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爱(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爱(上)目录  下一页

猎爱(上) 第5章(1) 作者:黑洁明

  她的前门多了一道全新的门闩。

  小满看着那道门闩,心头有些微微的暖。

  前几天,她刚看到这门闩时,还愣了一下。

  她都不知道他有出门,或何时把这东西装上的,她家没有这类五金,那表示他是出门去买回来的。

  或许是上网买的?

  不过话说回来,她一天也有接近十个小时不在家。

  最初那几天,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休息睡觉,然后随着他的情况好转,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吃的食物也越来越多,在认识他之前,她都不知道男人

  吃得这么多,她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买食物回来。

  这男人的胃袋简直是无底洞。

  最可恶的是,他吃那么多,身材却还是很好啊!

  她也不是没见过猛男,自从她高中到美国念书之后,她也遇过不少健身的爱好分子,但像他这样有六块肌、人鱼线的,她还真的也没见过几个。

  虽然后来他都会记得睡觉要穿着裤子,但他受伤不爱穿上衣,可能包着绷带,再穿衣服对他来说实在太不舒服,他大半时间都裸着上半身,害她每次一个不小心就会盯着看。

  昨天还差点因此撞到墙,真是太糗了,幸好他没发现。

  说真的,对这男人,她真是有点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每天她下班回来,都会发现一些小惊喜。

  她后院有点小故障的灯泡被换了新的,电器的接地线也被好好的接上,前后门都被装上了屋内才能打开的门阀。

  耿念棠是个幽默风趣的人,虽然偶而很爱耍嘴皮子,开她玩笑,但也就仅止于此,这阵子相处下来,她慢慢发现,他的教养真的还不错,不是她的错觉。

  他会洗碗、洗衣服,他和她借了洗衣机把行李袋里的葬衣服全都洗了。他每天都会自己换药,自己把换下来的绷带收拾好?,不是她不想帮忙,只是他都在白天她上班时就自己处理好了。

  他也会把用过的东西放回原位,把毛巾好好挂好而不是随便塞着,即便受了伤,可以自己做的事,他都会自己做,天知道他甚至还自己把洗好\'烘乾的衣服、袜子,全部折好收好了,而不是继续一直放在烘乾机里。

  他还会收垃圾,他甚至还会洗马桶,用完厕所也会把马桶坐垫好好的放下来。

  然后是这些门闩。

  她问他时,他说这样比较安全。

  「你那门锁太老旧了,我随便一撬就开了。」他一副理所当然的道:「这种门闩虽然简单,但很实用又便宜,你只要养成每次进门都要记得把它闩上就好。」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会夜闯民宅的。」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不就遇到了?」

  她觉得好笑,但也知道他说的没错,她其实也晓得,他是为了她好。天知道,她真的超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把他调教得这么好。

  八成是个女人。

  不知道是他妈还是女友?也许是老婆?

  老天,虽然她觉得他应该还没结婚,又在她这待了这么多天,他没戴婚戒,但谁知道?

  至少她不是在和他搞暧昧,但这种事还是能避嫌就避嫌,她应该找时间问清楚。

  小满把门闩拉上,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转身,然后就看见那男人裸着上半身,满身满脸都是黑灰的走过客厅,他一边走身上的黑灰还一边掉下来,见她进门,他还不忘笑着抬手和她打招呼。

  「嗨,你回来啦。」

  看着那一副在煤炭里打滚过的家伙,她有些目瞪口呆。

  「今天晚上吃什么?」他朝她走来,脸上东一抹黑、西一抹灰的,连头发上都沾了不少,牛仔裤和绷带上更是到处都是。

  「起士、火腿、面包、牛排和苹果。」她没有阻止他帮忙提东西,只是问:「你是怎么回事?你到哪里把自己搞成这样?」

  「烟囱里。」他指指她客厅里的壁炉,笑回:「你有一个真正的壁炉,我只是好奇它是不是还可以用。」

  她又一呆,说真的,搬来之后,她还没确定过。「老天,你知道你是个伤患吗?」

  「当然。」他提着食物往蔚房走,笑道:「它们开始癒合了,超痒的,时时刻刻提醒着我呢。」

  说着,他还忍不住抓了绷带两下。

  她好气又好笑的跟在他身后,只能问。

  「所以,它可以用吗?」

  「上面有个旧鸟巢,我把它清掉了。」

  「这年头没人在家烧煤炭了。」她忍不住道:「你知道我有电暖器吧?」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用到它。」他耸着肩道:「伦敦可是会下雪的,如果哪天停电了呢?」

