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夜半探香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夜半探香闺目录  下一页

夜半探香闺 第2章(1) 作者:馥梅

  “大总管,郡主让您进去回话。”夏槿赶到院门口,恭敬的对凌文道。

  凌文一楞,没想到郡主这一次竟然让他进门回话,这是……难道郡主打算见恒郡王了?

  果然和以前一样,坚持不了多久就自个儿先服软了吗?

  暗暗叹了口气,他也只能踏进碧荷院,来到郡主房外,看见郡主的大丫鬟翠玉已经等在门口,见着了他微微一笑,道——

  “大总管,劳烦您走一趟,请回禀恒郡王,郡主身子还很虚弱,不适合见客,实在没有精力招待恒郡王,请恒郡王体谅。”目前整个循亲王府的人就没有一个待见恒郡王的。

  凌文闻言暗暗松了口气,郡主不是想服软就好,要不然还真的是太没骨气了。

  想当初郡主从恒郡王府回来之后便投了湖,虽然翠玉和琉璃两丫头当初也没听见事情原委,郡主醒来后好像没这回事般,不曾提起过原由,王爷也担心郡主又想不开,便不再提起这件事,并严令所有人不得再议,否则杖五十,没死的就送去挖煤。

  可虽然不知原委,但他们都知道,肯定跟恒郡王有关,所以王爷对恒郡王的态度已经明显的改变,不再像过去一样当子侄般热络,连带着整个循亲王府的下人也慢慢改变,不再当恒郡王是未来姑爷对待。

  之后王爷更是主动奏请皇上解除这桩婚约,王爷说,能把女儿逼到跳湖,这种男人怎能给女儿幸福呢!

  好不容易宝贝闺女保住了一条命清醒过来了,他可不能留着这个后患,将来害闺女入火坑。

  听王爷说,一开始皇上并没有应允,只说等昭华郡主痊愈之后再说。

  不过王爷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打发,干脆直接哭倒在皇上面前,说恒郡王这门亲事,他们高攀不上,甚至愿意交回兵权、爵位,连带两个儿子也一并辞官,自贬为庶民,只求皇上留他女儿一条生路……

  亲王可是高了郡王一等,这“高攀不起”都能说出口了,甚至连兵权和爵位,儿子的前程都不要了,皇上无奈,为了不失去这门将才,危及边关战事,也只能允了循亲王的请求,解除了这桩亲事。

  听说事后皇上将恒郡王宣进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至于还交代什么,就没人知道了,不过或许和恒郡王接二连三上门拜访有关吧!谁知道呢。

  正打算回去回话,屋里的人又出声——

  “等一下,凌文。”凌绮荷眼珠儿转了转,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冷笑。

  “奴才在,郡主有何吩咐?”凌文恭敬的回应,不会是后悔了吧?

  “请转告恒郡王,本郡主需要静心休养,禁止一切闲杂人等的骚扰,除非恒郡王是心存恶意,故意不让本郡主好好养病,想让本郡主病体无法康复,甚至希望本郡主病情恶化一命呜呼,否则就不要再来打扰本郡主了。”凌绮荷徐缓的说。

  轩辕煜恒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外在形象温和无害,实际上却是残酷冷血,一肚子坏水,随时准备为了自身利益算计他人,这种人她在职场上见多了。

  “……”凌文瞠目结舌,这……这种话虽然说起来会很爽快,可是叫他一个奴才怎么对恒郡王说啊?还有,郡主什么时候改了性子,竟然能用这种温柔得让人打颤的语气说出这种话,若是以前,心里不痛快就直接像爆竹似的炸开,拿着鞭子使性子了。

  “凌文,务必一字不漏,忠实的转达我的话,我相信恒郡王那么高贵仁慈温和亲切,一定不会怪罪你的,放心好了。你这么担心,难不成是怀疑恒郡王的为人,认为他是表里不一、会迁怒到奴才上的小人吗?”

  没想到她也有用上这种冷死人的台词的时候,不过又何妨?管他什么话,能噎死轩辕煜恒那卑鄙小人的话就是好话。

  “奴才不敢。”郡主英明啊!奴才佩服啊!凌文在心里赞道。

  “算了,如果你觉得自己办不好,我也不勉强,就让翠玉去回话好了。”

  “就不麻烦翠玉姑娘了,奴才会将郡主的话一字不漏、如实转告恒郡王。”凌文立即说,看了一眼有些失望的翠玉,对她得意的一笑,得了她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下去吧!”凌绮荷接过琉璃重新递上的干净银匙,又慢慢的用起膳来。

  “是,奴才告退。”凌文离开,差点哼起小曲儿,赶忙克制住自己的神情,摆出一脸恭谨的模样去执行这项“艰难”的任务去了。

  来到朗月亭,凌文恭敬垂首,忠实转述主子的原话。

  轩辕煜恒脸色铁青的听着,而他身后,白锦瑞和杜奕苍两人低垂着头,恨不得自己眼瞎耳聋,没听见凌文转达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

  “凌总管,昭华郡主真的这么说?”轩辕煜恒的声音冷得可以结冰,这是他第一次在外面暴露出这一面。

  哎唷喂啊!吓死人了。

  凌文忍不住在心里撇嘴,这才是真面目吧!什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啊呸!亏得他们家郡主已经醒悟,要不然真嫁了以后可怎么活呢!

