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爱(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爱(上)目录  下一页

猎爱(上) 第7章(1) 作者:黑洁明

  清晨,她在音调轻快的钢琴爵士乐中醒来。

  哪里来的音乐?

  灰蒙蒙的晨光中,她睁开惺忪的睡眼,一开始,小满只意识到自己双手抱着一颗柔软的枕头,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

  她没有裸睡的习惯,也没有抱枕头睡觉的习惯。

  奇怪的是,她发现她还满喜欢这样抱着东西的感觉,有种奇怪的安心感。小满半梦半醒的躺着,不是很想爬起床。

  她觉得好困,身体也莫名酸痛,但又有一种奇怪的慵懒裹着全身,让她一点也不想清醒过来。

  悠扬的钢琴声仍飘散在空气中,教心情莫名放松。

  她闭上眼,想继续赖床,却闻到食物的香味。

  咖啡、牛奶炒蛋、培根……还有一种好怀念好怀念的味道……

  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可恶,到底是谁——

  再忍不住饥饿,她拧着眉睁开眼,却忽然看见一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站在床边,吓得她整个人大叫出声,抓着薄被裹住自己,从床上跳了起来。

  「哇啊——」

  她一边尖叫,一边往后退闪,因为太过惊慌,还差点摔下床,要不是那男人及时上了床,伸手拉住了她,将她拉进怀里,她真的就摔下去了。

  「嘿,你还好吧?」他低头垂眼看着她笑问。

  「不好!你在这里做什——」小满裹着薄被跪在床上,又羞又窘,几乎在尖叫的同时,就已经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只能尴尬改口:「我是说,你大清早的干嘛吓我?」

  「我没有。」他一脸冤枉,放低手中托盘道:「我只是怕你饿了,所以帮你做了早餐。」

  早餐?

  她转头一看,这才看见他右手拿着的托盘,那托盘上,摆满了香喷喷、热腾腾的食物,她一愣,小脸蓦然红透。

  「唤……」

  「炒蛋、培根、烤吐司、蔬菜咸派、沙拉,床头柜上还有咖啡、鸡汤。」他献宝似的说着,不忘指着一旁之前就先拿过来放在床头柜上的其他食物。

  「早上这样也吃太好了吧?」小满红着脸,揪抓着床单说:「而且我没在床上吃早餐的习惯。」

  话才说完,她的肚子就很不配合的响了起来。

  「一日之计在于晨啊。」他往后跪坐在自己的后脚跟上,笑咪咪的拿叉子叉起一小块咸派递到她嘴边,「早上吃得好,一天精神好。来,你吃一口看看,真的很好吃喔。」

  「我要先洗脸刷牙啦。」

  小满红着脸想下床,眼前的男人却不肯放弃。「一口,一口就好,你先吃一口。」

  小满迟疑了一下,可见他这么兴致匆匆,那块咸派又递到了眼前,就在嘴边,香得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昨晚被他那么一乱,她根本没吃,早饿得前胸贴后背,当那带着奶油咸香的蔬菜咸派被递到嘴边,她压根儿完全没有什么抵抗力,忍不住就张开了嘴,把叉子上的那一口咸派咬进嘴里。

