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1章(2) 作者:黑洁明

  六点时,她走出超市门口,看见他已经等在那里。

  见她走来,他把安全帽递给她,交换她手中的杂货,然后载她回家。

  虽然早上和陈姊说他接送她,只是工地在附近才顺便接送,可其实虽然他工作的建筑工地会变动,房子盖好了,就会移动到下一个工地去,而那些工地,不是每次都刚好在她工作地点附近,但除非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或他得到外县市去工作,否则只要有时间,他都会载她上下班。

  她和那女人说谎,是因为不想多生是非,陈姊人不坏,但很喜欢比较。那女人若知他只要有空几乎天天接她上下班,必会到处嚷嚷她嫁了多好的男人,但实际上却会在话语中,将他明褒暗贬一顿。

  有些人,天生就喜欢把人踩在脚下,才显得自己的好。

  她不喜欢他被羞辱,即便他听不到也不爱。

  她坐上机车后座,环抱着他的腰,靠在那温暖结实又宽阔的背上,他身上都是汗臭味,即便隔着口罩她依然闻得到那味道,刚认识他时,起初她是有些抗拒得贴在他汗湿的背上,尤其到了夏天,那汗臭还会微微的发酸,可曾几何时,他身上的味道反而让她莫名心安。

  他发动了机车,在黑夜中,带她穿越那些五颜六色的霓虹招牌。

  轻轻喟叹了口气,她放松下来,感觉夜风带走了整天累积在肩头上的僵硬,让那些如石头般的块垒都随风而去。

  他自己骑车时,总骑得飞快,可若是载着她,他车速会放慢下来,她知那是他没有说出口的体贴,就像他会接送她一样。

  或许他没钱买豪华轿车,也买不起地段昂贵的豪宅,穿着也不称头,但他有他的优点,她当初在那几位相亲对象中选了他,就是因为从客观条件来说,他最符合她的需要。

  她今年二十八岁,有一个工作,嫁了一个忠厚老实,安分守己的男人,她用两人的薪水一起付房租和生活费,到了月底还能存下一点钱。

  日子能够这样过,算不错了。

  她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吃饱饭,洗完碗筷,到后院晒了定时清洗好的衣物之后,她盘腿坐在那看电视的男人身边的沙发上,拿着账簿把每一笔帐款都记下,无论她买的菜或日用品,或是每月该缴的水电、瓦斯、手机费用,她都清清楚楚记在家用的账簿里。

  他对理财没什么概念,房子是租的,机车就是只要没坏到不能修就继续骑,用剩的钱就放银行里,他每个月会给她一些家用,拿来支付水电房租等开支,若有多的开支,他会另外再去领钱支付。

  差不多是在结婚半年后,她告诉他想存钱买房子,她想了好几天该怎么说服他开一个户头把两人的钱存进去当购屋基金,他一边看电视一边听她说,最后也只应了一声好。

  他态度太随便,她还以为他只是敷衍她一下,对他的允诺半信半疑,但到了月初,她在自己的存款簿里,看见他把所有的薪水转了进来。

  那一天之后,她就开始记账,为了买房子,她对每一笔家用都精打细算,她每个星期会给他一些零用金,她知道他会需要有些现金在身上,但他几乎没有用完过,她开始煮饭后,他就吃家里的,除了偶尔几罐啤酒之外,他也不太喝外面的饮料,虽然她后来会帮他准备饮料让他带去上班,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不过她清楚最重要的是,他很配合。

  配合着她的买房大计,跟着她一起省吃俭用。

  在听到他的打呼声时,她停下了记账的笔,转头朝那家伙看去,他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穿着牛仔裤的双腿大开,脑袋往后仰天搁在椅背上方,厚唇微张,发出轻微的打呼声。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部老电影,剧情她早就看到会背,但她怀疑身旁这男人有从头到尾看完过。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老爱看电影台,电影里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对他来说很催眠。

  他从来撑不到最后。

  无论是爱情片、动作片,对他来说都一样催眠。

  相亲后的那个星期天,他打了电话给她,约她去看电影。

  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在电影院。

  他在电影刚开始没多久就睡着了,一路睡到电影结束。

  他在事后显得有些抱歉,但第二次,他还是约了她去电影院,也依然在电影院里睡着了,第三次亦然。

  她不知道他是故意的,抑或只是因为不知道还能约她去哪里。

  他是个沉默寡言,几乎显得有些木讷的人,他与她的约会总是千遍一律,去看电影,然后吃宵夜,跟着他会送她回家。

  第四次约会,他送她回家时,在门口吻了她。

  那感觉并不讨厌,事实上,那一吻让她做了决定。

  她很清楚,若要结婚,她必须和这个男人上床,如果她对他没有感觉,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熬。让她意外的是,即便他平常很粗手粗脚,也没什么耐性,但当他吻她时,却很小心,像是怕惊吓到她似的。

  她喜欢那个吻。

  他或许不聪明,但他很清楚该怎么对待女人,加上她所观察到的其他事情,让她很快做了决定。

  他与她交往两个月就结婚了,因为双方都没什么亲人,两人同意一切从简,直接去办理登记,除了包红包给媒人之外,连宴客都省了,他与她都是实际的人,宁愿把钱省下来过日子。

  结婚那一天,她很焦虑,也很紧张,怀疑自己的行为有欠考虑,她几乎想要反悔,但她想离开时,他已经在门口等她,她还是可以走的,即便他比她高大强壮,但她清楚要怎么应付像他这样的男人。

