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3章(2) 作者:黑洁明

  捧抓着他的衣物,她在静夜雨声中,垂眼想着。

  所以他若真有了喜欢的女人,如果他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她恐怕只能另做打算。她确实有备案,若和他离婚,她的身分也不会受到质疑,只会增添可信度,毕竟他这个前夫,是真实存在的。

  深吸口气,她压下胸中那股萦回不去的郁闷,抱着他的衣物站起来,回到卧房里,把它们放回衣柜。

  差不多在这时,手机又微微轻震,她掏出来点开屏幕,看见他在门口,正一边打着呵欠,拿镜匙开门。

  他发微湿,沾着雨水,她把手机放回口袋,到浴室抓了毛巾,走出卧房。

  他已经走了进来,关上了门,在阳台脱去鞋袜。

  “回来了?”她迎上前去,打开纱门。

  “嗯,我回来了。”

  “把头擦干,别着凉了。”她把毛巾给他,同时接过他手上的雨衣,挂到门外晾干。“你先去洗澡,我炒个青菜,马上就能吃饭了。”

  “好。”他拿毛巾盖着头,擦着被雨淋湿的发,没多说什么就进门去洗澡了。

  她到厨房把菜下锅拿蒜头清炒,刚盛盘,他已经洗好澡,走了出来,坐到了餐桌这儿,她这时才看见他额头和下巴上有两道擦伤,手肘和手背上也有。

  她一楞,开口问:“怎么回事?怎么弄伤了?”

  “没什么。”他自己添了饭,耸着肩,不以为意的道:“下雨路面积水,车轮打滑,不小心摔了一下。”

  闻言,她秀眉却仍微拧,把菜在桌上搁下,边道:“上次机车行的老板就说,我们的车胎胎纹都快磨没了,这样骑很危险,明天你还是先去机车行一趟,换个轮胎吧。”

  “嗯。”他点头,坐下来吃饭。

  她回房里去帮他收脏衣服,上面果然沾了不少泥水,她拿到后阳台稍微清洗再浸泡,回厨房时,他已经吃完了,正在洗碗。

  她回到卧房里翻出医药箱,他走进来时,她要他在床边坐好。

  “只是擦伤而已。”他说。

  “我知道。”她说着,仍是打开了医药箱,拿出生理食盐水和棉花,伸手轻触他的下巴:“把脸抬起来。”

  他没再抗议,只乖乖把头抬起来,让她检查清洗额头和下巴上的伤口。

  “你们公司上回打破伤风针是什么时候?”她边替他消毒擦药,边问。

  “半年前做健检时才打过。”他坐在床边仰头看她站在他的双腿间,低头专心替他擦药。

  “时效过了吧?”她擦好了他额头和下巴上的伤,要他把手抬起来,继续处理他手肘和手背上的伤口。

  “没有。”他瞧着那女人清秀的面容,心不在焉的随口答着。“破伤风疫苗能撑很久,一剂可以撑十年。”

  她看着他手肘那摩擦掉一小片皮的伤口时,不自觉紧蹙着眉头,看那伤口的模样,她怀疑他是在刚刚洗澡时,嫌麻烦,就干脆把那整片皮剥掉了。

  “十年?你确定?破伤风疫苗效期有那么久吗?”

  虽然他表现得好似不痛不痒,她依然尽量小心,不知为何总感觉那磨掉的皮像是在她自个儿手上似的,让她看了就头皮有点发麻。

  “去年打疫苗时,医生说的。”

  既然是医生说的,她就没再追问下去。他手背和指节上的情况还好,就是有些红肿,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抓着他的大手,拿药水消毒了一下。

  和右手相比,他左手的情况好一点,只是指节也有些微红,倒是没有什么擦伤,她看见他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有些脏,没多想,便将它摘了下来拿酒精擦拭。

