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夜半探香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夜半探香闺目录  下一页

夜半探香闺 第1章(2) 作者:馥梅

  从一个现代剩女穿越成古代剩女是什么感觉?

  其实对“剩女”这个词她没什么感觉,只不过是一些吃饱了撑着、闲极无聊的已婚妇女忌妒她们这些人可以自由自在、光鲜亮丽、无拘无束;或是追求不到她们的男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编派出来的形容词罢了,就像之前流行过的败犬什么的一样,毫无意义。

  凌琦……不,现在该叫凌绮荷了,微微的扯了扯嘴角,撇开两个时代对女人的待遇差别不提,至少她足足年轻了十七岁,至于容貌……

  抬手摸了摸脸,“记忆中”的凌绮荷美得张扬,艳丽的容貌赢凌琦何止三分,而且才十八岁啊!放在二十一世纪是多么青春的年华,结果在这个女子十三岁便可嫁人、无特殊理由——如守孝——绝对不会过了及笄仍待字闺中的朝代里,却已属于大龄之列。

  不过她才不在乎呢!

  反正她的便宜王爷爹对她是有求必应,疼爱若宝,或许是因为失而复得,比起“记忆中”更宠上三分,让从来不曾体会过父爱的她,一颗被现实社会、功利职场长久浸淫得淡漠冷情的心每每发软发酸,在爹爹面前就会不由自主的成了一只温驯撒赖的小猫咪般,享受爹爹的宠爱。

  唉!有些羞惭的摸摸鼻子,上辈子她都已经三十五岁了,爹爹四十不到,长得高大威猛,正是壮年,又身居高官享有厚禄,目前亦无妻无妾,不管是在这里或是放到现代,都是一个好对象,可惜现在身分是她爹,残念。

  唔……肚子又饿了。

  算了,不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身体健康!

  “翠玉,今天上午的点心是什么?”因为昏迷了半年多,身体很多机能都衰退,除了四肢僵硬无力需要复健之外,最明显的就是食量变小,所以她现在是少量多餐,一天至少吃六餐,目前还都是流质的食物,且要清淡,并以药膳为主。

  “回郡主,灶上温着柳嬷嬷拿手的药膳粥呢!郡主现在要用吗?”

  “嗯,端上来吧!”柳嬷嬷的药膳堪称一绝,不仅味道好,花样也多,让原本不喜药膳味道的她,现下也吃得津津有味。

  喝完一小碗的药膳粥,在翠玉的服侍下漱了口,又没事了。

  养病的日子真的很无聊呢!

  “翠玉,帮我准备文房四宝。”

  “……是。”翠玉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下。

  “郡主,您想做什么呢?”翠玉备好文房四宝,将矮几跨放在她腿上,立在床沿一边为主子研墨,一边好奇的问。

  “画画。”凌绮荷咕哝的说,举笔蘸墨,偏头略作思考。

  画画是她的兴趣,当初闲暇之余也学了十几年,虽然比较擅长油画,不过国画也学得不错,挺喜欢水墨风景,眼前透过窗,看见外面庭园美丽的冬季雪景,枝桠上盛开的红梅和莹白的雪花相映,正适合入画。

  在脑海中勾勒了整体的布局后,她便下笔画了起来,可惜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原本画功很不错的她,却因为手虚软无力,握笔便很勉强,举笔更是不停的颤抖,致使下笔的线条严重歪曲,墨色不匀,粗细不均,简直是一场灾难。

  知道目前是不可能画好,她也没停下,就当是练手力做复健了。

  仅一刻钟,她便累得比跑上几公里还疲累,额上布满汗水,虚软无力的手再也握不住此刻对她来说宛如千斤重的毛笔,喀咚一声掉在桌上,为那惨不忍睹的巨作再添一笔。

  “郡主,您的身子尚未恢复,不必急于一时。”翠玉彷佛没有看见纸上那一团团黑黑红红不知所谓的东西,拿起帕子为自家可怜的郡主拭去了汗水。

  “嗯,咳!”凌绮荷撇撇唇,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我只是练练手力和控制力……算了,把笔墨撤下。”弱弱的辩解最后放弃。

  “郡主想画画不必急于一时啊,等您完全康复之后,再请王爷聘一位画师来指导郡主,以郡主的聪慧,只要有心,一定能很快学会的。”翠玉赶紧安慰。心里却把恒郡王诅咒了八百遍,一定是因为恒郡王,都是他往常话里暗示嫌弃郡主文墨不通,郡主才会这样!

