身边,满心不爽的冷声道:“如果你想留在这里,至少也要想办法确保自己能活下去!”

  她一脸冷酷的匆匆走过,一下子就消失在鹰塔的入口。

  凯回头看着那女人的背影,有些呆愣,半晌,方缓缓扬起嘴角。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