  “回恒郡王,奴才句句属实,郡主交代务必一字不漏忠实转述,奴才万万不敢擅作主张,郡主还说,恒郡王光风霁月,是这么的高贵仁慈,温和亲切,断是不会迁怒到奴才身上,奴才若心怀惧意敢转述,那就等同于污蔑恒郡王,不相信恒郡王的为人,认为恒郡王是表里不一的阴险小人,这是奴才万万不敢的。”

  轩辕煜恒觉得自己闷了一口血,要吐吐不出,要咽咽不下。

  凌绮荷那个刁蛮的女人什么时候开始会用这种绵里藏针的方式说话了?

  “哼!”轩辕煜恒怒哼一声,甩袖离去。

  凌文久久不动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直起腰,哼着小曲儿悠闲的离开了。

  待双方都离去,空荡的朗月亭,突然响起一声低笑。

  轩辕臻宸躺在朗月亭顶上,眼底闪过一丝兴味,他昨日刚回京,听闻皇帝侄儿提起昭华郡主这事,又从暗卫的密折内容觉察到异样,所以在得知轩辕煜恒又上循亲王府,便也跟了过来。

  没想到会看到一场好戏。

  看来昭华郡主和传闻以及他所知道的有些不一样了呢!

  “呵!没想到这次回来竟然会发现这么一个妙人,真是有趣,配轩辕煜恒那双面人是可惜了。”清朗悦耳的嗓音,带着满满的兴味。

  须臾,他从朗月亭的屋顶飞掠而去,眨眼间便已不见人影。

  像来时无影,去时也无人知晓。

  另一边,恒郡王府里。

  轩辕煜恒一踏进书房,便愤怒得一脚踢翻了沉重的书桌,砰的一声巨响,让书房外的人都腾若寒蝉。

  他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端坐在椅子上。

  这该死的凌绮荷!

  她以为他希罕去找她吗?要不是皇上下了口谕,非要他亲自上门赔罪,她以为他还愿意和她纠缠不清吗?

  赔罪?哼!她自己找死投水关他什么事,又不是他叫她去投水的!他碍于皇命不得不上门,她还拿乔了,敢给他吃闭门羹,她怎么敢?

  他一直知道凌绮荷对他的感情很深,他以为这次还会像过去一样,只要他稍微给个好脸色,这件事就会揭过去,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他的控制。

  凌绮荷投水,是第一个意外;连太医都诊断可能会就这样在昏迷中咽气的凌绮荷,却在昏迷半年多之后清醒过来,是第二个意外;循亲王那只老狐狸竟然主动找上皇上哭诉并请求退亲,是第三个意外;而最大的意外,是凌绮荷的改变。

  以前的凌绮荷巴不得天天缠着他,一天没见到他就会自己跑来找他,更不要说他都上门了还不见他。

  可现在呢?他三番两次的上门,她竟然避不见面?

  还有凌总管转述的那些话,那一点也不像凌绮荷会说的话!

  除……根本不是凌绮荷?

  轩辕煜恒眉头紧皱,没错,应该不是凌绮荷,而是循亲王,或者凌棋骏,否则凌文向天借胆也不敢真的“老实”转述!至于凌棋骏,他的个性和凌绮荷差不多,属于直来直往的,不可能拐着弯说那种噎死人的话。

  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火气勉强压了下来。

  既然是循亲王从中作梗,那么他就算去十次百次,也见不到凌绮荷。

  既然如此,就过一阵子再说了,他不出现,等凌绮荷完全康复,想必也会自己送上门,就像过去一样。

  他没想到,就因为此时太过自信的做下决定,造成了往后的追悔莫及。

  有时候错过,便是一辈子,再无转圈余地。

  时光如白驹过隙,月余时间又转眼逝去。

  凌晨,寅时正,除了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再无其他声响。

  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凌绮荷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才掀开被子,慢慢的挪动到床沿。

  屋里因为她特意吩咐,夜里蜡烛是从不灭的,借着昏黄的烛光,她伸手将放置在床边的两根拐杖拿过来撑在腋下,开始她今天的训练。

  这拐杖是她请工匠做出来的,拿到成品后,这十来天她每天清晨都会提早一个时辰起床偷偷练走做复健,至于为什么要偷偷的做?

