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10章(1) 作者:黑洁明

  城市的夜喧嚣、吵杂,他抽了几张面纸,小心的帮她擦泪、擦鼻涕。

  说真的,这些年,他还真没有看见她哭成这样,她一直在他面前维持着极近完美的模样,就连放个屁都要跑到厕所去,感冒时还会把所有的卫生纸都收的好好的,绝不会在床头丢得到处都是。

  所以,如今她这样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他怀里时,虽然那脆弱的模样让他心疼万分,但老实说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可爱。

  唉,不管怎样,她终于不再试图从他身边逃走,让他稍微送了口气。

  上车后,她又哭了好一会儿,当车子绕了半座城市,确定甩掉所有跟踪的人后,回到他和人借住的地方时,她早已揪着湿透的面纸,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车一停,她就醒了,但当他抱着她下车时,她也没有抗议,她只是乖乖的让他抱着,安静的缩在他怀中。

  他带着她上楼,到了自己借住的客房,把她放到床上。他一松手,她就缩成一个团,像个孩子一般。

  小肥悄无声息的送来一锅清淡的蔬菜粥,他舀了一碗喂她吃。

  她吃了。

  他一口一口的喂,她一口一口的吃。当她吃完,他把餐具收到外头,再回来时,她已经又躺回床上蜷缩着。

  他进门时,她反射性又张开眼,见是他,才又把眼皮垂下。

  他本来想让她洗个澡再睡,可她看起来那么疲倦,累得像是再也张不开眼,抬不起手。

  所以,他只是脱掉了自己的衣裤、鞋袜,然后把她的也脱了,这才躺在床上,将她拉到怀中。

  她叹了口气,小手习惯性爬上他的腰。

  不到两秒,她就已经睡着。

  听着她深长的呼吸,看着她消瘦的面容,他心口莫名又一紧。

  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活像个被可恶的臭小孩拿在手中东挥西摇后,又随手丢到墙角的破布娃娃。

  她不只变得更加苍白消瘦,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新增的淤青和伤口,有的地方,她拿ok绑贴着,但更多的地方,她只是随便察个药就算了。

  最可怕的是她右大腿上那一大片淤青,他刚刚帮她脱衣服,看见那瘀伤,有那么一秒,完全无法动弹。

  他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带着这些上,还能满大街乱跑,早知她伤成这样,他绝不会和他玩那个你追我跑的游戏。

  叹口气,他将这顽固的傻女人揽得更紧,然后缓缓的、深深的,将她的味道,吸入口鼻,纳入血液,安他的心。

  五天来,第一次,他终于可以安心闭上眼,好好睡上一觉。

  她在大半夜惊醒过来。

  看见眼前的男人,有那么一秒,她不敢呼吸,还以为是在梦里,可她才刚从恶梦中挣脱出来,而且他感觉起来很真实。

  他有心跳,也很温暖,身上还有着汗水干掉的味道。

  那并不好闻,却让她安心。

  再说,她自己也没干净清爽到哪里去。

  她应该要去洗澡,但她不想动。她应该要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但她不想再动脑。可是,他脸上那条干掉的血痕,却让她无法视而不见。

