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春野樱 > 悍妻在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悍妻在怀目录  下一页

悍妻在怀 第7章(1) 作者:春野樱

  臧府来了一位贵客,正是当今圣上的八弟,知贤王楼学齐,他是圣上十分信任及重用的皇弟,亦是臧语农的知己,两人性子差不多,都爱游历,也喜欢结交江湖人士。

  八年前,当时还只是八皇子的楼学齐隐瞒身分游历北方,却碰上了马贼,适巧领商队到北方办货的臧语农经过,及时搭救,两人一路同行,十分投缘。

  之后朝廷发生政争,楼学齐支持三皇子,并寻得臧语农在民间的助力,一举将楼学润扶上大位。

  三皇子登基后封楼学齐为知贤王,任命喜好自由的他游历民间,体察民情,负责将黎民百姓的需求及对朝廷的不满汇报上奏,以做为政策制定及修改之标准;而臧语农也因为有功,获得许多专买专卖的许可及契约,成了足以呼风唤雨的皇商。

  此时楼学齐神清气爽的坐在花厅候着臧语农,还不时跟一旁只十六岁的侍从胡静闲聊着。这个侍从其实是武官胡成军的儿子,因为生性柔弱,胡成军为了锻炼儿子的心志,便将他托给楼学齐,让楼学齐带着他多方见识。

  臧语农来到花厅,笑着道:“什么风把王爷吹来了?”他说着,在楼学齐身边的位子坐下。

  在旁人看来,必然觉得臧语农对楼学齐未免太过失礼,但就因为他们够熟,才不需客套迂回。

  “好久没见,怎么你看见我也没高兴一点?”楼学齐故作哀怨。

  臧语农瞥他一眼,“无事不登三宝殿,王爷不是来玩的吧?”其实,他大抵知道楼学齐今次前来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了吧?”楼学齐睇着他。

  “嗯。”他不否认。

  上次见过丁常山之后,他便派人前往北方查探。正如丁常山所说,边境情势紧张,两国私下的商业往来也已中断,战事可能随时再起。

  打仗需要许多后勤补给,届时户部跟兵部必然会寻求各路皇商的协助,为了因应朝廷的需求,他早已开始收购米麦、布匹、生铁、藤麻等各项军需。

  “既如此,本王想你应该已经着手准备了吧?”

  “确实。”他坦白地回答,“皇上要王爷负责多少军粮?”

  “一万五千石白米。”楼学齐说。

  闻言,臧语农浓眉一蹙,“数量不少啊。”

  “对你不是难题。”楼学齐非常清楚他的能耐。

  “对我来说,一万五千石的军粮确实不是问题,但是我最多只能给王爷一万石。”

  楼学齐微愕,“何因?”

  “去年稻米欠收,价钱波动极大,对一般百姓已造成负担,我虽有足够的白米交付王爷,但如此一来粮仓空乏、供需失衡,物价便会持续上扬,为了抑制物价,我必须自留五千。”

  楼学齐有点苦恼,“皇上要我筹措一万五千石,你现在只能给我一万,教我怎么回京赴命?”

  “王爷何不向皇上谏言,以谈判代替兵马对峙?”

  “你以为我没提过?”楼学齐一叹,“但皇上此番是为了宣妃娘娘的侄女而出兵,你也知道皇上对宣妃娘娘——”

  臧语农打断了他,“听闻宣妃娘娘的侄女被北戎国的王子掳走,是真?”

  臧语农的买卖触角远及北戎,自然也认识不少北戎国的商贾。他早已调查过此次边境再起波澜的原因,便是因为北戎王子克丹带走了永宁总督张之涛的嫡女张仙羽。

  张之涛是宣妃张之露的胞兄,亦是国舅爷,而张仙羽已有婚配,对象是定远侯的公子华锋。克丹王子明知张仙羽如此却还掳走她,张之涛私下找人要回女儿,克丹却不肯。

  于是,张之涛快马加鞭向皇上禀报此事,皇上便派华锋亲自前往斡旋,却碰了钉子,皇上勃然大怒,才会下令出兵。

  楼学齐面露惊讶,“你连这事都知道了?”

  臧语农笑不及眸底,“我朝与北戎对峙多年,好不容易才得到几年安宁,两国边境通商互惠,共生共荣,如今的北戎王也乐见两国和平,我不明白北戎王为何会默许克丹王子掳走张大人的千金,再掀战事。”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楼学齐警觉问道:“你是说……事情不单纯?”

