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春野樱 > 悍妻在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悍妻在怀目录  下一页

悍妻在怀 第2章(2) 作者:春野樱

  来到藏书阁前,他发现那两扇对开的雕花木门是敞开的,本以为应是有人正在打扫,可里头却无声无息。

  他步进阁中,隐隐听见微微的呼噜声,像是有人在打鼾。

  谁在这儿偷懒?他将脚步放轻,沿着一排排的书架巡视,走了不久,他就发现有人躺在两排书架之间,四仰八叉的睡着。

  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待看清那人容貌,唇角旋即微微扬起,漾着一抹温煦的笑。

  他道是谁,原来在这儿偷懒的是她—方朝露。

  瞧她呈大字型的睡法,多豪迈啊!她睡得又沉又香,时不时还发出沉鼾,不知为何,每回见着她,他就觉得胸口有一股温热感,嘴角也总会莫名失守。

  他靠近她身边,蹲了下来,先是看到落在她身边的几册书籍,然后才注视起她沉睡的脸庞。

  她长得不是特别美,但看起来挺舒心,她有着纤长的睫毛,圆圆的眼睛,鼻子不算挺,但也不塌,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就算不施脂粉也悦目。

  此时,她的唇片微微的掀合了一下,从嘴里逸出不知所谓的呢喃。

  不知怎地,当她唇瓣歙动的时候,臧语农的胸口悸动了一下,他下意识按住自己的胸口。

  已是近三十的男人了,当然明白这份悸动不寻常,但他不明白的是,她怎么会让他有这种感觉?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惊觉到自己竟伸出手想触摸她的脸庞……臧语农,你在做什么?他心里有个声音这么吼着。

  而她彷佛听见了他心里的吼声,倏地睁开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他心头一惊,她也是,双方像是看见了什么吃人怪兽般瞪大眼,好半晌才拉回心神。

  “大少爷!”方朝露整个人跳起来,下意识的擦擦嘴角。

  完了,完了,她在藏书阁偷懒睡觉,还流口水。丢脸,丢脸,真是太丢脸了!

  慢着,他刚才在做什么?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手非常非常非常的靠近自己的脸,而且神情还带着一份心慌及心虚……

  刚才他该不是想趁着她睡死之际偷摸她吧?难不成他对她这个粗使丫鬟有什么非分之想?

  臧语农站起身子,掸了掸袍子,一如往常的淡漠冷酷,“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里偷懒?”

  方朝露低下头,嗫嚅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大少爷请原谅我。”她在上工的时候睡觉是事实,只能低头赔罪兼讨饶。

  “敢情偷懒还有故意及无心之分?”他眉一挑,觑着她脸上那有趣的表情。

  “我……”她再一次诚恳道歉,“真的很对不住,下次不敢了。”

  “还有下次?”抓到她的小辫子,臧语农存心捉弄她。

  “不,没下次了。”她两道秀眉紧蹙,暗自腹诽着她都低头认错了,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她。

  方大娘总说他是个宽厚的主子,而在他要杨叔帮她留吃的之后,她也是这么想的,哪知道……

  “依臧府的规矩,偷懒是要记点扣月例的。”他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

  她扬起脸,有点不开心。

  “你不服?”

  “服……”她拉长了尾音,却是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你可以走了。”他以眼角余光瞥了她一记,“记得自己去领罚。”

  方朝露欠身领命,转过身,心里嘀咕着:扣就扣,你高兴就好。

  就在此时,她想到地上的几册书籍还没拾起,头一低,发现自己踏出去的脚就要踩上书籍,于是急忙收脚,身子却失去重心,整个人撞上书架。书架晃了一下,没倒,可书架最上方的一个木匣子却掉了下来。

  她本能的举起双手护在脸上,做出防御的动作,心里已做好肯定会被木匣子砸中的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臧语农一个箭步上前,双臂一展将她抱进怀中,下一刻,木匣子砸在他背上,疼得他眉心紧皱,闷哼一记。

  方朝露的脸埋在他胸口,不止听见他因疼痛而发出的闷哼,也听见他的心跳。他的一双劲臂牢实的环住她,温暖又可靠,她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一阵不知名的热直冲脑门。

  他是臧家大少爷,身娇肉贵的他竟拿身子替她挡了那沉甸甸的木匣子?

