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4章(1) 作者:黑洁明

  一早醒来,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在,有一秒,他几乎以为昨夜的激  -  情只是梦,但空气之中,残留着**之后的味道。

  然后,他听见水声轻响,知道她正在浴室里洗澡。

  说实话,他还以为她半夜就会跑去洗澡,她向来喜欢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睡觉,他不是不爱她洗澡,只是每次欢爱过后,她就算再累,总也会爬起来迫不及待的去清洗自己,然后穿上干净的旧衣裤再回来睡觉,让他偶尔会纳闷她是否觉得他很脏。

  可昨夜,她却没这么做,也许是因为她太累了。

  她利用了他。

  在黑夜里,摸黑爬到他身上,彻彻底底的上了他。

  不是说他不喜欢这样,但他原来是希望她能光明正大一点。

  话说回来,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狂野豪放的小野猫,她一直都很文静,即便在床上,和他一起时,也总尽量忍着到嘴的声音,直到她再也压抑不住。

  他很喜欢她那种小小的嘤咛、悄悄的喘息,那比什么都还要诱人。

  水声,哗啦啦,轻轻的响。

  他几乎可以看见,她在莲蓬头下,浑身湿透的性感模样。

  她不喜欢迟到,不爱打破那些小小的规律。

  他应该要让她洗她的澡,她昨天已经被迫爬到他身上了,那八成会让她小小懊恼好一阵子,他不应该得寸进尺。

  这样已经很好。

  她要他,主动找了他。

  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小小胜利,聪明的男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可是,昨天夜里,她伸手拥抱了他。

  那是认识她之后,她第一次主动伸手拥抱他,不是在激  -  情狂爱之时,不是在昏睡无意识的情况下。

  她没有睡着,那时还没有,他知道。

  她自己打破了那小小的规矩,所以,为什么他不行?

  他走进浴室里,听见开门的声音,站在浴白中淋浴的她匆匆转身,看见他,她习惯性的伸手遮掩自己,粉唇微张,小脸除了惊讶,还有紧张。

  眼前的女人,比想象中还要诱人。

  莲蓬头仍开着,蒸腾的热气中,温热的水一再洒落流下,让她雪白的肌肤泛着微微的红,湿透的黑发紧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他走上前,跨进浴白,她往后退,脚步有些不稳,他伸手揽握住她的腰,帮她站稳,让她贴着自己。

  她轻喘口气,小手又搁在他胸膛上了。

  热水继续喷洒,迅速淋湿他的胸膛,她隔着水幕看着他,有那么一秒,他以为她会推他,但她没有。

  她的心跳得很快,他能看到,感觉到。

  然后,她将搁在他胸膛上的小手,缓缓的往上滑,在他屏息的注视下,滑上了他的肩头,抚上了他的脖颈,轻轻将他往下拉。

  一股强烈的释然上涌,他才发现,内心深处,他还是有点担心,昨夜的欢愉只是春梦一场。

  情不自禁的,他低下头来,在温热的水花中亲吻她。

  她张开嘴,回应着他,和他唇舌交缠。

  她喘着气,小手攀抓着他,湿润的双眼氤氲迷蒙,他舔吻、吮吻她的唇舌,品尝她小小的颤栗与娇喘。

  一开始,她就只是个女人,和别的女人,没有太大的不同。

  唯一的差别是,她是他娶的老婆,他打算一起生活的女人。

  他喜欢上床,**是很好的运动,也是他所知最妤压的方式,他很喜欢那整个过程,但他对上床的对象是谁,其实没有太多的执着,只要是你情我愿就好。就他过往的经验,嘿咻差不多就是那样,虽然可以换一些花招,但老实说久了之后,也就是那样。

  起初,他真的不觉得她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她虽然不是处女,但也不是什么高手,他不知她和他结婚前,和多少男人交往过,但应该屈指可数。

