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春野樱 > 悍妻在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悍妻在怀目录  下一页

悍妻在怀 第9章(2) 作者:春野樱

  “克丹王子,你可知道你的鲁莽之举会引发两国战火,祸及无辜百姓?”臧语农话说得颇重。

  “你说什么?”克丹王子不悦地眯起眼。

  “我刚刚的话王子应该听得很清楚,若有人因为你们的爱情而丧命,你以为你们能心安理得的白头到老吗?”臧语农不疾不徐地道。

  克丹王子哼了声,“在北戎,就算是父母也不能逼迫儿女跟自己不喜欢的人成婚,我父王很支持我。”

  “你或许可以不在意,但……”说着,臧语农目光转向另一边,“张姑娘呢?你能心安理得吗?”

  张仙羽浑身一震,不自觉的看着床上重伤昏迷的方朝露。

  “张姑娘,你逃到北戎来,可想过当时助你逃走的婢女会是什么下场?”

  闻言,张仙羽眼眶一热,两行泪水滑落。她当然明白,以爹的脾性,银儿恐怕凶多吉少……

  见状,克丹王子斥道:“你住口!信不信本王子杀了你?”

  “我既敢来此就没怕过。”臧语农展现出强大的气势,“张姑娘,你可知道令尊对外声称你遭到强掳?你可知道皇上为了替张家及华家讨回面子,就要下令发兵?”

  “我……我知道……”张仙羽表情既难过又歉疚,“可是我真的不想嫁给华锋。”

  “张姑娘,你得回永宁,亲自将这件事交代清楚。”他好声好气地劝说。

  “不行!仙羽绝不能回去!”克丹王子气怒的冲上前,一把揪住臧语农的衣领,“带着你的妻子给我滚!”

  “克丹!”加兰郡主趋前抓住他的肩头,“别冲动。”

  “我绝不会让他把仙羽带回去,她一旦回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克丹王子激动不已。“克丹王子,我初七那天自万隆县出发,与知贤王约定二十五日于北宁相会。”臧语农平静的挥开克丹王子的手,心平气和地说:“明日就是二十五,知贤王会亲自在城门处等候,张姑娘只需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告知知贤王,知贤王必会为她做主。”

  “我凭什么相信你?”克丹王子眼中写满了不信任。

  “若你相信张姑娘对你的感情,就不需要害怕。”臧语农不卑不亢地直视着他,“她若爱你,无论如何都会回到你身边。”

  此话一出,克丹王子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张仙羽。

  张仙羽低垂臻首,须臾,她抬起脸来,神情坚定地道:“克丹,让我回永宁吧。”

  “仙羽,你……”

  “臧公子说得对,我们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伤害其他无辜的人。”张仙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从出关后,我的心一直不踏实,也始终挂念着银儿的安危,若两国因我而交战,我将一辈子活在悔恨及愧疚之中。”

  克丹王子脸上难掩忧心,“可若是你去了再也回不来,我……”

  “克丹,”加兰郡主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语农是个可信任的人,你若真担心,就由我陪同仙羽入关见知贤王吧。”

  克丹王子听了堂姊的保证,又见张仙羽心意坚定,挣扎了一会儿,终究无奈答应。

  张仙羽温柔笑视着克丹王子,许下承诺,“克丹,我一定会回到你身边的。”

  克丹王子点点头,“嗯。”

  她走向床边,看着昏迷的方朝露,眼底满是歉意,“臧公子,对不住。”

  “姑娘何出此言?”

  “严格说来,尊夫人是因我而受伤,我着实过意不去。我真心祝福你们能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臧语农颔首致意,“承姑娘吉言,不胜感激。”

  昏昏沉沉中,方朝露梦见了以前的事情——

  她人在比赛现场,全身痛毙了的趴在地板上,完全不想爬起来,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

  “刘玉书,起来!”她的爸爸兼教练站在前方,神情严厉的看着她。

  她疼得眼角泛泪,用委屈的眼神看着爸爸。

  从她五岁起,爸爸就开始训练她,她其实不想练跆拳道的,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很长,当别人看电视或是玩耍的时候,她只能待在道馆里一次又一次的练习。

  她曾经向爸爸抗议,可他总是说:“不要放弃,你就会看见成果。”

  七岁那年,她拿到人生第一座冠军奖杯,并带到医院送给缠绵病榻的妈妈。

  妈妈那以她为傲的温柔笑脸,成为她前进的力量,她慢慢喜欢上跆拳道,也一路过关斩将,直到遇见眼前这名强劲的对手。

  “给我起来!”刘汉威激励着女儿,“不要让妈妈失望!她在天上看着你!”