  她必须想个办法,想办法为他解套。

  可是,无论她怎么想,也想不出能保全他的办法。

  他已经身在其中了,这一辈子,再也无法逃脱,就像她。

  热泪,又上了眼。

  他以拇指抹去她的泪,她才发现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醒了过来。

  他凝望着她,一语不发的吻着她泪湿的眼,吻着她眉上的疤,吻着她嘴角的伤,然后是她的唇。

  她不由自主的张嘴回应着他,情不自禁的紧紧拥抱着他,在这无尽的黑夜中,与他汗水淋漓的纠缠一起,互相需索给予,交换彼此的体温与呼吸,直到再也分不出彼此。

  这一夜,睡睡醒醒,但他一直都在。

  每回醒来,他总在眼前,总也能及时清醒,安抚她,陪着她,哄着她,直到她再睡着。

  关于她的事,关于那些猎人,他一句也没追问。

  到了清晨,她下床洗澡,他也跟在身后一起。

  把自己清洗干净之后,他给了她一条免洗内裤,她穿上之后,坐在床上,看着他拿来医药箱,帮她擦药。

  她没有反抗,只是在他完工后,拿了棉球和药水,也替他脸上那条红痕消毒上药,他扬起嘴角,漾出微笑,让她心口微微一颤。

  “你知道,这不代表什么。”她不想泼他冷水,但她更不愿意让他怀抱着无谓的希望。

  “什么不代表什么?”他瞅着她问。

  “我和你上床,不代表我改变了心意。”她淡淡的道:“我并不打算继续和你在一起。”

  他脸上的微笑消失,但也没生气,只起身将小肥昨晚送来的干净衣物递给她,道:“因为那些追杀你的人吗?你说了,他们现在已经知道我和你是一起的了。你不觉得有必要让我知道,我必须对付的是什么人吗?”

  这话,让她瑟缩了一下,穿衣的动作不觉一顿。

  她知道,她必须让他晓得,她害他陷入了什么样的麻烦之中,她不能让他什么都不清楚的面对那些猎人。

  深吸口气,她继续穿衣的动作,把衣服拉过脑袋,那是件印着桃红色英文字体的白色纯棉长版T恤,长度刚好到她膝上十公分,但他还是另外拿了件桃红色的运动短裤给她。

  虽然她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他也没催促她,只是也套上一件白T恤和一件黑色的运动长裤。

  穿好衣服之后,他拿着洗衣篮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把装了脏衣服的篮子放到门外,她看见门外地上放着装了三明治和一壶咖啡的托盘,他把托盘拿了进来,再次把门关上。

  “这里是哪里?”

  当他把三明治和咖啡拿给她时,她忍不住问。

  她知道这地方不是旅馆,但他似乎每次开门,门外都有准备好的东西放在那里,好像那扇门通往某个神奇家事小精灵的国度似的。

  “我朋友公司的宿舍。”

  那似乎说明了一些事,他住的地方被她烧掉了,所以他来这里借住。

  可是,这宿舍的服务会不会也太好?

  她突然想起之前他简讯里提到的那位小肥,还有昨天在车上的那位长腿美女。

  虽然哭得泪流满面,上车时,她仍看见是那女人帮他和她开了门,才又钻到前面的座位去。

  “你朋友是做什么的?”她忍不住再问。

  他看着她,问:“你听过红眼意外调查公司吗?”

  她摇头。

  他把托盘放到床头柜上,在床边坐下,拿起另一个三明治,咬了一口,看着她道:“红眼是一间专门调查意外的公司,老板韩武麒很爱钱,只要有钱,他什么案子都接。”

  她瞧着眼前男人,突然领悟,“你说会武的朋友就是他?”

  “嗯。”他点头。

  她秀眉微拧,哑声道:“追杀我们的人,不是普通侦探社能应付的。”

  闻言,他扯了下嘴角,道:“红眼不是侦探社,武哥也不是侦探,他以前是CIA的探员,退休后才开了这间公司,应付杀手对他来说,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她没有说话,可他看得出来,她不相信他。

  他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只拉开床头抽屉,拿出一把枪,对着窗户连开三枪。

  三发子弹都嵌进了玻璃里,但窗玻璃非但没有破,连一点裂痕也没有。

  几乎在同时,他的房门被人踹开,一个女人持枪冲了进来,另外两个男人跟在她身后,手上也有枪。

  看见屋里的状况,两男一女一楞,跟着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

  “阿峰,你还好吧?”

  “怎么回事?我听到枪声——”

  “妈的,他当然还好,枪是他开的!”

  “狗屎,这玻璃很值钱啊!”

  “哇靠,发生什么事?阿峰宰了他老婆吗?”

  “胡说八道什么啊,人家老婆还好好的啦。”

  更多的人出现在门口,无论男女全挤在门边,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