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爱(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爱(上)目录  下一页

猎爱(上) 第5章(2) 作者:黑洁明

  吃完了饭,洗完了澡,外面乌天黑地的,两人一起窝在温暖的沙发上,真的很难不让人胡思乱想。

  她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虽然大部分是药味,特别是他很喜欢把强壮的手臂搁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偶而还会微微凑过来和她说话,搞得她越来越紧张兮兮的,不管电视在演什么,在她眼中都如浮光掠影。

  意识到这件事,她忙让自己定神看一下萤幕上的画面,以免被他抓包她没在看电视都在偷看他。

  电视在播放广告,她忍不住又偷猫他一眼,发现旁边的男人低头在滑手机。跟着她注意到他的手机画面,不是普通的介面,事实上,她之前帮他的手机充电时,就发现他的手机不是一般市面上有在贩售的东西。

  那黑色的手机上面没有任何品牌字样和符号,就连世界最知名的手机都会在上面有一颗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他的没有。「你是特务吗?」

  这问题,突然就从嘴里冒了出来,让她自己都措手不及,她的理智很清楚,她并不想和他搅和在一起,可显然她的情感不这么觉得。

  该死。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当我没问好了。」她火速补充。

  闻言,他却笑了,「我不是。」

  「噢。」她应了一声,强迫自己盯着电视萤幕,眼角却瞄到他又开始滑他的手机。

  滑滑滑——滑滑滑——

  广告演完又换一个。

  滑滑滑——滑滑滑——

  她咬着唇,阻止自己的冲动。

  滑滑滑——滑滑滑——

  噢,Shit!管他的!

  「如果你不是特务,干嘛去招惹那些恐怖分子?」咬在嘴边的问题霍地脱口而出。

  「我只是工作时刚好遇到。」他笑看着她。

  「什么工作要和恐怖分子搅和在一起?」

  「意外调查。」

  「意外调查?」

  「我是红眼意外调查公司的员工。」他挑眉好笑的说:「我之前给过你名片。」

  「名片谁都可以印。」她放弃假装看电视,整个人转过身来,双手在胸前交叉,正色的看着他问:「别开玩笑,既然你只是意外调查的员工,如果你真的有父有母有兄弟姊妹、叔叔阿姨,你受伤不回家,到底龟缩在我这里干嘛?」

  「说实话?」

  「说实话。」

  眼前的女人,语气如此坚定,眼中却闪着不安,但她没有移开视线。

  凝视着她,他心头莫名一紧,扯着嘴角,伸手耙过一头黑发,坦承。

  「实话是,我受了这种伤,回家会吓坏我妈,我回公司会被碎念,我老板刚好是我姊夫,那意味着他和我都会被我姊痛扁一顿,而且证明岚姊认为我太年轻、太意气用事、太没有脑袋的理论是正确的。」

  「可恶,我想听的是实话。」她恼怒的瞪着他。

  「我说的是实话,大实话。」

  看着眼前那一脸不信他的小女人,耿念棠一脸好笑又无奈,叹了口气,只能再道:「你知道,如果我想从事这行,我应该要可以保护自己,可以安全的把客户带出来,受伤并没有办法让人信任我。」

  开头时,他看来还像是在开玩笑,但到了最后,笑容却消失在他的嘴角,她可以看见他不自觉拧起了眉头,看见他眼底的懊恼。

  「我犯了错,错估了那个女人的执着。」

  忽然间,知道他是在说真的,鳄鱼、亚马逊森林、丛林部落的追杀,她以为他在瞎掰的事,全部都是真的。

  「是人都会犯错。」她听见自己说。

  「我差点害死客户和我自己。」他又笑,脸色却微微沉了下来,然后他调开了视线,下颚紧绷的说:「那是个致命的错误判断。」

  蓦地,她领悟过来,这些天他看来轻松愉快,但在内心深处,他一直很在意自己犯的错。

  受伤并没有办法让人信任我。

  他想要得到的,是谁的信任?家人的?同事的?