  “单不单纯我还不确定,但我总觉得皇上出兵之决定太过急躁草率。”他直言。

  楼学齐叹气,“语农,你也知道我向来挡不住皇上……”

  “难道不能再缓缓?”臧语农提议,“若皇上允准,我可以派人,甚至亲赴北戎了解此事。”

  “皇上气坏了,恐怕此事已是箭在弦上。”楼学齐面有忧色,续道:“再跟你说件事吧,此次筹备军需关系到明年跟朝廷的买卖契约,你听说过杜仲山这号人物吧?”

  这个名字臧语农一点都不陌生,因为李紫娘事件,他找人查访了“饿鬼老大”这号人物,也顺便查出了杜仲山的底细。

  杜仲山,江东人士,是这三年才窜出的牙商。他的牙行虽然做得有声有色,但据说他为了抢生意,干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是个颇具争议的人物。

  至于饿鬼老大这个人,本名柯大鹏,是崎县边郊鬼门山上的一个山匪头子。此人占山为王,坏事做尽,因崎县位处西疆,朝廷之力鞭长莫及,因此县官也奈何不了他,只能与他讲和,尽可能相安无事。

  而他,跟杜仲山的亲信朱礼往来十分密切。

  “这个人一直想成为皇商,动作频繁积极,若是他能替户部弄到足够的军需,恐怕——”基于兄弟情谊,楼学齐必须将这事告知他。

  “王爷,我也顺便跟你说件事。”他打断楼学齐,唇角挂着一抹神秘的微笑。

  楼学齐好奇地问:“何事?”

  于是,臧语农便详实的将他所查到的事情告诉了好友。

  听毕,楼学齐震惊不已。“你是说杜仲山的牙行非法买卖人口?”

  “看来是如此。柯大鹏在崎县境内强掳了不少少女,事情闹大了,便派人到远一点的地方掳人,然后再交给杜仲山底下的牙人买卖,为了不让这些少女说出真相,还将她们毒哑,手段残忍。”

  “可恶,竟然做出这等下作之事!”楼学齐神情恼恨。

  “可不是?”臧语农随声附和,“这样的人成了皇商,朝廷可就闹笑话了。”

  “不成!”楼学齐拍案而起,“我得立刻向皇上禀报,让刑部好好查明此事,毋枉毋纵。”

  “王爷英明。”臧语农打躬作揖,面上是一抹深沉的笑。

  下一瞬,楼学齐似乎意识到什么,挑挑眉,“语农,这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中吧?”

  臧语农故作茫然,“我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你早已摸清那杜仲山的底,知道他无法与你竞争,这才安安心心的说你只能给一万石的军粮,对吧?”楼学齐眼神盈满对他的佩服。

  “我只是希望皇上能缓下此事,收回圣命。”

  “张大人丢不起这个脸,定远侯府也不能。”楼学齐摇头,“这克丹王子真是掳错人了。”

  “谁说张大人的千金是被掳走的?”臧语农笑睇着他。

  他一怔,脸上满是疑惑,“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事是张大人说的,难道有假?”

  “张府守备森严,虽不至于连只鸟都飞不进去,但克丹王子要入府掳人岂是易事?再说若是有了骚动,边关便会封闭,克丹王子又如何带着受到胁迫的张家小姐出关?”臧语农眼底迸射出一抹黠光。

  楼学齐听出他的言外之音,惊讶地说:“你的意思是,张大人的千金是自愿的?”

  臧语农淡淡一笑,“据我所知,张大人的千金自从婚配予定远侯之子,便闷闷不乐,郁郁寡欢。”

  楼学齐瞪大眼睛,“我的天,难道……”

  “王爷最好赶紧将此事禀报皇上,以免一场误会导致生灵涂炭。”臧语农说完,径自啜了一口茶。

  “那么军需之事?”

  “不管打不打仗,边防的衣食住行缺一不可。”臧语农说道:“一万石的军粮我已备妥,王爷随时都能会同户部跟兵部来取。”

  看他一副事事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神情,楼学齐不由得赞叹,“语农,你好样的,连那边关的事都了若指掌。”

  “凡事只要有心,就不难。”臧语农淡淡地说。

  “是吗?”楼学齐挑眉,意有所指地道:“我倒觉得也不是每件事、每个人都能如你所料。”

  闻言,臧语农斜瞥他一眼。

  “那名叫方朝露的姑娘可在你掌握之中?”

