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9章(1) 作者:黑洁明

  天,慢慢黑了。

  人们快要开始下班了,她无法控制自己坐到窗边,僵坐着,手里抓着从中午起就拿着的手机,她手心汗湿,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五点时,她按下了手机电源。

  五天没开的手机,正常的亮了起来,上面显示一百多通的未接来电,几乎每个小时就会有一次。

  他打的。

  固定的,规律的,坚持的,一个小时就打一次,一定会打一次。

  仿佛知道她没有丢掉这支手机,好像晓得她一定还把它留着,她无法控制热泪盈眶。

  三天前,他开始传简讯给她。

  她知道她不该看,但她想看,她想知道他说什么,是不是还好,是不是恨她?

  她屏住气息,点开了简讯,那封简讯只有一行。

  老婆,你睡了吗?

  就这一句话,没了。

  她还以为自己看错,忍不住检查了一下时间与曰期,那是他三天前传的没错。

  她恍惚的检查下一封。

  天亮了,我肚子好俄。

  就这样,又没了。

  没有困惑的愤怒,没有不解的责备,没有应该要有的连番质问。

  她再往下看,发现他传的简讯都很简单,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好像出门的是他,不是她,好像她只是这星期刚好到外地出公差。

  这里天气好热,你那边呢?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气疯了,因为太过生气而神智不清,但她忍不住往下查看。

  老婆,你知道什么是赖吗?

  她知道,但他的手机是旧款的,不是智能型手机,不能装那软件。

  小肥说我应该要装赖,这样你有没有看过讯息,我马上就会知道。

  谁是小肥?

  仿佛听见她心里的疑问,下一封简讯回答了她。

  小肥是我在外头养的女人。

  她心头猛地抽紧,却看到后面接着写。

  骗你的,她不是我的女人,你才是。

  她轻咬着唇,热泪盈满眼眶,她接着看下一封简讯,里面只有三个字,他重复着。

  你才是。

  她喉头一哽,心口一抽,不由自主的再看下一封,然后又一封,再一封。

  我不喜欢赖,我喜欢我原来的那支手机,智能型手机好烦——

  我把你的照片放到桌面,原来我的手机也能这样做。

  天黑了,你吃了吗?

  小肥煮了酸菜鸭给我吃,但你煮的比较好吃。

  好像除了酸菜和姜之外还有别的味道,是加了什么呢?

  天亮了,我睡不着,你呢?

  我回工地上班了,你在哪里?

  放个烟火吧,我会像蝙蝠侠一样飞奔过去。

  还是别放烟火了,我怕你弄伤自己。

  风好大,听说台风要来了,你有地方睡觉吗?

  没有的话,我这里可以收留你。

  他的简讯一封接一封,夹杂在每个定时的未接来电之间,仿佛这几天,他也没睡,一直醒着,牵挂着她。

  然后,她看到了倒数第二封讯息,呼吸为之一屏。

  老婆,我想你。

  那男人从来没这么直接的说过这句话。

  她按下一则。

  很想你。

  她心痛得喘不过气来,泪水在这一秒滚落,滴在手机屏幕上。

  手机在这时突然又震动起来,一封简讯蓦地传来。

  她浑身一颤,差点握不住它。

  好想你。

  思念汹涌澎湃,如潮水般上涌,让泪水滴滴答答,如雨般落下。

  跟着,手机又再次震动,而且响了起来,那是一通来电,他打来的电话。

  她知道公交车上有许多人都循声朝她看来,也知道他就在电话那一头,只要接起来就能听见他的声音,但她不敢接,也无法按掉它,只能泪流满面的盯着它。

  她好想他,也好想他,好想好想,想到几乎能嗅闻到他的味道,仿佛能感觉到他就在身旁。

  紧抓着手机,她咬着唇,无声掉泪。

  即便棒球帽遮住了她的脸,人们也能从她微颤的肩头,从那成串滴落的泪水,看出她正在哭泣。

  或许因为如此,没有人开口要她接电话。

  然后,手机的铃声停了,不知何时就坐在身旁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折好的手帕,递给她。

