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简璎 > 医妻独秀(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医妻独秀(上)目录  下一页

医妻独秀(上) 第九章 出国外交(1) 作者:简璎

  秦肃儿做了半个月饭来张口的废人,伤势好了许多,而吴三接回的臂膀也确认无碍了,萧凌雪便做好了回京的万全准备,从京城来的宝船是皇上御用,特地到宜州来接他们回京,路上可以让秦肃儿好好养伤。

  高大夫听闻消息,找上门来,向秦肃儿恳求道:「绝非因为您是翼亲王妃而想追随,也绝对没有别的企图,在下只是一心想学习您的医术,就算在您身边当个医仆也好……」

  秦肃儿见他说话时脸色涨红,觉得这害羞到家的男人实在老实得可爱。「你跟我去京城,那你的亲人怎么办?你的父母、妻子、孩子也一块儿去吗?」

  高大夫回道:「在下自便父母双亡,拜在师父门下学习外伤医术,前年师父也过世了,如今是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的,去哪里都成。」

  秦肃儿点头。「那好,你随我回京,在惠仁堂坐堂,供吃住,有薪俸,更重要的是,只要你有心学,我的医术定会无条件的传授给你,只不过你万万不要再提拜我为师之事,我可受不起。」

  此事敲定后,高大夫欢天喜地的回去收拾行装,他连租赁的房子也退了,决心一辈子跟在秦肃儿身边学习医术。

  出发之日很快到了,一行人的行李都上了马车,白府上下都出来大阵仗的相送,萧凌雪、秦肃儿等人正准备要启程到码头时,一辆奢华的大马车缓缓驶来,停在白府前,一名银袍玉冠的男子下了马车,眉眼均飞扬着喜色,正是那朱含玉,后面跟着下来的则是孟大夫。

  朱含玉一眼便见到了秦儿,他也不管在场还有许多人,喜孜孜地来到她面前。「秦大夫。」

  孟大夫慢了几步,他恭敬施礼。「见过秦大夫。」

  秦肃儿微感讶异。「朱公子?孟大夫?」

  朱含玉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秦大夫,你是否知道我会来,所以在此等我?」

  秦肃儿失笑道:「怎么可能?我与你又无心电感应,怎知道你会来?」

  朱含玉一愣。「心电感应?」

  萧凌雪狠狠的瞪了秦肃儿一眼,不悦全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秦肃儿连忙问道:「朱公子怎么来了?是否朱夫人有何不适?」

  朱含玉一脸的笑意,带着几分讨好说道:「没有没有,我娘好得很,都是秦大夫的功劳,若不是秦大夫给我娘开刀,我娘这会儿不知道要痛成什么样子,幸好在船上遇到了秦大夫,这都是我娘的福气……」

  珊瑚在一旁不耐烦地打断道:「既然朱夫人好得很,那你来干么?我们小姐不是说了,朱夫人有事才来这儿找人吗?」

  朱含玉又是一愣,本能回道:「在下老早就想来拜访秦大夫了,但因为家里有事,回了一趟庆州,昨日才到宜州,这不就立刻备好了礼来拜访秦大夫。」

  秦肃儿笑道:「真是不巧,我正要离开宜州,现怕要辜负朱公子一片好意了。」

  朱含玉十分错愕。「你要走了?要去哪里?」

  珊瑚不屑的道:「我们家小姐要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朱含玉顿时一脸尴尬。

  秦肃儿好气又好笑地制止道:「珊瑚,不得无礼。」

  珊瑚这才不甘不愿的噤声。

  这时,与吉安站在一起的高大夫忽然讶异地唤道:「师兄?」

  同时,站在朱含玉身后的孟大夫也认出了人群里的高大夫。「师弟?」

  秦肃儿笑道:「原来两位是师兄弟啊!」

  孟大夫诧异问道:「师弟为何在此?难道师弟与秦大夫相识?」

  高大夫浅浅笑道:「我也是不久前才识得秦大夫,深为秦大夫的医术所折服,幸得秦大夫不嫌弃,如今正要随同秦大夫回京,在秦大夫开设的医馆坐堂,秦大夫亦答应了要传授我医术,实在是我的幸运。」

  孟大夫脸色一变。「你说秦大夫要佳授你医术?难道秦大夫收了你为徒?」

  秦肃儿立即解释道:「没有,我没收高大夫为徒,我说了不再收徒弟便不再收徒弟,高大夫有心学习医术,并愿意抛却在宜州的一切,我便让他随我回京,到我医馆坐堂。」

  孟大夫想到自己与朱家还有合约,且妻、子都在庆州,不可能跟去京城,但又不甘心师弟能学到开膛剖腹之术,将来会超越他,再想到师父生前疼爱师弟较多,他一直疑心师父有某些独门医术只教了师弟一人,种种加起来,令他越想越不甘心。

  「师弟,你随他人学习医术,要叫父在天之灵如何安息?你背弃我师门,又如何跟师父交代?」

  面对如此义正辞严的指责,老实的高大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向温和不出头的润青忽然冷冷地道:「你这人实在可笑,当初你不也天天缠着我家小姐,要我家小姐收你为徒吗?若我家小姐真收了你为徒,那你如何跟你师父在天之灵交代?又如何跟师门交代?」

  孟大夫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秦肃儿忍不住抚掌笑道:「说得好,我家润青说得真是好极了!孟大夫,为了不让你对师门不好交代,我永远都不能传授你任何医术了。」

