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6章(1) 作者:黑洁明

  两人一路无语的走回家。

  她没有问他那女人是谁,他也没有解释。

  她怀疑他以为她没看到,或者他觉得那没什么?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不太能够思考,她也不想去思考他是不是打算和她摊牌。

  回到两人住的公寓之后,她就进了厨房整理那些食物,然后开始煮饭。

  他一声不吭的帮她忙,她努力忍耐着、压抑着、麻木着自己,将所有的问题和情绪都压到心底最深处。

  她不会问,她不要问,她只需要先专心手上正在做的事。

  她让自己保持忙碌,忙着切菜、洗菜、烫菜,替鸡肉抹上盐酒和香料,把牛肉腌起来,拿大锅炖煮酸菜鸭汤。

  在这之中,他始终在旁帮忙端锅拿盘,清洗砧板、锅碗瓢盆。

  平常做这些事,做这些琐碎的事,总能让她好一点,让她变得正常,让她平静下来,但今天没用。平常他在身旁,光是和他同处一室,她都能放松下来,可今天也没用。

  他就在旁边,一直在她身边打转,庞大但沉默,一点一滴的辐射散发出渐增的不耐。

  她喘不过气来,她觉得她快要崩溃了,她不能在他面前崩溃。

  不可以。

  她转过身,匆匆离开,他却伸手抓住了她。

  “你要去哪里?”

  她惊慌的看着他,脸色苍白的挤出一句话,“我……不太舒服,去躺一下。”

  他拧着浓眉,没有松手,反倒再问:“你不问吗?”

  “问……什么?”她睁大了眼,看着他,虚弱的开口。

  “那个女人是谁。”他将她拉到面前,握着她的双臂,低垂着头,微眯着眼,粗声道,“为什么吻我。”

  她瞪着他,屏住了呼吸,一时间有些耳鸣,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样说了出来,她不想和他摊牌,她都已经试图装聋作哑了,她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这样过下去。

  但他却说了,挑明的说,和她摊牌。

  被她紧紧压住的心,在那瞬间迸裂开来,痛得她喘不过气来。

  他要摊牌,是因为他喜欢那悃女人,那个高耽明艳的美女,所以才和她摊开了讲。

  他想要分手,和她分手、离婚,和那女人在一起。

  “我……不知道……”她听见自己张开嘴,说着她以前从不认为自己会做的垂死挣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唇微颤,轻抖。

  “你知道,我知道你看到了。”他凝视着她,哑声说。

  “我没有……是袋子破了……”

  别说了,这样太难看,她应该要放手。

  她在说谎,他显然也知道她在说谎。

  她知道她应该要认了,应该要把话和他说清楚,放他走,让他去和他真心喜欢的人在一起,她本来就在利用他,这三年来,他对她很好,这男人什么也不欠她,是她欠了他。

  她知道,她真的知道,可是在这世上,她什么都没有了,她早已失去了所有一切,除了他。

  她只剩下他而已,只剩下眼前这个男人而已。

  所以,当她张嘴,却仍是鸵鸟似的谎。

  “只是因为袋子破了……”

  这句话,让他眼里冒出火气,冷声道:“袋子没破,你看见她吻我,所以你才会失手掉了那些菜。”

  他的直言,让她血色尽失,小脸更白。

  “我没——”

  “别说你没有。”他眼角微抽,下颚紧绷的将她压在冰箱前:“你有,我知道你看到了。该死的,你应该要生气,当你看见别的女人当街亲吻我的时候,你应该要火冒三丈,如果你在乎的话,你会气得想掐死我,就像如果我看见别的男人当街吻你,我会把他的头当场摘下来当球踢!”

  眼前的男人,越说越火大,到后来几乎是在对着她低咆。

  她震慑的瞪着他,认识他以来,他从不曾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而且竟然是为了……为了她没有生气?

  她不懂,她脑袋里一片混乱,一下子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应该要生气!”他恶狠狠的瞪着她,恼怒的说:“除非你一点也不在乎!”

  她楞看着他,有些傻眼,粉唇半张,瞬间脱口:“别傻了,我当然——”

  话出口,他双眼发亮,她惊觉自己差点说了什么,猛地收住了口。

  “当然什么?”他眯着黑瞳,开口逼问。

  她脸耳一阵热红,心头狂跳,喉紧缩。

  “当然什么?”他倾身再问,抬手抚着她的小脸,哑声追问:“你想说什么?”

  “我……”她凝望着他,全身因为冲刷上脑的狂喜和自我厌恶忽冷忽热。

  情况失控了,在这一秒,她清楚从他眼中看见他的恼火、期盼、渴望——

  老天。

  她震慑的瞪着眼前的男人,看见他眼底让她惊慌的情绪。

  这不可能。

  她从来没想过会变成这样,她没有给他更多,她只是和他一起过日子,他不该对她有所期望,不该有除了喜欢更深的情感。

  这世上有太多夫妻不都是这样将就着过,不是吗?

  不是吗?