  她身子一震,脑海中出现妈妈接下奖杯时,脸上那喜悦又满足的笑容,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站了起来,无畏的迎向对手……

  “看着我……看着我……”

  “朝露?”听见昏迷多日的方朝露发出声音,臧语农欣喜若狂,“朝露,朝露,醒醒,快醒醒……”

  方朝露慢慢的睁开眼睛,一时之间有点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看见床边那张有点憔悴却盈满开心的脸,她微微楞了一下,旋即明白刚刚的一切只是梦,一场遥远的梦。

  她梦见了十五岁时几乎放弃跆拳道的自己,还有不断鼓励她、推着她往前行的爸爸。

  “我睡了很久吗?”她虚弱地问。

  “是。”臧语农轻抚着她的脸颊,温柔揩去她脸上的泪,“睡太久了,你再不醒来,我都想打你屁股了。”

  她觉得全身僵硬,试着动了一下,可一动,她就感觉到腹部产生剧烈的痛楚,不由得皱起眉头,“痛……”

  “别乱动。”臧语农轻轻按着她的肩膀,“你受了很重的伤。”

  想到昏过去前发生的事,她焦急地问:“你没事吧?”

  “因为你,我没事。”他温柔地轻抚着她的脸庞,“朝露,我欠你一条命呢。”

  她蹙眉一笑,“命哪能欠?”

  “总之我欠你,会用一辈子偿还。”他握住她的手,用自己温热的大掌暖和她,“等回到万隆县,你就嫁给我,好吗?”

  这突如其来的求婚让她有点惊喜,但理智还是让她忍不住问出口,“你确定吗?我很粗鲁、凶巴巴,又不听你的话,常跟你顶嘴,这样你真想娶我?”

  “想。”他深情地回答。

  “我很小器,绝不能容许你有其他的女人,你得考虑清楚。”虽然知道他会给什么答案,她还是想听他亲口说。

  他深深一笑,“我就你一个,没别人了。”

  有了他的许诺,她甜甜笑开,点了点头。“嗯,那我就勉强嫁给你吧。”

  闻言,他叹了口气,眼底溢满怜爱,“这个时候还耍嘴皮子?”

  “当然。”尽管伤口还疼,她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看着她甜美可人的笑颜,臧语农突然神情一凝,“别再这样了。”

  她不解的看着他。

  “你知道我被你吓到快不能活了吗?”他毫不隐藏自己内心的脆弱,“一想到你可能会永远离开我,我真的很害怕,我从来不曾如此。”

  他眼里爬着血丝,方朝露仿佛还能自他眼中感觉到一丝的恐惧不安。

  她当然知道他是爱她的,但是她从来不知道他爱她那么深,也从来不知道她在他心目中是如此的无可取代。

  “朝露,不准再这样了,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先保护自己,明白吗?”

  “可是我想保护你。”她微微蹙眉,“再发生同样的事,我还是会拚死保护你,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臧语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既恼她没把他的话听进去,又欢喜她说自己是她最重要的人。

  突然,她定定的望着他,声音软软地道:“对不起,语农。”

  “对不起什么?”

  “我让你这么担心,你……”她眼底闪过一抹黯光,“你是不是哭了?”

  臧语农好气又好笑地瞪了她一眼,“还能寻我开心?看来我真是白担心你了。”

  她调皮一笑,“人家说祸害遗千年,我如果是上天派来整你的,怎可能这么轻易就饶过你?”

  他笑意一敛,“好,永远都不要饶过我,我愿意让你整一辈子。”

  听见他这番话,方朝露感动得几乎要掉下眼泪。

  他伸出手,温柔的揩去她眼角的泪花,“朝露,赶快好起来,我等不及要娶你过门,让你成为我臧语农的妻。”

  她轻轻点头,“我也迫不及待想成为你的妻子了。”

  臧语农露出满意的笑容,俯身在她脸上轻吻一记。

  “对了,刚才你嘴里一直念着‘看着我’,你梦见了谁吗?”

