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夜半探香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夜半探香闺目录  下一页

夜半探香闺 第3章(2) 作者:馥梅

  书一看,就忘了时间,直到翠玉低声唤她,才从书中世界退了出来。

  “郡主,方才安顺来报,王爷前面有客来访,就不过来了,让郡主您先用膳。”安顺是王爷的贴身侍从之一。

  “这样啊!那就去吩咐琉璃传膳吧。”她将书阖上放到一边,表情有些古怪,刚刚在书里看到作者笔下的奇人异事中,好像看到了不少穿越前辈的影子呢。

  搜寻原主的记忆,倒是让她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再佐以这些日子对身边的观察,就不难发现一些原本不该出现的东西,譬如玻璃的盛行,水泥的运用,印刷等等。

  这个时空穿越者不少呢!看来她得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朝代的历史发展才行,免得不小心露了破绽,让其他同乡识破就不妙了,她一点也不想来一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戏码。

  看来最妥当的办法就是安分的过日子,不要“发明”什么或提出新奇的点子,她的身分和生活环境,都不需要她再汲汲营营,她也没有多大的野心,只想好好的享受这不曾有过的被亲人疼爱的生活。

  至于拐杖……在众多伟大的发明里,这种受众小的东西应该不会引人注意。

  下意识的,她忽略了被拐杖吸引过来的轩辕臻宸。

  用完了早膳,稍作休息之后,她又撑着拐杖,在翠玉和琉璃的护持下,在院子里慢慢的走着,比起清晨的独立训练,早膳后的散步只能算是轻量级的。

  “哈哈哈!女儿啊!好消息!”一阵爽朗的大笑由远而近,循亲王步伐飞快的踏进碧荷院,看见在院子里“艰辛”的练习走路的女儿,心疼的飞奔而来,一把将女儿抱起,往屋子里走去。

  “爹!”凌绮荷惊呼,红着脸轻喊。

  “乖女儿啊!咱不用这么辛苦,爹有个好消息跟你说。”循亲王好声好气的对女儿说,进了屋后将人放在窗边的软榻上,自己也侧身在榻边坐下。

  “什么好消息?瞧爹方才开心的模样,跟女儿有关吗?”凌绮荷好奇的问,心里隐隐有些猜测,眼下与她有关的好消息,除了她身体状况之外,似乎也没其他……总不可能是门好亲事。

  凌绮荷摇头,绝对不可能,这么一个女儿控的爹,有人想抢他家闺女,就算对方条件再好,他再如何的满意那桩亲事,都不可能这么开心的。

  “有人给爹介绍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前辈,那位前辈所修习的内功心法,是属于长春一脉,对养身调气、蕴养筋脉特别有效,等过几天那前辈到了京城,就能为你运功疏通,修复筋脉,每天运行一大周天,连续十天,你就能完全康复了。”循亲王说得高兴,眼角微微湿润,大掌温柔的抚着宝贝女儿的头,他可怜的女儿终于要脱离苦海了。

  “爹……”深切的感受到循亲王的疼爱,凌绮荷感动的蹭了蹭循亲王的大掌。

  “爹,您告诉女儿,为此您付出了什么代价?”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倒是没有。”循亲王摇头。

  “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那位前辈怎么会为了一个陌生人耗费宝贵的内力?爹,您可别瞒我!”

  “是真没有。那位前辈是逍遥亲王的师叔,据逍遥亲王所言,他的师叔待他如亲娘,只要他开口请她帮忙,她不会拒绝的。”

  凌绮荷心脏猛烈的一跳。

  “逍遥……亲王?”她有些错愕的低喃。

  是他……

  “是啊!逍遥亲王前两日刚回京,从皇上那儿知道了你的状况,方才递拜帖上门,就是跟爹说这件事,他说他已经写信给他的师叔,如果没什么意外,最迟三天他的师叔就会抵达京城。”

  “他没有提出什么条件吗?咱们与他非亲非故的,平白帮咱们这么大的忙,女儿心里不踏实。”

  哼!什么前两日才回京,他好几天前就擅闯您女儿的闺房了!

  凌绮荷不知道的是,在擅闯闺房之前,那人已经偷窥了一个多月了。

  “这点倒不用担心,逍遥亲王为人大气爽朗,这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他根本不会放心上。而且他还说了,你遭了这难,也是他们轩辕家小子作的孽,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可不是吗?要不是轩辕煜恒那小子,我的宝贝女儿能受这么大的苦?没揍他一顿已经是爹宽宏大量了。

  凌绮荷有些无奈的看着女儿控模式全开的爹爹,所以他就很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他们的“补偿”,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且还觉得自己很大肚?

