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温柔大甜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大甜心目录  下一页

温柔大甜心 第七章 作者:黑洁明

  如果这是梦,他希望不会有人来打扰。

  如果这是现实,他希望能继续持续下去。

  她的话,就像是枪上被拉掉的保险,完全松开了他脑海里最后一丝理智,他不是很清楚他是怎么离开射击练习场的,只知道他收了东西,紧握着她的手,一路回到楼上。

  他其实很想直接扛着她呼啸飞奔上楼,就像远古时期的山顶洞人一样,但她值得更好的对待。

  一回到房里,他立刻关上门。

  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窗口,隐约透进些许微光。

  他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欲望,抑或那是他的?他分不清。

  他低头,看见她秀气可人的脸,她在喘气,仿佛跑过了大半个山头。

  「我们是跑上来的吗?」他问。

  「我不知道。」她摇头承认。

  「我希望不是。」他低喃着,其实也不是真的介意,他只在乎她在这里,在他怀里,他必须确定她是真的,所以他低下头来,亲吻她。

  啊,她是真的,羞涩、甜美又柔软。

  他抱起她,将她带到床上。

  空气中,充满着她的味道和香气,他抚着她微红的脸,低声说:「妳确定?」

  她没有回答,只是脱掉了她的T恤,夺走了他的呼吸。

  这个女人美丽勇敢得不可思议,他没有再多问,不敢再次质疑他的好运,他脱掉他的,迎她入怀,伸手捧住她的脸,温柔地亲吻品尝她的甜蜜。

  夜深沉,如梦,似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起身那一瞬间,他就醒了过来。

  怀中的女人没发现他醒了,偷偷下了床,动作轻柔而无声,有那么瞬间,他以为她后悔了。

  这念头,像只巨掌揪着他的心。

  他差点想伸手将她拉回怀中,却害怕知道她真正的感觉,但下一秒,她抓起了床尾的凉被披在身上。

  是凉被,而不是她的衣服,她不是要溜走。

  他松了口气。

  事实上,她也没在穿衣,她只是披着凉被,有如精灵一般,裸足溜到了窗边,站在那里仰首,看着窗外的某样东西。

  她伸出手搁在窗上,朝上看着,柔软的凉被松松地挂在她肩头,只刚刚好遮住了该遮的地方,露出了她优美的长腿。

  窗外的微光,洒落她洁白的脸庞。

  那模样,好美,美到让他心痛。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发出了声音,但她回过了头,当她看见他时,一抹浅浅的微笑浮现。

  「月亮。」

  她说,声音好轻好轻。

  他在不觉中起身,来到她身边,环住了她的腰。

  一股单纯的愉悦和满足上涌,当她往他身上靠,依偎着他时,他不禁深吸了口气,让她的味道充满心肺。

  她偎在他怀中,仍看着窗外,他颐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一轮明月,在大楼与大楼的中间,皎洁而明亮。

  「我以为是灯,但那是月亮。」

  她轻柔的声音里,有着纯粹而简单的欣喜。

  「我好久没看见月亮了。」

  不是这阵子月亮没出来,只是她已经太久没那种闲暇抬头,城市里的月,总是被建筑遮掩,本来就难得见,紧张焦虑的亡命生活,更让她没有时间去注意天上的星月。

  皓月当空,即使在大楼与大楼之间,仍是明亮纯净。

  「好美。」他说。

  「嗯。」她回首,却见他没在看月亮,他看的是她。

  红霞上脸,他抬手轻抚她的面容,她羞涩地侧转过脸,他却将她转回来,拇指抚过她的唇,低头印上一吻。

  她轻喘,低喃着。

  「应该有人在你身上,挂一个『危险勿近』的警告标志。」

  「为什么?」他不解。

  「太过性感,有上瘾的危险。」她咕哝着。

  不可思议的是,他竟因此红了脸。

  这男人在害羞吗?