  结果它好吃得让她睁大了眼。

  「好吃吧?」他得意洋洋的露出白牙,跟着叉了一口沙拉,喂到她嘴里:「来,再吃点沙拉。」

  她忍不住再张嘴,那沙拉酸酸甜甜又有些微辣,吃起来也超好吃的。

  「你在里面放了什么?」她真的好吃惊。

  「番茄、菊苣、洋葱、小黄瓜、蔓越莓、凤梨罐头,一些起士,剁碎的迷迭香,橄榄油、黑胡椒、盐巴、柠檬汁,可能还有一点蒜头、肉桂粉和芥末籽吧,我不是很确定。」

  「什么叫你不是很确定?」她好笑的问:「这不是你做的吗?」

  「是啊,但调味不是就这样,这里加一点,那里加一点,有什么就用什么啊。」他笑着再弄了一些煎得香酥的培根喂她,再送上一口炒蛋。

  她吃着又吃了一惊:「这炒蛋好嫩,和饭店的一样耶,你怎么弄的?我之前试着做过都弄不出来。」

  「啊哈——」说到这,他可骄傲了,挑眉挥舞着叉子,笑嘻嘻的说:「要炒很嫩的炒蛋,就要在打蛋时加牛奶啊,这可是要技术和火候的,火太大就会出水,火太小就没办法那么蓬松,我当年可是练很久的。」

  「当年?」

  「我高中暑假时在阿姨的餐厅打工过一阵子,炒蛋是基本工啊。」他笑着也赏自己I口炒蛋,觉得自己真是炒得太好吃了。

  「你在餐厅打工?」小满听了简直不敢置信,笑问:「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内外场都做过。」他再叉一口蔬菜咸派喂她,一边道:「我爸说我太会吃了,还说十六岁已经是男人了,是男人想吃饭就要自己想办法,叫我去桃花那边打工赚餐费。我青春期时超可怜的,那时身体还在长,打工钱根本不够我吃,虽然桃花都会供餐,我二姊有时也会偷渡食物给我,但我每天还是饿到不行,一早起来要去帮我姊夫种田换米和菜,运气好的时候,我放假到山上可以抓到山猪,运气要是不好,就连蛇肉和飞鼠肉都没得吃。蛇肉吃起来还不错,飞鼠肉我真的很不爱,但你知道,牠是肉。」

  他说着还露出一副要不是饿得半死,他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表情,害她笑得停不下来。

  「你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啊?」

  「我家门前有大海,后面有高山。」他一边喂食已经不自觉放松下来,也往后跪坐在后脚上的小女人,一边嘻皮笑脸的说:「太平洋和中央山脉喔,我爸超狠,他教我游泳,是骗我上船,然后直接就把我从船上踹下海。」

  「怎么可能?」小满惊呼。

  「真的,学游泳时我才刚上小学,他就这样把我踹下太平洋,是太平洋耶。」想起自家老子的狠心,耿念棠好气又好笑的道:「那臭老头教我跳伞时也是这样,幸好经过学游泳的教训,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这根本虐待儿童吧?」她瞪大了眼。

  「就是,就是,对不对?」好不容易找到能诉苦的人,他真是迫不及待的把多年受虐的儿时经验全吐出来:「谁没事会把自己的儿子踹下海?还说这是生日礼物,威胁我不淮和我妈说,假日和他一起出去,铁定都没好事,大概唯一的好处就是有肉可以吃到饱。」

  说完,他不甘心的自己再吃了一口培根,一口吃不够,乾脆把托盘放到床上,然后盘起双腿,拿吐司涂了奶油,再加上一堆培根和炒蛋,然后卷起来一口吃掉。

  小满记得青春期时,她也真的是常常处于饥饿状态,看他现在的食量,她真的可以想像他当时有多可怜。

  看他吃得这么开心,刚又被喂了好几口,让小满食欲大开,不由得将裹着自己的薄被在胸口反折塞好,放松着侧坐在床上,倾身抓起另一根叉子,也叉了一些沙拉来吃,边好奇再问。「那你后来学会游泳了吗?」

  「我要是没学会,你觉得我还会在这里吗?」他好笑的挑眉,才道:「我在水中可是宛如一尾蛟龙呢。总之,后来我长大才知道,原来在盐水里浮力比在淡水大,在海里还真的比在游泳池里容易浮起来,但一般人哪会这么干?不过我爸和我叔叔他们都是怪胎,我们几个都是这样学会游泳的。」

