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温柔大甜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温柔大甜心目录  下一页

温柔大甜心 第一章 作者:黑洁明

  罪与罚。

  第一眼,她注意到的是那本书。

  书很厚,厚达六百多页,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著作,馆里一共有两种不同的版本,两本都摆放在隔壁那一排的书架上。

  她半蹲在地上记录这一排的书籍资料,一边打量那人,她认得那封面和版型,是去年读者捐赠的精装本。

  男人打开了书,看着。

  大多数的人对这种大部头的世界文学名著都没兴趣,只是因为听过,因为好奇,打开看看而已。

  同样是因为好奇,她对他多看了两眼。

  男人穿着全新的名牌气垫跑鞋,卡其裤,休闲衫,金边眼镜,拿书的两只手,指甲修剪得十分干净。

  她看不到他的脸,有大部分被书挡住了,但怀疑他会借,这种人通常会买书,而不是用借的。

  况且,再几分钟就要休馆了。

  馆内的读者,几乎早已走空,只剩下这个男人。

  她将视线拉回手上的资料,写下另一笔书册,却听见有人走进的脚步声,她瞄了一眼,是个提了个公事包,西装笔挺的男人。

  「东西呢?」跑鞋男问。「带来了吗?」

  原来是认识的。

  她继续低头书写。

  「带来了。」西装男说:「钱呢?」

  话落,她只听到一声极为轻微「噗」的一声,她抬首。

  后来的男人,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

  一开始她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却见那男人往前扑倒,跑鞋男伸手接住了他,然后将他轻轻放在地上。

  西装男的后脑有个巨大腥红的大洞,不断流出鲜红的血。

  因为太过超现实,她瞪大了眼,慌忙捂住嘴,深怕自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男人将死人摆放在地上,还伸手调整了下尸体的脸,让他侧着脑袋。但这样一来,却让那张失去生命的脸面对着她。

  在那一瞬,她只觉得那男人像死鱼眼般的放大瞳孔,似乎映出了缩在隔壁书架这头,惊恐的自己。

  她僵在原地,完全不敢动弹,深怕被那人发现。她知道,那人不晓得她在这里,从他进来后,她就一直蹲在地上,被一整排大部头的书给挡住,从他那边,看不太到她,但那只是看不太到,要是被他发现,她铁定会被灭口。

  就像是部黑色喜剧一般,开枪的男人,开始轻哼着一首轻松的曲调,他从口袋中掏出了手帕,慢条斯理的将书擦干净,放了回去,然后把枪也擦干净。

  鲜红的血水逐渐在地板上,漫了过来,几乎要碰到了她的鞋,她慌忙将脚往后缩。

  就在这时,男人再次蹲了下来。

  她吓得心跳几乎要停止,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却见他将擦干净的枪,放到西装男的手中,然后从裤口袋掏出一封信,塞到西装男的外套口袋里。

  遗书。

  虽然只是一瞬问,但她仍是清楚看见信封上的字。

  跑鞋男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成品,这才满意的抓起掉在地上的公事包,一边继续哼着歌,一边绕过尸体,往外走去。

  她一直等到他快到门口,才赶紧站了起来,却因为腿软差点跌倒,她慌忙扶住书架,却撞到几本书,那一排的书,受到影响,跟着掉了下来。

  砰啪——

  书掉落的巨大声响,回荡在空气中。她毛骨悚然的瞪着那些掉落的书,其中一本,无巧不巧的落在血泊中,发出的声响,也和其他本不同。

  罪与罚。

  那本厚重的大书,在血泊中摊了开来,鲜红的血,从页面纸缘处开始将其染红。在书掉落的同时,某种银色的物体因为被书敲到,从西装男的裤口袋里掉了出来,滚到了她脚边。

  她低头一看,是一颗随身碟。

  就在这时,她注意到另一件事。

  那轻松的哼唱停了。

  寂静的图书室内,除了电脑的运转声,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想也没想,她抓起那颗银色的随身碟,转身就从书架的另一边出去。

  一条人影,出现在西装男陈尸的那一排最前面,虽然已移动到三排书架之外,她还是连忙缩到那一整排的百科全书之后,不敢乱动。

  她知道,他一定也看到了掉在血泊中的《罪与罚》,因为他并没有走进那一排走道之中,只是退了一步,然后开始沿着主要走道,一排又一排的搜索。

  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动,一定会被找到,紧紧抱着怀里的记事簿,当他开始移动时,她也开始移动,靠着熟悉地利之便,用一排又一排大部头的精装书籍,小声而快速的往相反之处移动。