  和他相比,她对床事相对保守许多,过程中甚至有些僵硬。

  但他猜那是不习惯所致,几次之后,她的反应越来越好,也放得越来越开。虽然还是保守,但只要他要求,她都愿意配合。

  不知从何时起,他越来越在乎她的感受,晓得她喜欢什么样的方式,清楚如何碰触她能让她颤抖,让她失控。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一切再也不同。

  以前,这就只是一种运动,一种发泄的方式。可如今,这件事不再一样,他喜欢看着她、感觉她、品尝她,慢慢的、慢慢的,和她一起,厮磨。

  为了他也说不清的原因,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再也不一样,没有一处相同,她带来的感觉那么好,好得让他几乎要害怕起来,而他这辈子,真的很少有害怕的时候。

  到底是为什么,她会变得如此不同?感觉起来会差那么多?

  明明和三年前,是同一个女人,他却比以前更清楚感觉到她的所有一切,她的喘息、味道、体温、颤傈,还有那很小声、好可爱,却难以压抑的呻  -  吟。

  关于她的一切,都如此鲜明,像是他的感官,只针对她,被放大了好几倍。

  她的手指,唇瓣,心跳,泛红的柔嫩肌肤,倒映着他的水漾双眸……

  她尝起来,感觉起来,如此温暖美好,甜蜜诱人,让他一次比一次着迷,一回比一回爱恋。

  事后,她仍紧紧环抱着他,攀附着他,颤栗着。

  他将脸埋在她肩头上,感觉有些腿软,差点站不住脚,难以想象感觉能这么好,竟然还能比之前更好。

  这女人像毒品,让他痴迷上瘾,还戒除不掉。

  如果她昨夜没找他,他也会放弃那可笑的坚持,他原本就打算趁这个星期假日,补完先前的进度。

  说真的,他都快有戒断症状出现了。

  当她终于有办法松开手脚,他稍微退后,让她站好,她的小脸红透,像苹果一般,一双眼低垂着,完全不敢看他。

  他故意俯身再次亲吻她水嫩的唇,一次又一次,诱哄着,直到她又抬手攀着他,又因此抬起头来,他才抵着她的额,看着她的眼,开口道。

  “早安。”

  她回神,瞳眸里浮现尴尬与羞涩。

  看着他,她舔了舔唇,才张开嘴,悄声吐出一个字。

  “早。”

  他忍不住微笑,无法控制的咧开嘴角。

  那是得意的笑,他知道这太嚣张,但他克制不了。

  她羞恼的瞅他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快速的清洗了自己,跨出浴白,抓了大浴巾包住那白嫩的身体,匆匆溜了出去。

  他没阻止她,尽避她没说出口,但他知道,有什么改变了。

  三年了,她虽然嫁给了他,和他朝夕相处、同床共枕,可他却感觉得到她设下的那种种无形的界限,这女人像是随时随地,都穿着一层透明的防护罩,不让人靠近,不让他真的靠近。

  只有在两人交欢时,当她和他一样浑身是汗,当她在他身下接纳他,和他一起喘息、交缠,甚至无法克制的伸出手脚紧紧攀抓着他时,他才觉得稍微触及到她的心,觉得这女人真的是和他一起。

  有时候,甚至在那种时候,他都觉得她没有完全放开。

  可如今,她眼中有一种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东西,已经改变。

  他感觉她靠近了一点,比之前更靠近一些。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会愿意全心全意的信任他,然后把她收在床头柜里的那盒避孕药丢掉。

  莲蓬头继续喷洒着水花,他抓起肥皂往身上抹,心情愉快的开始吹起口哨。

  他的手机响了。

  才坐下要吃早餐的男人,放下了筷子,抓起手机就往阳台走去。

  她瞧着他讲话的身影,虽然听不见他在讲什么,却看见他在笑。

  陈姐的警告,莫名浮上心头。

  他搔抓着刚吹干的发,看着窗外的蓝天,说了几句话,又静下来听对方说,然后又笑,跟着再说了几句,才结束了通话,转身走回屋里来,在餐桌旁坐下,抓起碗筷继续吃饭。

  是谁打来的?

