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馥梅 > 夜半探香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夜半探香闺目录  下一页

夜半探香闺 第7章(1) 作者:馥梅

  荷园外,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李蓉萱正打算硬闯,恰巧看见缓步踏出的轩辕臻宸,眼睛一亮,嘴角漾出甜美的笑容。

  “逍遥哥哥。”她亲昵的喊了一声,上前来到轩辕臻宸身旁,嘟着唇娇声抗议,“逍遥哥哥,萱儿等你好久了,这些下人真是太不懂规矩了,竟然敢阻挡萱儿,逍遥哥哥可要为萱儿作主啊!”

  “李师妹还是称我为大师兄吧!”以往因为不在意,所以也无所谓,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可如今绮荷好似有些在意,他再听见这个称呼,顿觉得有些腻味了,既然如此,还是纠正过来得好。

  “逍遥哥哥?”李蓉萱错愕,感觉到他比以往更加疏离冷淡,心下一慌。“为什么?以往萱儿不都是这么叫的,为什么现在要改口?”

  “因为本王不喜欢。”轩辕臻宸冷漠的说。

  本王?!李蓉萱震愕,逍遥哥哥竟然对她自称本王了!

  “李师妹可以称我大师兄,或者称本王逍遥亲王,本王不想听见除了这两者之外的称呼,李师妹可记得了?”

  “是不是因为昭华郡主?”李蓉萱低着头,贝齿咬着下唇,忍着满心的痛与不甘,低低的问。

  “和绮荷无关,李师妹只要记住就行了。”轩辕臻宸断然的说。

  绮荷?呵呵!绮荷!逍遥哥哥从不曾叫过哪位姑娘的闺名,从来不曾!不要说他们师姊妹,就连皇室那些郡主公主,逍遥哥哥最多也只称封号。

  是不是真的该死心了?

  不一——她不甘心!她不放弃!

  “李师妹到此处找我何事?”

  “逍……大师兄,萱儿听说王府里有座映秀湖,景色优美堪比西湖,夜里泛舟别有风情,萱儿慕名已久,所以想和师姊一起游湖,大师兄不会小气的不答应吧?”

  “若李师妹和秦师妹想游湖,王府东侧花园有座胭霞湖,景色并不亚于映秀湖,相信不会让两位师妹失望。”

  “大师兄,胭霞湖当然也很美,萱儿也已经游赏过了,现在想看看慕名已久的映秀湖,难道不行吗?”李蓉萱委屈的说着。

  “映秀湖已经归入荷园,不方便外人进入。”

  “那就好,师兄,萱儿和秦师姊今晚想游湖,师兄要不要一起?”

  “李师妹,我刚刚说了,映秀湖已经归入荷园,不许外人进入。”轩辕臻宸皱眉。

  “萱儿知道啊!可萱儿和秦师姊又不是外人。”

  “除了王府的主人——我,和现在荷园的主人昭华郡主之外,其他人都属于外人,未经邀请不许进入,这样,李师妹听懂了吗?”若这样还想装傻,他不介意说得更清楚明白一点。

  李蓉萱脸色苍白,委屈万分的看着她的逍遥哥哥。

  “大师兄,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是不是那个郡主挑拨的?”李蓉萱咬了咬唇,含怨带怒的控诉,“她果然就是个刁蛮郡主,嚣张跋扈任性妄为,莫怪被恒郡王弃若敝屣,落得被退亲的下场!”

  “放肆!”轩辕臻宸怒喝。“绮荷乃是圣上亲封的昭华郡主,李师妹此言乃是以下犯上,若真要追究,判个藐视皇权的罪名也是可以的!李师妹可知道,藐视皇权轻者斩立决,重者株连九族!”

  李蓉萱吓了一跳,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不过须臾,便又倔强的仰起头。

  “我哪儿说错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刁蛮郡主,在外面,说昭华郡主还有人不知道指的是谁,可是一说刁蛮郡主,每个人都知道说的就是循亲王府那个遭恒郡王不要的郡主!难道师兄能将所有百姓都杀了不成!”