  她可以看到他在艺术那一排,一路从建筑、绘画、表演艺术、摄影、音乐,移动到服装设计,挡住了出口。所以她停在历史这一排,在欧洲史这里,忍到他走完,才和他以顺时钟方向,绕到数学与自然科学那一排,再尽量往门口爬过去。

  虽然,她已经尽量小心了,却在爬到门口旁的柜台时,看见柜台里,躺了另一具尸体。

  陈姊!

  一向很照顾她的同事,脑袋中弹倒在地上,躺在血泊之中,她死不瞑目的睁着眼,空洞的看着她。

  这意外的景象,让她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难怪她刚刚都没听到陈姊的声音,难怪那男人如此毫无顾忌,原来他一进门就把陈姊杀死了。

  泪水猛然滑落,她忍住想尖叫的冲动,继续往门口爬去,可爬过了柜台,她才惊恐的发现,门被关上了。

  跑鞋男仍在最远的宗教那一排,但门把完全暴露在外,没有任何遮掩,深吸口气,她飞快伸手握住门把,试图无声无息的溜出去。

  但门把才一转动,就听见「喀达」一声,回响在室内。

  她猛然回首,往跑鞋男看去,男人看见她了,他微笑,举枪瞄准。

  她不晓得自己怎会奢望他没听见,再顾不得其他,她起身就往门外跑。

  咻噗——

  门框上多了个弹孔。

  她死命往门外飞扑。

  咻噗——

  起身时,她看到墙上多了另一个弹孔。

  她头也不回的冲出借阅室,一路跑出图书馆,然后打电话报警。

  没多久,警察来了,记者也来了。

  本以为,事情就该这样结束,但图书馆里却找不到尸体,不要说尸体了,连一滴血都看不到。

  甚至连《罪与罚》都好好的在书架上,她慌乱的抽出来,打开来看,里面干净得几近一尘不染。

  最让她不敢相信的是,本该已经死去的陈姊,活生生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说她因为拉肚子在厕所待了半个多小时,根本不在位子上。

  每个人都说她太累了,才会在工作时间睡着,还把作梦当成真的。讲到最后,连她都要信了,只能不断道歉再道歉。

  她闹出那么大的乌龙,还引来记者,把馆长气死了,他将她叫到办公室骂了一顿,才放她回家。

  记者们像苍蝇闻到了蜜,挤在门外等着,不断的将麦克风推到她面前,她费尽了所有力气,才挤到停车场,坐进自己的小车,开车回家。

  谁知道,倒楣的事情却接二连三,她才将车开出两条街,就发现后面有记者开车跟着她,不想让记者知道自己住哪,她只好将车开到饭店。

  躺在饭店的床上,她辗转难眠,不懂自己怎么会把梦境和现实搞在一起,一直翻到快天亮才睡着,却恶梦连连。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准备上班挨括,吃早餐时,看电视新闻,却看到昨天那个西装男,他是某位商人,因投资失利,受不了打击,昨晚跳楼自杀死了,穿的就是她昨天看到的那套西装。

  他的头,就像西瓜一样,摔得稀巴烂。

  她打电话到图书馆请假,才发现陈姊也出车祸死了,她吓得挂掉电话。

  从此,开始逃亡——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十二楼之五。

  那是他要去的地址,他按下标示十二的数字按键,它亮了起来。

  电梯向上,按键下方显示着楼层。

  他很顺利的来到十二楼,电梯里并未有其他人和他一同搭乘,也无人中途将这部电梯拦下。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有种刺鼻的清洁剂味。

  稀释过的漂白水,他想。

  前方的门,在这时缓缓滑开。

  他走出电梯,却看见几乎比电梯还要狭小的走廊,不知是他长得太大太高,还是这栋楼的建商违规,他瞪着几乎要碰到他头发的天花板,怀疑人们要如何把家具送进来。

  十二楼的住户,显然不觉得走廊太小,因为他们几乎每一户,都将鞋柜放到已经很窄小的廊道上,十二楼之三的住户,甚至连单车都牵上来了。经过消防设备时,他忍不住多瞄了两眼,却意外看见灭火器还未过期。

