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柚心 > 惹爱闲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惹爱闲夫目录  下一页

惹爱闲夫 第6章(2) 作者:柚心

  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讶异,才短短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她就做了一桌日式早餐。

  因为奶奶的关系,他最常吃的早餐是三角饭团、味噌汤及玉子烧,在一起学书道期间,早早便到聂家报到的辛雨弥,也跟着他们这样吃。

  眼前数种口味的三角饭团、炉上沸腾的味噌汤,飘散出温暖的香味,空气里还有她正在煎玉子烧的蛋香……这一切,简直是他们共同的回忆,却让他更加不自在。

  “这些年我没吃早餐的习惯,我先出门了。”僵硬的话落下后,聂彦淮无视她温婉的笑脸,转身出了门。

  所有的反应是那样自然而然,待他回过神时,他已经上了车,眼前缓缓打开的雕花大门,正迎接着他离开。

  他懊恼地叹气。“聂彦淮,你真是个混帐啊!”

  他还是让她受伤了……

  踩下油门,车子顺势加速离开,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一想,或许暂时逃离,可以让他尽快厘清心中的混乱吧!

  和从小就崇拜仰慕的人结婚了,但辛雨弥却没有半点新婚该有的喜悦与甜蜜。

  因为接连着两天,聂彦淮都没有回家。她不断说服着自己,他会回来的,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强打起精神决定主动出击,他不出现,那她就积极主动靠近吧!否则若任由状况这么僵持下去,她和聂彦淮的婚姻根本不会有持续下去的可能。

  心思一定,她决定回“泊…微醺”一趟。在结婚前他一直住在二楼工作室的小套房里,她相信这两天他应该睡在那里。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辛雨弥不敢太晚到店里,匆匆换了衣服后请司机载她到丈夫开的店。

  到达市区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一进店里,她便看到聂彦淮被几个身材火辣的客人包围,有说有笑,不时可以看到女人们被他逗得笑得花枝乱颤。

  这几天他无视她这个新婚妻子的存在,去和别的女人调笑厮混、乐不思蜀,根本没想到要回家吧?

  瞧见那情景,苦涩、嫉妒瞬间便冲到喉头,她根本不知该不该出声喊他,蓦地,一抹娇嗓落入耳底--

  “阿彦天生是个发电机,当他的女人要早早明白这一点,才不会伤心喔!”

  辛雨弥诧异地望向声音来源,眼底映入一张艳光四射的美丽脸庞,疑惑地蹙起眉,她记得自己不认识她。

  仿佛看穿她的疑惑,露希雅笑道:“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喔!”

  “请问你是……”她努力在脑中搜寻,却找不到答案。

  “露希雅。”藏起心头对辛雨弥的浓浓妒意,她风情万种地瞥了她一眼。“阿彦的……女性朋友,我参加了你们的婚礼。”

  不知为何,“女性朋友”四个字令辛雨弥感到揪心刺痛。

  在婚前她就知道,聂彦淮的“女性朋友”很多,如今要面对,却让她心里五味杂陈。

  在法律上,她的确独占了聂彦淮,但仅仅只是名分!

  她根本无法抓住他的心,除了那个深烙在他心中、早已不在人世问的女人,还有围绕在她的丈夫身边、那些像见着蜜的蝶……

  她极力控制着内心激动的情绪,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婚礼那天太忙,才没空留意你。”

  “无所谓。”露希雅佯装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接着不怀好意地提醒她。“其实我们都是替代品。”

  辛雨弥错愕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暗暗观察着她的反应,露希雅为了能够引起她如此大的反应而感到得意。

  眼前顶多算清秀的女人得到了她最想得到的东西,她会让她明白,得到聂彦淮并不代表得到胜利与幸福!

  露希雅挑了挑柳眉,故作惊讶地问:“你……不会不知道阿彦与孙乐芹的事吧?”