  那条手帕有些面熟,那只粗糙长了茧的大手也很面熟,更面熟的是那套在无名指上的纯银戒指。

  她整个人僵住,抬眼只看见他。

  一时间,还以为是幻觉,可他就在身边,坐在她身旁,穿着汗湿的T恤,褪色的牛仔裤,垂眼瞧着她。

  她没有伸手接那条她帮他买的手帕,只是震惊的瞪着眼前这个因为泪水而模糊的男人。

  这不可能,他不可能在这里,可是他真的在,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汗臭味,感觉到他热烫的手臂贴着她的手。

  见她不动,他干脆直接拿手帕帮她拭泪。

  这动作,让她猛然惊醒过来,她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他已经在了,这个事实让她惊慌失措,她几乎想立刻跳起来,再次逃跑。

  可他的长腿挡着出口,他若不让,她很难离开这座位,除非她打算从车窗钻出去。仿佛是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他在下一秒开了口。

  “如果你想下车,只要开口就好。”

  她不认为他是说真的,但她依然直接开口道。

  “我要下车。”

  让她意外的是,他爽快的站起身,往走道上一站,让出了位置。

  她匆匆抹去脸上的泪水,起身离开座位,往车门方向移动。

  下班时间,车上人很多,公交车也还在移动,她好不容易挤到下车的门边,清楚知道他跟着她,站到了她身后。

  她握紧了门边的立杆,没有回头。他也不说话,就只是在她身后站着。

  一颗心,疼痛,紧缩。

  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知道他靠这么近这件事,几乎要逼疯了她。她一方面想对他大吼大叫,穷凶极恶的赶他走,另一方面只想转身投入他的怀抱,紧紧拥抱他。

  就在这时,司机不知是为了闪避什么,突然一个转弯又紧急煞车,因为心慌意乱,她一个不注意,失去了平衡,他及时伸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稳住了她。

  一时间,无法动弹。

  司机大声咒骂着,又继续开车。

  她能清楚感觉到他的体温与心跳,还有他身上的汗臭味,这男人真的是臭死了,可她却好想将脸埋入他怀中。

  有那么一刹那,她几乎就要这么做,泪水又盈上眼眶。

  她屏住气息,强迫自己推开他,转身再往前挤到前面那扇车门,当公交车在站牌前停下,她在第一时间就匆匆下了车。

  那男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她挤过想上车的人群,拔腿就跑,她也许力气没他大,但她向来就知道怎么逃跑,她不能和他在一起,她是个该死的猎物,若让那些人发现她还在乎他,他绝对会被拿来对付她。

  她像兔子一样钻过街上的人潮,在人行道上飞奔,甚至故意弄倒了店家立在门外的黑板阻挡,又在红灯亮起的前一秒才跑上斑马线,冲到对街去。

  她冲过大街,转进小巷,飞奔进地下街,又从另一个出口冲出来。

  她不停的跑了又跑,想尽了办法远离他,跑得比躲那些猎人还快。

  可无论她怎么做,那男人却总是能找到她,跟着她。

  有那么一回,她跑过防火巷,不见他跟上来,以为自己终于甩掉他,一回头却见他已经站在前方的巷口。

  她又急又气,转身再跑。

  他轻松跟上,甚至没有试图阻止她。

  然后,她被他赶到了一条死巷,终于不得不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认清了一件事,她根本跑不过他。

  怀安喘着气,满身是汗的看着眼前这男人,不敢相信他竟然追得上她,不敢相信她竟然甩不掉他,她知道他体力很好,但他平常根本不跑步,没事吃饱了就瘫在沙发上睡觉,怎么可能追得上她?她几乎用尽了全力,跑到心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他却依然如影随形。

  他到底追了她多远?五公里?八公里?十公里?二十公里?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也在喘气,但没她喘得厉害,这家伙的汗水早浸湿身上的T恤,不过看起来却仍有余裕,甚至感觉很轻松,仿佛才要开始。