  他的婚戒和她是一对的,同样是纯银做的,样式很简单,上头没有任何设计或钻石珠宝,整个就只是很素的一对指环,他的大一些,她的小一点,内侧简单刻着两人的姓和结婚日期。

  婚后,他几乎没拆下来过,就连洗澡也戴着,那戒指在他被太阳晒得万分黝黑的无名指上,留下一圈清楚的白。

  那,是属于她的痕迹。

  因为她,才存在。

  看着那圈白痕,她心口微微的紧缩,熨着奇异的暖。

  他在这时,像即将冬眠的大熊一样,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边用自由的右手搔抓着后颈。

  看见他眼里已经泛着红丝,知道他累了,她小心的替他把戒指套回去。

  “好了,去刷牙吧。”

  “我刚洗澡时刷过了。”

  “那是吃饭前。”她有些好笑的看着这男人,有时候,她真的觉得他像个没长大的小男生。“吃完饭要刷牙,才不容易蛀牙和得牙周病。”

  他咕哝着听不清楚的字句,却仍是起身走进浴室,乖乖的刷了牙。

  她把医药箱收拾好,又到厨房把剩菜、剩饭收到冰箱里,然后关掉厨房与客厅的灯。

  等她回房时,他已经在床上躺平,完全睡死。

  吃饱就睡,对身体不好,但她知道他是不可能再爬起来了。

  她忍着想将他摇醒的冲动,熄了房间的灯,掀开被子上床,在他身边躺下。

  这一夜,为了她也无法确定的原因,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比平常花了更多时间才睡着。

  火车轰轰从身前驶过,扬起一阵风,撕扯着她的发。

  她猛然回过神,快速转身从月台边退开。

  地铁月台上,人潮汹涌,人与人挤到摩肩擦踵,她却看不清身边的没一张脸。

  她推挤过人群,爬上楼梯,离开车站,快步走在不知名的城市里,只觉心脏狂跳,头皮发麻。

  有人在跟踪她。

  她很想拔腿狂奔,却不敢加速,甚至不敢回头。

  这是个噩梦,她知道。

  眼前的街道与建筑是拼凑出来的,香港的中环,伦敦的大本钟,纽约的时代广场,悉尼的歌剧院,东京的天空树,都在身边流转。

  这是梦,她不需要害怕。

  那些人不能伤害她,她能够应付这些,她应付过了,她逃离了他们的掌握,她知道现实是什么。

  她已经有了正常且真实的生活。

  这是梦,她不怕。

  但他依然不敢停下脚步,只在拥挤的人潮中,快步而行,她不会怕,但她也不想回身面对那些追赶她的人。

  她转过街角,慕地,看见了一栋正在兴建的大楼,那是沙乌阿拉伯的王国塔,它是如此巨大,高耸入云,宛若传说中的巴比伦塔。

  而在其顶端,有好几辆塔式起重机耸立在哪里,来回运作着。

  那塔楼如此之高,她不可能看得到上面的人是谁,可她清楚看到了,他在那里,坐在其中一座塔吊的操作室之中,快速的吊挂钢梁,兴建那吓人的高塔。

  不可以,他不能盖那楼,不能在那楼上。

  这一秒,她忽然惊慌了起来,明知是梦,恐惧却仍让她拔腿狂奔,朝他所在的那栋高楼跑去,试图要阻止他。

  她跑过大街,冲进门里,狂乱的按着电梯,但电梯不听使唤,她快步跑上那如螺旋一般,好似永无止境的楼梯,可只要她抬头,就能看见他,看见她在那里,在高耸的楼顶,像只蚂蚁一样勤劳的工作。

  她不断的往上奔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心肺好像快要裂开,正当她终于跑到他所在的楼层时,忽然间天旋地转,狂风骤起,他所在的塔吊,像玩具车一样左右摇摆。

  她吓得无法呼吸,下一瞬间,那巨大的起重机拦腰斩断,摔了下来,经过她的身旁,用一种可怕的缓慢速度,重重跌落一千公尺,轰然摔倒在地面上,烂成一团,她在那瞬间从梦中惊醒,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浑身是汗。