  她讶异的看着他,他的脸却变得更红。

  静荷张嘴欲言,他却没给她机会,只是低头吻去她的问题,但却吻不去她的笑。

  他低哼一声,一把将她整个人抱回床上,压在笑个不停的她身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笑着说。

  「妳不该嘲笑我。」他将她的手拉到头顶,故作凶狠的说。

  「我没有。」她娇声抗议。

  他挑眉。

  「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她老实说。

  屠勤哑口无言的看着身下的小女人,黑脸再次泛红。

  但这一次,她没再笑,只是仰首吻他,下巴,然后是唇。

  「要知道,我不认为可爱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算是个赞美。」他闷声说。

  她微微一笑,长腿勾住他的,轻轻摩擦,柔声道:「我觉得是。」

  他倒抽了一口气,黑瞳加深。

  「再来一次,妳明天会不舒服。」他哑声警告她。

  「第一次,都是会下舒服的。」她尽力克制脸红的说:「我听说第二次会好一点。」

  他挣扎了三秒,然后放弃抗拒,低下头再次和她缠绵。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在夜色将尽时,溜回自己的房间。

  他坚持要陪她回房,她阻止不了他,结果他差点跟着她回到她房里的浴室,她威胁又利诱,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他推出门外。

  之后几天,白天的时光突然又变得难捱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压抑了太久,自从和他在一起后,她的欲望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她尽力了,在吃饭时,在练习射击时,在平常有旁人在时,尽量不要一直去想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有多好,他的怀抱有多温暖,他的热情有多撩人。

  她真的尽力了。

  但她就是无法不去看他,不去碰他。

  简单一句话,他和她打得火热,非常火热。

  她有时都怀疑,这栋公寓怎么没有因此而燃烧起来。

  几乎一有机会,他就会忍不住吻她,她没有办法抗议,因为她的行为也没好到哪里去。

  至今没被人撞见,简直就是奇迹。

  不过,虽然在练习场时,两人总是会心有旁骛,但他还是教会了她用枪,包括如何换子弹,还有其他枪枝的基本用法。

  「妳不会有用到的机会,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希望妳多少能知道一点。」

  她没有反对,在开始帮忙可菲处理公司资料后,她已经很清楚他们平常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她很认真的学习关于枪枝的一切。

  他们离开练习室,回到二楼时,餐厅内有着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正在翻冰箱,他黑发微卷乱翘,衣着发皱,身旁的地上,则放着一袋行李。

  「阿鹰?」屠勤显然认识那个人,他走上前。

  冰箱男回过头,手上抓着一颗苹果,嘴里则塞着看起来很随便的三明治。

  如果不是他看起来活像个流浪汉兼饿死鬼,他应该是个很帅的拉丁男子。

  「你刚到?」屠勤从吧台里的小冰箱,丢了罐啤酒给他。

  那叫阿鹰的男人三两口就把嘴边的三明治吞吃干净,却没开口回答,只是接住啤酒,点头算是回答。

  他的视线朝她移来,浓黑的眉一挑,代替了问号。

  「屠鹰,我二弟。」屠勤回头,替她介绍。

  「江静荷,她暂时住在这里。」

  屠勤简单的一句话,似乎对这男人就已足够,他看了他大哥一眼,然后礼貌的朝她点了下头,便提起行李,抓着苹果和啤酒,上楼去。

  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过。

  「抱歉,他从小就不爱说话,并没有恶意。」因为他二弟异于常人的沉默,屠勤开口解释。

  她摇摇头,只是好奇的问:「你们怎么会从事这一行?」

  这并非一般正常的行业,她难以想象一般人会接触到这种工作性质怪异的意外调查公司,更何况他家还是三兄弟都一起加入。

  他笑了笑,从餐桌上的水果篮里,拿了一颗苹果削皮。「我从小就认识武哥,他当年要开公司时,来问我们要不要加入。」

  「他问,你们就加入了?」

  「我们各自有各自适合这一行的天赋,阿鹰擅长枪械和武术,阿震则是电脑天才。」

  「你呢?」

  剎那间,他的表情有些怪异,停了几秒才开口。

  「我有追踪的天分。」

  追踪?

  他看起来不想要她深问,所以虽然好奇,她还是告诉自己不要追问,只是轻描淡写的改问:「你那时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侦探社吗?」

  「知道。」屠勤站在流理台旁,一边削着蓣果,一边看着她说:「武哥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但他说服我善加利用我的天赋,事实证明,我在这一行做得很好。」

  她不晓得是不是自己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他俐落的将削好皮的苹果分成八小块,装盘递给她,嘴角微扬的和她保证。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当他看也不看就能把手中的苹果削好,而且刀法滑顺得就像在切奶油一般时,她知道,他的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接过他递来的苹果,放到餐桌上。

  虽然他笑着,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的笑有些勉强。

  可是在床上,他对她的热情依然。

  她知道自己不该要求太多,却忍不住想知道多一点关于他自己的事。她晓得自己不应该对他放太多感情,他和她之间没有承诺,甚至称不上是男女朋友,但她仍无法控制对他越来越深的关心。