  她眼底涌上伤感,“我娘。”

  “你娘?”他满脸疑惑。

  “嗯。”她淡淡一笑,“我梦见我娘了。”

  “看来……是你娘把你带回来的。”他十分感性地道。

  她先是一怔,然后笑了。“嗯,确实是我娘把我带回来。”

  “朝露,”他轻握着她的手,温柔地说:“既然回来了,可别再随随便便的走了。”

  她望向他那深情的黑眸,眼眶一热,“不会了,就算你赶我,我都不走。”

  听她这么说,臧语农总算露出安心的微笑。“对了,这里是……”她疑惑的看看四周。

  “这儿是加兰郡主的府邸。”

  “加兰郡主?”她楞了下,“是那位戴面具的女子吗?”

  “正是。”他点头。

  她想起他曾说过北戎人不讲理,但讲情。他放胆直驱北戎,应该就是因为他跟某人有情吧,难道那个人就是加兰郡主?

  思及他与别的女子有情,方朝露胸口一痛,竟比伤口所带给她的痛楚还要重。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她怯怯的问。

  “我曾在多年前救过她一次。”

  “只是这样?”她半信半疑。

  “我几时骗过你?”

  “谁说没有?”她微嘟着嘴,轻哼一声,“你武功高强,还精通异国语言,这些事你都骗了我。”

  臧语农苦笑,“我哪里骗你了?只是没特别提过。”

  他这么说也没错,可她就是不相信他跟加兰郡主只是那么单纯的关系。她记得楼学齐曾说过他早年在外行商,曾有不少女子主动示好,加兰郡主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

  “你跟加兰郡主到底什么关系?”她用“自首无罪,逮到双倍”的眼神盯着他,“你老实说,我不会生气的。”

  他无奈地叹气,“真的只是这样。”

  “当然不仅是这样。”加兰郡主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臧语农露出发愁的表情,开始烦恼加兰郡主不知道会在方朝露面前说些什么。

  虽说他跟加兰郡主并无不可告人之事,但他还是担心方朝露会胡思乱想。

  加兰郡主走到床边,深邃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初醒的方朝露。

  “我曾经想嫁给语农,但他拒绝了。”她故作落寞的一叹,“像我这样的绝世美女他都没动心,我以为他一辈子与情爱无缘,没想到……”

  方朝露在内心赞同,加兰郡主真的是位绝世美女。她有着深邃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浑身上下散发着异国风情,美得令人屏息。

  是啊,臧语农肯定是眼睛脱窗了,居然拒绝这样的美女,而且还是位身分娇贵的郡主,但一想到拒绝加兰郡主这等美女的他居然爱上自己,她又忍不住窃喜在心。

  “我是加兰,北戎郡主。”加兰郡主用略带腔调的汉语说。

  “感谢郡主相救,我是方朝露。”尽管对方是如此危险的情敌,方朝露对她却没有丝毫的敌意。老实说,她第一眼就喜欢上加兰,如果她是男人,她会为加兰着迷。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加兰郡主瞥了臧语农一眼,“如此一来,语农总算能安心了。”

  “多谢郡主,郡主的汉语说得真好。”

  “当初为了要嫁给语农,我可是下足了功夫,只可惜……”她又刻意地轻叹一声。

  “郡主,”臧语农语气都带上央求了,“行行好,别再说了。”

  加兰郡主朗声大笑,“想不到当初刀架在脖子上都不肯娶我的臧语农,如今竟有了让你在意到近乎害怕的女人。”

  闻言,方朝露很是惊讶。哇,人家刀都架在他脖子上了,他还抵死不从?

  臧语农一脸尴尬,急忙转移话题,“言归正传,郡主不是陪同张姑娘入关吗?怎么回来了?”

  加兰郡主稍敛笑意,“我已经将仙羽交给知贤王,希望他真的能让仙羽回到克丹身边。”

  “郡主放心,王爷是个守诺之人,再说他是由皇上亲自授命,张之涛绝不敢轻举妄动。”

  “既然是你相信的人,我便相信。”她笑视着还很虚弱的方朝露,“臧夫人,好好养伤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