  臧语农一怔,狐疑的看着他,“王爷,你怎么知道她?”

  “今天来这之前,我先去了一赵云来客栈,尝尝本王爷朝思暮想的烧鸡,却巧遇一位姑娘打跑上门白吃勒索的市井混混。汪掌柜说她是臧府的人,可她却说她不是。”楼学齐说话的同时,仔细注意着臧语农的表情,“我盘算着她反正已不是臧府的人,又见她身手如此之俊,于是想礼聘她进王府做庆儿的护卫。”

  庆儿指的是楼学齐的儿子——楼宇庆,今年八岁,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

  “她答应了?”臧语农神情一凝。但话一出口,他就发现自己着了楼学齐的道,不禁懊恼。

  楼学齐促狭地看着他,“你很在意她?”

  臧语农没回答,一脸因被识破心绪而不悦。

  “她拒绝了。”楼学齐笑道:“她说,她跟你的帐还没算清。”

  臧语农先是一楞,旋即勾唇一笑。

  “看来你跟她有很深的纠葛呀。”楼学齐好奇极了,“能说来听听吗?”

  “不能。”

  十多日过去,周氏已能下床,虽然还是略显虚弱,但已无大碍。

  “二娘,身体好些了吗?”臧语农返家后,来到玉馨苑探望。

  “好多了。”周氏笑视在一旁随侍的赵流香,“多亏流香悉心照顾。”

  赵流香嫣然一笑,“姨娘说这话就见外了,照顾姨娘可是我的责任。”

  周氏满意的看着她,“也是,你不只是我的外甥女,还是我的准媳妇呢。”

  这些话她是故意说给臧语农听的,一方面是要强化臧语农对赵流香的好感,另一方面也是提醒臧语农不要忘了他跟赵流香的婚约。

  臧语农哪里不明白她的用意,却也不搭腔,只是淡淡一笑。

  “话说回来,方朝露那丫头也实在太歹毒了,”提起她,周氏仍是一肚子的怨气,“我真心向她道歉,她居然这样害我。”

  “姨娘,您别生气。”赵流香见她情绪激动,连忙安抚。

  “语农,你这会儿真是看走眼,引煞星入室了。”周氏现在想起来还是愤愤不平,“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丫头,也不想想你是看在方大娘的面子上才收留她,她居然做出这种事。”

  “二娘,是我失察,我向您赔罪。”臧语农面露歉疚。

  “二娘不是怪你,只是……”周氏一叹,“知人知面不知心,看她一副单纯善良的样子,没想到竟这么歹毒。”

  “姨娘,您就别说了。语农哥哥也不乐见此事发生,想必他心里也难受呢。”

  赵流香深情款款地瞥了臧语农一眼。

  “这倒是。”见外甥女如此善解人意,周氏很满意,“语农,你瞧,流香这孩子多懂事、多体贴。”

  臧语农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唇角微微一扬。

  “对了,”周氏忽而想起一事,不解地问:“我听语晨说你逐那丫头出府,但至今未报官,是因为方大娘求情吗?”

  “不完全是这样。”

  “那是为何?她如此歹毒,难道不该给她一点教训跟惩罚?”

  “二娘先别急,”他语气平静地道:“其实我至今仍未报官是有原因的。”

  周氏微楞,“什么原因?”

  “事发后,我派人四处打探查问那毒药的购得方法,结果得到的消息让我非常惊讶。”他娓娓道来。“城中只有一家店卖这种毒药,而店东也承认这药确实是从他店里卖出,去买药的是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姑娘。”

  “那不就是方朝露了吗?”

  “不,”臧语农摇头,“依他所形容的模样并不是方朝露。”

  闻言,周氏瞪大眼,“那是谁?”

  “正因为不知道是谁,因此我认为方朝露还有共犯。”

  “还有共犯?”周氏不禁有些惶然,“你是说……那共犯可能也在府里?”

  “二娘莫惊。”臧语农安慰她,“不管那共犯是否在府里,我都不会让她伤到二娘您,再说……”他转头看着一旁陷入沉思,秀眉深锁的赵流香,“有赵小姐悉心照顾您的饮食,绝不会让人再有可乘之机。”

  赵流香回过神,“是啊,姨娘,流香一定会盯紧您的饮食,寸步不离的待在您身边,您不必担心。”她脸上带笑,却显得有点心神不宁。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