  日子一天天在欲望燃烧中过去,她无法多想,只是任自己沉溺其中。

  今天早上,他被岚姊叫出去帮忙,一整个下午,她都没看见他,黄昏时,可菲在电脑室里帮忙,打内线叫她先吃,她帮不上忙,也只能到厨房替大家准备食物。

  晚餐时,只有她在餐厅吃饭。

  一个人吃着饭菜,再美味的料理,似乎也变得没那么好吃。收拾着碗盘,她才发现短短几天,她竟然习惯了有人陪着一起吃饭。

  平常,就算红眼没人,可菲也总是会在,屠勤更是很少缺席,只要没事,武哥和岚姊也会出现,屠震虽然很少出现,但屠勤的另一位弟弟屠鹰只要在家,倒是常来报到——

  思绪顿了一下,她停下洗碗的动作。

  武哥……岚姊……家……

  脑海里这些称呼,让她心头一紧,她放下碗,回首看着这栋老旧的公寓。

  家?

  原来,她已经把这里当家了吗?

  她在这里才几天?半个月?二十天?感觉好像不只。

  因为不能出门,她从早到晚,无论黑夜白天,都一直待在这里,她帮着打扫,帮着整理资料,她甚至已经摸熟了二楼这层属于公共的区域。

  餐厅和客厅以吧台隔开,大饭桌旁的那面墙是隐藏式的大冰箱,那里永远都有生鲜食品,吧台内的小冰箱则满是饮料,客厅里的音响和电视,是难得的高级品,靠门的磨石子地板好几处不知怎么来的坑洞,沙发后的墙上,有着据说两个月前被打坏,还来不及补的弹痕……

  她知道餐厅里每一扇橱柜后是放什么东西,知道他们每个人早上吃饭的习惯,知道他们若在家,大约几点时大概会在哪里。

  她甚至晓得屠鹰会在半夜到天台抽烟,屠震的黑发是染出来的。

  看着餐厅里那张大桌,她仿佛能看到平常大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模样。

  红眼的员工各种国籍都有,就连屠勤的两个弟弟都不是东方人,她猜他们是被收养的,但那并不影响三人的兄弟之情,或许因为如此,这活像八国联军的公司里,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

  虽然有些人常常不在公司里,他们来来去去的,但这里晚餐的饭桌上,总是十分热闹。

  可菲每天都会做出许多的菜肴,武哥永远有开不完的玩笑,岚姊始终能找出他的痛脚,她常听到忍不住笑出来,就算冷酷少言的屠鹰,都会因那对夫妻的妙语如珠而扬起嘴角,即使愤世嫉俗如屠震,也会适时的嘲讽两句。

  而屠勤,他一直在她身旁。

  起初,当她看着说笑的他们,总有些格格不入,觉得寂寞,但他总是会适时不着痕迹的领她加入话题。

  这些日子,只要有空,他都会陪着她。

  静荷怀疑他真有这么空闲,但其他人对此毫无意见,也许因为她基本上是由他负责的。

  她不想把自己想成是他工作上的责任。

  但除此之外,她无法解释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忙得不见踪影,不常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

  可即使如此,她仍想他。

  这个领悟,比把这里当成家,更让她惊吓。

  他才离开八个小时零七分而已。

  哦,天啊,她竟然连几分钟都记得。

  瞪着墙上的钟,她深吸口气,转过身,继续将碗盘洗完。

    我只是刚好记得,心算又太好而已。

  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把碗盘都放到烘碗机里,然后到楼下办公室继续整理可菲之前请她帮忙键入电脑的旧资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门外车来车往,每次有车经过,她总忍不住抬头。

  八点,可菲出现了,静荷压下想问他下落的冲动,因为可菲手里抱着一大迭的脏衣服和床单,从地下室那几只地鼠那里搜括来的。

  喀哒、喀哒、喀哒——

  她逼自己专心在归类及把档案输入电脑的工作上,红眼的建档归类工作远远落后现实的日子,可菲平常忙着做杂事都来不及,不要说是建档归类了,这间公司的收支根本是维持在某种很可怕的平衡上。

