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8章(1) 作者:柚心

  加拿大锡尔斯酒庄

  傍晚,一望无际的天空被夕阳染成一片绚烂橙橘,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与葡萄酒香。

  天还没完全暗下,葡萄园里的工人早已收工齐聚一堂,准备享用由酒庄提供的户外晚餐。

  感觉到空气里喧腾鼓噪的气氛,聂彦淮找了一处幽静的地方,享受着完全不同于台湾的悠闲时光。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扰了他。

  “聂哥,怎么不到前面和大家一起喝酒、吃东西?”

  没在庭院前看到聂彦淮,罗思颖疑惑到了极点,通常搞孤僻不是她亲爱的“前”老板兼学长会做的事。

  哪儿热闹往哪儿钻是他的本性,若是场中有美女,聂彦淮更是丝毫不浪费与生俱来的天赋,会将身上迷人的特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聂彦淮抬眸瞟了眼面前有着一身健康小麦肤色的学妹,懒懒地开口。“没心情。”

  闻言,罗思颖忍不住轻笑出声。“这还真不像聂哥你的个性呢!看来弥弥把你管教得很好。”

  她隐隐约约知道,她最亲爱的万人迷学长不愿结婚、放浪形骸的原因,是因为年少轻狂时那一段深刻的恋情。

  因此在得知聂彦淮娶了与他一起长大的世交小妹妹辛雨弥后,罗思颖讶异不已,也忧心不已,好奇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结婚。

  “弥弥……”想起她,聂彦淮忍不住大叹了一口气。

  早几年,店里锡尔斯酒庄的酒进的量不多,但几年下来,锡尔斯酒庄的酒后势看涨,他原本就有意签下合作契约,再加上罗思颖嫁进锡尔斯酒庄,一切变得理所当然。

  却不料,这段日子由世界各地冒出的买家与他有相同的打算,也就是因为如此,在接到罗思颖的电话后,他不假思索地决定亲自走一趟加拿大。

  枉费他好不容易拿到钢琴演奏会的门票,定下了与妻子第一次约会的日期,却只能爽约。

  如果时间不是那么赶,如果有多一点思考的时间,他会带着辛雨弥一起飞过来的。

  看着他失神的模样,罗思颖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聂哥,你真的陷进去了喔?”

  “什么叫做我真的陷进去了?”她夸张的反应得到他一记白眼。

  没把他不悦的反应放在眼里,罗思颖热络地问:“婚礼时我没办法回去,这次要来,你怎么没把雨弥顺便带过来?”

  “也不知道是谁十万火急要我赶快飞过来的。”

  因为离开得仓促,来到加拿大后他试着联络妻子,却怎么也联络不上她。

  他担心、不安,数度想打电话回家旁敲侧击地问问妻子的状况,却又怕惊动老人家而作罢,到最后只有祈求事情以最快的速度顺利进行。

  在这一段等待的期间,他赫然发现,他满脑子都想着妻子,一心只想快点回到她身边。

  这样的心情,让他感到不可思议,偏偏当她出现在脑海,便让他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的行为,让他无法否认,自己已经爱上她的事实。

  “没办法,世界各地有许多买家财力比你雄厚,店的规模也比“泊…微醺”大上十倍,竞争这么激烈,你说若不是我捎消息给你,我婆婆会把今年的新酒代理权给谁?”

  因为罗思颖说的是实话,所以他仅能以叹气做结尾。

  罗思颖玩味地看着俨然陷入恋爱中的男人,好奇辛雨弥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收服他的?

  强烈感觉到她用一种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的夸张反应看着他,聂彦淮没好气地轻拍她的额,推开她的脸。“借我电话,我得再打一通电话回台湾。”

  “聂哥,你惨了,弥弥生你的气了。”她不知死活地取笑他。

  沉下脸,他压抑心中想掐死她的冲动,微眯着眼警告。“如果弥弥真的生我的气,你要负全责!”

  “关我什么事?”想与酒庄签下代理权的又不是她。

  “我就爱迁怒,怎样!”他语气恶劣地开口,心里暗暗祈祷,这一次电话可以接通,他希望辛雨弥不要生他的气呀!