  凌绮荷眨眨眼,对喔!记忆中原主对琴棋书画女红中馈无一擅长,最多就是认些字,因为原主最喜欢的是武,而且武功不错,一手鞭子更是甩得出神入化。

  抬眼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红色鞭子,其实她也是很向往当个武林高手的说,可惜生死一线后内力尽失。

  太医说是当初“遇险”时,练武之人身体反射性的凝聚内力想要脱险,却不知为何造成反噬,不仅伤了筋脉,还内力尽失,想要再练回来,恐怕需要费更多时日。

  依照她接收的记忆,太医所说的“不知为何”,是昭华郡主自己造成的!

  唉!现在别说重新把内力练回来变成武林高手,光是要恢复正常的行走坐卧,就不知道还要复健多久了。

  翠玉撤下笔墨纸砚,端来水盆为凌绮荷净手拭干,见主子看了红鞭后萎靡不振的模样,她有些不忍。

  清醒后的郡主变了,变得沉静、温和,可这样的郡主却更惹人心疼。

  “郡主,太医都说了,您的身体一定会康复的。”翠玉柔声安慰着。

  “我知道。”凌绮荷微微一笑,她知道只要勤做复健就会恢复,只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罢了。

  “如果郡主您没有失去内力就好了。”翠玉吸了口气。“可惜王爷的内力太过刚烈,不适合郡主。”

  凌绮荷楞了楞。“翠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郡主,奴婢听太医跟王爷说过,如果用内力疏通修复筋脉,郡主很快就能恢复行走了,可惜郡主失了内力无法自己运功,王爷修习的武学内力又过于刚烈,对郡主无益反有害,不适合为郡主运工疗伤。”

  凌绮荷一怔,她不懂医,一直以为自己行动不便是因为昏迷过久导致肌肉萎缩,原来并不是,而是什么筋脉受伤堵塞吗?

  “翠玉,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有适合的人帮我运功疗伤,我就会更快的恢复是吗?”

  “是啊!不过适合又内力深厚的人难寻呢!”

  “需要内力很深厚的才行吗?”凌绮荷又问。

  “那是当然,太医说,像王爷这种程度的修为,只是刚刚符合而已,两位少爷的程度就不行了,所以才说很难啊!虽然练武的人不少,可要找到一个女人,修练的内功心法适合,修为又至少到王爷这种程度的,怕是难寻吧!”

  凌绮荷失望的一叹,连两位兄长那种高手都还不够资格,果然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

  翠玉突然跪了下来。“郡主恕罪,奴婢该死!”

  “怎么了?”凌绮荷不解的望着突然跪下来的翠玉。

  “奴婢不该提起这件事,让郡主有了希望却又失望。”翠玉直到看见主子失望的表情才醒悟过来,为何王爷没有对主子说起这件事。

  郡主的身分和性别本就局限了选择范围,再要从中寻找内力适又深厚的,更是难上加难。

  翠玉心里懊悔不已,她太莽撞了!