  或许都有吧,所以他才龟缩在她这里,不想让人知道他伤得这么重。「你这蠢蛋。」

  她的话,让他一愣,拧眉抬眼。

  「啥?」

  「如果你不想被当成八岁男孩,就不要表现得像八岁男孩。」她瞧着他,说:「你身上那么多伤,就算好了也会留下伤疤,你以为你姊姊和姊夫是笨蛋吗?还是没看到就不算?」

  他挑着眉,咕哝:「伤疤也是分很多种的。」

  「你这是粉饰太平。」

  「我是不想让人太担心。」他哼声道。

  「哈。」她讽笑一声,转身再次面对电视。

  「哈什么?」他忍不住追问。

  「你只是想维持你无聊的面子。」她眼也不眨的说。

  「男人的面子很重要,一点也不无聊。」他用鼻孔喷气,也跟着双手抱胸面对电视,不再看她,只道:「而且你这时应该要安慰我,说我是蠢蛋实在太不可爱了,你这样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她抓起抱枕丢他。

  他笑着抗议,「嘿!」

  她抓起另一个抱枕丢过去。

  他一把抓住,抗议:「君子动口不动手,小人才」

  她转身去拿单人沙发上的抱枕,他倾身抓住她腰,将她拉了回来。

  「哇啊—」小满惊呼一声,笑着道:「你做什么?放开我—」

  「放开你?」他将她转了半圈,压在沙发上,箝住她的双手,笑问:「为什么?好让你继续拿抱枕攻击我吗?」

  看着俯身悬在她身上的男人,小满只觉心跳飞快。

  「你说君子什么?好让你继续拿抱枕攻击我吗?」动手不动口的……」她微微的喘着,提醒他。

  几乎是在瞬间,他察觉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

  「我有说我是君子吗?」他看着她反问,语音低哑。

  小满哑口,原本玩笑的心,因为他消失的笑容,因为他靠得太近,因为感觉到他的体温、重量和心跳而消失无踪。

  有那么一瞬间,时间好像静止了,只有心在跳。

  他凝视着她,靠得更近,近到她能感觉到他的吐息,好似能在舌尖上嚐到他的味道,她粉唇微颤,不自觉屏息。

  就在这个当口,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清醒过来,松开了她的手,起身去拿手机。

  「喂?」

  小满面红耳赤的爬坐起身,看见他在听对方说话时,下颚再次紧绷,然后他习惯性的扬起嘴角,语带笑意的说。

  「我还在英国。」

  对方又说了几句话,他开口直接回答。「没问题,我马上过去。」

  他按掉了通话键,转过来看着她,她能清楚看见,他的笑只在唇边,不在眼里,他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却又顿住。

  「你要走了。」她帮他说。

  「我的休假用完了。」他玩笑似的说着。

  是工作,她知道。

  小满想提醒他,他伤还没好,但她想这男人比谁都还清楚。

  她稳住心中紊乱的情绪,微笑开口。

  「所以,我想我今天晚上可以回床上躺平了。」

  「没错。」他再笑。

  「太好了。」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朝他摆摆手,「快去吧,我真的等不及了。」

  他笑着起身回房,没一分钟就提着他那黑色的行李袋走出来,那么迅速的动作,让她知道他其实早就把行李收好,他随时都做着离开的准备。

  他回到客厅时,她正蹲在地上,捡拾抱枕,看见他,她没有试图起身,只继续蹲着。

  「你记得把门闩上。」他禽着笑,提醒她。「好。」她蹲在地上,抱着那只抱枕点头。

  他张嘴像是想再说什么,最后还是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小满看着他打开门,把门合上,只继续蹲在地上,抱着怀中柔软的抱枕。她可以听见他打开车门,听到他关上车门,听到他发动了汽车引擎,然后驱车离开了。

  屋子里,再度恢复了寂静,静到她都能听见墙上老钟秒针走动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她抱着抱枕,叹了口气,发呆了半晌,才慢吞吞的起身去问门,谁知才走到一半,就听到门外又传来车声。

  小满愣了一下,开门查看,只见那男人刷地甩尾把车停在门口,下车大步流星的朝她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忘了——」

  她话没说完,他已经三步两并的来到身前,伸手将她拉到怀里,低头吻了她。

  热气轰然上涌,让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感觉到他强壮的臂弯、灼热的唇舌。

  当他退开,她还有些傻愣,反应不过来。

  他笑了起来,又舔了一下她的唇瓣,让她轻喘出声。

  「可恶,」他笑着低咒:「小怪兽,你实在太让人有机可乘了。」

  啥?!

  小满回神,想抗议,他却低头又吻了她。

  这一次,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正当她被吻得浑身发烫,全身酥软得站不住脚,小手只能紧攀着他的颈项时,那男人拉开了她的手,再次退了开来。「该死,我得走了……你把门锁好……」

  什么?!

  她茫茫然的呆看着他,但那猪头就这样转身,丢下了她,三步两并的跳上了车,飞一般的驱车消失在她眼前。

  小满傻眼,以手背遮着唇,耳脸暴红。

  他到底……搞什么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