  呵,还不是第一次在众人眼皮下做复键时,因为那些人太心疼她,不忍见她太累,让她根本无法达成自己的预设目标。

  可清醒至今已经三个月,她每天就只能透过窗看着庭园的景致,从白雪皑皑到如今满庭芳翠,她心急,想尽早恢复健康,于是找了借口,费尽许多唇舌,外加耍赖撒娇才好不容易让王爷爹爹答应免翠玉她们守夜,这才开始她独立的、偷偷的复健。

  她撑着拐杖慢慢的在室内来回走着,走了两趟,额上便布满了汗水,虚软的双手偶尔撑不住拐杖,几次差点跌倒,她硬是咬紧牙撑了过来。

  她可以的!不管是因为昏迷太久造成的萎缩无力,或者像他们练武之人说的筋脉受损堵塞,就算没有高人为她疏通修复筋脉,她相信只要多做训练,一定能康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她不会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她不怕累不怕苦,上辈子早已习惯了什么事都靠自己。

  再说自从那天她不仅气走了轩辕煜恒,还从爹爹那里得知婚约已经解除了这个好消息,这一个多月来她心情都很好,做起复健也就更加卖力。

  想到那天晚膳后她跟爹爹提起和轩辕煜恒的婚约时,爹爹一脸紧张的模样,以及她说出自己要解除婚约,不愿意嫁给轩辕煜恒时,爹爹松了口大气,然后邀功似的告诉她婚约已经解除了的样子的……很可爱啊!

  有这样一个疼她宠她的爹,她真的很高兴自己穿越了,否则原主就这么死了,爹爹该有多伤心啊!

  她知道最终她还是必须嫁人,没有感情无所谓,但至少得是一个会尊重她,且愿意一起经营婚姻的对象,是吧。

  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她现在只想尽快恢复健康,然后在出嫁前争取一两年的自由时间,好好的游览古代风光,也不枉穿越一回了。

  清丽的小脸满是对未来的向往,此时她努力多走一步,美好的未来就更近一步。

  她没有发现,微敞的窗子外,一道黑影像是与黑夜融合了般,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她来来回回,在屋里走了一趟又一趟。

  轩辕臻宸深邃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屋里的人,这是他第几次站在这里了。

  记得第一次,是收到监视循亲王府的暗卫报告,说昭华郡主让工匠制作了一对奇怪的拐杖,用来撑在两边腋下练习走路,已经连续两天在寅时正自己偷偷起床练走。

  他不由得想到那天在朗月亭听到的事情,觉得会说出那些话噎得轩辕煜恒那小子无法反驳,还不能严惩传话的奴才一个大不敬之罪,最后只能忍怒拂袖而去的昭华郡主挺有趣的,让他产生了一些探索的兴趣。

  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之下,算准了时辰来到这扇窗外,果然看见这个纤细瘦弱的人悄悄的起床,拿着那副奇怪的拐杖开始练走。

  看昭华郡主摔倒了又爬起来,艰难的移动几步又不支摔倒,然后又费力的爬起来继续走,他心里不由得对这样的她有了一丝敬佩,为她的坚韧,为她的不馁。

  之后,一天又一天,他总是在同一时刻来到此处,默默的看着她每天都有些微微的进步,走得越来越稳,摔倒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此刻的她,看起来明明是那么柔弱,可是她身上爆发出来的坚韧,却是那样的耀眼。

  看着她好似泛着光的美丽面容,他的心也不禁跟着颤动。

  见她踉跄差点跌倒,轩辕臻宸几乎要出手搀扶,但又一次忍了下来,双手在身侧一松一握,每每她脚步稍有不稳,就不自觉的屏息握拳,待她站稳脚步,才又吐气松了开来。

  他没有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可以平静的看着她摔了又起,起了又摔,心里也只是佩服,然后一次次,一天天,在不知不觉间,心情慢慢的改变了,到如今他会紧张、会不忍、会心疼,稍有踉跄就有要冲上前搀扶的冲动。

  突然,屋内的人再次踉跄着往前扑跌,经过多日的经验所得,让他在电光石火间便判断出她这次是脱力无法自救,要摔了。

  这次他没能忍住,眨眼间飞身掠进屋里,在他回过神时,已经接住了她倒下来的瘦弱身子。

  怀里的人,真的……太瘦了,那浑身的骨头硌得他连心都发疼。

  想起她的遭遇,有些气她当初竟为了轩辕煜恒伤害自己。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