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温柔大甜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大甜心目录  下一页

温柔大甜心 第五章 作者:黑洁明

  客厅里,除了屠勤、可菲,以及那据说是老板,但却显得很懒散的家伙之外,还有一个坐在书桌旁,面对笔记型电脑的年轻男人,和一位穿着牛仔裤T恤,绑着马尾的女人。

  在刚进来时,屠勤简单和她介绍过,那和他一点也不像,苍白冷漠的男人也姓屠,叫屠震,是他小弟,他的五官精致漂亮得像个女人,让人一见难忘;那位绑着马尾、打扮轻松的女人则是封青岚,可菲那位女超人老板娘。

  这里的人不少,但在她说完自己所遭遇的事情之后,一室却陷入沉寂。

  她看着屋子里的几个人,只觉得这里静到连根针落到地上都会听得到声音。

  终于,瘫坐在沙发上的韩武麒打了个呵欠,深吸了口气,趋前将手架在大腿上,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

  「杀手跑到图书馆杀人?脑袋中了一枪的人死而复活?尸体和血迹在三十分钟内就被清干净?妳被追杀,是因为妳是谋杀案的目击证人?要知道,妳刚刚说的那些,听起来颇像三流科幻推理小说的蹩脚剧情。」

  他每说一句,她的心就瑟缩一下,她知道自己会被质疑,但真的听到,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但坐在她身边的屠勤,却在第一时间再次鼓励般的握了握她的手,可菲更是第一个跳起来抗议。

  「武哥,你怎么这样说?」

  「不然要怎么说?」韩武麒看着气得蹦蹦跳的小肥肥,笑笑的道:「难道要我半点证据都没有,只听她片面之词就说,真的吗?太过分了,没想到那个死掉的商人,竟然不是自杀,而是被杀手干掉!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没天理的事情发生,不过我完全相信妳,请把一切都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替天行道,把事情调查清楚吗?」

  他这样一说,倒叫可菲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嘴。

  「可是……可是……」她支吾了半天,终于想到重点,「学姊被追杀是真的,这你不能否认吧?」

  静荷深吸口气,在屠勤紧握的大手鼓励下,开口道:「我知道事情听起来很超现实,但那的确是我遇到的状况。」

  「她并没有被追杀,至少目前她还活蹦乱跳的在我们面前的事实看来,对方只是在追,想抓她,而不是真的要把她杀掉。」韩武麒举起手,阻止可菲欲抗议的意见,他将视线拉回她身上,打开桌上的资料夹,将里头的照片推到她面前。

  「再说,只是看到杀手的真面目,成为目击证人,并不会这样大手笔的把妳家炸掉吧?妳又不在里面。」

  静荷看着那些显示灾情的照片,其中还有一小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新闻,脸色瞬间煞白。

  新闻,只有小小几行,叙述公寓电线走火,引起瓦斯爆炸。

  她之前就看过了,但那些残破写实的照片却是第一次看到,小小的瓦斯爆炸,灾情除了她的那间公寓之外,并没有多惨重,也没有人员伤亡,所以新闻并未报得多翔实。

  她辛苦多年,存钱买的小公寓,全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

  早在上个月,她就晓得她亲手打造的小窝没了,但看到它损毁得如此严重,泪水差点再次汇聚成河。

  直到这时,她才晓得,在她内心深处,还存有一丝能回到家,重新过她平凡日子的希望。

  「这是个警告。」韩武麒身旁的封青岚,淡淡的开了口。

  江静荷抬起脸,只见那女人直视着她说:「妳不只看到杀手的脸吧?如果只是目击证人,要从远距离直接把妳宰掉的方式,实在多不胜数,一定有什么原因,让他们非得抓到妳,确定妳知道了什么,或不知道什么,否则他们没必要这样对妳穷追不舍。」

  她没有这样想过,但她的确怀疑过那些人为什么这般不肯放过她。

  她看着那女人,再看看身旁的屠勤,和站在一旁,满脸担忧的可菲,这才深吸口气,下了决定的将视线移到眼前那对男女身上。

  「我不知道是不是,但事情发生时,我从地上捡了这个。」她将绑成项链的随身碟,从颈上解下,之前怕逃命时会掉了它,她在那天之后就一直把它当项链带在身上。「它是从死掉的那位洪天成身上掉出来的。」