  如果她知道,任性淋雨的下场会让她得到重感冒,辛雨弥绝对不会放任自己做出淋雨的傻事。

  在她心爱的丈夫没知会一声便飞到异地,又无消无息地消失了几天后,她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似的,完全失去了活力。

  看过医生后,她连动都不想动地赖在床上,除了哭,就是哭到迷迷糊糊的睡着。

  醒后她昏沉沉,思绪浑浑噩噩,饿了勉强吞了几块苏打饼,之后耳边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手机铃声吵得她头痛,因此她索性拔掉电话插头、关上手机,又继续躺回床上睡。

  这当中,好几次半夜醒来,冷清的屋子,身边少了他的落寞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房中昏黄的夜灯中,她和聂彦淮的婚纱照蒙上一层淡黄光晕,灰暗的色泽,一如她的心情。

  相片中那个幸福洋溢的新娘,仿佛不是她,像是在嘲讽她此时凄凉的状况。

  她哀伤地想着,自己可能会这么病死而没人发现。

  这样的想法让她自怜得想哭,但只要一想到丈夫无视她的存在,她就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陷在完全灰暗的思绪当中,辛雨弥竟然悲观地觉得,如果能这么死去或许也不错。

  至少她不用在每天早上醒来的那一刻想到,她是个被丈夫遗弃的女人,不用去期待他什么时候回家。

  或许,这样会比较好……

  一签定与锡尔斯酒庄当季新酒产量的合作代理权后,聂彦淮买了最快出发的航班机票,迅速飞回台湾。

  不过再怎么快,当他回到家时,也已经是隔天半夜了。

  一进屋子里,他因为乌漆抹黑、没开半盏灯,感觉一股强烈的恐慌袭上心头。

  妻子一直没回家吗?所以家里的电话才会没人接?

  这样的想法让他无来由地发起慌,他放下简单的行李,匆匆上楼察看才知道,主卧室是亮着的,那昏黄的光线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由不明的光线中,他隐隐辨出,床上有一抹侧身剪影,玲珑起伏的柔软线条让他紧绷的神经稍稍松懈。

  她还在……聂彦淮暗松了一口气,视线不经意落在床头柜上的纸袋上头,让他的心猛然一揪。

  那是他费尽干辛万苦利用关系拿到的票,因为他失约,所以她没去听吗?

  聂彦淮充满愧疚地放轻脚步来到她身边,却发现妻子蜷抱着棉被,睡得深沉,眼角、长睫残悬着泪珠,显示她睡前哭过的痕迹。

  一想到她曾经哭过,他立即被心疼、不舍与愧疚的情绪淹没,不用问也知道,她为何伤心,为何伤心落泪。

  顿时,他想掐死惹她伤心的自己!

  聂彦淮悄悄地爬上床,和衣躺在她身边,张臂抱住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儿。

  突然被抱住,感觉身后温暖结实的怀抱,辛雨弥心一促,转过身,以为自己作梦了。

  应该是梦,因为只有在梦里,那个忘记她的存在、把她狠心抛下的男人才会突然出现,给她渴望的温暖。

  伸手轻抚眼前那张依旧睡眼惺忪的恍惚小脸,聂彦淮愧疚地哑声开口。“弥弥,我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他的两道浓眉因为看清她的模样而紧蹙。怎么才几天的时间,她就有办法让自己变得这么憔悴苍白?

  若真是生他的气,也没必要折腾自己呀!

  听到他略哑的嗓音,温柔醉人的语调,辛雨弥顿时想起他在现实中做出的可恶行径,不禁心酸又愤怒地推了他一把。“走开!”

  在现实中他根本不在乎她,她又何必在梦中制造自欺欺人的假象?

  没料到她会突然推他,聂彦淮被她突如其来的力道给推下床。“呃啊--”

  听到那一声痛呼,辛雨弥由惊愕中回过神。不是梦,他真的回来了?!她扑到床边察看,眼底映入的是丈夫哀怨的神情。

  “弥弥,你真的生气了吗?”他揉着不小心撞上床头柜的肩头,不确定地开口问。

  辛雨弥诧异地望着他,强压住想要上前看看他撞得怎样的冲动,却想起他恶劣的行径,心中一抽,喉头干涩得吐不出半个字。

  她该好好地一吐心中委屈、该质问他,但偏偏一见到他,所有的情绪就一溜烟地跑掉。

  这会儿,涨满在胸口的情绪被浓浓的思念给取代,她无法违背心里真正的感觉,无法生他的气。

  她气这样不平气的自己,气自己是如此爱他,爱到就算一再被他欺负也愿意不断的包容、原谅他。

  意识到这一点,她紧紧咬着唇、红着眼眶,重新躺回床上,用薄被由头蒙住自己,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只要不看就好了吧?看不见那一张让她思念的脸,她就不会心软、不顾一切地投进他的怀里,期待得到他的怜宠。

