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8章(2) 作者:柚心

  平常日下午,超市大特卖,辛雨弥在中午吃完饭便独自开车到附近的超市采买食材。

  虽然她与丈夫两人的经济状况不错,但嫁为人妻后,她也开始学会精打细算,尤其最近什么都涨,不稍微留心,一不小心就会多支出好几百块。

  由于每每看着丈夫捧场地吃光她的料理后,会露出满足的表情,因此做晚餐以及与他一起吃晚餐,成为了每天最重要的事。

  这一阵子虽然她因为丈夫突然飞加拿大,毁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而生气,但一心为他的想法却没有改变,推车上放的全是丈夫喜欢吃的菜。

  察觉到自己不自觉的采买习惯,她并不讶异,因为依她在乎他、喜欢他的程度,她哪能气他多久?

  在心底,她早已经原谅他,也接受他的解释,但她就是想让他多紧张一下,让他感受一下被忽略的心情有多难受。

  只不过心里虽是这么想,在进入冷落他的第四天,辛雨弥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她受不了丈夫总是用仿佛有多委屈的忧郁深沉眼神看着她,更无法硬着心肠,对百般讨好她,就为了要求她快点原谅他的种种行为无动于衷。

  如果不是心里小小的坚持,她恐怕是会抛弃所有的不愉快,投进他的怀抱。

  她……这算是拿乔吗?

  嘴角偷偷扬起美好的笑弧,辛雨弥拿了最后一样食材后,将推车推到收银区结帐,心想回家时,先颐道绕到常去的甜点店,选样适合搭酒的甜点当宵夜好了。

  心里的主意一定,她愉悦的心情让心头绽放出幸福的小花,连脚步都仿佛跟着轻松了起来。

  当她推着结完帐的推车搭上往停车场的手扶梯时,却因为四周空无一人而无来由地感到不安。

  是因为超市里挤着一堆婆婆妈妈,以及充斥着某物大减价的大声公声音,所以停车场显得更安静吗?

  她不敢多想,不等手扶梯缓缓下滑,便匆匆将推车往下推,让自己可以快点将采买的东西放回车内。

  就在她的脚步来到车边的同时,由粗壮梁柱后突然闪出的人影,让她吓得魂飞魄散。

  她张嘴欲叫,男人却在她发出声音的前一刻,伸手捂住她的嘴。

  “唔……”不知道突然出现的男人为何抓住她,辛雨弥想也没想,先抬起脚往后踹,再使出一记拐子打中他的肚子。

  男人似乎没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迅速,力道会这么扎实,痛闷了两声,眼泪差点没飙出来,直接朝身边的伙伴忿忿地嚷嚷。“该死,这妞儿的力气很大!快把手帕拿过来!”

  另一个男人不耐烦地嘟囔道:“早跟你说这妞儿的力气很大,一开始就用上不是省事许多吗?”

  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辛雨弥的心猛地一凛,那声音似曾相识……

  这个想法才闪过,男人便拿着手帕来到她面前,一见到对方的脸,她的脸色在瞬间刷白,一双眼惊骇地瞪着他。

  是他!在还没结婚前,她在丈夫的店门前遇到的那个搭讪她不成,反而攻击她的小混混!

  辛雨弥突然间明白一切,立即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可以活动的两条腿更加激烈地往后猛踢。

  之前聂彦淮曾提过,“泊…微醺”因为生意太好而受到黑道的关注,小混混很有可能是那个想叫丈夫把店顶给他的帮派分子之一。

  最近她没再听丈夫提,以为事情应该已经平息,却没想到,对方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用意可想而知。蓦地,她想起前一阵子的无声电话,不禁暗怪自己太大意,以致让这些人有机可乘。

  她不能被抓走!

  “X!瞎杵着发什么呆?快点迷晕她!”抱住她的男人被她连踢了几脚,粗声吐出国骂,不忘抬起大手,重重巴了小混混的脑袋一记。

  小混混不满地碎念了几句,将手帕捣住挣扎的女人的口鼻后,迅速将她推进停在她车边的休旅车里,扬长而去。

  “不……”被迫带上车,她持续抵抗、歪着头,不让手帕捂上,做最后的挣扎。

  既然求救无门,她只好自力救济,只要那块手帕不捂上,凭着学了多年的防身术以及比一般女孩子力气还大的优势,她或许还有逃脱的机会。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小混混却迟迟无法完成任务,心一火,他扬手朝她的右脸挥了一拳。

  因为急怒,又因为避无可避,小混混这一拳挥下,热辣辣的剧痛袭来,她被打得头晕目眩、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手帕覆住她的口鼻,一股独特的味道窜入,心陡然一凉。“不!不要……唔唔……”

  捣住口鼻的力道让她快要不能呼吸,她惊慌失措却感觉眼前的景物渐渐扭曲、晃动,不多久,所有的知觉瞬间消失,脑子像当机似的,呈现一片空白的状态,力气一点一滴由身体流失。

  在思绪完全陷入一片黑暗前,浮现在空白脑中的是丈夫的脸,过往的片段一幕又一幕由脑中飞掠而过。

  那一刹那间,她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她觉得自己好蠢、好笨,如果早知道会遇上这样的事,她不会和他冷战、不会不理他……

  她爱了他好多年,好不容易爱情开花结果了,如果她真的有个意外,再也见不到他,该怎么办?