  「里面是什么?」屠勤问。「妳看过了吗?」

  「我不知道。」她疲倦的道:「我一开始捡它,只是下意识的反应,我本来想交给警察,但当时现场没有人相信我,我知道那是我最后的证据,如果我要给,我也要给会信我的人。后来等我找了台电脑去检查它时,里面只有一堆乱码。我知道它有问题,所以才一直留着。」

  「阿震。」韩武麒拿起桌上的随身碟,当它是玩具般的抛给坐在桌旁,从头到尾没看向这边,也没开口说话的帅哥。

  那人头也没拾,反手便接住了飞来的随身碟。

  「看看里面在搞什么鬼。」韩武麒说。

  年轻男人将随身碟打开,插入面前的笔记型电脑里,飞快的敲了几下键盘。

  「怎么样?」韩武麒问。

  「只是简单的加密程式。」阿震快速的敲打着键盘,几乎是一眨眼,他就解开了那道保护。

  才看了两秒,阿震就坐直了身子,聚精会神的盯着萤幕看。

  难得见阿震会打起精神,屋子里的几个人都好奇的靠过来,可菲更是跑到阿震身后去,「怎么了?怎么了?里面有什么吗?」

  「一些数据和名单。」他一边转动滑鼠,一边飞快的浏览,然后转过头看着脸色苍白的江静荷,「不过最重要的是,洪天成恐怕不只是个商人,还是一名军火贩子,这里面除了他曾交易的对象和金额之外,还有最新手持的雷射枪炮设计图。」

  「什么?」

  闻言,屠勤和韩武麒一起跳了起来,快步走到阿震的身后,盯着电脑萤幕看。

  「这女人捡到了手持雷射枪炮设计图,所以对方才要抓她。」阿震说:「可能他们也不确定是不是她拿走的,所以才会想生擒她问清楚,顺便看看还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大概是不想这东西流出去吧。」

  韩武麒瞪着萤幕里的设计图咒骂出声:「该死!手持雷射枪炮一向是科幻小说、电影里的东西,目前的技术要制造出来是不可能突破的!」

  「真要做,也没多困难。」

  阿震的轻描淡写,让身后的两个男人一愣,同时低头瞪着他。

  像是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将萤幕画面移到设计图上,淡淡改口,转移他们的注意力道:「至少这个设计的人已经突破了以往的问题,这把枪的设计稳定而有效,可以瞬间产生高温,使目标受到极为严重的伤害,轻则灼伤,重则穿孔汽化。」

  「汽化?」可菲傻傻的看着阿震,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我以为雷射是一种光线,拿来在舞台上打光的。」

  闻言,静荷忍不住起身插嘴:「那只是其中一种用途,雷射是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的简称,意思是指,藉由受激所引发的辐射,来进行光放大作用。」

  她走到可菲身边,一边好奇的观看萤幕里的设计图,一边解释:「雷射是一种光线,具有高亮度、高方向性、单色性,和高相干性等特点,利用不同功率,以及不同激励方式,可做出不同波长的雷射。医学或工业上皆有使用雷射做切割、烧灼、钻孔等用途,但我没听过做成武器的。」

  大概是没料到她会那么清楚,她话一出,倒教几个男人都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他们的表情,活像她头上长了角。

  她俏脸微红,镇定的看着他们解释:「我从书上看来的,我是图书馆员,我很喜欢看书。」

  「而且过目不忘。」

  最后这一句,是一脸与有荣焉的丁可菲补充的,不过倒解释了这女人对雷射的知识。

  「我并没有过目不忘。」静荷红着脸解释:「我只是记忆力比较好一点。」

  可菲却没发现她的害羞,只是拍了拍她的肩,笑道:「那就是过目不忘啦,我知道妳从小看什么都能记在脑袋里,像照相机一样。」

  她越讲,静荷的脸就越红,幸好可菲的老板在这时开口,将谈话拉回原题。

  「不是没人将雷射做成武器过。」韩武麒拧眉瞧着设计图,一边说:「美、苏都曾做过,但实用上的不多,小型手持的更只有谣传而已,至今从未有人成功量产。阿震,这设计图真的可行吗?」