  这话,差点就脱口而出,但那太像在查勤,所以她在最后一秒,及时忍了下来,改口问。

  “你明天还加班吗?”

  “嗯。”他扒着饭,看了她一眼,问:“怎么了?”

  “没什么。”她顿了一下,回道:“只是我们老板嫁女儿,明天中午请吃喜酒。”

  “我以为是下星期。”他边说边吃。

  “是明天。”她没办法像他那样一心二用,所以停下了筷子。

  “喔。”他点点头,吞下嘴里那块肉,边把青菜夹到碗里,边再问:“喜酒几点开始?”

  “你要去?”她微楞,回问:“你不是要加班?”

  “我可以找人代班。”他瞅着她,道:“你想要我去吧?”

  她眨了眨眼,唇半张,不知他怎会注意到这件事。

  一时间,不知怎地,有些尴尬,只低垂着眼,看着自己碗里那吃不到一半的白饭,用最平静的语调,道:“你不去也没关系,只是吃个喜酒而已,你还要赶来跑去的,太麻烦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会到的。”

  听到这句话,她楞了一下,不禁抬眼,只见他瞧着她,问:“那喜酒请在哪里?”

  她瞧着他,见他没打退堂鼓的意思,才起身去拿喜帖给他。

  他打开来看了一眼。

  她以为他看了地点之后,会打消想去的意愿,他却只是把那喜帖塞到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随口再问:“要我回来载你吗?”

  “不用,我自己搭捷运转公交车就能到了。”

  “假日路上可能会有点塞,你要是先到就先进去,别在外头等。”

  “好。”

  星期六一早,他自己骑着车去上班了。

  到了中午,她来到了那间位在郊区山上的知名餐厅。

  这餐厅位在国家公园内,依山傍水,有极大的庭圜,空气清新、风景优美,平常供的餐点动辄几千上万,会来这儿的人都是政商权贵、富豪名贾,像她这种小老百姓,若非老板嫁女儿,还真不会到这地方来吃饭。

  她到门口时,几位同事陆续来了,大部分的人都开车,只有她是搭公交车,从公车站走来的。

  到门口时,她传了简讯给他。

  他没有回她简讯,她其实不是很介意。

  说实话,如果他最后没来,她也不会太意外。

  就连她自己,都不是真的想来,她和公司里的同事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和老板的女儿更是没说过几句话,但这是老板给的喜帖,她再不懂人情世故,也知道这场喜酒一定要到。

  简言之,这是应酬饭。

  一来,他和她一样,本来就不是那种擅长和人交际的人。二来,这种在高级餐厅请客的喜酒,上来的菜虽然精致美观,但相对分量极小,也就是说,他根本吃不饱。三来,她自己都和同事不熟了,他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熟识的人。加上她的同事,虽然有男有女,但对象都是白领,和他完全没有任何话题上的交集。

  对他来说,参加这种喜宴,既无聊又折磨。

  上回他陪她一起出席另一场喜酒,中途不但两眼放空,还一度忍不住打起瞌睡,她其实并不会想强迫他一定要陪着出席,只不过,为了她也说不清楚的原因,有他在,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就算他坐在她身边打瞌睡也好。

  喜帖上写喜酒是十二点开席,但通常大家都会迟到,十二点半时,桌子才陆续坐满。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亲朋好友,她被带到最尾桌的地方,到接近开席时,也还有一半是空位。

  老板的女儿,谢丽玲,嫁的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某个富二代,不过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也不是很有兴趣。

  但在等待开席时,墙上的屏幕播放着新郎与新娘的婚纱照,把两人拍得既唯美又浪漫。

  “小叶。”陈姐远远看见她,朝着她挥手。“你一个人来啊,你老公呢?昨天你不是改口说他会来?”

  “路上塞车,他一会儿就到。”她礼貌的站起身,微笑回答。

  “他和你没一道吗?”

  “他加班,直接从工地过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