  她本能的抬起脸,疑惑的看着他。

  不知为何,她有些感动,可能是因为从小习武,向来都是她保护别人,没想到她也有受人保护的一天。

  “你真是……”臧语农声线低哑,听得出来有点痛苦。

  他得说,真是疼死了,若今天站在底下的不是她,他顶多是伸手推一把,断不会拿自己当盾牌。

  他不是个自私自利的恶人,但也不是个富有大爱的善人,一直以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在他的理解之中,就是遇事自保。

  可当他发现她处在危险之中,他忘了自保,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保她。

  这想法令他心头一颤,错愕又不可置信。

  他是怎么了?她是方大娘的侄女,而方大娘又是他视如母亲般的奶娘,他确实是会看在方大娘的分上对她特别关照,可却不会因此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从来不是他的作风。

  最怪的是,此刻知道她毫发无伤,他心里是愉悦而庆幸的。

  他心头一惊,隐约意识到什么,随即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下次小心些。”

  “少爷,我……”

  “把东西收一收,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偷懒。”说完便飞也似的逃了。

  臧语农离去时,方朝露从他走路的身姿判断出他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

  果然,翌日她向方大娘打探,得知臧语农请大夫进府,而且整天没离开过他的居院—溯心苑。

  她一个新进的粗使丫鬟,肯定进不了臧语农的居院,可她又很想前去探望,想来想去,只好向方大娘说明原委,并拜托方大娘帮忙让她进到溯心苑。

  当方大娘得知大少爷会受伤竟是为了救方朝露,心里十分惊讶。

  大少爷平素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行事冷静自持,即便是必须立判的决定,也是经过他那脑子精算才下的。在那当下,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可能会受伤?

  若他知道,又怎么会为了朝露而甘冒受伤的风险?就因为朝露是她的侄女?还是朝露在他心里有着一席之地?

  这么一想,方大娘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她是看着大少爷长大的,他的心性,她就算不敢说十足十的清楚,却也是有七、八分的把握。

  府里上上下下两百多人,他几时这般上心过?之前朝露到厨房找馒头吃被他发现,事后他还吩咐杨叔往后都替她留点热食。

  当时,她只以为大少爷是看在她这奶娘的分上,所以对朝露较为照顾。可现在……这表示朝露确实上了他的心。

  朝露未嫁,她这个做姑母的本也打算替她觅门亲事,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上好日子,大少爷虽然是一等一的好对象,但他可是皇商、是臧家的当家,就算不是皇亲贵胄,结亲的对象也不可能是一个来自乡下农家的粗使丫鬟。

  他们两人要在一起也不是不成,但朝露终究只能是个低下的通房,连侧室都没分,兄嫂若还在世,会愿意让女儿做小吗?

  “朝露,我待会儿弄一盅十珍鸡汤,你就端去溯心苑,说是我让你送去的。”方大娘叹了口气。

  方朝露点点头,“谢谢姑母。”

  近掌灯时分,方朝露端着那盅十珍鸡汤来到溯心苑。方大娘说这十珍鸡汤是她从前常弄给臧语农吃的,里头放进十种当季的蔬食及几味提味的药材,味甘性温。

  溯心苑里没有侍候的丫鬟,只有随侍丁鸣跟几个打扫的小厮家丁,她进到溯心苑,只见堂门半掩,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因为有正当理由,她大胆的穿过院子,来到花厅的廊下。这时,赵流香带着侍女瓶儿走出来,脸色不甚好看。

  丁鸣跟了出来,赔着笑脸,“赵小姐,那奴才不送了。”

  赵流香冷哼一记,不想再说什么。她听说臧语农受伤,立刻跑来关心,没想到他竟拒她于千里之外,见都不见一面。

  他再怎么不喜欢,她终究是他的未婚妻,是这臧府的未来主母。她不懂,他为什么连一点点的薄面都不给她?

  “咦?”丁鸣看见站在廊下的方朝露,“谁让你进来的?”

