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9章(1) 作者:柚心

  一接到成介彻的电话,聂彦淮马上就赶来了。废弃的老平房,位在山区,听说是江一刀小时候与外公相依为命的地方。

  老平房显然已经多年未住人,屋中散乱地堆着一堆坏掉的家具,角落甚至长出睢车,看起来十分荒凉。

  听说江一刀在成介彻领队查缉前闻风潜逃,这惹恼了成介彻,卖命地继续追捕又多背负绑架勒索案的江一刀。

  在老平房里,江一刀的几个手下被逮捕,警员们正忙着将一干人犯带回警局,聂彦淮没心情听迎面而来的警员对他说了什么,急急地踏进辛雨弥被关的房中。

  从一踏进房间开始,聂彦淮的两道浓眉始终紧蹙,不敢相信江一刀竟然把辛雨弥关在这样的环境中。

  因为天花板漏水,龟裂的墙上长着霉以及可怕的水痕,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霉味,而她就被绑坐在房中正中央的一张椅子上。

  聂彦淮屏着气,僵在原地迟迟不敢上前,因为女人动也不动,没有半点挣扎的迹象,穿着休闲短裤露出的那一双美腿青红交错,全是明显的瘀青与伤口。

  那景象,让他的心纠结得很不舒服,他不想面对现实。

  僵在原地有一分钟之久,聂彦淮才深吸了口气走上前。

  得知辛雨弥就在这间房的喜悦不复存在,心底只剩下一片冰凉恐惧,而他得面对眼前的结果。

  聂彦淮颤颤地掀起覆住女人的薄毯,眼底一映入女人惨不忍睹的脸,心立即狠狠地揪绞成一团。

  江一刀的人铁定是对她动粗了,她的一只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唇角破裂,嘴角的血看起来干了很久……

  他愤怒得想杀了打伤她的人,但是下一瞬间,一个恐怖的念头突然浮现在脑海--

  她……死了吗?

  这个想法让他的心狠狠一颤,整个人宛如置身在严寒的冷冬之中。

  聂彦淮颤抖地伸出指,探了探她的气息,颤声低喃、祈求,直到指侧被微微的呼吸轻拂过,他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替她将绑在椅上的手解开绳子。

  解开她绑在手上、脚上的绳子后,聂彦淮看着她嫩腕上被麻绳磨破的伤口,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心脏倏地紧紧一揪,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虽然由她被绑至今不过四、五个小时,但被关在这样的地方,她会有多无助、恐惧?

  强抑下内心的心痛,聂彦淮拦腰将气息奄奄的她抱起,峻颊抵着她的颊,在她耳畔沙嗄温柔低喃。

  “弥弥,没事了……没事了……”

  这一刻,他心里对上天怀抱着无限感激。

  至少老天爷没有带走她,给了他好好爱她的机会。

  午夜时分,医院呈现一片窒人的宁静。

  蓦地,一直守在病床边的聂彦淮被突然发出的尖叫给惊醒,一睁开眼,看见的便是辛雨弥边哭边挣扎的模样。

  “不!放开我!放开--走开--”

  他起身,温柔地替她擦掉额上的冷汗,柔声轻道:“嘘,嘘……没事了,别怕……有我在你身边,别怕。”

  但辛雨弥仿佛没听到他的声音,持续哭喊着,“彦淮哥……呜……彦淮哥……”

  听到她反覆喊着自己,聂彦淮心疼地轻压住她的手腕,低身轻吻着她的额,在她耳边反覆安抚。“没事了,我在你身边,没事了……”

  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令人安心的温暖与力量,可怕的感觉渐渐远离,她在呼吸恢复平缓后,想张开眼看清眼前的人,却疼得发出痛苦的轻吟。

  她怎么了?由深层的昏沉中醒来,思绪一时间弄不清楚状况,便感觉到有人轻抚她的发,在她耳边发出温柔的轻喃。

  “别动,你的眼睛还肿着,还是先闭着比较好。”

  听见那熟悉的温柔语调,她的鼻头瞬间酸涩,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彦、彦淮哥……”

  看见她的眼泪,聂彦淮急声问:“怎么了?哪里疼?我去叫医生!”

  感觉他就要离开她身边,辛雨弥用尽所有力气,胡乱抓了一通才抓住他的手。“不,别走!”

  由她惊慌的语调感觉出她的恐惧,聂彦淮顿下按床边紧急呼叫钤的动作,回到她身边,迭声道:“好,我不走、不走!”