  “对了,女儿,说起来确实有个不算条件的条件。”循亲王突然想到。

  “什么条件?”不算条件的条件?这可真古怪。

  “就是逍遥亲王说他的师叔不喜住在陌生的地方,所以到时候你得到逍遥亲王府去小住几日,直到康复。”

  她没听错吧?他竟然要她住到逍遥亲王府?!

  这里是古代吧?是吧?虽说这里对女性限制没那么大,男女之间正常的来往是被允许的,但绝对是发乎情,止于礼,不允许越雷池一步,私下牵牵小手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像这种非亲非故直接到男人家中,虽说是为了治病,但仍然会被人诟病的。

  像以前凌绮荷和轩辕煜恒,可是连牵牵小手都还没有过呢!虽说这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轩辕煜恒讨厌凌绮荷造成的。

  “爹,您该不会已经应了吧?”她错愕的瞪着爹。

  “当然应了。”循亲王理所当然的点头,笑笑的对她道:“放心好了,爹会陪你去的。”

  凌绮荷楞了楞。“爹能陪我一起当然是最好了,不过您跟逍遥亲王提到这点了吗?”

  “爹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姑娘家住别人家,陪你一起去是理所当然的,有必要特地提出来吗?”循亲王笑说。

  看爹爹的笑,怎么觉得很有狐狸的味道?她又仔细一看,还是那耿直爽朗的俊容,嗯,肯定是她的错觉。

  不过,那个轩辕臻宸、逍遥亲王,到底有什么目的?真的只是替侄子善后吗?

  想到那天他对“凌绮荷”的改变很感兴趣,再佐以这个朝代出现的几名有名的穿越者,难道说他怀疑她,所以想放在身边就近研究?

  又或者……她突然想到以前看的那些夺嫡文。

  朝堂的事她不懂,但是以轩辕臻宸和爹的身分,一个有资格坐上那把椅子,一个手握王朝大半的兵权,两人公然结交,就不怕引起皇帝忌惮怀疑,将他们给咔嚓掉吗?

  “女儿,皱着眉头想什么呢?”循亲王用指腹抚平凌绮荷纠结的眉头。

  “爹,您不担心皇上对您起忌惮之心吗?”凌绮荷低声的问。

  循亲王先是一怔,旋即恍悟,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爹!”凌绮荷抗议的喊,她可是在担心他啊!

  “绮荷是不是觉得爹和逍遥亲王的身分太敏感,走得太近的话,怕皇上起疑心?”

  “嗯,所谓君心难测,帝王的心意是最难揣度,疑心病也是最重的,就算信任,也永远是不全的,就算嘴上说相信,只怕多少还是有疑心,也许此刻暗处就有皇上的暗卫监视着,将我们所有的谈话都记录下来呢!”

  看多了清穿文,那些暗卫可是无所不在的。再说,有轩辕绕宸先前的“听说”,更让她相信这个可能。

  “哈哈,我的绮荷真的长大了,懂事了,知道担心爹爹了,爹爹真高兴。”循亲王非常欣慰的看着女儿,宠爱的轻抚她的发。

  “绮荷,别担心,爹爹心里有数呢!而且皇上就算疑心谁,也不会怀疑到逍遥亲王身上,所以爹爹和逍遥亲王有所往来并不会引起皇上的忌惮,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皇上和逍遥亲王之间的信任这么坚固吗?”

  “至少他们不会为了那张椅子争夺。”

  “不懂。”

  “这么说好了,当初皇上和逍遥亲王确实为了那张椅子起了争执……”

  哼哼!她就说嘛!哪个男人没有君临天下的野心?是没有机会罢了。

  “……不是争着坐那张椅子,而是争着不坐那张椅子。”

  嘎?她听错了吧?还是爹说反了?

  “最后逍遥亲王对天下的责任感没有皇上重,或者说皇上的手脚没有逍遥亲王快,所以逍遥亲王早一步甩手溜回师门,皇上不得已,只能尽快登基,免得便宜了其他人。这件事是秘密,只有不到几个人知道,所以绮荷也要保密喔!”

  凌绮荷眨巴着眼,被这则秘闻震傻了。

  好吧!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的疑心病才是最重的。

  真是的,这是哪门子皇帝啊!一点都不合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