  他本来期待它早就过了使用期限的。

  微微挑了下眉,他依着门牌号码,来到十二楼之五。

  五号的门牌下,没有鞋柜,没有单车,或是其他杂物。

  不锈钢的大门,厚重且坚硬,其上没有任何的装饰与标记,显示着屋里的住户人口及性别。

  门锁,是四段的防盗锁,但这不是问题。

  他从口袋掏出了开锁工具,本以为要连开四段,可他才将锁转了半圈,门就开了。

  他一愣,却仍是迅速的推门而进。毕竟他来这里,并未经过屋主同意,所以也不是很想让所谓的邻居们看见,平添无谓的困扰。

  所以他迅速进了门,将门关上,可在回头开灯后,他就愣了一下。

  这间公寓不大,他来这里之前,做过功课,看过资料,十九坪的屋子,扣掉公设,实际上也只有十三坪大,在这小小的十三坪空间中,还隔了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和一个阳台。

  这种设计,说是鸽子笼都算客气了,所以在进来前,他真的没料到会看见眼前这种宽阔的深蓝。

  屋子的主人,将小小的隔间敲掉,客厅和卧房只是以及腰的白色书柜间隔开来,而原本应该是阳台的地方,却只有一整片的墙面。

  每一面墙上,都画着深蓝色的海,海天在远处相接着,靠近浴室的地方,有着沙滩和贝壳,这屋子里,所有的家具都是白色的,床尾那处整片镜子的墙面,延伸了空间,让这里比实际上还要显得宽敞。

  她在这都市丛林中,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海洋。

  根据资料,屋主江小姐是极为严谨自制的人,但眼前的一切,却显得自由而开放。

  白色的桌子、蓝色的相框,相框里放的,不是人的照片,是一张海滩的风景。

  她将房间收拾得很干净,桌上却有一本翻开的万用手册,她用铅笔写字,铅笔搁在笔记本中间,笔尾看得出有咬过的痕迹,但簿子上的字迹,简约而秀丽。

  万用手册摊开在五月,最后一项记事,写在二十三日,在那之后,再也没有新的记事;或者该说,新的记事,被人撕走了,被粗鲁撕破的残余纸屑,还有些黏在簿子士。

  五月二十三日,她就是在那天出事的。

  他转身离开书桌,绕过一排靠墙的书柜,书柜里有着各式各样的书,从轻松的漫画、小说,一直到商业期刊、科学论文都有。

  书柜旁就是浴室,他走了进去。

  浴室里是米黄色系的,方形的镜子,正对着门,周围以手工缀着一圈贝壳和细沙,马桶前放着柔软的兔毛脚踏垫,浴缸既深且大,一旁的收纳柜里则摆满了女性用品、沐浴乳和泡澡用具,整齐折好在柜子里的浴巾洁白又柔软,看得出来她很重视洗澡这回事。

  他关上收纳柜,退开看着。

  浴室里很干净,但连垃圾桶里也没有任何东西就很怪了。

  显然,有人清洁过这个地方。

  叹了口气,他走出浴室,来到另一个可能找到线索的地方,她的衣柜。

  站在紧闭的衣柜门前,他伸出手,特意不触碰门把,从旁推开了衣柜门。

  衣柜门滑了开来,除了屋主和他之外,还有别的人翻过这个衣柜,对方将衣服推到两旁,并未复原。

  他可以感觉到那人冷静的专注和搜寻,一种教人背脊寒毛直竖的冷酷。

  进门时,他就知道了,那是在他之前,最后一个进来的人。

  另一个男人,带着恶意搜过这间屋子,翻找着她的私人用品,撕走了她的记事簿,在这间美丽的屋子里留下丑陋的痕迹。

  男人巨细靡遗地翻找着她的东西,他几乎可以看见那人撬开了锁,将屋子里每一个紧闭的抽屉和衣柜拉开,那人显然经过专业的训练,十分有系统的彻底搜寻这间屋子,而不是胡乱破坏。

  他不是很喜欢自己正和那家伙一样,做着侵犯她隐私的行为,但他也晓得,如果他想找到她,他就得查看每一个可能的线索。

  所以他小心的探看衣柜,里面的衣服多是素雅简单的衬衫、裙子和套装,衣柜下面的抽屉里,摆放着极为女性化的衣物。

  第一层是蕾丝睡衣,第二层是各式各样的内衣裤,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她的内在美们并不如外在衣物那般简洁素雅,反而极为性感亮丽。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依然在看到其中一件几近透明的红色蕾丝小裤裤时,脑海里忍不住闪过一幕不是那么正当的绮思遐想。

