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3章(1) 作者:柚心

  半个小时后,辛雨弥停下手中的动作,开口打破沉默。“OK了,到时可能要麻烦彦淮哥再做最后的确认。”

  当辛雨弥将开好的发票递给他后,聂彦淮激动地抱住她。“天啊!弥弥你真的是上天派给我的天使!”

  突然被他抱住,他的气息盈满她的鼻间,强壮的胸膛与揽住她的双臂让她全身发热地僵住不敢动。

  感觉怀里的人儿全身僵硬,聂彦淮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么不适当。

  他明明该放开的,但……她的身体好娇软,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飘进他鼻中,撩动着他的心,让他有些舍不得放开。

  见他没有放开手的意思,辛雨弥胀红着脸,由他的怀抱里拾起脸,仰望着他。“彦、彦淮哥……”

  垂眸望着她布满可爱红晕的小脸、微启的嫩唇,聂彦淮不由得想,不知道她那娇嫩的唇办,尝起来的味道是不是如想像中那般甜美可口?

  这想法让聂彦淮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因为店里大小杂事而让他无处宣泄的热情,此时因她而夸张地喧嚣鼓噪着。

  一对上他火热凝着她的深眸,辛雨弥感觉心跳怦咚、怦咚地在她的胸口作乱,让她无法漠视。

  聂彦淮原本就有一双像是会放出惊人电力的桃花眼,只要对上他的眼,整个人就会被震麻,口干舌燥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他竟用这样诱惑人的火热眼神看着她?

  辛雨弥觉得自己仿佛是世界上最美、他最深爱的女人似的,而他……会吻她吗?

  她急切地想知道这个胡思乱想是不是会发生,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间仿佛被施了魔法的静滞空气。

  聂彦淮猛地回过神,往后大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后,尴尬地轻咳了声。

  该死,他到底哪根筋不对劲了?

  辛雨弥长大了,他就算无法再用看小女生的眼光看她,也不能对妹妹产生非分之想啊!

  恢复自由的辛雨弥小心掩饰内心对他的感情,匆匆地接起在包包里唱歌的手机。

  瞅着她讲手机的背影,聂彦淮急切地想弄清楚,刚刚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想对被他当成妹妹的辛雨弥下手?

  这一刻,躁动的心平静了下来,但那份诡异的感觉依旧紧紧缠住他,让他的思绪有些混乱。

  “彦淮哥,我得回家了。”辛雨弥柔柔的嗓音里有着淡淡的无奈。

  她虽然已经成年了,但因为备受呵宠,仍与家人同住,家教甚严。

  今天因为急着想见聂彦淮,她忘了得先打电话回家报备行踪,才迟归将近一个小时,家人担心的电话已如催命铃声响起。

  暂时抛开心头那纠结成一团、让他厘不清的思绪,聂彦淮点了点头说:“好,我送你回家。”

  伯会造成聂彦淮的困扰,辛雨弥急声开口。“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请司机过来接我。”

  “你已经帮我忙完工作了,我送你回家!”

  他的坚持像一块化在心头的糖,辛雨弥感觉心里有着丝丝的甜意,唇边维持温婉的微笑。“噢,那就麻烦彦淮哥了。”

  “对我不用客气。晚上比较凉,我去拿件外套借你。”嘴角噙着笑,他转身回房间去拿外套。

  讶异他会注意到她没穿外套的贴心,辛雨弥心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暖意。趁着他拿外套的空档,她将刚刚用过的餐具收到厨房的洗碗槽,顺便整理一下桌面。

  突然,清脆的简讯铃声由聂彦淮放在桌上的iphone传了出来。

  辛雨弥直觉地瞥了一下,看见荧幕浮现简讯内容--

  彦,晚上去约会吧!上次你答应陪我土阳明山看夜景,不可以再爽约喔!

  蕾蕾

  这么晚了,他还要陪女生上阳明山看夜景吗?顿时,不是滋味的感觉取代心中原有的蜜味,变得酸涩。

  她嫉妒、失落更懊恼,就在这时,叮叮的简讯铃声再次由iphone传来。

  她不是故意要偷看的,但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定在荧幕上头--

  阿彦,我们和珍妮在KTV等你,不见不散!奶茶

  没多久,叮叮的简讯铃声又响起!

  亲爱的,我这里有一支2003年的杜克酒(LaTurque),过来共度红酒之夜吧!