  「就算停电我也没木材可以烧。」

  「你当然有,家具都是木头的。」他笑着把东西放到餐桌上。

  「家具又不是我的,是房东的,而且这一区是禁烟区,不能烧煤的。」她好笑的道:「算了,你快去把自己洗乾净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演孤雏泪。」

  「孤雏泪?不是金钢狼吗?吼——」

  说着,他还握双拳,摆出金钢狼的标准姿势,肌肉贲张地张牙咧嘴嘶吼了一下,害她噗哺一声又笑出来。

  「快去洗澡,」她笑着斥道:「然后出来吃饭。」

  「Yessir!」

  他朝她立正敬礼,顺手摸走了一颗苹果,回房洗澡去。

  「所以,你结婚了吗?」

  「没有。」他眼也不眨的说。

  「很好。」她低头吃着牛排,顿了一下,然后才抬起头赶紧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误会。」

  「我没结婚,没老婆,没有女友。」他看着她,笑咪咪的说:「现在没有。」

  她眨了眨眼,差点又吐出一句很好,忙低下头把切好的牛排塞进嘴里,阻止自己再乱讲话,却始终能感觉到他的视线。

  「我真的没有结婚。」他嘻嘻笑着说:「我发誓,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身分证。」

  「不用。」她面红耳赤的说:「我又不是要做身家调查,我只是不想哪天被人当做小三在街头堵上。」

  「你这阿呆,这时你应该要坚持继续看身分证才对,男人都超无耻的,想上……乱来的时候,发誓都嘛随便说说,这时发誓就是要堵女人的嘴啊,不知多少女人都败在这一招。」

  什么鬼?!

  他这话让她又笑,忍不住和他斗起嘴来。

  「证件是可以伪造的。」

  「所以要连护照一起看啊,还要记得上网查看社群网站,顺便把他的头像用google图片搜寻一下。」他说着,摇着牛排刀道:「你不知道有多少白痴把自己的资料、照片全都公开在网路上。」

  「是,谢谢大师的技术指导,下次我一定会坚持的追查下去,把对方的祖宗八代都挖出来,确定他没有小三小四小五,才会继续和对方当——朋、友!」

  说到最后两个字,她还特别加强了重音。

  他笑了出来,挑眉说:「交朋友也是要注意一下啊,不然误交损友就糟了。」

  「像你吗?」

  这句神打脸,让他哈哈大笑,害她也笑了出来。

  这男人是个很有趣的同伴。

  活泼、好动,有时可恶得让她生气,有时又常逗得她开怀大笑。

  到美国念书之后,她大多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外住宿,一个人住久也习惯了,都快忘了和人住在一起这样说话聊天有多愉快,有人可以一起吃饭、看电视随便瞎聊能多有趣。

  说实话,她搬来的这几个月,她还真没把电视打开过几次。

  以前每天去上班,她做着文史研究,忙到八九点才回神是很正常的事,她一直以为这样很不错,觉得下班回家看电视有些浪费时间,可现在却发现与其整天埋首资料看得头昏眼花,晚上回家让脑袋放松一下,第二天反而工作进度比较好,也更专心。

  他在她这养伤的这段期间,吃完饭就会跑去客厅看电视,很巧妙的让她可以很自然的回房间里去洗澡换衣服。

  有时她洗好换上睡衣,从房里出来时,他节目还没看完,她就会坐在沙发上和他一起看一下,让她意外的是他不爱看新闻节目,倒是很喜欢电影台和运动频道,不出所料的,美食料理节目是他的最爱。

  他说他阿姨是开餐厅的,厨艺很好,还说他叔叔当初就是厨艺太烂还开了餐厅,为了避免倒店,才飞快拐了厨艺高超的阿姨,把她娶回来。

  对他说的那些事,她听听笑笑就算,没真的放在心上。

  他在她这里住了半个月,脸上的瘀青慢慢的由紫转红,淡了。

  这期间,她一直睡在沙发上,她不是很介意睡沙发,她的身材本来就不高,睡这沙发可以躺平,没有任何困难。

  困难的是,随着他的情况好转,她越来越难忽略他是个高大迷人的猛男这件事,尤其是当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