  “本王不需要杀了所有人,只要杀鸡做猴即可,李师妹若不打算做那被拿来做猴的鸡,就谨言慎行,否则本王绝不留情!”轩辕臻宸冷酷的说,吩咐荷园外的守卫未经允许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后便甩袖离去。

  李蓉萱站在原地,看着轩辕臻宸的背影,慢慢的红了眼,心里恨意翻腾。

  都是因为昭华郡主,都是因为她!以前的逍遥哥哥不是这样的,是昭华郡主出现后,逍遥哥哥才变的!都是她害的!都是她!都是她!

  “师妹?你在这里做什么?”秦雨柔手里抱着几本书册缓缓的走了过来。“我刚刚到客院找不着你,听说你到荷园来,就过来看……师妹,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似乎这时才发现李蓉萱不对劲,她关心的上前。

  “师姊,逍遥哥哥变了,都是那个昭华郡主害的,都是她害的,我好恨!”李蓉萱扑进秦雨柔的怀里低泣。“我恨死她了!”

  “好了好了,师妹不哭啊!”秦雨柔叹了口气,柔声的安慰着。“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我们小师妹比她好百倍千倍,是大师兄没眼光,师妹别难过了,咱们先回客院,这儿还有人看着呢。”

  “我才不怕呢!我光明正大,我就是讨厌她,讨厌死了!”李蓉萱回头瞪了那些守卫一眼。

  “行了行了,算师姊怕了你了。”秦雨柔很是无奈的说。

  “本来就是!荷园那么大,几乎占了整个王府的一半,就算我们吵翻天,那个郡主恐怕也不会听见,可偏偏就是不答应,我不过是听师姊你说映秀湖有多美,想游映秀湖而已!”李蓉萱嘟着唇不满的说。

  “唉!都是师姊不好,如果我知道映秀湖被划入了荷园的范围,还不许任何人进入的话,就不会跟师妹说起这件事了,师姊本来以为只要跟大师兄打声招呼就没问题了,或者请示昭华郡主,相信堂堂一位郡主,又是有求于师父,师妹这小小的要求她应该会答应,毕竟这府邸的主人是咱们的大师兄,昭华郡主她也只是一位客人而已……”秦雨柔轻声叹息。

  “真是可惜了,师姊还记得那一次第一眼见到映秀湖的震撼,那美丽的景色至今难忘,可惜师妹这次无缘得见。”

  “师姊师姊,‘那一次’是什么时候啊?”李蓉萱好奇的问。

  “那一次……好几年前了,当时师妹还没入医谷呢。师姊是跟着师父、师伯和大师兄一起来的,是为了替先皇治病,可惜先皇当时已病入膏肓,大罗金仙难救。”

  “那一次我们也是住在这里,当时荷园还不是荷园,只是王府的一处主园,没有园门,没有守卫,更没有那高高的围墙圈起,那是师姊第一次来王府,现在看来可能会是唯一次见到映秀湖。”

  “所以说她是个自私鬼,讨厌鬼!现在可是她有求于我们,她就不怕得罪了我们,我们给她好看啊!”

  “师妹,不可胡说,身为医谷的人,是绝对不能拿医术来害人的。”秦雨柔赶紧制止。

  “师姊,别紧张啦!我只是说说而已。再说要教训她的方法多的是,师姊怎么一下子就说到拿医术害人啊!”

  “好了,别说了,师妹没这个想法是最好的,我们回去吧!你瞧,师姊把《医药全典》带过来给你,还有师姊整理好的手札,我们回客院去,师姊跟你好好说说,你早一日学会,就能早一日跟师父学秘技,难道师妹不期待吗?”

  “好吧,我听师姊的。”李蓉萱虽然满心不甘,不过也知道既然轩辕臻宸都那么说了,便是没有转圈的余地,不偃旗息鼓又能如何?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走着瞧吧!昭华郡主!

