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春野樱 > 悍妻在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悍妻在怀目录  下一页

悍妻在怀 第5章(2) 作者:春野樱

  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赵流香气恨难耐,顿时泪如雨下。她从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跟羞辱,此刻,她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小姐……”一旁的瓶儿心疼不已。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有看见他是多么纵容方朝露那个低贱的丫头吗?难道我不如她?”她哀哀泣诉着。

  “方朝露哪里能跟小姐比?”见主子遭受这么大的屈辱,瓶儿心里也很愤怒,“都是那方朝露不好,居然真喝了小姐辛苦煲的鸡汤。”

  赵流香愤而将汤盅砸碎,掩面痛哭。

  “小姐快别哭了,”瓶儿安慰着她,“我们想法子把方朝露那丫头弄走就是了。”

  “能有什么法子?”赵流香语气无奈,“你没看语农哥哥是怎么对她的吗?”

  “一定会有办法的……”瓶儿想了一下,突然心生一计,“有了!”

  赵流香疑惑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主意?”

  瓶儿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赵流香越听,神情越是震惊,“这样行吗?要是有什么差池,那……”

  “小姐,为了把方朝露除掉,你不能怕事。”瓶儿鼓励着她,并拍胸脯保证,“放心,我一定会替小姐把这事办得妥妥当当。”

  聚贤楼是臧语农用来召见各地庄子管事的地方,不只能聚会谈事情,同时也兼具客栈的功能。黑马的美好生活聚贤楼是三进式的建筑,主屋是他会见各庄子管事或是客人的地方。穿过主屋便是一处有着山水造景的庭园,供人休憩散步,围着庭园的三面建物有三层楼,共计三十六间客房;再过去是厨房及库房,提供置放货物的服务,同时此处也备有数间通铺仆房,可让仆役们休息,出了后门还有供座骑及马车停放及补充水草的大院子及马厩。

  方朝露第一次来到臧语农的“招待所”,环顾四周,咋舌不已。

  臧语农领着她跟丁鸣进到一间偏厅,厅里已经有两男一女候着。

  年约五十岁的男人名叫丁常山,是江北庄子的管事,同时也是丁鸣的父亲。丁鸣是丁常山最小的儿子,当年臧语农到江北巡视时,丁常山将丁鸣托给他,希望么儿可以跟在他身边学习,臧语农觉得丁鸣看起来聪明讨喜,便允了丁常山的请求。另一男子是丁常山的亲信兼保镳——马三。

  而女子约莫十五、六岁,长相清秀,但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一脸惊惶不安的样子。

  “大少爷。”见臧语农进来,丁常山跟马三立刻起身。

  “丁管事不必多礼。”臧语农淡淡一笑,瞥了那名陌生少女一眼。

  “爹。”丁鸣恭敬的喊了一声,“近来可安好?”

  “甚好。”看见一年没见的儿子,丁常山脸上堆着慈爱的笑容,接着看见一旁的方朝露,面露疑惑。

  从她的穿着打扮看来应该是个丫鬟,但自他认识臧语农以来,从没见他身边带过丫鬟啊。

  “大少爷,这位姑娘是?”

  “她叫朝露,是奶娘的侄女。”臧语农介绍。

  “原来如此,看来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若是方大娘的侄女,那能破例跟在臧语农身边也不算奇怪了。

  臧语农勾唇一笑,“冰雪聪明?她可是很会闹事的。”

  丁常山微楞,疑惑的打量着方朝露,后者尴尬的笑了下,偷偷的瞪了臧语农一眼。

  看她俏皮可爱,丁常山很是喜欢,不觉搁下正事,问道:“姑娘今年多大了?”

  “回丁管事的话,朝露今年十八了。”她应道。

  “可有婚配?”

  “没有。”虽不明白丁常山为何问这个问题,她还是老实的回答。

  丁常山转而笑视着臧语农,语带征求,“大少爷,丁鸣已届婚龄,我看方姑娘是位好姑娘,若大少爷可以做主,不知是否……”

  这位大叔在说什么?方朝露转头看了丁鸣一眼。

  拜托,对她来说丁鸣还是个毛孩子呢,她在现代已是二十八岁,对姊弟恋一点兴趣都没有,再说她心里……

  下意识地,她视线停留在臧语农脸上。

  依现在的站位,她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平静的看着丁常山。

  他在想什么?该不会为了卖丁常山面子就允了丁常山的请求吧?不,她的婚事绝不由他人做主!