  方朝露上前,先向赵流香欠了身,然后转向丁鸣,“是姑母让我给大少爷送汤盅来。”

  臧府里的婢女丫鬟多达百余人,方朝露又初来乍到,赵流香压根儿不知道这丫头是谁,更不知道她口中所谓的姑母是哪位,于是她稍稍停下脚步,疑惑的打量着方朝露。

  丁鸣下了廊,“给我就行了。”

  “不成,姑母说要我亲自端到大少爷面前。”方朝露无论如何都要见上臧语农一面,瞧瞧他到底伤得多重。

  丁鸣了解方大娘在臧语农心中的地位,也觑出臧语农对方朝露特别不同,就算不想放行也不能强硬拦下,于是说一句他要回屋里向臧语农请示,便转身上了廊,走进屋里。

  赵流香上下打量着方朝露,虽对她十分好奇,却高傲得不肯先开口,只以眼神示意一旁的瓶儿代她提问。

  “喂!”瓶儿见她只是一个粗使丫鬟,说话挺不客气,“你是谁?”

  方朝露愣了一下,觉得她态度傲慢的让人不爽。

  她早见过赵流香是怎么糟蹋那些下人,瓶儿在她身边那么久,似乎也染上了主子的习气。

  “问别人名字时,理应先报上自己的姓名,不是吗?”方朝露直视着瓶儿,语气严肃。

  “你……”瓶儿因为是赵流香的贴身婢女,赵流香又是这等身分,因此她婢凭主贵,在府里向来走路有风,可眼前这个粗使丫鬟居然敢教训她?

  转头看着自家小姐,见小姐脸色更难看了,瓶儿还想再说话,丁鸣已快步走了出来。

  “少爷要见你,跟我进来吧。”

  方朝露点头,眼尾一瞥,看见赵流香跟瓶儿都铁青着脸,表情像是吞了钉子似的。

  她没理会,快步的上了廊,跟着丁鸣进到屋里。

  穿过厅旁的门进入花厅,再穿过一道门进到了书斋,通过书斋,便是臧语农的寝室。

  她随着丁鸣走过三道木雕屏风及一幕垂帘,便看见半卧在床的臧语农。臧语农见她进来,以眼神挥退了丁鸣。

  丁鸣颔首,转身走了出去。

  看他半卧在锦榻上,墨发未梳整,身上又穿着单衣,看来是真的伤得不轻,她杵在原地,心里有几分的歉疚。

  “奶娘帮我炖了汤,怎么不自己来?”他问。

  “是我拜托姑母想办法让我进来的。”她老实的回答。

  “是你想来?”不知怎地,听到这话,他心里有不知名的喜悦。

  “少爷是被木匣子砸伤的吧?”她怯怯的问。

  “运气不好,砸到了背脊,伤筋动骨。”他淡淡地说:“大夫说得疼个十天半个月。”

  她一脸抱歉,“本来伤的应该是我……”

  “我不想伤的是你。”他未多想,脱口说出。

  此话一出,他自己心头一震,方朝露也是一脸惊讶。

  她瞬间涨红了脸,圆瞪着两颗晶亮慧黠的眼珠子盯着他,看得他都觉得难为情了。

  “那样看着我做什么?”他以一贯的冷峻及嘴坏掩饰自己真正的心情,“我不是护着你,是怕奶娘难过伤心。”

  意识到自己对方朝露有着不寻常的情愫,臧语农其实颇为挣扎。他知道方大娘最大的心愿便是替方朝露觅个好归宿,但这好归宿绝不是做小。

  方大娘不是嗜财之人,比起富贵的生活,她更希望方朝露可以嫁个平凡人,过着安乐的日子。

  他对方朝露生了情,想要她那是易如反掌,可他不能不顾虑方大娘的感受。

  如今,他是有婚约在身的人,而且未婚妻就住在府里,纵使他再不喜欢赵流香,若她没出什么纰漏,时日一到,他就得将她娶进门。

  而方朝露只是一个粗使丫鬟,就算收了她,顶多也只是个通房。

  按理说,一个丫鬟若能被主子收为通房,也不算委屈了她。

  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愿。

  方朝露是个心性坦率的,她憋不住委屈,也不该受这种罪。

  虽然想也知道他应是看在方大娘的面子上才维护她、为她挡灾,可听见他亲口这么说的时候,方朝露竟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她得承认,方才听见他第一句话时,她真的是心花怒放,激动不已,可接下来,他却将她从云端狠狠的拽了下来。

  “鸡汤我搁在这儿。”不想多留,她将汤盅往那张黄梨木的圆桌上搁下,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