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7章(2) 作者:黑洁明

  他家失火了。

  当吕奇峰骑车转过转角时,就看见两人住的屋子正在燃烧,冲天的烈焰将夜空照亮,好几辆消防车挤在巷子里,堵塞了道路,几名消防员站在云梯车上,正对着那燃烧的公寓灌水,但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大火狂烧。

  狗屎!她那八婆同事说她身体不舒服,下午就先回家了!

  他心头一震,扔下机车,推开人群,大步飞奔过去。

  “让开,让我过,妈的!那是我家!我老婆还在里面!”

  “先生!你冷静点!冷静点——”

  “我老婆呢?我老婆先回来了!你们看见她了吗?”

  阻止他的消防员一听,镇定的问:“你确定她在屋里?她有手机吗?你和她连络过了吗?”

  他闻言,这才匆忙掏出手机试图连络她,却看见她之前传来了一封讯息,他连忙点开来看,一见她说她人在他工地那里,他方松了口气。

  “抱歉,她不在家,她去找我了,应该还没到家。”

  “先生,你家还有别人吗?”

  “没有,就我和我老婆两个。”

  他摇头回答那消防员的问题,边试图回拨,那手机却是个陌生人接的,说是之前有个女人说她手机坏了,和他借了手机。

  一听当时她是在回家的捷运上,他心头一寒,急到快疯掉,再次试图往前挤,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

  “阿峰,是我,你冷静点,我不在家里,我已经出来了。”

  “你在哪里?”听到她的声音,他喘了口气,一手巴着头,看向四周,试图寻找她。

  “我没事,火是我放的,对不起,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有点问题,却不晓得她的问题这么严重,竟然让她放火烧了房子。

  “出了什么事?你在哪里?”他再问,一边搜索人群:“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不能,有人在追杀我。”她匆匆告诉他:“别看了,别再找我。”

  周围挤满了围观的人,但他看不到她,到处都没有,他不再张望,只是哑声道:“怀安,我能帮你,相信我,告诉我你在哪里,让我帮你。”

  她喉音微哽,没理他试图提供的帮助,只快速的道:“我把存款簿拿出来了,放在你的机车车箱里,还有一些我另外存的钱,那些应该够你重新安顿下来。”

  他猛然回身,看见那倒在地上的机车不知何时被扶起来了,他没有立即拔脚朝机车那里跑去,他知道她会这么说,一定是已经离开了那辆车,离得大老远了,所以他只是遮住耳,闭上眼,注意听手机里传来的声音。

  “我不需要那些钱。”他咬着牙,道:“我说过,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你忘了吗?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

  她沉默着。

  他可以听见她急促的呼吸声,听见她微微的哽噎,还有车声、喇叭声,某个人一再用僵硬的声音重复同样的话。

  全……全……上……全票上……

  是公交车。

  他猛地睁开眼,转身就朝另一头巷口跑去,他冲过转角,冲过那间发出欢迎光临音乐的超商门口,骑楼下人来人往,有一些人在公车站牌下排队,但没有一个是她。

  他再往对面看去,一眼就看见一辆开走的公交车后,有个戴着棒球帽,穿了一身黑的女人正站在公车站牌下,那黑衣黑帽黑裤让她几乎融在黑夜中,那和她平常素雅的装扮一点也不一样,但他知道那是她。

  她看见他了,他听见她倒抽了一口气,看见她微微一僵。

  “不要。”他开口阻止她,“别让我在街上追着你跑,相信我,那不是个好主意。”

  眼前的马路又宽又大,来往汽车车速极快,最近的斑马线远在百公尺之外。

  她僵在原地,几乎有些气急败坏的冷声说:“你别做蠢事,我不是你认为的人,叶怀安甚至不是我的名字。”

  “我娶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名字。”他压着怒气道。

  有两辆公交车远远的驶来,眼看就要停到她面前,他知道她随时都有可能跳上那班车,管他目的地是哪里。或者更可恶的是,假装她上车了,却没上去,而是转身逃走。

  “怀安,这三年,我让你失望过吗?”

  她没有回答。

  “有吗?”

  她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和无数辆飞驶而过的车,看着他,哑声道。

  “没有。”

  “那就让我帮你。”他说。

  公交车来了,缓缓放慢了速度,就要遮住了她。

  “老婆,”他凝望着她,匆匆开口要求:“别上车。”

  公交车遮住了她的脸,她的人,他听见她开口吐出瘠哑的字句。

  “对不起,你把我忘了吧。”

  下一秒,她按掉了通话键。

  他咒骂一声,顾不得眼前的车流,冲了过去。

  喇叭声、煞车声瞬间大作,他差点被其中一辆车撞到,但及时闪了过去,可当他冲到对街时,那两辆公交车已经开走,站牌下也没了人影。

  他一咬牙,选择拔腿追踪其中一辆公交车,他一直让那公交车保持在他的视线中,直到它被红灯挡下来,但当他狂拍着车门,等公交车司机打开门,让他三步两并的冲上车时,却发现她根本不在车上。

  他和司机道歉下了车,看着大发雷霆的司机将公交车开走。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明知她不会接,还是试图按了回拨键。

  电话被直接转入了语音信箱,他知道她把手机关了,说不定已经丢了它,但他还是忍不住在走回去的途中,一次又一次的拨打着同一个号码。

  她一直没有接。

  当他走回两人同住三年多的租屋处时,大火已经被消防队控制住了。邻居指认了他的身分,警察把他带回警局做了笔录,告诉他屋子里有三具身分不明的尸体,质问他是否知道对方是谁。

  他一切照实回答。

  不,他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不,他不知道他老婆在哪里。不,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家会发生瓦斯爆炸,也不知道那三个男人为什么会死在那里。不,他没有和老婆吵架。不,他不知道她曾经和什么人结下仇怨。不,他不晓得她有什么亲戚可以投靠。

  不,她没有外遇,他也没有养小三!