  “我很久没玩警察抓小偷了。”他双手叉着腰,微歪着脑袋瞧着她,轻扯嘴角,道:“但我想我还宝刀未老。”

  她恼怒的瞪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抓我去警察局?”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她喉头一紧。

  他深吸口气,凝望着她,道:“你可以继续跑给我追,也可以和我把事情谈清楚。”

  她知道自己欠他一个解释,而她能从他眼中,看见熟悉的执着。朝夕相处三年多,她清楚这男人对不在乎的事都很随便,但若认真起来,他能比石头还顽固。

  可恶!这男人真该死!

  她不想面对他,不想伤害他,可他偏偏就是不肯死心,她一咬牙,只能冷声吐出一句。

  “你想谈什么?”

  他想谈什么?

  他想谈的事可多了。

  追着她跑了大半天,这女人终于甘愿停下来,但他可没因此松口气,他花了五天才找到她,清楚她比狐狸还狡猾。

  虽然有红眼的人帮忙,他依然每次都慢了半拍,迟了一步。

  从阿震事后调到的监视画面里,他看见她如何对付、摆脱那些追杀她的人。

  她很厉害,他知道她不简单,但没想到她这么善于脱逃。

  所以他小心的走上前,没有放松一根神经。

  这些天,他满脑子都是这女人,他有一卡车的问题想问她,可到头来,当他终于找到她,当她终于愿意停下来站在他面前听他说话,他却只听见自己说。

  “这是谁干的?”

  他轻触她嘴角的瘀青。

  她气一窒,撇过了头,闪避他的触碰。

  “那不关你的事。”

  “你是我老婆。”他直视着她,不气不恼的说:“谁揍了你当然关我的事。”

  “我不是。”她紧抓着包包,冷声道:“我说过了,叶怀安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在经过这些天的担心受怕之后,他没上次那么火大了,就只平心静气的说:“我也说了,我娶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名字。”

  “你还不懂吗?”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我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叶怀安是假的,关于我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名字是假的,身分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我找人结婚,只是因为有人在追杀我,我需要躲起来,需要一个已婚的身分当我的掩护,任何人都行,你只是刚好符合了那个条件。”

  “什么条件?”他问。

  她眼也不眨的说:“老实,单身,没有亲人。不赌,不嫖,不爱出风头。”

  这些话,还真是直接明了。

  “所以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这问题很鸟,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就是忍不住要问。

  “你是个好人。”

  狗屎!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卡?

  他简直不敢相信她这么说了,但她真的说了,而且还深吸一口气,直视着他的眼,告诉他:“我并不讨厌你,我很抱歉给你添了麻烦,但你并不是我会选择过一辈子的对象,我从小喜欢的就是斯文俊帅、聪明灵巧的男人,不是你这样的人。”

  该死的是,和她生活这么久,他知道这是实话,每一句都是。

  他眼微眯,忍不住低头垂首,更靠近她,几乎是有些恼羞成怒的问:“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存钱买房子?”

  她后退了一步,哑声迅速道:“存钱是为了以防万一,像现在这样的万一,不是真的要买房,我存钱只是为了准备逃亡。”

  “你干嘛把钱留给我?”

  她一僵,但仍很快回答:“我烧了你的家当,还有那公寓,我知道房东会找你麻烦,你是个好人,我觉得很抱歉,那是赔偿金。”

  “避孕药呢?你把它丢了。”

  这问题让她吃了一惊,冷硬的表情裂了一角,终于开始结巴。

  “它、它受潮了。”

  “你为什么不再买新的?”他追问。

  “我太忙……忘了……”她又退一步,眼里浮现慌乱。

  他没有心软,只是跟着进逼,再问:“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搭公交车来找我?”

  “我没……我没有……那只是……”她喘了口气,黑眸涌现水光,但仍坚决的说:“我只是刚好经过。”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