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夜半探香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夜半探香闺目录  下一页

夜半探香闺 第3章(1) 作者:馥梅

  清晨,天际方微微泛白,循亲王府的仆人们已经动了起来。

  翠玉指挥着粗使丫头烧水,准备等郡主起了沐浴用。

  最近郡主改了习惯,早上起床便要先沐浴,而且她和琉璃还发现,郡主的中衣每天早上都有些汗湿,两人心里很是疑惑,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的,怎么郡主夜里睡觉还会流那么多汗呢?

  “郡主,起了吗?”听闻房里的动静,翠玉立即靠在门前询问。

  “嗯,进来吧!”

  翠玉推门而入,绕过屏风后便看见郡主已经坐在床沿,立即上前伺候。

  “奴婢已经命人将热水备好,郡主要沐浴了吗?”

  “好。”她浑身正粘腻得难受呢。“扶我过去。”

  翠玉和琉璃搀扶着凌绮荷绕过后室相隔的屏风,浴桶里冒着白烟,周围还燃着几个火盆,整个屋子还算温暖。

  凌绮荷在两人的挣扶下,穿着中衣直接跨进浴桶里,轻轻的吁了口气。

  “你们到外头候着。”她轻轻挥手遣退两人。

  翠玉和琉璃对视一眼,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郡主沐浴都不让她们在一旁伺候了,这让她们担心得不行,深怕行动不便的郡主摔了或出什么意外。

  可偏偏郡主却异常的坚持,连王爷都拿郡主没办法,只能依着她。

  可是她们是怎么也无法放心,所以又一次的开口请求。“郡主,还是让奴婢留下来伺候吧!”翠玉低声的说。

  “不用了,你们在外面候着就行了。”凌绮荷立即拒绝。

  笑话,她可不想让她们看见她摔得浑身青紫的身子,那会引来大风波的。

  “是,那……郡主,有事就喊奴婢一声,奴婢就在这儿候着,千万不要逞强啊!”翠玉不放心的叮咛。

  “知道了知道了,翠玉嬷嬷。”凌绮荷戏谑的调侃。

  “郡主!”翠玉不依的抗议,有些哭笑不得。

  “行了,下去吧!”

  见两人一脸忧急的退下,凌绮荷才微微的吸了口气,抬手慢慢的解开系绳,脱掉身上的衣物。

  整个人泡进热水里,舒服的闭上眼,仰头靠在桶沿,觉得全身毛孔都舒张开了,酸痛的筋骨、疲累的肌肉都得到了抚慰。

  “对了,翠玉,琉璃,你们知道逍遥亲王吗?”凌绮荷一边清洗身子,想到前几天出现的那个人,他说他是逍遥亲王,还说改天再来拜访,害她提心吊胆了几天,结果看来是白担心了,人家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她努力搜索了原主的记忆,记忆中是曾听过这个封号,但是也仅是一个封号而已,其他一概不知,不知道是那轩辕臻宸太神秘?还是原主对轩辕煜恒之外的男子都不上心?

  “知道。而且啊!听过逍遥亲王的事的人很多,可见过逍遥亲王的人却很少。”翠玉隔着屏风道。

  “嗯,说来听听,他是什么样的人?”

  “原来郡主不知道吗?”翠玉和琉璃讶异的对视一眼,不过想想也是,以前郡主满心满眼只有恒郡王,对其他人是完全不上心的。

  “逍遥亲王是先皇最小的弟弟,是当今圣上的十八皇叔,年纪比皇上还小呢,据说逍遥亲王当初因为早产,又因为胎里中毒,导致一出生便体弱,御医断言活不过周岁,所以他的母妃敏惠贵妃求得当时的圣上,也就是逍遥亲王的父皇的允许,将其托付给一位故友,据说是一位隐世的高人,不仅精通医术,武学在天下排行也是数一数二的。”

  “逍遥亲王出生不到三个月便被带走了,之后便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直到满二十岁之前只在众人面前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他的父皇驾崩,先皇登基的时候,第二次是他母妃过世,第三次则是先皇驾崩。”