  当另一件绑着桃红色蝴蝶结的可爱内衣出现时,他更是忍不住轻扬嘴角。

  看来,这位江小姐,并没有他们先前所想的那般保守拘谨。

  不过重点是,这里并没有任何线索,告诉他,她人可能会在哪里。

  他站起身,重新环视屋子,这地方的每一处,都被人仔细搜过,即使她曾留有线索,也早已被抹去。

  这下没别的办法了。

  当初会让他来,也是为了这个原因。

  深吸口气,他伸手触碰她的衣柜门把,因为虽然这是那人必搜的地方,却也是她最有可能留下痕迹的地方。

  邪恶的冰冷意识蓦然袭来,幻化成扭曲的画面。

  书籍、血迹、火花——

  那冷酷的意念,像冰针一般戳刺着他,教他几乎想将手抽回来。

  但在那黝黑的意象之下,还有着一股温暖的颜色。

  专注你想知道的,忽略那些你不想看的。

  多年前,晓夜冷静的提醒,清晰的浮现脑海。

  他忍受着那让人不适的感受,试着将它拨开,继续往深处探索,寻找着那温暖安定的残念。

  那其实不难,毕竟这是她的衣柜,残留了一堆她经年累月使用所留下的痕迹。

  它们像夏目的海潮一般,温暖而宽广,他太用力了,不只穿透了最上面的那层痕迹,也穿透了之前的残念。

  一幕幕的画面,如潮水般涌来,每一幕都有一双白皙秀气的手,那双手,从衣柜里,一次次的拿出睡衣、套装、丝袜之类的衣物,或放回去。

  他深吸口气,让自己停下。

  然后,他看见了她。

  她,在镜子里。

  拿出衣服的她,转过身,面对着那一大片的落地镜,将衣服穿上。

  他一怔,抽回了手。

  画面消失。

  镜子里只有他,她已消失无踪,他却仿佛还能看见只穿着贴身衣物的她,站在眼前。

  他透过她残留的意念,看见她。

  OK,他真的没想到会看见几乎全裸的她。

  毕竟他不是那么常遇到屋子里有这么大片镜子的人,所以也几乎不曾看见物主,就算有,也没有哪一个是处于这种几乎全裸的状态。

  话说回来,他在衣柜前面,还想看见什么状态?

  低头看着自己的大手,再看看那整片的落地镜,他挑眉想了一下。

  重点在镜子上,他是透过物主的残念看见事物,她若不看镜子,他就不会看见她,但她一定会看镜子的,毕竟她在衣柜前,多数都是为了换衣服。

  话说回来,她若曾回来,必定还是会从衣柜里收拾衣物,所以这依然是她最可能留下线索的地方,他还是得找出她最后收了些什么样的衣物。

  因此,这是不得不然,不是他刻意偷窥,或侵犯她的隐私。

  所以,他再次把手放回衣柜门把上。

  她又出现了,一件一件的将那些老古板似的衣服穿上,遮住她修长而美丽的身体,还有那些性感撩人的内在美。

  这不是他要找的,但他却无法移开视线,只能看着。

  说到底,他毕竟是个男人。

  男人都爱看女人穿脱衣服,何况她身材还很好,长相也不差。

  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眼尾微微的上翘,有些凤眼的感觉,又不是太明显。她的鼻不是很挺,但小巧的鼻头也不会太碍眼。

