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物(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物(上)目录  下一页

猎物(上) 第4章(2) 作者:黑洁明

  陈姐的老公慢吞吞的从后头走来,闻言挑眉道:“星期六还加班啊?那些建商还真狠,假日也不让工人休息啊?”

  陈姐一听,瞪了老公一眼:“喂,说什么你。”

  “怎么了?”那穿着西装的家伙顺了顺身上手工订做的西服外套,瞧着老婆道:“他是工人啊,我又没说错。”

  “人家是开那个什么重机的。”陈姐瞪着老公说。

  “塔式起重机。”怀安开口补充。

  “对,是塔式起重机。”

  “不就是盖房子的吗?”那男人冷漠的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牛!”

  见陈姐恼了,怕这两人还真在桌边吵起来,怀安微笑开口道:“陈姐,王大哥说的也对,阿峰是盖房子的工人没错。”

  “你看,人家自己都这么说了。”男人冷哼一声,跟着在看见一位商界大老进门时,立刻转身掉头,凑上前去试图和对方攀谈。

  “小叶,抱歉,我家那口子性格就这样,他没恶意,你可别放心上。”陈姐一脸抱歉。

  “我知道。”她保持着脸上的微笑。

  “这年头有工作比没工作好,男人肯加班是好事,最重要的是肯做,又不偷不抢的。”

  陈姐拍拍她的手,说法和之前是天差地别,虽然看似安慰的言语,却听来还是有些刺耳,不过她知道这女人这次可真不是故意的,所以也没多计较,只是顺着那话题点头。

  “是啊,他就是老实。”她继续微笑。

  “老实的男人少见了,这样安安分分的做,日子才踏实。”

  这句感叹,倒是实在了。

  “不过你也真是见外,当年你要是早说你想结婚,同我说一声,我可也认识不少条件不错的单身汉,虽然不见得有镶金包银,但多的是月入十几万,斯文白净的科技新贵,你怎会看上像他那样的——”

  脸上的微笑,在那瞬间,差点崩坏掉。

  这虽然不是她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每次发生时,她还是觉得青筋隐隐跳动,以往她总能忍住的,可今天,那根被拉紧的神经终于断了。

  “我会看上阿峰,”她开口打断了那女人,轻言浅笑的说:“当然是因为他体格好、腰力佳,非但拥有结实的六块肌,强壮的二头肌,在家还会帮忙洗马桶、擦地板,你知道,他虽然没有月入十万,但我认为他拥有的技艺足以弥补金钱上的差距。”

  陈姐一时哑口,楞看着她,“技……技艺?什么技艺?”

  闻言,她笑得更甜美了,眼也不眨的说:“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在我需要的时候,抱着我爬上五楼,大气也不喘一下。”

  陈姐又一楞,忽然懂了她的暗示,双眼圆睁,一张脸瞬间热红,结结巴巴的说。

  “你是说……他可以……抱着你……”

  “爬上五楼。”男人开口接话。

  这一句,让两个女人猛地转头,只见吕奇峰不知何时已经来了,就站在她俩身旁,微笑开口。

  “是的,我可以。只要她想,我愿意抱着她到她想去的任何地方。”

  这下子,换她小脸暴红,她瞪着那男人,小嘴半张,一时间,几乎有些耳鸣,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噢……”陈姐忍不住抬手掮着小脸。“噢……”

  “陈姐,对吧?好久不见。”他礼貌客气的和那八婆问好。

  “呃,是,好久不见。”陈姐面红耳赤的瞧着他,结结巴巴的道:“那个,我老公好像在叫我了,我先过去,改天聊。”

  说着,陈姐迅速转身溜了。

  有那么一秒,她几乎也想要跟着落荒而逃,但他挡住了她的逃亡路线,而且还伸出了手,帮她把椅子重新拉开,让她方便坐下。

  她无路可逃,只好红着脸,乖乖坐下。

  “抱歉,我不是故意拿你说嘴,我只是……”