  不过现在离报税的日子还很远,把档案分类建档是他们最急需的事。

  他们接的意外调查案件,从受伤、失踪到死亡都有,工作的国家,更是从在地的,到全球五大洲,超过五十个以上的国家。

  她先把它们以意外的轻重分类,再依字母顺序排列案件发生的国家。

  她对建档分类很在行,这是她的专门。

  她忙到几乎忘了他的存在,几乎。

  当一个人的名字一再出现在她必须输入的档案内时,她实在很难把那个人忘记。有时候,她甚至会忍不住停下来,细看他调查过的案件。

  屠勤是个追踪高手,用不着多久,她就发现了这件事。

  他至今在世界各地,寻找超过上百名的山难失踪者,至今没失败过,至少她到目前为止输入的档案中,他从没失手过。

  这种纪录,教人叹为观止。

  他也找到了她。

  她猜想他的直觉一定很强。

  合上档案夹,她打开另一个,继续做着输入作业,照理说,输入作业是很单调无聊的,但红眼的案件实在太惊人,教她很难无聊得起来。

  他们是一群经历很吓人的男人,其中唯一的女性封青岚,也不遑多让。

  她开始了解为什么可菲会如此崇拜她家老板娘,说真的,她也开始崇拜起那个女人来。

  任何胆敢只身跑去俄罗斯,从俄罗斯军火商和黑手党手中,拯救心爱男人的女人,都足以让她献上十二万分的警意。

  喀哒、喀哒、喀哒——

  她继续输入档案,直到可菲提醒她已经十点了。

  街巷内,安静了下来,车不见,人不见,只有街灯下的小虫回绕。

  她关掉了办公桌上的电脑,把还未整理好的档案都收到暂存的箱子里,才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洗澡上床睡觉。

  但忙了一整晚,她却始终毫无睡意,只能瞪着天花板,猜想他现在人在哪里。

  他吃饭了吗?他的工作会不会有危险?他已经要回来了吗?还是正在追踪另一位也需要拯救的落难女子?

  天啊,她在想什么鬼?

  翻了个白眼,她挥开最后一个嫉妒的想法,深吸口气,闭上眼,开始数丰,试着入眠。

  但是,一个小时过去,她依然万分清醒的躺在床上。

  当她发现自己忍不住翻身,将脸埋在枕头上,寻找他今早在上头留下的味道时,她终于承认——

  她想他。

  该死的想。

  可恶!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不清楚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但她很清楚她是几点惊醒的。

  清晨三点五十分。

  她睁开眼时,窗外天色未亮,床头电子钟上的时间轻轻跳动着。

  黑夜寂静无声,她重新闭上眼,试着重新入睡,但却没来由的一阵心神不宁。

  也许是因为刚刚作的那个恶梦。

  她抚着心口,不太想去回想,但那恐怖的景象却无法抛开。

  她睁开眼,试图用眼前的现实景象遮盖脑海中的画面,但那景象仍历历在目。

  以前,她总是梦到自己被追杀,每次她都是在被子弹击中的剎那惊醒,但这一次,被枪击中的却是屠勤。

  暗夜中的他,满脸都是血。

  她告诉自己那是梦,过了好一阵子,却仍无法安心入睡,只好走去浴室洗脸,试图让自己激动的心跳平静下来。

  但她走出浴室时,突然听见车声,那辆车由远而近,停在楼下。

  跟着楼下传来些许声响,轻轻的,很细碎。

  有人在说话。

  她好奇的起身下了床,打开门探看。

  走廊上没人,说话声是从楼下传来的,虽然他们刻意压低的语音模糊不清,但因为某人没关门,所以声音透过楼梯间传了上来。

  她认出其中一人的声音。

  屠勤。

  他回来了,她知道自己应该回房继续睡觉。

  说真的,对他们来说,她只是一个客人,就算对他来说……她不知道自己对他来说算什么。

  但,她渴了,她可以下楼拿水喝。

  在门边踌躇了一会儿,她最终还是抵不过好奇和对他的关心,回身拿起桌上的水壶,到浴室里把里头还剩半壶的水倒光,然后下楼去。

  「怎么会搞成这样?」某个人的声音响起,她认出是实验室里的阿南。

  她听到屠勤回答:「那家伙是连续杀人犯。」

  封青岚火大的说:「要逮他有别的方法!」

  「但我的方法更快。」

  楼梯间里,男人们说话的声音又大了些,但更大声的是封青岚的咒骂。

  「快个鬼!你给我坐好,再敢给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就打断你的脚!」

  「我没事。」

  「我听你在放屁!阿南,又不是叫你参加绣花比赛,你蘑菇个什么?动作快一点!」

  用镊子夹着外科手术用针的阿南,慢条斯理的说:「麻药才刚打下去,还没发作,我现在针扎下去,就算他是无敌铁金刚也是会痛的。」

  封青岚火大的叉腰,正要继续骂人,发泄她的不爽,身后却抢先传来一句。

  「这是怎么回事?」

  她回头,只见应该在睡觉的江静荷,手上抱着水壶,脸色苍白的瞪着那仰头坐在沙发上,虽然用毛巾擦过,但几乎半张脸都是血的屠勤。

  该死!