  “没事,起来吧!至少是一个希望不是?”凌绮荷振作起来。

  翠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

  “郡主,其实王爷早已经开始寻人了,奴婢想,一定会有消息的。”

  “嗯,我知道了。我自己也会努力,没事的。”凌绮荷笑着安抚不安的婢女,就算筋脉受损堵塞她无能为力,但昏迷半年多造成的肌肉萎缩,骨骼关节僵硬的情况,还是需要她自己勤做复健才行。

  “郡主累了吧!”翠玉见郡主面泛疲累,有些心疼的说。“午膳时间也快到了,琉璃应该也准备得差不多了,郡主用了膳,喝了药,就可以睡个午觉了。”

  一想到那黑苦的药汁,凌绮荷的五官忍不住微微扭曲,不过为了身体健康着想,她还是很认真的,她从来不是一个任性的人。

  “也好。”凌绮荷点头,她确实有些累了。

  “那奴婢去看看午膳准备好了没有。”

  话声刚落,房门便被推了开来,她的大丫鬟之一琉璃推门而入。

  “郡主,午膳奴婢已经准备好了,您要现在传膳吗?”琉璃笑吟吟的询问。

  “爹爹回来了吗?”凌绮荷问。

  现在王府里只有她和爹爹两个主子,两位兄长这些年奉旨驻守南北两大边关,直到她出事之后,两位兄长奏请返京回朝,目前任职于军中,只有休沐才能返家。

  “王爷尚未回府,今日王爷离府前吩咐过,下朝后有事与皇上相商,午膳肯定是来不及赶回来的。”琉璃说。

  “我知道了,传膳吧!”凌绮荷点头。

  “是。”琉璃转身离开,一会儿回来,身后跟着一个端着她的午膳的二等丫鬟。

  “放在桌上就行了。”凌绮荷制止了想要将午膳放在矮几上的琉璃,一是不想连吃饭都在床上,二是把握任何的机会活动活动。“扶我到桌旁坐下,我到桌上用膳。”

  翠玉立即将矮几移开,和琉璃两人合力搀扶着凌绮荷在桌旁坐下后,翠玉拿出绸帕仔细的为凌绮荷拭去额上细密汗珠,琉璃则俐落的伺候凌绮荷净手,为她布菜,伺候用膳与稍早那顿点心不同口味的药膳粥,金黄金黄看起来让人很有胃口的蛋羹,还有以补血养气为主的汤羹,都只有小半碗的分量。

  “我自己来。”拒绝翠玉喂食,费力的接过银匙,她慢慢的吃了起来。

  门外二等丫鬟夏槿出现,琉璃见状上前询问,夏槿在琉璃的耳边低语几句,琉璃对夏槿点头,示意她等一会儿,才回到主子身边,低声道:“郡主,内大总管凌文在院门外求见,说是恒郡王来访,正在碧荷院外的朗月亭候着,请示郡主见还是不见。”

  凌绮荷本就拿得不稳的银匙锵啷一声掉落桌面,眉头微微一蹙,表情闪过一丝不悦和厌烦。

  这位恒郡王在她醒过来这一个多月数次上门拜访,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五次了,不过之前她都没见他,一来觉得自己这模样完全没有气势,实在不想见外人,二来也觉得没必要见,她可是记得就是这位恒郡王激得昭华郡主跳湖寻短的。

  她就不懂了,不是不想娶凌绮荷吗?干么现在假惺惺的一而再的来吃闭门羹?

  怕她捅出他的真面目?或者他是故意这么做,让外面的人看见他是多么的有情有义,她这个刁蛮任性的昭华郡主一直让他吃闭门羹就得落人口舌了?

  “郡主?”翠玉轻声询问。

  “啊!这恒郡王真会挑时间上门,还挺悠闲的,爹爹都还没下朝呢。”凌绮荷轻笑,语气难掩讽意,讽刺恒郡王不懂规矩,未递拜帖便上门打扰,且还挑用膳时间,更是大大的失礼,而且堂堂一郡王爷游手好闲,连朝都不上。

  守孝?哼!还当真以为他会守三年孝吗?那只是为了拖延婚期找的借口罢了!

  等原主昏迷不醒,连太医都说醒来的机率不大,他也就没有了这个顾虑,便只按皇家宗室常规,守三个月而已。

  凌绮荷清醒过来大约让他很意外吧!哼!

  她本来想象前几次一样随意打发了事,不过想了想,这次打发,下次又来,这样下去烦不胜烦,干脆下个猛药好了。

  “让凌文进来回话。”凌绮荷说。

  “是。”琉璃让夏槿传凌文进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