  那一抹粉色的唇,像果冻软糖,教人想舔上一口。

  照片中的她,总是盘起长发,此刻那乌黑的发,却散慢的垂落,在她移动时,来回飘动。

  他看着她穿上丝袜,看着她套上死板的白衬衫,看着她一颗一颗地扣上钮扣,然后弯下腰,拿起咖啡色的窄裙,再将修长的腿,跨进窄裙里。

  好极了,他开始觉得自己像个变态了。

  他只再停了一秒,才将这幕景象推开,寻找那应该在最上面几层的意念,但他还是瞄见了几幕撩人的画面。

  他尽量专心,退到了最上层。

  在那冷酷血腥的意念之下,紧贴着一层时间较近的残象。

  他小心的脱离那些温暖的七彩,来到贴着暗黑冰冷下的紧张鲜红。

  她在拿衣服,牛仔裤、T恤,他感觉到她套上它们,屋子里很暗,她很匆忙,没有开灯,只拿了个背包,慌乱的将一些东西丢了进去。

  他认出护照、眼镜盒、一把万用小刀,还有几张信用卡和提款卡之类的卡片。虽然看不清楚,但她的动作却没停顿,她知道自己要拿些什么,动作迅速流畅。

  蓦地,像是感觉到什么,她猛然起身退开,看着紧闭的大门。

  她的心跳近在耳边。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她的紧张。

  走廊上的灯光,从门缝中透进,一道暗影,显示人体的移动。

  有人在外面,他为她感到心惊。

  但是,那道暗影只是继续往同一个方向移动,然后门缝重新恢复光明。

  她松了口气,再次回头从衣柜中拿出一件运动外套穿上。

  可是,她才刚穿上,门外又再次有了动静。

  这一次,暗影停在门口,她背着背包,起身就要往阳台溜去,但她颈上的项链,却在起身时,意外被衣柜里的架子勾到。

  她看见它断掉,从颈上滑落,然后在她想捡拾时,被误踢进了衣柜下面。

  他看到她趴下,试图伸手到衣柜下将它捞出来,但门外的动静再起,她回首,看见门锁微微动了起来。

  有人在开门。

  她缩回手,放弃捡拾滚落衣柜下的项链,关上衣柜门,往阳台跑去。

  他松开手,室内恢复明亮的清冷。

  一瞬间,有些晕眩,他深吸口气,然后往阳台走去,推开被画上海洋的落地门,阳台上摆放着一些打扫用具,扫把、拖把、水桶、清洁剂、一台洗衣机,和一棵孤单的仙人掌。

  如同一般老式公寓一样,她的阳台也有着像监狱一般丑陋的铁栏杆,还有一扇逃生门。不同的是,逃生门没有锁,而面对防火巷的简易逃生升降器是往外的,上面还有着逃生索。

  为了确定,他伸手触摸升降器。

  她背着背包,套着逃生索,顺着防火巷爬了下去。

  除了她之外,没有别人。

  没人在追她,至少没人从这里跟着她下去。

  不管跟着她后面进来的人是谁,都没有发现她当时人在屋里。

  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他将逃生索和升降器收了回来,关上逃生门,然后转身走回屋子里,触摸每一样可能留有她意念的东西。

  虽然万用手册的记事是别人撕走的,浴室的垃圾却是她收的,她每天都会在出门时,把垃圾收走。

  因为镜子的关系,在她房里时,他常常会看到她,笑着的她,看书的她,打着呵欠的她,刚睡醒的她。

  她变得立体、生动,不再是资料上的照片。

  他一向不喜欢这点,因为越关心当事人,他越难置身事外,那对他是种负担。

  他应该专心寻找重点,但他无法不看她。

  来此之前,他并未预料到这点。

  她是如此温柔,如此单纯,在事情发生之前,她最邪恶的念头,也不过是把枕头当作可恶的上司殴打。

  连他最小的妹妹,都能想出比这更暴力的行为,她去年就带着弓箭到学校,射掉了训导主任的帽子。

  这女人,深深的吸引了他的视线。

  他忍不住看着她,一直到手机传来同伴的简讯,才猛然醒觉自己为了看她,花了超过预期两倍以上的时间。

  他从来没有如此失控过。

  但强烈的疲倦并末如以往一般侵袭他的身体,他盯着自己的手,有些迷惘。

  她的身影,仍残留在他的脑海中。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催促着他。

  没再多想,在确定没有其他有用的资讯之后,他朝大门走去。

  临走前,他迟疑了一下,回到阳台,拿起那棵仙人掌,又折回衣柜前,轻而易举的搬开沉重的衣柜,捡起在衣柜下方的项链。

  那是一颗心,粉红色的,迎着光时,会有银白色的六芒星光。

  那颗心,有着她的温暖。

  那是她母亲的遗物,她几乎是贴身戴着的。

  他将那颗粉红色的心,放进口袋里,将衣柜搬回原位,这才拿着那棵仙人掌,关灯锁门,下楼离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