  聂彦淮觉得自己快疯了。

  自从他由加拿大回来后,他和辛雨弥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

  她一如往昔地尽到做妻子的责任,一样帮他把所有的一切打理得好好的,一样对着他微笑,但他可以感觉到,她还在生他的气,在回避着他。

  这样的转变让他赫然惊觉,两人和平共处的感觉有多美好,他每天想的全是晚上回家后要如何讨好她,让她快点原谅他。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让她太伤心了,不管是“哀兵策略”,或者是可以哄她消气的甜言蜜语,所有可以试的方法他都试过了,但他亲爱的老婆大人,还是回以他冷令约钦钉子。

  “泊…微醺”的员工都可以感觉得出老板的烦躁,因此总是在下班前最轻松的时刻纷纷献计,当中又以不小心说出部分事实,引起误会的会计小美最为积极。

  但,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建议下,聂彦淮觉得自己的头好痛,这群人是来闹的吗?提出的建议夸张到可以演偶像剧了。

  “聂哥,一线电话。”

  驱走一干人等赶快下班,聂彦淮接起电话。

  “您好,我是聂彦淮。”

  “聂哥,那件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一听到对方的声音,聂彦淮整张俊脸一沉,语调瞬间冷了几分。“刀哥,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是吗?我的店没有顶让的打算。”

  听到他的答案,名唤刀哥的角头老大江一刀愤愤地开口。“小子,你真是不上道--”

  聂彦淮听过他的威胁不下百次,不等他将话说完便直接打断他的话。“刀哥,若有需要,我可以让介彻再和你谈谈。”

  成介彻,刑警大队队长,曾侦破几起重大刑案,检肃过几个大帮派,查缉检肃过的要犯无数,是表现十分出色的员警,也是他相识多年的好友。

  当初在江一刀找上他谈“泊…微醺”顶让的问题时,他便不假思索地到成介彻所在的单位报案。

  他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却没想到,事情根本还没解决。

  “上一次我是给那小子面子!”江一刀不以为然地冷嗤了一声。“这次,怕是你要跪着求我顶下你的店!”

  聂彦淮不知江一刀的自信是打哪里来的。“刀哥--”

  “小子,你老婆真的很正点啊!尤其那双手特别漂亮。”江一刀打断他的话,等着看他的反应。

  听他提起妻子,聂彦淮脸色一变,不安的感觉涌上。“你到底在说什么?”

  “说你老婆呀!”知道自己掐中他的死穴,江一刀在电话的另一端呵呵直笑。“我想你应该不知道,你老婆现在在我这里作客吧!”

  心重重一凛,聂彦淮感觉一股恐惧由脚底窜起,他强自镇定地开口。“让她和我说话。”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片刻后,才传出江一刀对着手下嚷嚷--

  “带上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入耳底,聂彦淮的心跟着七上八下,他希望……江一刀只是吓他,不是真的抓了妻子……

  就在这时,怒声咆哮由另一端传来,差一点没震破他的耳膜。

  “&林%$!怎么还晕着?”见手下拖来毫无反应的女人,江一刀气得飙出一长串粗话。

  “刀刀刀……刀哥,那个药量没算好,下、下下得太重了……”手下唯唯诺诺地回答。

  “你他妈的是白痴吗?!”

  聂彦淮听着另一边的动静,脑子混乱心颤地轰轰作响。

  是辛雨弥吗?江一刀真的把她抓走了好威胁他吗?

  他拿起手机拨打妻子的电话,却听到她的手机铃声由另一端传来,倏地,心坠入谷底。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被接起,他的心一扬,还来不及开口,传出的却是江一刀余怒未息的声音--

  “你他妈的真以为老子诓你吗?”

  “这是绑架!”他冷声开口,不敢相信江一刀竟然无视台湾法律的存在,如此明目张胆地干下掳人勒索的事。

  “小子,当初刀哥我捧着钱好好和你说,你却不要,那刀哥我只好请你太太来我这儿坐坐,看她是不是比你聪明些、识相些了。”江一刀说得有条有理,并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何不妥。

  “如果你敢动我老婆一根寒毛,我会让你吃牢饭吃到死!”斯文的他撂下狠话,语气浓得呛人。

  “那就把店顶给我,我让兄弟送你太太回去,否则--”他语带威胁地拉长尾音,有意让聂彦淮自己猜想结果。

  聂彦淮心里其实很恐惧,却不愿去思考江一刀话里的意思。“我要和她说话,说完话我就可以给你答案。”

  他要确定她没事,只要她没事,他可以毫无异议地把店双手送给他!

  当这个念头一浮现,聂彦淮蓦地明白,辛雨弥对他而言有多重要,他不能失去她,他无法想像失去她的感觉……

  “你老婆……现在暂时没办法和你说话。”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他声音如常,心里却无法不忐忑。

  “放心,只要你够上道,她会好好的。”

  “只要她好好的,一切好谈。”

  “那咱们就好好谈吧!小子。”

  结束通话,聂彦淮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无论如何,他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成介彻身上。

  他重新拿起电话报案。

  个性刚烈的成介彻一接到聂彦淮的电话,知道江一刀犯下恐吓取财绑架的案子后,脸色铁青,火得大发飙。

  半个小时后,他亲自领队至江一刀的地方“关注”,在临出发前,他对聂彦淮说:“你可以在家里等消息。”

  “不,我一刻都等不了了。”在和江一刀通话后,他不死心地用隐晦的方式问过所有亲人,得到的答案让他不得不相信,妻子真的在他手上。

  “冷静下来等我的消息,至少让我先问出他将嫂子藏在哪里。”成介彻的态度强硬,连对好友的口吻也一样严苛冰冷。

  聂彦淮知道兄弟的个性,也知道不该妨碍他出任务,但事关妻子的安全,他无法冷静。

  “放心,不会有事的!”头一次看到好友焦急的模样,成介彻难得出声安抚。

  “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我!”

  他拍了拍聂彦淮的肩,点头,嫉恶如仇的个性让宛如刀削过的脸部线条绷得极紧。

  事到如今,聂彦淮只能相信他,静下心等待与祈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