  他或许高大强壮,但他不聪明,她随便都能找出十几种理由脱身。可到头来,她却只是看着他来到眼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她看得出他的紧张,感觉到他粗糙的大手有些汗湿。

  那一秒,她知道她不能在这时反悔。

  这是她做的决定,他是这几个月来,她遇见最适合的对象,他想要娶个老婆,而她确实需要结婚,需要有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身边。

  所以,她任他握着自己的手,和他一起下了楼,坐上了他的机车后座,让他带她去做结婚登记。

  盖下印章的那一瞬间,她知道无论如何,当他娶她时,她就已经欠了这个男人。

  看着眼前男人放松的睡脸,她忍不住伸手轻抚着他被阳光晒得万分黝黑的脸庞,摸着他像杂草一般粗硬的黑发。

  他其实长得不难看,虽然不是大帅哥,但确实有着浓眉大眼,即便鼻子有点稍大,配上那张嘴大小却很刚好,只不过因为经常日晒,让他皮肤黝黑,虽然才三十二岁,眼角和眉心已经有了细纹,脸上毛孔也有些粗大,禁不起细看。

  可整体而言,他是顺眼的。

  也或许,是因为她看习惯了吧。

  他没有醒来,她没有叫醒他,只是收回了手,关掉了电视,起身拿了条小毯子,替他盖上,然后回房间去洗澡。

  半个小时后,她从房间里出来,他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仍在睡,她来到他面前,伸手轻推他的肩头,她推了好几下,他才有反应。

  “别睡这里,起来洗澡,回房里睡。”

  他咕哝一声,睁开惺忪的睡眼。

  “去洗澡,我帮你放好水了。”她说。

  他深吸口气,站起身来,搔抓着后脑勺走回房里,她跟在他身后,关掉了客厅的灯,确定他进了浴室,听到水声,才躺上床睡觉。

  半晌后,吹风机的声音响起,又一会儿,他开门走了出来,跟着疲倦的在床上重重躺下。

  他那边的床垫因为他的体重陷了下去,没有两秒,他就已经再次睡着。

  她张开眼,看见浴室的灯仍亮着,便下床走去上厕所,顺便关灯,然后在黑暗中回到床上躺好。

  她背对着他侧睡,可空气里,充满着他的味道,她可以感觉到被窝中,从他那儿辐射而来的热力。

  她的脚很冷,一路冷上背脊,让肩背都冷痛了起来,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好,她最后还是忍不住偷偷把脚贴到他温热的小腿上。

  身后的男人没有醒来,也没有把脚抽开。

  身体慢慢暖了起来,她凝视着黑暗,偷偷汲取着他提供的温暖,她的背还是有点冷痛,但已经比一开始好多了。

  轻轻叹了口气,她闭上眼睛,试图入睡。

  刚开始那还是有些难,可她强迫自己躺着,强迫自己慢慢的深呼吸,告诉自己要放松下来,放松每一根僵硬的肌肉。

  夜很黑,但她很安全,她在人口近千万的都市里,还有个男人在身边。

  她很安全,不需要紧张。

  她不知道这样自我催眠了多久,也许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有一度她很想干脆去吃那包医生开给她的安眠药,但比起失眠,她更害怕被药物夺走知觉,处于全然的毫无防备。

  可与其这样躺着,让恐惧逐渐占据她的心智,或许她该直接爬起来到客厅去,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照亮身边每一处阴暗的空间。

  当她才想要起身时,身后的男人翻了身,将长腿和长手都跨到了她身上,抱住了她。

  有那么一瞬间,惊慌让全身僵硬,她差点想从床上跳起来,挣脱他的掌握,但理智告诉她,那不是别人,只是她嫁的那个男人。

  所以她没有动,只是屏住了气息,告诉自己镇定下来,他对她没有什么企图,就算他有,也了不起只是想做那件事而已,他不会伤害她。

  事实上,她还真希望他是想和她做那件事,那至少能转移她的注意力,而且每次完事之后,她都会睡得比较好。但他翻身之后就没有动了,她能听到那温热徐缓的呼吸拂过她的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贴着她冰冷的背规律的跳着。

  他还在睡,抱着她睡。

  他的手脚有些重,但那重量已经不像新婚时前几个月那样,让她惊慌失措,事实上,当她清楚让恐慌的脑袋知道抱着她的人是他,反而让她镇定了下来。

  刚开始,有好几次她真的吓得跳下了床,从他怀中挣脱了开来,甚至差点攻击他。幸好她总是及时清醒,而他几乎不曾因此清醒过来,或许是因为做的是需要大量体力的工作,他只要入睡,总是睡得很沉。

  这是另一个她选择嫁给他的原因。

  他睡得很沉,不会在半夜被她吓醒,不会发现自己娶的女人是个疯子。

  胸中的心,狂乱的跳,然后随着她的自我催眠,慢慢变缓。

  她告诉自己再试着躺一下。

  只要够累了,她就能睡着,就算睡不着,躺着也是一种休息,她知道。

  所以她躺着,安静的躺着,听着他的呼吸,感觉他的体温,数着他的心跳,甚至刻意跟着他一起吸气吐气,那并不容易,他的吐息很深长,但这招很有帮助,她不需要去多想别的,让她能够专心在他与自己的呼吸上。

  在这漫漫长夜中,他温热的胸膛,将她的背也温暖,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身体无法自主的僵硬肌肉,一束一束的松开。

  她的小腿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开始放松。

  恍惚中,她不自觉覆握住他搁在她腰上的大手,摩挲着他手上的粗茧,再次叹了口气,然后在下一秒陷入黑甜的梦乡。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