  说到这,他黑眸突然暗了下来,扯了下嘴角,道:「事实证明,他们教我们学会游泳,还真的做对了。」

  「怎么说?」她把手伸得更长,叉住另一颗沾满了起士的滑溜番茄块,然后开心的把它送入嘴里。

  眼前的女人姿态轻松,却无比诱人。

  她一手撑在床上,嘴里的番茄还没吞下去,就又往前倾身,试图攻击蔬菜咸派。

  他怀疑她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她将被单反折在雪白的酥胸上,每当她往前倾身时,那一对蜜桃般的双峰就一副呼之欲出的模样,更让他口乾舌燥的,是她右胸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痔,那颗痔是樱红色的,在她嫩白的酥胸上看来万分鲜艳欲滴,让人超想舔上一口。

  没等到他回答,她挑眉抬眼看他,重复再问。

  「怎么说呢?」

  他迅速回神,但还是过了一秒才想起她刚刚问了什么。

  他伸手攻击剩馀的培根,没多想就道:「我叔叔有个儿子,我们就像亲兄弟——」

  发现自己脱口说了什么,他微微一僵,猛地住口。

  她能看见他眼里闪过一丝阴霾,但他很快的笑着掩饰过去,张嘴试图把话说完。

  「我——」

  小满飞快伸手捣住他的嘴。

  「不要,」她看着他,认真的柔声说:「别说谎,如果我们要在一起,不能说的,你不要说,别和我说谎。」

  这一秒,喉紧,心微热。

  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他难以理解,为何她能一秒分辨他是在胡说八道开玩笑,还是试图说谎,但她可以。

  他伸手覆住她的小手,亲吻她的掌心。

  小满抽了口气,却无法抽手,只能看着他温柔的握住她的手,用那双黑眸凝视着她,然后缓缓倾身,越过两人之间的早餐,低头亲吻她。

  那个吻,像羽毛,如蝶翼,悄悄抚过,无比温柔,让她屏息,悸动。

  他吻着她的唇瓣,用那黑眸看着她,在她嘴边哑声开口。

  「没有如果。」他握着她的小手,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小满不知该说什么,只觉被他握着的手好热,被他看着的脸好热,被他吻过的唇也好热好热。

  握着她的手,他以拇指缓缓抚着她的手背,凝视着她。

  「我不会和你说谎。」他哑声道:「但确实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这样你也能接受吗?」

  小满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口紧缩着。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但是……」她紧张的笑道:「可以试试看吧。」他握紧她的小手,嘴角扬了起来。

  那笑容如此耀眼,那么开心,照亮了他整张脸,教她怦然心动。

  然后,他低头再吻她,让她悄悄抽了口气。

  他又吻她,一次又一次的,温柔的,诱哄的吻着她,还将两人之间的托盘挪到了床头柜上,将她重新压回了床上。

  就在这时,她的平板闹钟响了。

  他气息粗重的停了下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咒。

  「该死,你要迟到了。」

  「什么?」她晕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小手攀抓着他的颈项,只想把他拉回来继续。

  「你的闹钟,我帮你调慢了三十分钟。」他好笑又抱歉的看着她说:「你上班要迟到了。」

  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你做了什么?三十分钟?」她猛地伸手推开他,惊慌失措的跳下了床,「噢,天啊!天啊!我要迟到了!你怎么可以随便关我的闹钟?」

  「不是我关的,是你自己关的。」他举起双手喊冤,看着她像兔子一样的在房间里乱窜,一下捞包包,一下拉开五斗柜,差点又摔个狗吃屎,他忙上前再次拯救她,道:「我想说你应该还想再睡,才帮你把时间往后调一点。嘿,我甚至在你赖床时,先去帮你做了早餐,你不是应该要称赞我做得好棒吗?」说着,他将那紧张的小女人捞起来直接放在浴室门口,笑道:「现在快点称赞我,这样你就可以进去洗脸刷牙,之后我就会很好心的骑机车载你去上班,闪过那些塞得乱七八糟的交通,保证你绝对不会迟到。」

