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9章(2) 作者:黑洁明

  “七次。”他告诉她。

  她一楞,瞪着他:“什么?”

  “你来回搭不同的公交车,经过了七次。”他看着那倔强的女人,说:“最少七次。”

  她这一招,简直让他疲于奔命,一开始当阿震从街头影像中,发现她上了公交车,他也以为是凑巧,害怕失去了她的下落,所以只能骑车追着她,却总是一再错过,只因她不断在不同的地方上下车,搭着公交车绕圈子,直到最后一圈,他才醒悟过来,她不是在绕圈子,或为了摆脱谁的追踪,她坐不同的公交车,但那些公交车都会经过一个地方——他工作的工地。

  “至少七次。”他抬手,捧抚着她苍白的脸:“告诉我,你来做什么?”

  她张开嘴,却吐不出声音,只有唇微颤。

  “你在做什么?”他抵着她汗湿的额,质问:“在那些该死的王八蛋,满大街追杀你,把你追得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小脸白得像纸,唇微颤,眼朦胧,抖得像一朵在狂风暴雨中的小花。

  “为什么?”他逼问,狠着心问。

  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只有热泪泉涌。

  那让他心头一抽,狠狠绞扭。

  叹了口气,他一把将那倔强的小女人紧拥在怀中。

  她在他怀里颤抖,小手紧抓着他汗湿的衣,但也就只屈服了那三秒钟,跟着她用力推开他,挣脱他的怀抱,含泪低吼咆哮着。

  “拜托你走开!离我远一点!你要嘛报警抓我,要嘛滚远一点!我不管你去哪里!别再跟着我了!”

  她说着,甩头就走,他立刻举步跟上,她却在那瞬间从包包里抽出一支电击棒,回身朝他挥来。没料到她真的会攻击他,他虽然试图侧身闪避,仍被电个正着,痛得跪倒在地。

  “这次是电击棒,下次就是枪了。”她看着他,死白着脸,抖着唇开口警告:“我麻烦够多了,你再跟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语毕,她头也不回的转身逃跑。

  可恶!这女人真是该死的顽固!他受够了!

  他抬头,试图控制自己被电得仍有些发麻僵硬的身体,谁知却见她停了下来,有那么一秒,他还以为她想通了,然后下一瞬他看见有个男人站在巷口,就在她面前,挡住了她。

  “所以,你就是艾丽斯?”

  眼前的男人一脸白净,穿着白色长袖的麻纱衣裤,两手空空,没有拿任何武器,看起来很普通,但那双细长的凤眼,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警戒的瞪着他,无法控制想逃跑的感觉,这人让她寒毛直竖。

  虽然眼前这家伙是黄种人,可他是猎人,也是猎人,她知道。

  这人也有一只眼是假的,人造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说。

  猎人不顾她的否认,只扯了下嘴角,用下巴指着那倒在她身后的男人,宣布:“你把东西交出来,我让那家伙死得痛快一点。”

  她脑子里瞬间闪现数个逃跑的方法,但每一种都无法兼顾身后那男人。她用尽所有力气,维持脸上冷硬的表情,无情的吐出一句。

  “请便。”

  “他不是你的男人?”

  “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懂得如何背叛,我若在乎任何人,你以为我能活到现在?”她冷笑一声,在同时间冲上前,踩着墙角的啤酒空箱跳了起来,抓住上方的铁栏杆,从那猎人的脑袋上翻了过去,在巷口落地后,她冷冷的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兴趣。至于那家伙,要杀要宰随便你。”

  说着,她掉过头,狠心转身就要跑。

  这是个赌注,在这千分之一秒,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那猎人看着她,瞄着阿峰,然后一个箭步,朝她冲了过来,选择了攻击她,而不是去逮阿峰。

  她闪躲那人踢来的脚,挥来的拳,伸出双手架挡对方再次飞快扫来的长腿。

  三招,不到一秒。

  砰地一声,她被那宛如铁棒一般的腿,扫回巷子里。

  她还没来得及喘气,那猎人又来,招招都击向她的要害。

  眼睛、喉咙、心口、双耳——

  这猎人是个武术高手,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有那么一瞬间,她只想逃跑,可阿峰就在身后,她不能后退,不能逃跑。