  你的甜心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简讯一通通传来,她真的会误以为他的iphone秀逗了。

  但确实在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他的iphone接收了三个来自不同女人的简讯邀约,忙碌的情况让她心里酸涩的程度硬生生多了三倍。

  见聂彦淮拿着件外套由房中走出,她起身将擦完桌子的抹布送回厨房。

  聂彦淮显然听到简讯声,放下外套后,开始查看简讯,没多久便听到辛雨弥开口--

  “彦淮哥如果忙,我可以请司机来接我回家,没关系的。”

  他抬起眼瞅了她一眼后,坚持地说道:“给我五分钟回个电话,我送你回家。”不等她反应,他走到角落回电话。

  虽然辛雨弥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可以听到他的语气是温柔、带着安抚的成分。

  这表示,送她回家后,他还是有可能赴其中一个女人的约?

  思及此,失落瞬间充塞在心头。

  想起之前也听过他和其他女人的对话,她想,也许这是他一贯的回应方式,看似多情温柔,实则保持距离,用相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个女人。

  这个认知让她无来由地慌了起来,他用一视同仁的方式对待身边包围着的女人,她该如何突破重围,得到他的心?

  “走吧!”回完电话,聂彦淮将搁在一旁的外套直接披在她的肩上。

  她打住奔腾的思绪,发现披在她肩上的那件外套是他去机场接她那次,身上穿上皮外套。

  心,因此微微发颤。

  她果然是小女生,竟然会因为身上披着他穿过的外套,间接分享他残留在衣上的气味而感到喜悦。

  发现她的沉默,聂彦淮不解地问:“怎么了?”

  强抑下心里真正的情绪,她摇摇头,佯装不在意地说:“彦淮哥,你真的不用送我回去--”

  实在不懂她为何绕着不让他送她回家这点钻牛角尖,他皱起眉敲了她一记。

  “我坚持。况且有什么比送你回家更重要?”

  一定是因为两人小时候一起学书道的关系,在她身边,他总觉得有一种平静祥和的舒服感觉,而这样的感觉,竟让他觉得,送她回家比赴其他女人饮酒作乐的邀约还要重要。

  他的坚持在她的心头隐隐回荡,仅是一句话,瞬间为她坠落在谷底的失落心情注入活力,嘴角无法克制地扬起了笑,连心口也夸张地冒出暖呼呼、甜滋滋的欢喜包包。

  见她似乎没有移动脚步的打算,他很直觉地拉着她。“快走吧!太晚回去,家里的人会担心。”

  在她腕上的嫩肤贴在掌心的那一瞬间,相触的肌肤仿佛产生了电流,两人同时想起刚刚那一个失控的拥抱所带来的不自在,极有默契地迅速分开。

  聂彦淮撇开那局促的感觉,拿起车钥匙,率先下了楼。

  辛雨弥看着他的背影,握着被他握过的手腕,讶异两人的碰触怎么能够带给她这么大的震撼。

  是因为她真的太喜欢他的原因吗?

  昭然若揭的答案让辛雨弥挫败地叹了口气后,急急地跟在他身后。

  就是因为太喜欢他,她才会像笨蛋一样,情绪随着他的一言一行而起起伏伏。

  她知道这样很不好,但没办法,眼前最重要的是,她该如何加快他们之间的进展。

  她不希望……有哪个女人捷足先登,占据了他的心!

  深夜,节奏明显的重金属音乐充斥在耳边,四周尽是结束一天工作后,来到此处喝酒、听歌、跳舞,放松心情的男男女女。

  偶尔,聂彦淮在店休时,也会来夜店放松心情,但今晚,显然效果不彰,他的心情非但没放松,反而有越发躁闷的迹象。

  他把所有原因归于那个与他有十年末见,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小妹妹身上。

  自从她突如其来出现,又替他送宵夜、帮他将店里让他头痛的帐务做汇整的那一晚后,聂彦淮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平静。

  未见她的这一段时间,他想的全是辛雨弥不同于他所认定的另一面。

  在帮他的忙时,他没看到她露出一丁点儿不耐烦的情绪,细心的程度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也许是诸如种种的意料之外,他对她做出了一连串超出哥哥与妹妹之间,不该有的失控举动。

  就算事情过了几天,他还是耿耿于怀……

  “阿彦--”

  当一抹娇柔甜腻的嗓音拉回他的思绪时,聂彦淮才发现自己又恍神了。

  他不动声色地拉回思绪,朝着身边的女伴扬起一抹电死人不偿命的温柔微笑,问:“怎么了?”

  完全没发现聂彦淮的失神,露希雅勾着他的脖子,试探地问:“人家到底什么时候能去你的店里帮忙?”

  虽然聂彦淮不是她的男朋友,但因为两人在“某些方面”很契合,所以关系自然比他的其他女性友人来得亲密。

  仗恃着这层关系,露希雅对他向来坦率而主动,连说话也显得肆无己惮。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