  还是夜。

  屋子里漆黑一片,但她能借由显示冷气温度的光亮,看见他躺在她身边,他动也不动的,有那么一瞬间,她不敢动,不敢呼吸,害怕仍在噩梦之中,或许是另一个噩梦。但她能感觉自己在床上,盖着温暖的棉被,而他,在其中散发着诱人的温暖。

  然后,她听见他徐缓深长的呼吸,她吞咽着唾液,舔着干涩的唇,跟着才终于能够喘息。

  她环抱自己,感觉有些耳鸣,无法克制胸中如在梦中那样狂跳的心。

  不要害怕,别恐慌。

  这没什么,就是梦,虽然是噩梦,也只是一个梦而已。

  她不需要恐慌,她在自己的床上,他也一样。

  他很好!他很好!他很好!

  他没有摔落那几百层楼的高塔,他只是再睡觉。

  她试图说服自己,试图跟着他呼吸,和他一起吐息,那很难,她喘不过气来,而那恐怖的过往,就要浮现。

  她不要,他不想回忆那些事情。不愿意去回想那些。

  所以她爬起身,脱掉了衣裤,跨坐在他身上,朝他伸出手,捧着他的脸,附身低头亲吻他。

  她舔吻他的嘴,他的脖颈,抚摸他温暖的身体,然后感觉到他脉搏加快,他的身体热了起来,越来越热,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

  她的心跳声在耳中大又响、又急又快、他舔吻着她的脸颊,她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哭了出来。

  暗夜里,她看不清他的眼,瞧不清他的表情,但能清楚感觉到他。热汤的体温,湿润的皮肤,强而有力的心跳,还有那仍停留在她身体里,难以忽视的存在。

  他已经醒了,完全的清醒过来。

  有那么一秒,她担心他会开口问她为什么这么做,但事实证明她想多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抱着她翻成侧躺,叹了口气,将她搂在怀里,然后没两秒就在次睡着。

  听着他徐缓的心跳,她不知道该怎么想。

  也许他没真的醒来?可能他以为这是梦?也或许这个男人认为她大半夜爬到他身上,对他乱来,一点也不奇怪。

  更有可能的,是他其实什么也没想,他通常什么也懒得想。

  急促的心跳,慢慢缓和下来。

  她希望他什么也没想,她需要他什么也不去想。

  泪水,莫名又盈满眼眶。

  一开始,她只是为了利用他。

  谁知道,日子一天天过去,事情却在不知不觉中走样。

  不知何时,她的噩梦一点一滴变了样,过往可怕的梦魇,竟不再是她潜意识里最害怕的事,不知怎地,这个男人反而成为她心上最深的恐惧,

  当年,她总以为他不聪明,有些傻,到头来,才发现傻的人是她。

  暗夜里,他感觉如此温暖,

  凝望着他的身影,她悄悄伸出手,却又停在半空,微微的抖,不敢真的触碰,不敢真的索取,强烈的渴望,最终还是让他抬手环抱住他,把心贴在他心上,偷偷汲取他的温暖。

  她闭上眼,将那沉睡的男人,紧拥在怀中。

  这感觉很好,拥抱他的感觉好好,让喉头微微哽咽,教心微热,让她情不自禁的吐出长年压在胸中的郁闷。

  过去,即便和他同床共枕,她一直不敢依赖他,不敢和他拿取什么,不敢要的更多。

  她是个骗子,关于她的一切,什么都是假的,她知道她没有资格和他多要什么,更何况她一开始就打算抛弃他。

  可三年了,她已经和他在一起三年多了,那是一千多个日子。

  或许,老天爷终于决定放她一条生路,让她能在这里,和这个男人,过平凡的日子。她既然能这样躲了三年多,说不定能就这样躲下去,说不定能就这样和他过下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