  可是,显然她错了。

  这件事她打一开始就做错。

  他是人,不是东西,不是道具,当然会有感情,当然能期望更多,怀抱更多。

  就像她一样。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不知道她怎会蠢到这种程度,她再怎么样害怕,也不该利用他,不该玩弄这男人的感情。

  “你什么?告诉我。”

  “我……”她试图压住心中那汹涌澎湃的情绪,把心一横,抖颤着唇,吐出一句:“没什么好说的。”

  这一句,教他又火从心起。

  “所以你一点也不在乎我和别的女人一起?不在乎她亲我?不在乎我和她出去开房间?不在乎我昨天和你**,今天就和另一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说不定还一起讨论你和她的技巧谁比较——”

  她一巴掌打掉他剩下的话,苍白小脸上的黑眸盈着泪光,却也透出怒气。

  她打歪了他的脸,但这一巴掌,却打掉了他的火气。

  他舔掉嘴角的血,歪头瞧着眼前的女人。

  “所以你是在乎的。”

  她羞恼窘迫的瞪着他,“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你承认,承认你在乎。”

  他下颚紧绷,黑眸炯炯,粗声道:“我要你因为在乎而生气,我要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要你问我那个女人是谁,问我有没有外遇,问她为什么吻我?我要你想哭的时候到我怀里哭,想生气的时候就对我发脾气。”

  她喘不过气来,只觉泪盈眶。

  他抬起手,凝望着眼前倔强的小女人,既恼又怜的抚着她的小脸,看着她盈着泪光的双眸,哑声开口:“你是我老婆,你有权利对我发脾气,你有权利追问我那个女人是谁,我不会因为你发脾气就和你离婚,不会因为你追问我那个女人是谁,就和你翻脸。”

  她看着他,小手紧压着唇,一颗心紧揪着,泪水蓦然滑落。

  “该死的。”看见她的泪,他低咒一声,垂首舔吻那滴泪,哑声催促:“问啊,问我那些该死的问题。”

  闻言,她泪又滑落,只因她比谁都还渴望能和他在一起,能维持这段她一开始就想结束的婚姻。

  这是不对的,如果她还有点脑袋,就该在事情变得更糟之前,结束这段婚姻,和他分手,那才是对他最好的决定。

  可她计划的一切早已出了轨、乱了套。

  还以为结婚很简单,可以不放心,不用情,就只是出卖身体,偷得喘息的空间,苟且偷安。

  她从来没想过,竟会如此在乎他。

  她不该在乎,不能在乎,不在乎,若出了事,才走得了,才跑得掉,才不会为此赔上一条命,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可这男人在不知不觉中,在这些成天忙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中,偷偷溜过了她的防备,悄悄占据了她的心。

  为了他好,为了她自己好,她应该要立刻离开。

  但是,当这男人这样看着她,她就是做不到,她说不出口,她不想离开他,如果是因为她被找到,那也就算了,可现在不是,非但不是,这男人还愿意给得更多。

  那么多。

  她不该拿的,可她好想要,她想和这男人,再相处多一点,再生活久一些,再收藏更多那些平凡’简单又温暖的日子。

  即便知道自己又蠢又可恶,明知不该加深他的期望,不该对他许下承诺,怀安仍是咬着唇,望着眼前的男人,哽咽开口问出积压在心底的问题。

  “你有没有……外遇?”

  “没有。”他回得斩钉截铁。

  “那女人……是谁?”她含泪再问。

  “我以前的同事。”他抚着她颤抖的唇,悄声回道。

  “她为什么……吻你?”

  他黑瞳微眯,额角浮现微微的青筋,然后吐出一口闷气,道:“因为她喜欢恶作剧,她想知道你有多在乎我。”

  说着,他凝视着她的眼,语音沙哑的问。

  “告诉我,你在乎吗?”

  她看见他屏住了呼吸,看见他眼中的不确定,她感觉到他的心,跳得和她一样急促。

  她无法控制自己,只能开口承认。

  “是的,我在乎。”她泪眼盈眶的凝视着他,抖颤着唇,道:“我在乎。”

  他黑眸加深,拇指温柔的抚着她颤栗的唇瓣,然后捧着她的脸,用前所未有的温柔,亲吻她的唇,悄声低语。

  “你知道吗?你并不是一个人,你有我。”

  她屏住了气息,心微抖,轻颤。

  眼前的男人不可能知道她的恐惧,绝不会晓得她的害怕,不会懂得她的需要,却说了她此生最渴望听到的话。

  “你有我。”

  他说,语音沙哑,黑眸深情。

  泪水又迸落一串,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受充塞四肢百骸,她浑身毛孔在那瞬间全部打开,她忍不住伸手将他拉近,昂首亲吻他,感觉他。

  他张嘴回应着她的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带回房里,和她**。

  又是夜。

  她在半夜醒来喝水时,想起她今天忘记吃药。

  她拿着水杯,习惯性的弯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那盒药,打开纸盒,抽出一排药。

  这是最后一排了,而且只剩下五颗,她需要再去药局补充,当年她去看诊的时候,医生说过,这药得定时吃,才能维持血液中药效的浓度,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她将其中一颗小药丸,从包装里挤出来,倒在手上。

  白色的药丸落在手心里,小小的药丸很轻,轻的感觉不出它的重量,可她却清楚感觉到它的存在。

  她不知道他晓不晓得她再吃这药,他从来没和她讨论这个问题,像是对她的肚皮为什么没有任何动静,一点也不在意。

  但她知道他喜欢孩子,有时她在公园慢跑,会看见他看着小孩去公园玩的邻居,一脸藏不住的羡慕。

  她的处境,让她不能任意妄为,可是……

  合起手指,她握住了那颗药,转头朝床上熟睡的男人看去。

  他睡得那么熟,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晓得。

  你有我。

  他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有我。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