  「这把枪的完成度很高,根据里面附的数据看来,他们也过了实验阶段,已经打算量产了。」屠震靠在椅背上,大胆猜测道:「这上头没有任何军方机构的标志,看不出来是从哪国流出来的,不过我想大概是某个白痴从研发机构偷出来,高价卖给洪天成,姓洪的应该是想将它出售,却被追踪而来的人设陷阱给宰了。」

  「所以这东西和烫手山芋差不多啰?」依然坐在原位的封青岚开口点名。

  「没错。」阿震点头。

  静荷闻言不禁一僵,她早该知道没人会想轻易插手这淌浑水。

  她正打算死心,岂料,那吊儿郎当的韩武麒却在这时笑着说。

  「不过,富贵险中求嘛。」

  「你想怎么求?」

  听到封青岚问这句,静荷朝她看去,才发现她并未要抽手,俏丽的脸上更没有好恶,有的只是单纯的好奇,她看着她丈夫的眼里,甚至有着更多的……有趣?

  「既然是军火,当然不能直接上街兜售啰。」韩武麒双手抱胸,咧嘴一笑,「但上门兜售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你想卖了它?」静荷一听,大惊失色。

  他朝她一眨眼,一副逗趣的笑道:「没错,就是卖了它!」

  她有些傻眼,但眼前这男人却精神抖擞的指挥起手下员工,「阿震,将资料修正之后,多拷几份。老婆、小肥,妳们立刻去联络狄更生、伊凡、赛巴斯丁,还有其他会对这宝贝有兴趣的人,我不管妳们是上网或打电话,只要尽快把消息放出去,这件事让越多人知道越好!」

  「可是,老板,赛巴斯丁是恐怖分子耶!」可菲皱眉举手提醒。

  韩武麒挑眉,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她,「恐布分子不是人吗?」

  「呃……」可菲为之哑口,点头道:「是。」

  「是就给我去打电话,告诉所有人,要东西就来找我出价!」

  封青岚好笑的看着那胡闹的家伙,问:「那你开价多少?」

  没理会旁边已经被这些人的对话,吓得花容失色的江静荷,韩武麒举起右手,伸出食指看着老婆,豪气万千的说。

  「起标价,一千万美金!」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掉进兔子洞了。

  经过方才那场对话,江静荷深深觉得这整件事情,已完全超出她所能理解的范围。原本的状况就已经失控,她本以为或许他们能帮她,但现在看来,她就好像掉进兔子洞里的爱丽丝一般,只除了她没有办法像爱丽丝那样对奇怪的事处之泰然;对于贩卖军火,她当然更没有办法接受或理解。

  在她还处于震惊状态时,可菲被赶去楼下的办公室打电话,那位长相俊美的屠震也带着笔记型电脑和随身碟离开,韩武麒和他老婆两个,更是边斗嘴边走了出去。

  客厅里,不知何时只剩下她和屠勤。

  「你们要做军火生意?」

  其他人一走,她立刻转向屠勤,难掩焦虑的问。

  「没有。」他说。

  「可是,刚才你老板说——」

  屠勤无奈又好笑的回答:「武哥有很奇怪的幽默感。」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说:「但他方才的意思,听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那是因为他并没有在开玩笑。」他走到桌边,替她倒了杯热茶,放到她手里,示意她喝茶,一边温柔的看着那显然有些被吓坏的小女人,一个一个解释。

  「武哥要阿震修正设计图,并不是要他把设计图修正得更完善,而是要让那张设计图不能用。他让人把消息放出去,也只是用最快的方法,解除妳的危机,东西既然已不在妳身上,无论对方是想追杀妳,或抓妳回去,就都没有意义了。」

  他这样一说,静荷一愣。

  「你说他叫你弟修图,但是这样一来,如果有人真的出价,他交了错误的图出去,不会惹祸上身吗?」

  「既然是设计图,就没保证一定能用。」屠勤扬起嘴角,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他早已太过了解武哥的行事作风。「他放消息出去,本来就只是为了引蛇出洞,一来把危险从妳身上拉开,二来当初追杀妳的人,听到消息后,一定也会主动出现,他们这般大费功夫,绝不会让这设计图流出去,知道对方是谁后,我们也比较好处理善后。」

  处理善后……?