  在经历过差一点失去她的恐惧后,他清楚明白到,辛雨弥对他有多重要。

  他爱她!小时候宛如兄妹般的情谊,以及几个月的夫妻生活累积的亲密情感,在他未察觉之时,已渐渐转换成了爱情。

  他不敢相信失去她后,他的日子该怎么过,而她会受这样的苦全是因他而起,心中对她的怜惜几乎要满溢。

  这一刻,他只想紧紧将她搂进怀里保护着,永远不放手。

  被他温暖有力的大手紧紧握着,辛雨弥脑中浑浑噩噩的思绪渐渐清明,她表情焦急,紧张地问:“他们……那些人有拿我来威胁你吗?你有没有怎么样?”

  一看见那个曾出现在“泊…微醺”门口的小混混,她便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成为那些人拿来逼丈夫作决定的筹码,她担心却无能为力。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幸运,在她昏迷的期间,她没有感到孤独、恐惧、痛苦、绝望,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丈夫望着她的忧心眼神。

  见她刚醒来,没关心自己狼狈的状况,却关心起他,聂彦淮的心揪得紧紧的。

  “我猜对了?因为我,你把店顶给他们了?”见丈夫一张俊脸阴沉忧郁,辛雨弥急急地追问。

  由她的一言一行,聂彦淮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份量,他伸手便将她抱起,紧紧地揽进怀里。

  瞬间咸受到他的体温和心跳,以及他抱她时紧得几乎将她勒晕的绝望力道,辛雨弥慌慌地挤出声音。“你真的把店顶出去了?“泊…微醺”将来怎么办?客人们……”

  她用虚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叨叨不休,聂彦淮松开手,没好气地轻捏她的鼻。

  “你除了担心这些,不能担心一下自己吗?”

  “可是……”

  她知道“泊…微醺”是丈夫经营多年的心血,若因为她而把店顶给那些人,他会有多难过?多心疼?而让丈夫不得不作出这个决定的是她,光想,她便觉得愧疚。

  “傻瓜,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就算不要“泊…微醺”也没关系。”

  心口蓦然紧抽,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他说……没有什么比她更重要,这……是真的吗?她在他心目中重要的程度,胜过“泊…微醺”吗?

  她难以置信的模样,让他心口泛疼。

  他双眸深幽地紧盯着她,紧握着她的手,哑涩地开口说:“医生说,把你迷昏的哥罗芳剂量如果再多一些,很可能会导致心肺衰竭,就算没有死,也会产生肝肾衰竭的严重后果。”

  只要一想起那个可能,他就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一辈子从没有这么害怕的感觉。

  见他眼泛泪光,英俊的脸上有着备受精神折磨的憔悴,连声音也像是被人用力掐住喉咙似的,粗涩喑哑,让她对他心疼又愧疚。

  “彦淮哥,对不起,让你这么担心我……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让你遭受这些……如果你真的发生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

  这是辛雨弥第一次感觉到,他对她的需要。

  “彦淮哥……”

  “我爱你。”

  她屏住了气息,怀疑自己听到的话。“你……你说什么?”

  “我爱你。”他重复,语气坚定不容置疑。“或许这句话说得太晚,但藉由这件事,我看清了自己的心,明白你在我心中占有多重要的位置。”

  听到他这一番表白,辛雨弥感动得泪流满面。

  与他重逢一直到结婚后,她一直不敢奢望能等到这一句话,更不敢去猜要多久才可以等到他与她有相同的心情。

  因为太激动,泪一流下,牵动受伤肿痛的脸,痛得她的泪流得更急了。

  “呜……好痛……”

  “傻瓜,这有什么好哭的?”聂彦淮又好气又好笑地想吻掉她脸上的泪,却被她尴尬地躲开。

  “怎么了?”

  “人家好丑……”就算没照过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丑。一想到他看到这样的她,辛雨弥就恨不得拿个什么蒙住自己,暂时不要见人。

  “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美的!”他不容她闪躲地捧着她泪湿的脸,坚持但温柔地吻去她的泪。

  感受到他眼底无尽的温柔,泪水完全失了控制,不断地涌出。

  泪愈吻反而落得愈凶,他深深地看着她,温柔地拭去她不断落下的泪珠,嗄哑地恳求道:“拜托,别哭了,别再让我心疼了。”

  “呜……”她含着泪,哽咽地吐出可怜兮兮的话。“我哭得好痛,但眼泪却停不下来……”

  肿起的眼忙着要流泪,很痛,心却因为他而甜得像蜜,两相矛盾的戚受让她觉得自己又想哭又想笑,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聂彦淮又好气又好笑,想到止住她的泪的最有效方法应该是吻她,但她的嘴角有伤,他的情绪又太沸腾,情难自禁的激烈动作一定会弄痛她。

  抑下心里的渴望,他叹了口气,重新将她搂进怀里,将她的头压埋在自己的颈窝,让她想哭多久就哭多久。

  往后,他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相处,可以制造更多热情亲密的时光,不急于这一时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