  小满傻眼看着他,一阵哑口无言。

  「别紧张,只要把嘴巴张开说,你做得很好。」他低头微笑,开口指导:「来,你做得很好。」

  「你做得很好。」除了这么说,她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我也这样觉得。」

  他抬起下巴,露齿一笑,一脸骄傲自满。

  那模样,让她噗赤又笑出来。

  「可恶,你不要笑得这么可爱,快点去洗脸刷牙,免得我真的忍不住将你拖回床上。」

  说着,他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半圈,送她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别穿裙子,穿暖一点,骑车会冷,我到外面等你。」

  他的交代从门外传来,让小满又一阵脸红心跳。

  她动作迅速的洗了脸、刷了牙,擦上化妆水和保养品,再套上刚刚从五斗柜里捞出来的内衣裤和毛衣,然后专着毛裙去房间里换了一件牛仔裤。

  话说回来,她刚捞衣服也才那一秒吧,他的眼睛也太尖了。

  小满套上长袜,穿上牛仔裤,这才匆匆来到门边抓起大白外套穿上,再七手八脚的套上靴子。

  门外,那男人已将引擎发动了起来。

  她这时才看见他停在她门外空地的怪兽。

  老天,她早该知道他不可能骑一辆小绵羊,那重型机车又大又酷,流线型的车身黑到发亮,跨坐在上头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皮衣皮裤,脚踏牛皮长靴,整个更是帅到了一个不行,活像电影广告。

  她关上门,脸红心跳的朝他走去,他替她戴上了一顶安全帽,对她咧嘴一笑,朝她伸出了手。「来吧。」

  她抓着他的手,踩着他脚边的踏脚杆,一脚跨上了后座,这个动作牵扯到的肌肉让她僵了一下,有那么一秒她超想跳下车去,改口说她要请假,但她真的掰不出请假的理由,或把真正的原因说出口。

  「抱紧点,别摔下去。」他笑着开口提醒。

  她深吸一口气,伸手抱住他。

  在确定她紧贴在背后,小手紧紧在他腰腹前交扣之后,他才催动油门,驱车上路。

  一开始,他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让她没那么紧张,反而开始担心速度这么慢会不会来不及,然后没多久,他就渐渐加快了速度。

  风声在她耳边呼啸,两旁的街景飞快的倒退,眨眼就不见踪影。

  当他载着她在车流之中飞驰时,她知道自己应该要害怕,只要他有一个闪失,两人就会摔飞出去,她心跳得超快,几乎有些想要尖叫,不知为何兴奋却比恐惧多。

  到了最后,她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直到他将车停在博物馆的门口时,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么开心。她动作困难的下车时,整个人还有些晕眩,她把安全帽还给他。

  他接过手,然后突然摘下他自己的安全帽,将穿得圆滚滚的她拉到怀中,搂着她被大白遮到几乎看不见的腰,给了她一个超热情的吻。

  「我晚上来接你。」

  「好……」

  她在喘气,也在傻笑,她知道,但她忍不住。

  他笑着又揪了她一下:「下班打给我。」

  「好。」她继续傻笑。

  他松开在她腰上的手,她有些腿软。

  「你可以吗?」他挑眉。

  「当然。」她红着脸尽力站稳,知道自己还在傻笑,但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为了避免自己继续在他面前笑得像个疯婆子,她强迫自己转身,但他叫住了她。

  「小怪兽,等一下。」

  她回头,他将一只保温瓶塞给她。

  保温瓶很眼熟,是她的,他不知从厨房的哪个柜子里挖了出来。

  「记得要喝。」他笑着交代。

  她面红耳赤的点头,抓着保温瓶,尽力维持着正常姿势,转身匆匆爬上阶梯,走向那黄铜大门。

  当她踏上阶梯的最后一阶,回头看见他已重新戴上了那顶全罩式安全帽,然后那男人很三八的抛了记飞吻给她。

  她又羞又窘又乐,却还是忍不住和他挥了一下手,然后傻笑的看着他骑着那辆怪兽呼啸而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