  凌绮荷不知道轩辕臻宸是怎么“处理好”那位小师妹,因为打从第一次治疗后,他就不见人影了。

  不过处理的效果显然还不错,连续几天下来,那位小师妹除了跟着她师父和师姊一起过来当助手的助手时,偶尔会恨恨的瞪她一眼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平时也不见来找她麻烦。

  或许小说终归是小说,现实里并不是每个“妹”都那般死心眼,不到黄河心不死。

  于是,她也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专心于自己的治疗上。

  治疗时很痛,这点慕容冰于治疗前就已经知会过了,但凌绮荷很开心,很兴奋的,因为她感觉到每一次治疗后,都有很显着的进步。

  第一天,她就明显感觉到四肢变得有力许多。

  第二天,她可以不用拐杖就能站得稳。

  第三天,她能自己行走,虽然只有少少的几步。

  第四天,她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行走。

  第五天,第六天……每天都有显着的进步。

  相较于此,这疼痛她自然乐于承受,就算每次刚结束治疗,她都有些虚脱。

  今天,是第七天,她很期待这次治疗结束后她能走多远,或许,还能跑几步呢!

  屏风后,还是秦雨柔和李蓉萱这对师姊妹在浴桶内调配泡药澡用的草药,药草须用滚烫的热水浸泡,让药性渗入水中,等她做完针灸,水的温度便刚刚好。

  她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只觉得草药种类繁多,粗略看过,不下百种,让她暗暗咋舌。

  而且听慕容前辈解说,每一天的药草用量都不同,还得根据病人的身体状况作调整,换下一两味药材,这就更复杂了,难怪这药方被称为“神方”。

  床上,垂下的床帷内,慕容冰坐在凌绮荷身后,在凌绮荷光裸的背上扎满了金针,慕容冰透过特殊的弹针手法将内力藉由金针输送入凌绮荷的体内,游走于全身穴道筋脉。

  这个过程,是最疼痛的。

  “静心,忍着。”察觉到凌绮荷心思不定,慕容冰低喝一声。

  凌绮荷赶紧收敛思绪,尽力放空大脑,试图忽略身体的痛楚。

  半个时辰后,慕容冰慢慢收功,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以快速的手法收针。

  “好了。”基容冰挥开床帷旋身下床。

  “多谢。”凌绮荷哑声无力的道谢。

  翠玉和琉璃立即上前,为凌绮荷披上外衣,搀扶着她走到屏风后泡药澡。

  残余的痛感被热水中的药力慢慢散去,药力渗入体内时,她依照慕容冰的医嘱,运转内功心法,药力化为一股热流游走于筋脉中,无力的感觉退去,力量渐渐充盈,最后积蓄于丹田中。

  两刻钟后,她起身,感受了一下四肢的力量,觉得自己可以去跑马拉松了。

  当然,这是夸饰法,用来表现她内心的激动。

  虽然不能真的去跑马拉松,但她确定,慢跑应该是没问题的,而且她还发现一个惊喜,她的内力似乎在恢复,虽然很少很少,但这是希望不是?

  在翠玉和琉璃的服侍下穿好衣裳,拒绝了两人的搀扶,她自己慢慢的走出屏风。

  内室已经没人,她走到外室,慕容冰师徒三人等在那儿。

  慕容冰见她自己走了出来,露出一抹浅笑,对这样的治疗效果很是满意。

  “托前辈的福,昭华觉得好极了。”凌绮荷感激的说。

  “昭华郡主客气了。”慕容冰微笑,示意她上前坐下,为她把脉。“很好,基本上都已经痊愈,明天最后做一次巩固治疗便可以了。”

  凌绮荷谢过,起身亲自送她们师徒三人出了房门。

  “昭华郡主请留步。”慕容冰道,领着两个徒弟离去。

  李蓉萱临走前回头瞪了凌绮荷一眼,走在她旁边的秦雨柔见状扯了扯她的袖子,对凌绮荷抱歉的柔柔一笑,然后拉着李蓉萱的手快步跟上她们的师父。

  凌绮荷心里很快乐,所以对于李蓉萱的挑衅,以及秦雨柔那肖似“白莲花”的作为通通无视之。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