  辛雨弥看出她挑拨意味甚浓的举止,佯装不在意地柔声回道:“我知道,但孙小姐已经过世了,就算彦淮哥再爱她,那也是过去的事。”

  表面上她装作不在意,但事实上,她对于孙乐芹一直抱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背叛了聂彦淮,却得到他的心,就算过世许久,却是以另一种存在的方式,深深烙在聂彦淮心底,直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帮他抹平了那段情伤带来的伤痛。

  “死?在阿彦心中,她根本没死吧?”她扬了扬艳唇,冷笑地问:“上床时,阿彦有没有把你错认过她?阿彦把我错认过好几回,不过我不在乎,反正只要在床上契合、快乐就够了。”

  露希雅用直白的语气说着床上的风流韵事,像无数根淬满妒意的针,狠狠地刺进辛雨弥心头,让她又疼、又酸、又涩得难以忍受。

  她可以感觉到,露希雅透露和丈夫上过床是要让她嫉妒难受,那毕竟是结婚之前的事了,她不应该介意,但却无法完全释怀。

  露希雅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话带来的成果,似笑非笑地努努嘴角说:“不和你聊了,我到楼下选瓶香槟。”

  辛雨弥怔在原地看她渐渐远去的曼妙身段,心情大大受了影响。

  当聂彦淮由女人堆中抽身时,看到的就是辛雨弥坐在吧台前发呆的模样。

  心一凛,聂彦淮明显一楞。“弥弥……你怎么来了?”

  因为自己一直没办法厘清心情,因此索性将所有思绪投入工作中,一见到她,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单身,忘了家里有老婆,没意识到不回家要打电话告知,没想到有人会为了等他一夜没睡。

  他错愕的模样让辛雨弥心一酸,他看起来就像是直到这一刻才突然想起她的存在似的。

  这个猜想让心头的酸楚全搅和在一起,但她仍勉强挤出一抹笑,问道:“彦淮哥,有空谈谈吗?”

  大约可以猜出辛雨弥想说什么,聂彦淮向吧台的服务生交代了一下,便带着她上二楼。

  一进入聂彦淮完全私人的空间后,辛雨弥望着他略显削瘦的脸颊,开门见山地问:“延几天很忙吗?怎么没办法回家都没打电话?”

  撇开这点不说,近看她才发现,才几天的时间不见,他不但瘦了一点,眼下更有着明显的黑眼圈。

  为什么?他后悔了吗?和她结婚让他感到痛苦吗?

  思及这个可能,她的心绞成一团,难过得想好好痛哭一场。

  他与她的婚姻,为什么和她的想像有这么大的落差?

  看着她强忍着难过,却倔强得不愿显露的模样,聂彦淮的喉头似梗了个硬块,心疼她的感觉由心头不断涌现。

  由始至终,她没有错,有问题的是他。

  就算真的成了夫妻,他还是因为那个唤起心底伤口的陈年旧梦,再次失去爱人的自信,他甚至无法确定,他对她的感觉是不是爱情,或者只是单纯的欲望?

  他知道这一切若不厘清,对她不公平,更让他惶然得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与她相处,所以才会选择逃避。

  新婚隔日的一念之差,令她脸上强颜欢笑的模样是那么明显,他知道逃避不是办法,若不面对,他只会伤她伤得更深。

  思绪一定,他愧疚地来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道:“弥弥,对不起,我……我还不是很习惯自己已经结婚,所以才会忘了没办法回家时,应该打电话告诉你。”

  他的话让她的脸色倏地刷白,颤声问:“忘、忘了?!彦淮哥的意思是……”

  看着她大受打击的模样,他语气十分坚定地保证。“我并没有要放弃我们的婚姻!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为我们的婚姻而努力,好吗?”

  或许在努力的过程中,他才能厘清对她的感觉是爱情,或者只是喜欢和被吸引。就算只是喜欢,他也该由喜欢中渐渐学着爱她。

  辛雨弥一向偏袒他,就算到了这一刻,就算被他的逃避给伤了心,她也只能选择顷琼。

  “好,我可以等彦淮哥习惯我、习惯我们的婚姻,如果你想住这里,我也可以一起搬过来,我们可以一起为我们的婚姻努力!”她勇敢地迎视他的眼神,强自镇静地说出心里的想法。

  他愿意坦承就表示她还有机会进驻他的心,这个突然绽现的小小火光让她颓丧的心注入活力,燃起希望。

  聂彦淮的心因为她的话而深深拨动着,他不禁怀疑,他对这么可爱的小女人真的只有喜欢吗?