  她看着这男人,迟疑的问:「所以,你是说,你们从一开始就相信我在图书馆所遇到的事,那名杀手、失踪的尸体,还有和陈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些离奇的事?」

  「我们是意外调查公司,什么奇怪的事都见过。」他挑眉,认真的看着她说:「我们调查过妳,妳如同可菲所说,不是那种会大惊小怪,满口谎言的人。妳做事认真负责,不迟到早退,从以前到现在,没有人见过妳说谎,至少我们问到的人都没听说,而夏洛克·福尔摩斯却说过,当你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后,不管剩下什么,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的不可能,也必然是事实。」

  她哑口无言的看着他。

  「尸体可以搬运,血迹可以清洗,书籍可以更换,人则可以易容。」他告诉她,「我们公司就有一位易容好手,所以妳所说的,并非不可能发生。特别是还牵涉到如此大笔的非法交易。」

  听着他的解释,静荷忽然有种莫名的轻松,仿佛有人将压在她肩上千斤重的石头,在眨眼间移走。

  不觉间,她有些恍惚的晕眩,握在手中的茶水溅了出来。

  他伸手扶住她,静荷才发现自己刚刚一阵腿软。

  她窘迫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只是好像……我不晓得……」

  屠勤扶着她坐到椅子上,替她接话,「觉得松了口气?」

  「也许吧。」她握着手里的茶杯,眨了眨眼,深吸口气,才重新抬头看着蹲在沙发前的男人,「我觉得这一切好像假的,很没有真实感……」

  「妳只是不习惯这种事,不过妳放心,这是我们的专门。」他温柔的看着她,「虽然针对妳的威胁被引开了,但还没有完全解除,所以这阵子,妳可能都要住在这里。」

  「住这……太麻烦你们了……」她的争辩微弱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太到。

  「放心。」他一扯嘴角,「武哥很少做赔本生意,妳带来的设计图,足以让他和那些总是在制造战争的人,敲上一大笔了。」

  她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谢谢……」

  他只是略带腼眺的开口:「喝口茶吧,暖暖身子。」

  窗外,风雨渐歇,她如他所愿的低头喝茶,一股暖意,因他而在胸中化开。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b

  如释重负。

  这应该是她除了不安之外,真正的感觉吧。

  台风早在五天前远去,老公寓的天台上,烈阳再次横行蓝天。

  她抱着一大篮洗好的衣服,一一整平,再挂上衣架,晾到竹竿上。

  搬到这边住之后,可菲不只帮她准备了一个房间,还替她买了换洗的衣物,从内衣裤到鞋袜,一样不缺。

  不好意思在这白吃白喝,她从那天起,便自动要求帮忙,可菲虽说不用,但忙得像陀螺的可菲,也没什么机会拒绝就是了,因为韩武麒根本把她一个人当三个人用。

  虽然职称是行政助理,但可菲除了公事,还身兼公寓管理员,不只要打扫,还要替这间公司的员工洗衣煮饭,可菲每天要做的杂事多到和山一样,她要帮忙,还真不怕找不到事做。

  因为她擅长整理资料,所以可菲乐得把一堆行政资料交给她处理,因为如此,她多少从中了解到这间看似不起眼的公司,实际上接的案子却从国内到国外都有。

  为了她的安全着想,韩武麒告诫她暂时不要出门,这几天,她除了在这栋公寓里活动,还真的没出门过,唯一能透透气的机会,就是到楼上晒衣服的早上。

  虽然她从这些每天帮忙晾晒的衣服上,看得出红眼的员工多是男性,但他们神秘得很,到现在除了那天在客厅那几个,其他的她都没看过,屠勤在第二天突然就出国去印尼工作,甚至连屠勤那位帅到不行的小弟,也像是消失在这栋神秘的公寓里。

  根据可菲的说法,这里的员工因工作关系,时常要跑国外,现在有几个都不在这里,他们虽然随时会回来,但老板已经告诉大家,她会住在这里了,若她哪天真的遇到了,也不用太在乎他们。

  哪天真的遇到了?

