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4章(1) 作者:柚心

  辛雨弥还沉醉在被他抱着的喜悦中没多久,心情便因为四周过分凝窒的气氛,不由自主地跟着沉重了起来。

  一上楼,聂彦淮把她放在沙发上休息后,迳自由酒橱拿了罐威士忌,倒了一杯后,仰头喝完杯里的烈酒。

  看着他一饮而尽的豪迈动作,辛雨弥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喝酒?”

  “我被你吓得需要用一杯烈酒好好安抚我的情绪。”

  “对不起。”她道歉。“那我可不可以也要一杯?”

  俊眸睐了她一眼,聂彦淮这才发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此时他才突然想起,她受伤了,否则他刚刚不会抱着她进门。

  这发现让他因为自己的粗心而自责不已。“这里没有适合你喝的酒。”略顿,他定向她。“刚刚跌那一跤没事吧?要不要先帮你--”

  “我没事。我不是小朋友了,我会喝酒,我要喝酒!”

  虽然她的酒量差得可以,但今天是她的生日,又遇到让她不开心的事,让她无来由地想跳脱出为了聂彦淮而自我设限的框框。

  他挑眉,不认同地瞥了她一眼。

  她难得倔强地抿紧唇,表情十分坚持地迎向他的凝视。

  过了将近一分钟,聂彦淮才妥协道:“如果你不是在我这儿,我绝对不会让你喝酒,太危险了。”

  这小丫头生得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他根本不敢想像,她若在外面喝醉酒,呈现“半尸”状况,会引起多少想“拣半尸”回家共度春宵的男人的觊觎。

  不过今晚她似乎也该喝一点酒,放松放松受惊的心情,但他得想想,该怎么降低酒精浓度,却又可以达到让她温暖、放松的目的。

  聂彦淮会答应让她喝酒,教辛雨弥有些讶异。“谢谢。”她欣然道谢,心里却窜起一丝丝小小的失落。

  聂彦淮会放心让她喝酒,是有自信自己不会成为趁她昏醉时而对她乱来的男人嘎?

  这个想法让她有些不开心,难道她真的就这么差?差到不能带给他半点冲动与吸引力吗?

  若是他能把她当女人,那他们之间才有可能多一点发展空间啊!

  辛雨弥若有所思,却因为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宽高脚杯,以及馥郁馨香的气味盈满鼻息而回过神。“好香,是什么?”

  切成丁状的水果有杏黄色、白色、亮红色,果肉混在酱红色酒液里,在透明的杯身中呈现色彩缤纷的视觉感受。

  “热红酒。”

  “真的是酒?”她怀疑地眨了眨眼,不明白他怎么会煮了杯这样的东西给她,眼前的热饮看起来比较像水果茶之类的饮品。

  面对她的怀疑,聂彦淮啼笑皆非。“喝喝看,你就会知道我有没有骗你。”

  喝点酒可以帮助她放松情绪,但又怕她没办法喝太烈的酒,所以他以红酒为基底,加了糖以及综合什锦罐头里的水果和肉桂棒一起煮过,做成适合女孩的温暖甜美口感。

  辛雨弥轻啜了一口调酒,为口中盈满的美妙感到惊艳。“好香、好甜、好好喝喔!”

  红酒经过些微加热,去掉了酒中的涩味,微糖及什锦水果的果香与红酒十分协调且丰富了口感。她不常喝酒,所以很能接受热红酒微甜暖香的口感,连喝了几口,那滑入口中的液体很快便让身体暖了起来。

  在她喝着第二杯热红酒的同时,聂彦淮拉着单人沙发椅来到她面前,再一次严肃地强调。“下一次,绝对不要在我不在时来找我,知道吗?”

  想起那个在店外徘徊的小混混,加上他去机场接她那一天上演的飞车追逐,辛雨弥忍不住开口问:“彦淮哥,你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原本他觉得没必要将店里与黑道的纠葛告诉她,但在两人见面的机会愈来愈频繁的情况下,聂彦淮只好简述目前的状况。“因为生意太好,附近的帮派想要我把店顶给他们,我没答应,所以最近常可以发现一些小混混出现,想为我制造一些麻烦。虽然警方加强了巡逻,但并不保证不会有人为事故发生,这就是我不希望你单独来店里的原因。”

  她曾看过这类的社会新闻,却没想到真实案例会在聂彦淮身上发生,辛雨弥担心地问:“那怎么办?”

  “放心,事情已经在处理中了。”他避重就轻地带过,却因为不小心拂过她的膝盖,引起她倒抽一口气的反应。

  她的反应让他想起自己要帮她察看伤口一事。他皱起眉问:“刚刚跌伤的吗?”