  这一抹不确定,让聂彦淮一更加坚定地强调道:“放心,今晚我会回家。”

  闻言,一种暖暖的、甜甜的滋味在心头发酵,她美丽的脸庞漾起愉悦的笑,充满期待地问:“那你要回家吃晚餐吗?”

  “可能会晚一点,但我会回去吃晚餐。”

  他知道这段婚姻能不能维持下去在他,只要他肯回应她的爱,他们应该会过得很幸福。

  他的回答简直像一道映入阴霾心头的阳光,轻易便赶走她心底的灰暗,令她陷在满溢着幸福的氛围里,过往的一切、他身边的女人,全都变得不重要了。

  她奔向他,激动地抱住他,用嘴堵住他的唇。

  辛雨弥突如其来的大胆热情举动让他怔住。

  她用力地搂着他的腰部,吻着他的唇贪婪而惶然,像急切渴望着他的情感,强烈得让他感觉内心的波动。

  他捧着她的脸,拉开两人贴近的距离,不解地问:“弥弥,你怎么……”

  “彦淮哥……”定定凝着他,她紧张地开口说:“以后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抱别的女人?”

  暂且撇开孙乐芹不说,只要想到他可能跟露希雅或其他的女人保持关系,她的心便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强烈痛楚。

  他们的婚姻对她而言是一心一意、神圣而坚贞的爱情。

  想要独占他的渴望让她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他是她的丈夫,是她辛雨弥一人独有的,她不要和别的女人共享他。

  因为感觉他愿意再与她一起为他们的婚姻而努力,几天来的委屈,心酸在此时宣泄出来。

  聂彦淮不明白地拧眉。“什么意思?”

  “我爱你,但我不会逼你要和我有相同的感情,可是至少不要让我和别的女人共同拥有你……”说着说着,她眼眶发红,随时有掉眼泪的可能。

  对他的强烈情感在体内疯狂奔窜,她的心很乱,没信心到了极点,她很怕……怕自己会失去他。

  想到这个可能,她圈着他的力道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被她这样抱着,聂彦淮脑中久远的记亿悄悄的被唤起。

  小时候,她要是受了委屈,便会这么抱着他,急着向他申诉她有多可怜。

  直到这一刻他才能好好地想,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坚持守着这段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回应的恋慕。

  无来由的,心因为这个想法而被揪得发疼。

  他无心伤害她啊!

  “天哪!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虽然他们的婚姻来得突然,但他并不是随便的男人,或许婚前对性的态度自由轻率,但与她结婚后,他绝对会遵守自己许下的诺言。

  轻垂下长睫,避开他的凝视,辛雨弥力持平静地说:“总之,就是请你不要……不要找别的女人……”

  感觉她心里的惶恐,聂彦淮收紧双臂,密密地将她揽在怀里,汲取着她的发香,保证道:“放心,我不会找别的女人。”

  在双方家长面前承诺照顾她时,他就下定决心要负起这个责任,知道她因为自己的逃避而感到不安,他更明白自己迟早得面对心里的魔障。

  之前他骂学妹罗思颖陷在情伤走不出来,其实他也半斤八两,同样是个陷在过往情怀的傻子。

  他突然想到,辛雨弥那么在乎他,他却无视她的情感,那他和当年辜负乐芹的那个男人有什么不同?

  想起乐芹的下场,聂彦淮不由自主地由心底打了个寒颤,坚决不让自己变成那样无情的男人。

  不知他脑中起伏的情绪转折,辛雨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心跳,整个人被他的体温烘得发烫。

  她微微晕眩地想着……她可以相信他的保证吧?

  她还没找到答案,聂彦淮却接着开口说--

  “在很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让我很痛苦的恋情,它带给我的伤害太深……”

  听着他因为说着过去而沉痛的声音,辛雨弥激动地、真诚地强调。“我知道,所以不管如何,我会一直爱着彦淮哥,用爱抚平你心里痛的地方。”

  她此时的模样让他想起,她在聂家聚会时,在嫂嫂们的面前捍卫他的情景,顿时,心口因为她的情意而发烫沸腾着。

  “弥弥,你这个傻瓜……”

  “只要彦淮哥愿意接受我的爱,我就不是傻瓜!”

  傻瓜!他在心里叹气,赫然明白,她与他对感情的执着这点十分相似,或许……或许向前定一步,真的会海阔天空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