  他和她感情很好!

  他们盘问了他好几个小时,直到三更半夜,才终于放了他。

  当他走出警局大门,大街上的车潮、人潮,早已消失殆尽。这里不是市中心,该睡的人们早已睡着,大街上几近空荡,只偶尔有夜归的车匆匆驶过。

  他在安静的黑夜中,徒步穿过几条街巷,回到他和她住的那条街。

  她和他一起住了三年多的家,暗沉一片,即使大火已熄灭好几个小时,烧焦的味道依然弥漫在空气中。

  他没有上去查看灾情,反正那里因为死了人,也早被警方围了封锁线,不能进去,所以他只是回到自己的机车旁,拿车钥匙打开车箱。

  车箱里,有一个她的包包。

  包包里除了他的存款簿、印章,几张证件、会员卡,还有一本她老是拿过来拿过去的账本,和一包装了一大叠现金的牛皮纸袋。

  积压了一晚上的火气,至此终于完全爆发,他将那包东西砸到墙上,一脚踹翻了眼前的机车。

  机车被他重重踹飞出去,撞到墙倒在地上,在黑夜中发出惊人的巨大声响。

  不知哪家的狗被吓得大声吠叫起来,但没有人敢探头出来查看。

  他喘着气,站在街上,火冒三丈的朝那吠叫声来处狠瞪一眼,原本叫得正盛的狗,倏地安静了下来。

  他没有再看那公寓一眼,只是站在原地深呼吸,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五分钟后,他把车子扶好,将那些东西一一捡起来,塞回车箱里。

  就在这时,一辆蓝色小货卡缓缓开来,停在他身旁,开车的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嘻皮笑脸的看着他。

  “阿峰。”

  他臭脸看着那满脸带笑的男人,点头招呼,“武哥。”

  司机把手靠在车窗窗框上,挑眉道,“我听说你家失火了,还死了人。”

  “对。”

  男人再笑:“需要帮忙吗?”

  他确实需要,而且他也清楚知道这男人有多爱钱。

  说真的,他一点也不意外这家伙会出现在这里,韩武麒向来有自己的情报管道,八成一听说他出了事被带到警局,就火速飞奔等着来打劫。

  之前他为了能够和她一起过平静的日子,是能闪这家伙多远就闪多远,可如今情况不同了。

  他把车箱打开,从包包里翻出那包钱,扔给那死要钱的男人。

  “我只有这些。”

  男人伸手接住,把纸袋打开,掏出那信封袋里的钱,双眼发亮的数了一下,这才露出洁白的牙齿,道:“OK,不过话说在前头,这只是前金,调查费超支的要另计,了解?”

  “知道了。”他看着那家伙,没好气的说:“先帮我把机车抬上去。”

  收了钱的韩武麒爽快的下了车,一边帮他抬机车到小货卡上,一边心情愉快的问:“小子,你有嫌疑犯吗?”

  “叶怀安。”

  “叶怀安?”韩武麒跳上货车,把那辆机车绑好,闻言楞了一下,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挑眉问,“你老婆不就叫叶怀安吗?”

  “是。”他脸孔有些扭曲的承认。

  “她放火烧了你家?”韩武麒下了车,笑着再问:“那她现在人呢?”

  他将小货车后面的铁闩拉上,冷着脸说:“失踪了。”

  往前走回驾驶座的韩武麒想也没想,脱口调侃道:“你确定她是失踪,不是离家出走?”

  没听到回答,那爬上驾驶座的男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只见那臭小子站在原地,脸色难看的抿着唇,一语不发。

  “狗屎,不会吧?她真的是离家出走?”韩武麒噗哧一笑,但看他面色不善,

  连忙忍住笑,轻咳两声,朝他招手,改口道:“好了好了,先上车吧,上车回去再说。”

  见那家伙收起了笑容,他这才跟着上了车,坐到前面驾驶座的旁边。

  那老大哥把车开上路,忍耐了十秒,然后再次开了口。

  “臭小子,说真的,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把老婆气到放火离家出走?”

  “你知道这整件事最让我火大的是什么吗?”

  “什么?”韩挑眉。

  “我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没有?”

  他咬牙切齿的说:“没有。”

  “好吧。”韩武麒努力忍住笑,摆出认真的嘴脸,道:“你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

  他把他所知道的事都说了一遍。

  韩武麒安静听着,等他说完之后,才道:“所以她承认是她放的火,有人在追杀她,屋子里还有三具尸体。”

  “嗯。”

  “阿峰,你知道人可能是她杀的吧?”

  他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物,下颚紧绷,沈声道:“我知道。”

  “但你还想找她?”

  他眼角微抽,“对。”

  “为什么?”

  “她是我老婆。”

  就这一句,够了。

  瞧着身旁那臭脸比夜黑的男人,红眼意外调查公司的老板不再多说,只旋转方向盘把小货车开进夜色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