  封青岚暗暗咒骂一声,但那位小乖乖已经很迅速的移动过来,放下水壶,跪到了沙发上,她一伸手,屠勤就把压在伤口上的纱布让给了她,让她接手止血的工作。

  「你受伤了。」

  这是肯定句,绝对不是疑问句。

  「只是小伤。」屠勤几近安抚的柔声说。

  她瞪着他,然后决定他失血过多,无法做出正确判断,所以她回头看向封青岚,宣布道:「他应该送医。」

  「阿南就是医生。」封青岚指指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家伙。

  静荷转头,只见那平常都待在楼下实验室,后脑勺总是扎着马尾的男人挥了挥手中长得像剪刀的镊子,嘻皮笑脸的说:「没错,我是医生。」

  他脑后的马尾甚至还乱翘打结,身上的衣服更是皱到一看就知道是随便抓了一件套起来的,他的右脸上还有睡着时压出的红痕!

  「我以为缝合伤口应该要到急诊室处理。」顾不得礼貌,她几乎是惊慌失措的开口。

  她无法相信屠勤都已经满脸是血,这些人却还打算自己处理,就算阿南真的是医生,她也没有办法安心,他失血太多了,沙发椅背上甚至还摆着一条满是鲜血的毛巾,更别提她手上那开始被血水浸染渗透的纱布。

  屠勤知道她担心,但他不能去医院,他握住她的手臂,吸引她的注意,等她转回头,才道:「头部的伤口,血流会比较多,它没有外表看起来的严重。」

  她几近气急败坏的说:「你额头上的伤至少有五公分,你的头皮都要掀起来了!」

  「只是小小的刀伤,缝个几针就没事了。」他一边微笑,一边说。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在发脾气,这男人竟然笑了,若不是他受了伤,她真想咆哮摇晃他。

  封青岚没好气的瞪了那受伤的蠢蛋一眼,虽然很想让静荷继续一起骂人,但这笨蛋要是去了医院,惨的也是他,所以她最后还是开了口帮忙安抚她,「妳别担心,阿南看起来虽然很散漫,但他真的有医生执照。」

  「说得好,我可是扎扎实实念完七年医科的。」阿南笑咪咪的说:「亲爱的,他脸上的局部麻药应该发作了,麻烦妳把纱布移开一点。」

  既然他们坚持不去医院,静荷也只好让那显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家伙对他动针,但她手上的纱布一移开,屠勤额头上的伤口就又缓缓冒出了血,虽然他仰着头,让流血速度减缓了,但还是有些血水在缓缓渗出流下。

  阿南看也没看她一眼,却在缝下第一针时,开玩笑的说。

  「妳要帮忙的话,最好不要昏倒。」

  「我不会昏倒。」她冷着脸,一边帮屠勤擦去脸上的血。

  「也不要吐。」他动作迅速的缝合屠勤的头皮。

  「我不会吐。」虽然这么说,但每当阿南缝上一针,她的脸色就更白一点。

  屠勤握紧了她的手,她朝他看去,她原以为他会痛,可他只是看着她,眉头皱都没皱一下,但眼中有着担忧,她这才领悟,他握紧她,不是因为伤口痛,而是因为她看起来真的快吐了。

  她没有吐,她忍住了。

  无论阿南是不是真的医生,缝合的技术都让人叹为观止,他用镊子夹着细小弯曲的针,快速的在伤口处动作,每一针都精准而规则,缝线之整齐,就连外行如她,都看得出来很厉害。在他快狠准的动作下,屠勤额头上的伤口,总算看起来没那么恐怖,血水也不再涌出。

  阿南用镊子夹着酒精棉花替他擦干净伤口,迅速确实的在上头贴上纱布。

  「好了,搞定,保证过几天你又是一尾活龙!」

  「谢了。」屠勤坐直,仍是一阵头晕。

  「不客气。」他脱下手套,将医疗器具收好,一边打着呵欠把药交给脸色苍白的静荷。

  「喏,这家伙就交给妳了,先给他吃一颗,四个小时后再吃一次。」

  说完,他伸了个懒腰,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里?」静荷慌乱的看着那已经走到门口的医生。

  「去睡觉。」

  睡觉?

  「可是屠勤他——」

  「死不了的,有事再来敲我门就好。」

  她听了一阵傻眼,等她反应过来,那不负责任的家伙早就不见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