  看着她不同以往的反应,聂彦淮心里暗自叫苦,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的气得不轻,才会横下心来不理他。

  强忍着肩头传来的痛意,他急急地爬上床,无赖地将那一团被薄被子蒙住的身子强带进怀里。

  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他的怀抱,辛雨弥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抗拒的声音由被子里传出。“放、放开我!”

  “弥弥……对不起……对不起……”

  他学她手脚并用,手压住她的双臂、脚夹压住她的下半身,让她动弹不得地困在他的怀中。

  被他强悍的力道困在怀里,辛雨弥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多微薄,纵使她的力气再大,但毕竟是女人,若他有心制住她,她根本没有半点可以反抗的空间。

  像被猎人抓着的小兔,她沮丧地放弃挣扎,一静下,千头万绪瞬间涌上心头,委屈的泪水失去控制地不断滚落。

  听着她压抑的啜泣由被子里传来,聂彦淮的心揪成了一团。

  他想拉下她蒙住脸的被子,但她却死命拽拉住,不让他得逞。

  看着她的眼泪一滴一滴染湿薄被,他慌了手脚。“嘿,怎么哭了?你……你别哭啊!”

  知道再不把话说清楚,她会继续陷在哀伤的情绪当中,聂彦淮不管她愿不愿意,在她毫无防备的状况下,拉下盖住她整个人的薄被。

  一看到她哭得两眼通红,一双眼像核桃似的,他心疼地捧着她的脸,逼她正视自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失约,而是--”

  被他钳制着,辛雨弥不得不用哭红的眼看着他,语音微微发颤,呐呐地问:“为什么你喜欢露希雅,胜过喜欢我?”

  心里积累了太多负面情绪,她再也没有力气去猜、去在乎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了。

  她取代不了孙乐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甚至连露希雅或其他女人都比不上,她输得真彻底啊……

  聂彦淮愈听愈糊涂,疑惑地问:“为什么这么问?你什么时候见过露希雅?”

  仿佛没听见他的疑问,辛雨弥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喃喃轻语。“露希雅在你心中的地位胜过我,所以你才会想让她陪你一块儿出国,是吗?”

  聂彦淮还没弄清楚她上一句话的意思,却又马上被她扯进下一个沮丧灰暗的情绪之中。

  “你到底在说什么?是谁说露希雅陪我一块儿出国的?”

  “小美。”

  心口瑟缩了一下,聂彦淮马上就明白,辛雨弥会如此伤心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萨失粒。

  “弥弥,我和露希雅之间真的没什么。那天我接到小颖的电话,当时露希雅也在店里,一听到我要飞加拿大,她就兴致勃勃地想与我同行,顺便参观锡尔斯酒庄附近的葡萄园、酿造厂与酒庄。

  “她想参观酒庄我没理由阻止她去,但一到机场我就立即与她分道扬镳,只想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家。若早知道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我怎么都不会同意让小美顺便替露希雅订机票的!”

  听着他的解释,辛雨弥的心还是好乱,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一想到这些,浓浓的疲惫伴随着酸楚涌上,她无力地咽着嗓,小声地说:“我知道了。我累了,想睡觉。”

  第一次被她推拒在心房外,聂彦淮的心口蓦然揪紧,喉咙紧缩。

  虽然他强势地把她制在怀里,任她身上淡雅的香味窜进他的鼻息,带给他舒服的感觉,但他却找不到每一次与她拥抱时,属于彼此的美好感受。

  这样的感觉让他恐惧、惶惑。

  她不相信他的解释,不再不顾一切地恋慕着他、需要他、在乎他、无止尽的包容着他了……

  她对他绝望了吗?她不要他们的婚姻了吗?当这个念头一窜进脑中,聂彦淮不禁慌了,抱着她的双臂不由自主地收紧。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她的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