  萧凌雪淡淡地扬声道:「王妃,既然都说清楚了,那么便启程吧!宝船在候,莫要耽误了时辰。」

  秦肃儿好笑的看了萧凌雪一眼,他是故意的啊,存心要吓死朱含玉来着。

  果不其然,朱含玉满脸困惑的看着秦肃儿,和萧凌雪适才放上她玉肩的那只大手。

  「王……王妃?」

  白守诚好心地解释道:「你是朱家商行、朱老爷家的公子吧?在下白家商行白守诚,这两位乃是翼亲王和翼亲王妃,来舍下做客,正要返回京城。」

  「翼亲王妃……」朱含玉感觉到头上彷佛有道焦雷滚过,完全呆愣住,直到浩浩荡荡的马车走远,他才渐渐地回过神来。

  秦肃儿回到京城,便先去向太后请家。

  打从太后寿宴后,她便没再见过太后婆母,她自己也知晓她后来一连串的举止是任性了些,受些教训也是应该,所以这回进宫,她已做好了聆听教诲的心理准备,因此她特意不要萧凌雪陪同,自个儿单枪匹马,很勇敢的去见太后了。

  慈惠宫里,帷幔、地毯都已换成了春夏的明亮花色,象徵着万物复苏,太后优雅地品茗,今日来向太后请安的还有太子妃。

  「肃儿,往后可万万不许你再擅自离京,凌雪受累,军机阁的事务已够他忙了,再说了,堂堂翼亲王还要千里寻妻,这举动落入他人眼里,真真是贴笑大方。」

  秦肃儿低眉顺眼地道:「是,母后,儿媳再也不敢了。」

  太后不假辞色的又道,「凌雪同哀家说,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纳侧妃,也不会纳妾,若哀家定要逼迫他,他便要拔掉这亲王头街,与你到外头去双宿双飞,虽然哀家勉为其难接受了,可你得给凌雪多生几个孩子,至少要生五个。」

  秦肃儿有些瞠目结舌,也就是说,她人生有五年必须在怀孕中度过?她又不是母猪,怎么能生五个?

  太子妃微微一笑,说道:「皇祖母莫要操心,孙媳看皇婶是个有福气的面相,生五个绝无问道。」

  秦肃儿偷偷瞪了太子妃一眼,在心里腹诽,你自己倒是生五个看看啊!

  太子妃抿唇一笑,两人的交流,尽在不言中。

  稍晚,陪太后用了午膳之后,秦肃儿与太子妃一同告退。

  宫里各处已绽放出嫰绿鹅黄,与秦肃儿离开京城时截然不同。

  「肃儿,我一直在想,若我离宫出走了,太子不知是否会像皇叔一般,不管不顾的去找我?」

  太子妃以前都对秦肃儿自称侄媳,是她要太子妃在私下不要拘礼,叫她名字就好,两人年轮相仿,她不想被叫婶婶啊!

  「你想都不要想这个问题。」秦肃儿悠闲的说道:「因为你不能离宫出走,那会天下太乱。」

  太子妃脸上有丝惆然滑过。「我当然知道,我就是想想而已,想知道太子对我的心意是否能令他做出冲动之举。」

  秦肃儿想到或许是太子纳侧妃之事令太子妃心生感触,她很想开导开导太子妃,可又想起萧凌雪的警告,不许她对太子妃洗脑……洗脑这词,自然也是她教他的。

  因此,到口的话她又硬生生吞了回去,转为轻描淡写的道:「你有君儿,已经赢在起跑点了。」

  太子妃微愣。「赢在起跑点吗?这说法倒是贴切。」

  秦肃儿笑着又道:「而且在我看来,太子很爱你,这就够了,不是吗?你又何苦作茧自缚,自寻烦恼。」

  太子妃幽幽叹息。「我知道太子很爱我,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很了解他对我的心意,可是他身为储君,不得不纳侧妃,将来,后宫还会有更多女人。」

  秦肃儿神情凝肃,索性说道:「萧凌雪让我不许影响你,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件事,不要学前人那般想方设法的去防止侧室诞下太子的孩子,也不要想着弄死那些女人,那么你会快乐许多。」

  太子妃听了不由得一惊。

  事实上她日日夜夜都在想这件事,她已有了君儿,侧妃们不必喝避子汤,现在随时可以怀孕,若是她们之中有人得宠,又生下了儿子,母凭子贵,难保不会威胁到她和君儿的地位,娘家母亲多次耳提面命,要她绝不能让侧妃生下儿子,若是生下了,也要弄死……

  秦肃儿见她表情变幻不定,心里已有数,她宽慰道:「你听我的,只要你不存恶念,太子的心永远都是你的,你不去沾染那些肮脏事,你的心才能够真正的平静,否则终日都要提心吊胆的过,你和太子年少共同走过的感情早晚也会消磨殆尽。」

  太子妃细细琢磨她的话,最终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一定听你的。」

  「若你真要比,那么就比谁比较美吧!」秦肃儿从宽袖中取出一罐白瓷瓶,笑道:「这是我积心研制的焕肤润颜膏,早晚擦一次,保证你比任何女子都要光彩夺目,太子自然会把目光放在你身上。」

  太子妃笑着收下了。「你去大周之前可还有空暇?君儿、佩儿吵着要听你说哈利波特的故事。」

  秦肃儿浅笑盈盈。「自然有空了,如今我双手还不甚灵活,不能开刀,天天都能进宫来给他们说故事。」

  打从她给君儿、佩儿进了哈利波持的冒险故事,他们都喜欢得不得了,她每回讲一段,打算讲完哈利波特要讲航海王,她脑中还有源源不绝的中外冒险故事,他们现在可是崇拜她甚于萧凌雪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