  就在她几乎要冲动说出“不好意思,我还不想嫁人”的时候,臧语农不咸不淡的开口了——

  “丁管事的要求着实令我为难。”他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这丫头,我想留在身边。”

  此话一出,丁常山跟马三都一楞,方朝露也惊讶的看着他。

  这话虽然说得含蓄,但只要有点脑袋的都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她不由得心脏狂跳,耳根子都红了。

  丁常山了然,尴尬的笑笑,“那么就请大少爷忘了我刚才说的吧。”

  臧语农笑而未语,话锋一转,“丁管事突然南下,应该不是为了丁鸣的终身大事吧?”

  丁常山神情转为严肃,“大少爷,北方有兵马调动,怕是又要起战事了。”

  臧语农浓眉蹙起。北方好不容易停战三年,难道又有变化?

  “朝廷那边可有消息?”丁常山询问,想知道臧语农是否从知贤王那儿得知可靠消息。

  “我还未接获任何来自朝廷的信息,但若丁管事研判无误,应该过不久就会有了。”臧语农叹了口气。

  若北方又开战,必然要后方补给各项军需,军需是由户部及兵部负责,到时户部便会要求各路皇商,甚至是牙行协助筹措军需。

  “若北方真的开战,相信不用多久知贤王便会来拜访大少爷。”

  臧家本是一般商贾,但因为臧语农行事大胆,勇于开拓财源,又喜结交各路人士,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终于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

  “嗯。”臧语农沉吟须臾,“看来我要先通知各地管事开始收购白米跟麦子,以免到时突然进行大量收购,有人哄抬物价。”

  “大少爷所言极是。”丁常山赞同地点头,“去年白米欠收,要不是大少爷下令开放粮仓稳定米价,恐怕不少百姓都要啃树皮了。”

  听丁常山这么说,方朝露讶异不已,臧语农竟会开粮仓稳定米价,商人不都是向钱看齐的吗?他居然没借机大赚一笔?

  她得说,她真心觉得他的情操太高尚、太感人了。

  “对了,”臧语农瞥了那陌生少女一眼,“这位小姑娘是何人?”

  “大少爷,这位姑娘是我从一名牙人手中抢下来的。”

  臧语农微怔,“为何?”

  丁常山道:“我行经常德时,在一处小客栈发现几名男子带了十多名少女,察觉有异,所以趁夜一探,没想到这些少女并非自愿或父母许可才跟了牙人,而是被强行掳走或拐骗的。”

  闻言,臧语农脸色一沉。

  “因为怕她们对别人说出实情,所以牙人便将她们全部毒哑。”丁常山说得既愤怒又难过,“幸好这位小姑娘识字,便在地上写出她是如何被掳走。”

  臧语农神情凝肃的看着那少女,少女怯怯的望着他,身子微微发抖。

  一旁的方朝露也感到难过。她没想到人口贩子竟然如此残忍,不只将人家的闺女掳走,还狠心地毒哑她们。

  “那牙人呢?”臧语农问。

  “我跟马三逮到为首的牙人,从他口中问出一个名字——饿鬼老大。”丁常山续道:“之后我跟马二一一将他送往常德当地的衙门,没想到他竟在大牢里死了。”

  臧语农顿觉事有蹊跷,“何种死法?”

  “一刀毙命。”丁常山说。

  “牢中如何有刀?”

  “衙门以他畏罪自杀结案,但依我看,那牙人口中的饿鬼老大极具嫌疑。”丁常山分析。

  臧语农冷笑,“有嫌疑的何止是饿鬼老大,恐怕衙役也被收买了吧,不然何以会草草结案。”

  “我也是如此认为。”

  “你可听过饿鬼老大这混号?”臧语农再问。

  丁常山摇头,“不曾,所以特来禀报此事,心想大少爷人脉广阔,或许会有人知晓。”

  他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我会立刻找人去查清他的底细。”

  “大少爷,”丁常山语带试探,“我已让人将那些被掳走的少女一个个送回家去,可这小姑娘……那些恶匪掳走她时杀了她的爹娘,所以她无家可归,不知道大少爷可否收留她?”