  “你只是想让她闭嘴。”他说。

  没错,她只是想让那女人闭嘴。

  “陈姐其实人不坏,只是不知适可而止。”她告诉他。

  “我知道。”他嘴角噙着笑,在她旁边的位子落坐前,弯身在她耳边说:“不过我还是觉得那白目的八婆很讨厌,谢谢你帮我说话。”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感觉两耳热到发烫。

  “不过我想如果我抱着你上五楼,还是会喘一下。”他说着坐了下来,“我们或许不该让她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妄想,那对她老公太残忍了。”

  这话,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笑着伸手把桌上装着现榨柳橙汁的玻璃壶拿起来,替她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大口。

  陆陆续续的,另外又有同事和厂商到场,她起身和人打招呼,他跟着起身。人们互相介绍寒暄,常常遗漏了他俩,要不就是在看见她和他时,露出些许困惑的表情,很多人叫不出她的名字,当然就更别提他了。

  她并不介意,他也一样。

  这是个社交的场合,可惜他俩都不是社交动物。

  相较于陈姐和她老公如花蝴蝶一样满场乱飞,忙着和人交际,她和他从头到尾就待在尾桌。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再次坐下时,他把刚倒好的果汁拿给她。

  她接过他递来的果汁,放松了下来,这才注意到他为了今天,穿了西装。

  他只有这一百零一套西装,她不知道他今天有带它出门替换,她还以为他会像上次一样,穿着轻松简单的休闲服就来了。

  不过,他脚上当然还是套着早上出门的那双布鞋,而不是皮鞋。

  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凑向她,开口解释:“我本来想换皮鞋,不过太久没穿,我一穿它竟然脱底了。”

  她一愣,“真的?”

  “真的,一整个开口笑。”说着,自己先笑了出来,左手还带动作,手指像鸭嘴一样开合着。

  “现在的鞋都是环保材质,不常穿会自动分解。”她告诉他,道:“等你有空,我们再去买一双。”

  “不能每次都穿布鞋就好吗?”他挑眉咕哝:“反正不常穿会坏,买了也是浪费。”

  她忍不住轻笑,“你要觉得这样可以,我当然也没问题。”

  “你不介意?”他再问。

  她摇摇头,告诉他:“其实你这样搭也很好看。”

  “真的?”

  “嗯。”她点头,说:“还满有型的。”

  他闻言笑了起来。

  她知道他不当一回事,大概以为她说说而已,但她是认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态度太过坦然,他这样穿搭,真的一点也不突兀,至少她看起来很顺眼。

  因为天气热,外头太阳很大,他穿着西装一路骑机车过来,额头上早渗冒出汗珠,她忍不住掏出手帕递给他。

  “把汗擦一擦。”

  他接过她的手帕,擦去脸上的汗水。

  “还有脖子后面。”她开口提醒。

  他听话的照做,但动作有些粗鲁,擦完之后,他衬衫的衣领被弄皱,还翘了起来,她忍不住抬手帮他整理衣领。

  她的行为,让他扬起嘴角,瞧见他的笑,她小脸微热,差点想收回手,最后却还是在把他衣领全顺平之后,才把手收了回来。

  几乎在同时,餐厅内的灯光暗了下来。

  主持人站到了前方的舞台上,开始介绍起今天的新人。

  他往后靠在椅背上,百般无聊的抓着她被弄湿的手帕来回折叠把玩。老实说,无聊的人不只是他,她注意到不少人都低头在滑手机,没有太多人专心在听前面的人讲话。

  主持人讲完,换双方家长,然后是政商大老,然后是亲朋好友,中间还穿插播放着这对新人如何相知相识的恋爱过程。

  身旁的男人,打了个呵欠,然后又一个。

  她瞧了他一眼,看见他眼神又开始放空,陷入半呆滞状态。

  忽然间,这一切让她觉得好蠢。

  她根本不太认识老板的女儿,更别提新郎了,但她却得和他一起,在这里呆坐至少两个小时。

  她伸手握住他的手,轻捏了一下。

  他瞬间回神,朝她看来,无言挑眉询问。

  她倾身,悄声道:“我们走吧。”