  “亲王的爵位是先皇登基的时候封的,后来当今圣上又赏了享双亲王俸禄,逍遥亲王是当朝唯一位享双亲王俸禄的亲王,皇上在宫里还专程为逍遥亲王留了一个宫殿,在内城也有一栋占地广大的亲王府邸,在南方还有一处富饶的封地,据说比整个京城大了好几倍呢。”

  随着翠玉的叙述,凌绮荷隐约也记起了这些事情。

  果然是不上心的关系。

  “郡主怎么突然提起逍遥亲王了?”一旁琉璃好奇的问。

  “没什么,突然想到,随便聊聊罢了。”凌绮荷敷衍。

  没想到那人竟然是皇帝的叔叔啊。

  “郡主,水应该快凉了吧,该起了。”翠玉斟酌了一下时辰,提醒道。

  “嗯,知道了。”凌绮荷撑着桶沿谨慎的跨出浴桶,慢慢的擦干了身子,拿起整齐迭放在一旁椅子上的肚兜中衣一一穿上,查看自身确定没有疏漏之后,才让两人进来。

  回到床沿坐下,翠玉拿起早先准备好的衣裳伺候她穿衣。

  现在橱柜里的衣裳都是她醒来之后又重新定做的,除了因为现在的身子瘦弱,穿起以前的衣物太过宽大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原主的衣裳十有八九都是大红色,她并不喜欢。

  现在她的衣裳大半都是素雅的颜色,以前原主最爱的红色只有少少的几件。

  穿上一件鹅黄长裙,肩上披着白色轻纱,纱上肃着点点樱花瓣,微风轻轻吹过,轻纱荡漾,宛如片片樱花落雨,淡雅中更是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

  “以前觉得郡主穿上红色的衣裳华丽美艳,耀眼得引人注目,美极了,没想到郡主穿上素雅的衣裳,不仅美极了,还多了一股空灵雅静的气质,更让人移不开目光了。”翠玉笑着说。

  “呵呵!就你这张嘴会说话,早上起来吃了蜜了,嘴这么甜。”凌绮荷轻笑,不仅没有当真,心里还有点失笑,昭华郡主这张脸确实倾国倾城,不过那是以前,以及以后,至于现在,昏迷半年多瘦得不成人形,虽然把自己当猪一样养了三个多月,有了不错的成效,但也只是摆脱了皮包骨状态,整体来说还是太瘦了。

  她自己目测,这具身体身高大约一百六十七公分左右,目前体重最多大概只有四十公斤,还需要多努力。

  “奴婢说的可是实话,虽然郡主现在还是瘦了些,但是再好好养段时间,一定会变得比以前更美的。”翠玉认真的说。

  这是这些日子以来,郡主院子里的奴才们一致的想法。

  以前的凌绮荷美得太过耀眼逼人,现在的凌绮荷却有一股内敛温润的气质,让人待在她身边就觉得很舒服。

  而让他们更喜爱现在的凌绮荷的原因是,以前的她除了对恒郡王之外,其他人都不假辞色,更别提他们这些奴才了,从没放在眼里过。

  他们当然不是觉得不平,在他们的思想里,奴才和主子之间这样是正常的,所以完全没有什么不平的想法。

  他们是替自己的主子不值,明明身分高贵,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却在恒郡王面前伏低做小,百依百顺,受了委屈还得自己咽下去,然后又自己送上门去。

  现在的凌绮荷正好相反,对他们每个人都很好,却对恒郡王不待见了。

  自从她醒了之后,整个循亲王府都沉浸在欢快的气氛中,尤其是碧荷院里的,觉得日子真是美好。

  “你们不觉得我变得不像以前的我了吗?”凌绮荷突然问。

  这是她的疑问,她并没有刻意去扮演昭华郡主,刚醒来那会儿,浑身无力,要演张扬的郡主太费劲儿,后来见大家对她的改变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也就顺其自然本色发挥了。