  “应……应该是。”

  闻言,他两道眉皱得更紧,像打了八百个结似的。

  “我想……应该不严重。”虽然他的语气不善,但藏不住的关心让她的心窝发暖。

  “把裤子脱掉让我看看。”

  辛雨弥被他的要求吓到了,脸上的表情有错愕不已以及让人不容忽略的绯红。

  发现自己说的话有多不合宜,聂彦淮立即面红耳赤地尴尬解释道:“我是想看看你的伤口。”

  “噢。”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辛雨弥却没办法立即撤去脸上的绯红,又因为调酒的关系,全身热得发烫。

  两人间的气氛因为他一句话瞬间变得诡异,他不自在地开口说:“我找条短裤让你换上,再帮你搽药。”

  不等她反应,聂彦淮起身回房,暂时由尴尬的氛围中抽出。

  他一定开,辛雨弥马上拿起桌上的广告宣传单充当扇子,猛扇自己发烫的脸。

  她已经弄不清楚,是因为那杯调酒的原因,或是因为聂彦淮那句让人害羞的话,她觉得自己热得快烧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聂彦淮由房间里走了出来。“我找到一条抽绳短裤放在床上,你进房里换。”

  他的裤子对她来说或许大了点,但抽绳裤的好处是,就算她再瘦,都可以让裤头稳稳地固定在腰上,不怕突然掉下来。

  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楞楞地看着他。

  “弥弥……”看着她的双颊泛着酡红色泽、双眼迷蒙,他极不确定地拉长尾音。“不要告诉我,你已经醉了!”

  他不喜欢辛雨弥此时的模样,太诱人了……让他几乎又要忘记,她是他最疼爱的小妹妹的事实,蠢蠢欲动的原始欲望让他想不顾一切地亲吻她、品尝她……

  这样的渴望实在过火而不应该!聂彦淮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抑下一路往下冲的热情。

  听他这么一说,辛雨弥精神一振,立即充满活力地答道:“没有,我很好!”

  如果聂彦淮知道她醉了,不是会送她回家,便是要她赶快睡觉,今天是她的生日,没有蛋糕和祝福没关系,她只想要他的陪伴。

  话一说完,她站起身,竞发现头有微微的晕眩感。

  看她的身子不稳的颤颠,聂彦淮担心地问:“退好吗?”

  她觉得自己似乎、好像有点醉了,但她没承认,只是朝他微微一笑,要他别担心。“我没事。”

  聂彦淮没料想到她的酒量会那么差,没有多想地点了点头后,转身在客厅里的柜子寻找医药箱的踪影。

  朝着聂彦淮的房间走去,辛雨弥确定自己真的醉了,她的脚步飘飘浮浮的,晕眩的感觉让眼前的事物微微扭曲起来。

  走进聂彦淮的房间,辛雨弥关上门后,一看到他的大床,她的双眼立即发亮,张开双臂兴奋地轻呼。“噢,床!”

  也不管是不是会弄痛脚上的伤口,她不假思索地扑上床,整张发烫的脸埋在枕头上,闻到属于聂彦淮身上的味道。

  这是他的床……他睡觉的地方,意识到这一点,辛雨弥的心跳在瞬间变得猛烈而紊乱。

  枕上有各种味道混合而成的男人气息,大大的床像他温暖的怀抱,她觉得自己像被他紧紧抱住似的,舒服、充满安全的感觉让她完全把进房间是要换上短裤的目的给忘了。

  聂彦淮在客厅外迟迟等不到她走出来,好奇地看了看时间--十分钟。只是换条裤子而已,需要这么久的时间吗?

  他疑惑地走到房前敲了敲门。“弥弥,你还没换好吗?”

  一听到聂彦淮的声音,赖在他的床上、贪婪地汲取他的味道的辛雨弥,缓缓由微微醺茫中回过神。

  “弥弥,你还好吗?再不回答我就要进去了喔!”

  这一次,她终于听清楚聂彦淮说的话,迅速回过神,起身边脱掉牛仔裤边回苔:“我、我快好了。”

  因为害怕被聂彦淮发现自己宛如花痴般地嗅闻他的味道的行为,她惊慌地乱了手脚,怎么也没办法顺利脱下合身的牛仔裤。

  聂彦淮站在门外,一头雾水地听到里面发出她制造出来的声响,忍不住又问:“弥弥,你真的没事吗?需不需要我--”

  “啊!唉哟!”

  话还没说完,聂彦淮便听到她发出的痛呼,这一次他不再君子地矗在门外等待她的回应,紧急万分地打开门,冲进房里。

  一进门,聂彦淮便看见她跌在地上,脱下的牛仔裤堆挤在脚踝,露出一双白哲修长的美腿,连同那被紫色丝质内裤包裹住的小巧蜜臀,一同映入他的眼底。

  蓦地,受到眼前活色生香的画面冲击,聂彦淮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让他忘了思考。

  仿佛感觉到他的视线,辛雨弥羞得连发根都快烧了起来。

  她强忍着羞意,知道自己无法尽快由这尴尬的状况中解脱,于是本能地抽下床上的薄被,遮住自己春光外泄的下半身。

  她遮掩的动作唤回他的思绪,以及直直定在她身上出神的视线。“对、对不起!”

  话一落下,他转身就准备出去。

  辛雨弥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无来由地窜出一个想法。

  这些日子以来,她根本无法从聂彦淮的回应看出,自己是否有机会抓住他的心?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她的信心也一点一滴的消失,她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假装被热红酒的后劲弄得迷迷糊糊的,藉着酒意让两人顺水推舟地走进她所期望的结果当中呢?

  要不若再这么下去,她要花多久的时间才可以得到他的心?要多久才能得到她想要的?这个过程当中,会不会有其他的女人出现?

  那样的可能让辛雨弥愈想愈觉得可怕,她不要把她的彦淮哥拱手让给别的女人!

  这样的想法是很自私,但她很爱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与爱抚平他心里的伤,一直爱着他。

  思绪一定,她鼓起勇气喊住他。“彦淮哥,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