  他一楞,但没多问,就只是在她起身时,把她湿掉的手帕塞到裤口袋里,跟着起身,任她牵握着他走出去,因为坐在尾桌,酒席又才刚开始,没人注意他俩的离开。

  餐厅外,春光明媚。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灿灿的骄阳下,山林不时随风发出沙沙的声响。

  外头虽然没有冷气,阳光也大,但相较屋内的封闭,屋外新鲜的空气,宽阔的天地,还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忍不住大口深呼吸。

  这里其实很漂亮,建筑前方的庭院有大片绿色的草皮,还有某种藤蔓攀爬铁架形成的绿色廊道。

  他不明白外面这么宽敞明亮,还有好山好水,那些人为什么还是要挤在阴暗封闭的建筑里办婚礼。

  不过他向来不懂,也不是很在乎那些有钱人的想法。

  她带他走过那长廊时,他开口问。

  “我们不需要留在餐厅里吗?”

  怀安放慢了脚步,瞧了他一眼,说,“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你提早带我回家休息。”

  “你不舒服?”他愣了一下,猛然一大步,赶到她身前站定,迫使她也停下,低头瞧着她,大手轻触她的脸,“怎么回事?”

  这男人的关心,让她愣了一下,心中莫名微暖。

  瞧着他微蹙的眉头,她柔声解释,“抱歉,我没说清楚。我没有不舒服,那只是我打算说的借口。”

  他意会过来,然后笑了出来。

  “那就好,我以为你从公车站走过来时热到了。”他骑车来时,才发现公车站到这儿,一路上都没什么遮阴。

  她抓下他在她脸上的手,握着继续往前走,轻笑着说,“就走那十几分钟而已,其实也还好,偶尔会有云的,你知道我没那么娇贵。”

  这女人确实一定也不娇贵,但他也晓得她有多倔强,她是那种标准外柔内刚的女人,也就是说,她其实很爱逞强。

  他清楚记得上次她告诉他,她不太舒服时,整个人已经发烧到快四十度。扭伤脚那次,因为她没喊疼,他还以为不严重,等去看医生,才发现她踝关节韧带有撕裂伤,严重到需要打石膏固定。

  那两次意外,让他清楚了解,如果不是到了极限,她绝不会轻易喊苦叫痛。通常当她说身体不太舒服时,那就真的是已经很不舒服了,她才会开口。

  跟在她身旁,他忍不住又偷偷观察她,确定她手心没冒冷汗,脸色不苍白,他才偷偷松了口气。

  她与他来到餐厅大门口,那里放着一张很大的婚纱照,新郎新娘甜蜜的站在海边,浪漫深情对望,

  走出门时,他看见她多瞧了那照片一眼。

  “你知道,如果你想,我们可以找一天去补拍。”

  “补拍?”她和他一起走向停车场。

  “婚纱照。”他朝那巨大的照片点了一下头。

  当年两人结婚一切从简,他是过了好一阵子,才发现自己似乎不该就认定那样很应该,几乎每个他认识的女人,听到他结婚没宴客,也没和老婆拍婚纱照都觉得他非常委屈她,害他渐渐开始有些不安。

  “你为什么觉得我想拍婚纱照?”她再看身旁男人一眼。

  “我以为你们女人都喜欢穿的漂漂亮亮的,留个纪念。”

  她眼也不眨的说:“我比较喜欢把钱省下来过日子。”

  这回答,实际到不行,让他小小松了口气,也教他为之莞尔。

  两人来到停车场,他带着她到机车停放处,拿出安全帽给她。

  “你几点要赶回去加班?”她戴上安全帽,边问。

  “下星期一。”他说。

  她一愣,瞧着他,“下星期一?”

  “我想说既然要到山上,就干脆和人换班休息了。”

  “所以你今天不用回工地去了?”

  “嗯。”

  “你又想吃什么吗?”

  “随便。”他耸了下肩,跨上机车,然后补充,“只要能吃饱的都行。”

  这话,让他忍不住又笑,小心的拉起裙子,在他身后坐好,道:“听说前面有家卖童子鸡的餐厅还不错,我们去试试看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