  “郡主改变这么大,奴婢们怎么可能没发觉呢?”翠玉微笑的说,一旁琉璃也默默的点头附和。

  “那你们都不觉得奇怪吗?”凌绮荷不解的问。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啊!太医也说过,一些遭逢大变故的人往往会性情大变,大部分会往坏的变,譬如变得阴沉孤僻,变得疯狂残暴等等。郡主变这样还是往好的变,是长大了,成熟懂事了。”太医说他们都该觉得庆幸。

  是啊!遭逢大变,几乎殒命,结果引以为做的武功尽失,还行动不便,加上变故之前恒郡王不知做了什么伤透了郡主的心,导致郡主轻生,一个人经历了这一切的一切,怎么可能不变?

  没往更暴力更刁蛮更任性的方向变就已经很幸运了,更何况是变得这么好。

  她还记得当时王爷说,他不是不喜欢这样的女儿,他是心疼。

  他们也是。

  就算更喜欢这样的郡主,也因为知道郡主受了什么苦才变得如此,而让他们更心疼。

  “是这样啊……”凌绮荷心里微汗,原来人家都帮她想好了前因后果,脑补什么的真是太厉害了,她在心里默默的给大伙儿按了赞。

  “当然喽!不管郡主变成什么样,永远都是奴婢们的主子。而且太医说了,郡主的身体会康复,武功也能练回来,郡主,您不要担忧,一切都会好的,以后郡主一定能找一个比恒郡王优秀,而且郡主好的夫君。”

  脑海里突然闪过轩辕臻宸的模样,凌绮荷微微一楞,旋即一惊。

  拜托喔!她疯了才会莫名其妙的想到他!

  才见过一次面,她可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也完全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更何况可是夜闯少女闺房的登徒子,又是姓轩辕的,更危险的是,他似乎对她的不同很感兴趣,探究意味浓厚,她防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对他有什么遐想!

  一定是他临走前说什么会上门拜访,害得她这几天都在担心这件事,以至于想起他的机率高了些。

  “爹今天休沐吧?”凌绮荷转移话题。

  “是,王爷之前派人来说,练完武梳洗过后,就过来和郡主一起用早腾。”翠玉笑说。

  “郡主,看时辰应该也差不多了,奴婢这就到厨房看看早膳准备好了没。”琉璃接口问道。

  “好,你去吧!”凌绮荷点头。

  “奴婢告退。”琉璃一福退下。

  “翠玉,帮我把小书房桌上的书拿过来。”凌绮荷觉得有些无聊了,想起前几天刚看了几页的书,便让翠玉去拿了过来。

  所谓的小书房,其实只是在宽敞的卧房内用屏风在最左侧一处靠窗的地方隔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出来,放上一个书架,一张书桌,一张椅子,以及一张贵妃椅。

  这些都是她醒来之后交代布置的书不多,大半都是以前昭华郡主一时兴起拿来翻看的奇人异志或游记,正好,她正需要了解一下这个朝代的事,这种书对她来说比什么诗词文学适合多了,毕竟她不可能一下子就表现得精通文里,这种找死的事她是不会去做的。

  性情变了可以有很多理由,但是学识,是不可能突然就有的。

  “是。”翠玉绕到小书房,看着桌上几本书,苦恼的皱皱眉,扬声问道:“郡主,这桌上好几本呢,您要看哪一本?或者奴婢全部拿过去?”

  “拿那本王朝异间录。”

  翠玉拿了书,回到床边,将书递给凌绮荷。

  “奴婢记得这本书郡主以前草草的翻过一回,还说里头都是些胡说八道异想天开的无稽之谈呢。”

  “是吗?我不太记得了呢。”凌绮荷笑说,也不在意。

  她才刚看了头几页,基本上都还是作者的自述,倒还没有看见什么异想天开的无稽之谈。

  不过人家都说是异闻了,难不成还想在书里看见什么正经八百的文学着作吗?

  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