  她闪得飞快,可当他同时攻击她的小肮与双眼时,她来不及反应,不由自主伸手优先护住了腹部。

  她看见他冲上前,看见他衣袖里弹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她伸出双手,往下架挡住了他踢向她小肮的右膝,试图歪头闪躲眼前的刀,可她知道自己来不及闪过,她能感觉到那把银刀来到眼前,几乎就要触碰到她的眼,她心头一凉,知道自己就要失去一只眼睛,但一股力道却突然将她往后拉开,一只大手啪地抓住了猎人持刀的手。

  她踉跄退跌,看见那大手抓着那猎人往旁一扯一转,就让刀掉落,右手跟着握拳就往那猎人的脸招呼过去。

  猎人举手架挡,侧身抬脚招呼对方的脸。男人伸手抓住对方的腿,大掌往身侧一拉,左拳同时再挥,砰地一拳打中猎人的脸,力道之大,让那家伙双脚离地,浮到了半空。

  鲜血从猎人的口鼻中喷溅出来,但那没有让那变态停下来,反而将嘴里血水往前吐到男人脸上,干扰男人的视线,同时抬脚踢击。

  猎人的踢击又快又狠,像长鞭一般,男人闪了几次,然后举起左手架挡朝他脑袋踢来的攻击,他挡住了,但猎人的鞋尖啪地弹出一把刀,眼看就要戳穿他的脸,她看得气一窒,但那男人及时歪头闪过,右脚往前重重一踏,右拳跟着朝那人的腰侧挥出,再次将那卑鄙的家伙给打飞了出去。

  那满身是刀的家伙闷哼一声,发现自己打不过,在落地前射出了两把飞刀,一把射向那男人,一把却是瞄准了她。

  男人手一伸,脚一抬,抓了一把,踢飞了另一把,但那猎人也趁机奔出了巷口,跑得不见踪影。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从她被拉开,到事情结束,前后不超过五秒。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前的家伙,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只因眼前救了她的武术高手,不是别人,是那个她嫁了三年六个月,每天回到家,累了就吃、吃了就睡,从来没见他特别运动过的男人——

  吕奇峰。

  “你为什么——这到底是——你练过武?”

  怀安困惑的看着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刚才所见。

  她不是不知道这是条死巷,巷子里就只有她和他,从她身后出现的人,当然就只可能是他,但是这怎么可能?

  但事实就在眼前,他手上甚至还握着那两把飞刀,若非如此,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在作梦。

  她知道他身材很好、体力绝佳,但他是建筑工人,他每天都要手脚并用的爬好几层楼高,她之前去工地找他,还曾看见他在帮忙搬建材,她还以为他这样很正常,她以为他只是力气比别人大一点,体力比普通人好一点,身材比一般人好一些。

  他瞧着她,点头。

  “嗯,练过。”

  “你为什么从来不说?”

  他耸了下肩头,说:“我以为这不重要。”

  “这不重要?”她杏眼圆睁,一脸不可思议的怒瞪着他,“你随随便便就可以一拳打飞一个男人,这还不重要?”

  见状,他才拧着眉,没好气的看着她,坦承:“一开始我是真的觉得这不重要,后来我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你要是发现我不是你以为的样子,你就会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在眨眼间跑得无影无踪。”

  她为之哑口,只觉羞恼,然后才点头同意:“你说得对,这不重要。”

  说着,她举步往前,快步经过他身边,匆匆走出巷子。

  “如果我当初有告诉你,你会留下来吗?”他再次跟上,依旧亦步亦趋。

  “不会。”她斩钉截铁的说。

  “你知道我刚帮你赶跑了其中一名杀手。”他提醒她。

  “他们不只一个。”她头也不回的再道,脚下脚步更快。

  “我有很多练武的朋友。”

  “那些人不是普通人,他们不只有刀,还有枪。”

  “我的朋友也有。”

  她猛地停下脚步,瞪着他,恼怒的说:“该死,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那些人不是一般的杀手,他们会前仆后继的来,直到杀了我为止,你如果挡了他们的路、碍了他们的事,给你十个脑袋都不够掉!”