  臧语农想了想,看着那小姑娘,问:“你识字?”

  小姑娘点点头。

  “叫什么名字?”他又问。

  “大少爷,她名叫李紫娘,紫阳花的紫。”丁常山代她回答。

  臧语农微点头,转头望向站在他后侧的方朝露,“将她交给你,如何?”

  方朝露先是一楞,然后用力点头。

  于是稍晚,臧语农便将人带回府里,并嘱咐方朝露好生照顾。

  因为爹娘在自己眼前被恶人杀害,李紫娘受到极大的心理创伤,遇人显得胆怯且防备。

  方朝露对她十分照顾,还请方大娘安排她住在隔壁房,大家知道她曾遭遇那么可怕的事情,对她也相当的友好,让她渐渐卸下心防。

  因为李紫娘识字,方朝露都以纸笔与她沟通。当然,一个丫鬟要取得纸笔并不容易,她的纸笔都是臧语农私下拿给她的。

  透过笔谈,方朝露知道李父是乡试秀才,家境清贫,但一家三口幸福和乐,李紫娘从小跟着父亲读书认字,因此成了村里唯一识字的姑娘。

  方朝露同情李紫娘的遭遇,又因她的年纪与自己在现代时的妹妹相同,因此便将她认做妹妹。

  臧语农必须出城,带着女子多有不便,因此没让方朝露随行。这日,她打扫完臧语农的书斋跟寝间,准备回仆房休息,却在路上看见赵流香、瓶儿跟李紫娘。

  见李紫娘被她们主仆二人围着,她大惊失色。李紫娘一进臧府,方朝露便提醒她要小心赵流香,没想到臧府这么大,还是让她碰上了。

  她立刻往她们那里走去,才靠近,便听见瓶儿那尖酸刻薄的话语——

  “听说你是被不法的牙人掳走的。”瓶儿上下打量着她,“落在那种恶人手里,清白恐怕不保了吧?”

  李紫娘露出惶恐的表情,不知所措。

  “喂,你虽然哑了,但耳朵没聋吧?”瓶儿继续冷言冷语,毫无怜悯之心。

  赵流香知道李紫娘如今是跟着方朝露的,便也放任瓶儿对她语多羞辱,可这时她眼角余光瞥到方朝露正朝这接近,于是灵机一动,出声斥责,“瓶儿,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瓶儿一楞,错愕的看着主子。

  “紫娘的遭遇如此悲惨,你应该要善待她、怜悯她,怎好对她落井下石?”她跟瓶儿使了个眼色,瓶儿这才发现方朝露。

  她倒也机灵,立刻自扇两巴掌,一脸羞愧地认错,“小姐,是瓶儿不对,请小姐原谅。”

  听见赵流香跟瓶儿的对话,方朝露楞了一下,觉得十分意外。

  “咦?朝露。”赵流香这时才假意发现她。

  方朝露福了福身,“赵小姐。”

  赵流香故作惭愧,“快别这样,之前我对你做了很坏的事情,我受不起你的礼。”

  见状,方朝露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从前的赵流香是恶魔,现在的赵流香根本是天使,老天爷是不是在她身上施了什么魔法?不过见赵流香能改邪归正,方朝露倒是很为她开心。

  话说回来,她若变好了,臧语农应该就没法挑剔了吧?也就是说,等三年禁婚的期限一到,臧语农就没有任何借口跟理由,必须要迎娶赵流香了。

  这本是意料中的事情,她也早就知道,可此刻她的心却像被针扎着、刺着,很是难受。“朝露,”赵流香上前握住她的手,“我深刻检讨自己从前的所做所为,着实感到愧疚,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你愿意原谅我吗?”

  “赵小姐言重了。”她的举动让方朝露吓了一跳,但又不好将手抽回。

  “我一直想找机会跟时间向你道歉,可是又怕你不肯原谅我……”赵流香说到后来,眼眶隐隐泛泪。

  方朝露尴尬一笑,“我这人健忘,早就不记得之前的事了,赵小姐也别放在心上。”

  “是吗?”赵流香这才安心的笑了,“那么明日我在玉馨苑设茶宴向你赔罪,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赏脸。”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