  她还真的是这样说的,好像他们就像老房子里的幽灵一样。

  艳阳高照。

  亮丽的蓝天,偶有一片白云飘过。

  早上九点,大街上的车声有些喧嚷,但在这巷子里,她却仍能听见鸟儿啁啾,也许是因为这天台上种了许多花草吧。

  深吸了口气,她摊开另一件衣服,抖好整平后,再挂晒起来。

  天际飞过一只白鸟,她以手遮在眉上,挡住刺眼的阳光,才发现那是一架飞机。

  风,徐缓吹过前方那排香草,带来一阵清香。

  这种生活的感觉,轻松得不像在城市里,更不像现在的她应该过的日子。

  经过了这几天,虽然如释重负,她却还是无法真正将那种隐约的不安除去,或许是因为这种安稳的日子和这三个月的她太遥远了,更可能的是,这间公司给她的感觉和之前一样的脱离现实吧。

  晾好了衣服,她抱着洗衣篮下楼。

  这栋公寓因为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公寓的外观只是差堪能看,内部更是没有电梯,只有楼梯,楼梯扶手还是那种铁栏杆的老旧扶手,上头扶手部位的红胶皮,甚至已经褪色了。

  但是,这栋破公寓的玻璃却是防弹的,地下室里有着高级电脑,还有间摆满高科技产物的实验室,一楼一半是车库,一半是办公室,二楼有客厅、餐厅、厨房和洗衣间,算是公共区域,三楼除了她所住的客房,还有三间房,除了可菲之外,其他房间的主人都不在。

  据说以前这间公司那位懒散的老板也是住这里的,后来娶了封青岚,两人就搬到五楼去住。

  四楼同样是给员工住的,但是她目前一位员工都没见过。

  这栋老公寓里,有着一堆贵到不行的高科技,可是所有房间的家具却都是三合板贴木纹胶皮的便宜货,她有时真不知该如何看待他们所注重的一切。

  快到二楼时,她听见楼下传来脚步声,走过转角,才发现来人是消失了好几天的屠勤。

  「嗨。」看见她,他露出了微笑。

  他的微笑比记忆中更耀眼,她的心猛然加快了速度,好半天,才有办法张嘴回应。

  「嗨……」

  那天之后,他就不见了,她是有听可菲说,他去了印尼帮他另外一位弟弟,却还是难掩心中那抹失落。

  「抱歉,我离开时很赶,没来得及和妳说一声。」他站在几级阶梯下,仰头看着她,柔声开口。

  他并不需要和她报备,虽然这么想,但听到他解释,她心里还是浮现一抹甜暖,脸颊更是微微发热。

  「你刚下飞机吗?」

  他光洁的下巴,冒出了粗短的胡碴,向来干净的衣着有些微皱,脚下的靴子则沾满了泥尘,肩背上还背着一只黑色的背包,但她最注意的,却是他眼角眉梢那难掩的疲累。

  可他却误解了,低下头看了眼肮脏的靴子,抬头对着她苦笑。

  「抱歉,我一时忘了将靴子先脱在二楼,等一下我会来把脚印擦干净。」

  「我不是那个意思。」见他欲弯身脱靴,她连忙开口阻止。「只是……你看起来很累。」

  他微讶的抬首。

  「我的意思是,忙了那么多天,你一定很累。」她红着脸,试图让自己显得没那么注意他,静荷退到一旁,让出上楼的空间。「你先回房吧,这里我会清的。」

  他举步踏上了那几级阶梯,来到回转处,站在她身边。

  原本就不大的楼梯间,在他来到身边后,感觉更狭窄了。

  阳光从转角窗中洒落,映照在他身上。

  她可以看到他身上闪闪发亮的汗水,感觉到他身上蒸腾的热气,闻到他身上那越来越熟悉的味道。

  以前,她总觉得男人流汗,应该都是臭的,但眼前这流着汗的男人,却只让她口干舌燥。

  「谢谢。」他低着头,对她微笑。

  「不客气……」好不容易挤出这沙哑的字句时,她轻喘了口气,她只希望他没注意。

  他抬手,似乎想触碰她,她屏住了呼吸,但最后,却只是拉紧了肩上的背袋。

  「晚点见。」他说。

  「嗯。」她舔了舔干燥的唇,点点头。

  他突然转身,继续上楼,她则过了一秒,才面红耳赤的回过神,不再盯着他包裹在牛仔裤里,结实的大腿和屁股。

  她匆匆转身下楼,一边希望发软的双腿,能撑着她回到二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