  说到这,她又恼又气,想到这男人做的蠢事,她忍不住对着他一阵破口大骂:“可恶、该死!你这笨蛋!你干嘛冲出来?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跑?我都叫你滚了!你还搞不清楚吗?现在他们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了——”

  她猛地捂住嘴,紧紧压着。

  老天,现在他们都知道了。

  直到脱口而出,她才真的领悟这件事再也无法挽回,泪水蓦然夺眶。

  从此之后,他们会将他也当成目标,说不定此刻游戏主机的屏幕里,他的照片已经出现在那里,上头的赌金正节节攀升。

  他是个武术高手,那是他们最爱的猎物之一。

  那些疯狂的玩家向来喜欢刺激、血腥的搏斗。

  她为他感到恐惧,可眼前的男人,却还是只是朝她伸出了双手。

  “你这猪头!白痴!爱现的王八蛋!”因为太过生气、太过害怕,她拨开他的手,伸出双手狠狠的推着他的胸膛,推一下就骂一句,骂一句又推一下,愤怒的泪水随着咒骂飙飞而出:“你是吃了太饱撑着?还是闲着无聊没事干?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以为屋里的三具尸体哪来的?那是我杀的!我是杀人凶手啊!你管我做什么?做什么啊!”

  她歇斯底里的哭着、吼着,推得万分用力,他任她推得往后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了墙边,这男人这么逆来顺受,让她更火,抬手就想揍他,可手举起了,却打不下去,只停在半空,只因这男人完全没有要闪躲或阻挡的意思。

  而她这时才发现,他刚刚并没有真的完全闪过猎人脚尖那把刀,他左脸颊上有着一条清楚的血痕。

  即便在昏暗的街巷里,在因为泪水而模糊的视线中,她依然能清楚看见他脸上那条血痕,她怒瞪着他,又气又恼,几度吸气,握紧了拳,却仍揍不下去。

  缓缓的,他抬起了手,将她拉入怀里,抱着。

  他的怀抱如此温暖,她不敢呼吸,不敢贪恋,可当双手抵着他的心口,感觉到他的心在掌心下跳动,却再也无法将他推开,她张开嘴,吸气,再吸气,试图控制自己,却只是将他的体温、味道,全吸入心肺血液里。

  “你……放开我……”她痛苦的说。

  “不要。”他收紧长臂,将她抱得更紧。

  “放手……”她哽咽开口。

  “不要。”他顽固的说。

  “我叫你放手啊!”她生气的吼着。

  温暖的唇,贴在她耳畔,坚定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再次响起。

  “我不要。”

  “你到底……想怎样?”她喉头一哽,只觉苦楚满溢全身,涌上眼眶。

  “我想带你回家。”

  所有的痛苦、压抑,在这一刻全到了极限。

  她紧抓着他的衣,喘着气,大口的喘着,但这句可恶的话,和他温暖的怀抱,让她终于再度崩溃,让啜泣滚出双唇,逸出喉咙,张嘴无声痛哭。

  她没有家了,她唯一曾有的家,早被她亲手烧了,在五天前放火全烧了。

  可他环抱着她,大手抚着她的背,像把全世界都挡在他的怀抱之外。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她哭得泣不成声,却仍泪流满面的问:“为什么……要把事情……变得这么困难?”

  “那是你做的事,不是我。”紧拥着怀中这恶人先告状的女人,他开口道:“对我来说,事情一直很简单。”

  她不懂,却听他说。

  “你是我老婆,我知道你不会做没有理由的事,除此之外,其他都不重要。”

  怀里的小女人,哭得停不下来。

  他没有阻止她,哭泣对事情或许没有帮助,可他知道有时候用力的大哭一场,把压力和情绪发泄出来,脑袋反而会清楚点。

  所以他只是小心的怀抱着她,无声安慰。

  当那辆面包车停止巷口,车里的人对他示意上车时,他迟疑了一下,虽然她终于像是不打算再跑了,他还是担心她看到别人会有不良反应,可他清楚两人真的不适合继续待在这暗巷之中。

  不再多想,他小心的将她抱了起来,她没有抗议,只是将脸埋进他的肩头。

  这一个算是好的反应,他偷偷松了口气,抱着她往休旅车过去。

  车门在那瞬间划开,他一个大步上了车,后座拿女人让开来,让他抱着她坐到空位上,才又伸手把门拉上。

  他卷缩在他怀里抽泣着,小手分别攀着他的颈、抓着他的衣,让泪水不停的流,却连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拿长手长脚的女人关上门后,一声不吭,只塞了一包面纸给他,就识相的爬到前座去了。

  死机踩下油门,顺畅的把车开进车流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