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人(下)目录  下一页

猎人(下) 第7章(2) 作者:黑洁明

  在他们的斗嘴声中,这迷宫似的地道终于到了尽头。

  三人先后钻出地道,外面夜空仍有烟灰。

  霍香回头看去,看见那场包围住山丘的大火仍在燃烧,三人已经在火圈之外,但站在这里,仍能感觉到热气。

  熊熊火焰照亮夜空,也照亮了一部分的雨林,那些火星烟灰甚至飘到了这里来,幸好雨林里十分潮湿,火势扩散也有限。

  在那冲天火焰中,她看见有几架空拍机在上面徘徊。她很清楚,那些玩家和猎人们还没有放弃。

  阿万握住了她的手,她转头看他。

  “走吧。”他说。

  她看着他,点头,回身和他一起往前跟上先走的耿念棠。

  阿万和耿念棠也知道干扰器是有距离限制的,带着干扰器的阿克夏可能已经超出了该有的距离,她手上的手环会被侦测到,就算影像被遮住,也能传送声音回主机,所以那两个男人还没到洞口就不再说话了,出来之后,更是安静,连走路也无声了。

  三人入了林子里,最前面的耿念棠跑到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连阿万也停住了脚步。

  霍香一怔,再一看,才发现前方有人。那人,不是别人,是阿克夏。

  他不是一个人,他被人抓住了,脑袋上还抵着一把枪。

  抓住他的,不是别人,是那个和她一样,曾是暗影杀手的女猎人,还有那些和她合作的一队猎人。

  “别动。”那冷酷的女人说:“谁动我就开枪,相信你们都很清楚我是说真的。”确实,这女人说到做到,她上回眼也不眨的就宰了同伴。

  阿克夏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黑白分明的大眼肿了起来,嘴角和高挺的鼻子都在流血,他跪在地上,双手被迫高举放在脑后。

  霍香没有看到其他在山洞里的人,也没看到屠鹰,她不认为他们在这里,当她朝阿克夏看去,很快就发现他为什么单独一个人在这。

  他的口袋里搁着那台干扰器。

  阿克夏和她说过,这干扰器经他改造过后,能达到方圆三百公尺最大的干扰范围,他若在中间,就可以有最长六百公尺的极限距离,所以他才单独留在这里。

  他在等她。

  明知她生死未卜,却仍试图等她。

  这领悟让她心头一紧,几乎忍不住就要冲上去,但像是知道她想做什么,阿万握住她的手。

  霍香愣了一下,发现他只握了一下,就松开了,又不是完全松开,看似还握着,却只是轻拢着。蓦地,她察觉到他不是要阻止她,他是要她等一下。

  几乎在同时,耿念棠开了口。

  “所以你抓了这个家伙又怎么样?”

  耿念棠看着她,姿态轻松的噙着笑问:“先别说我们和这小子非亲非故的,就算真的有亲有故好了,这里——”

  他话没说完,突然有人开了一枪。

  阿克夏闻声,吓得脑袋一缩,紧闭上了眼。

  这声枪响,来得如此突然,完全不在现场所有人的预料之中,但念棠和阿万、霍香没有错过这个机会,耿念棠突然就往旁飞扑,并抬手朝那女人开枪,阿万几乎同时发难,他一松手,霍香立刻如箭一般冲上前去。克莱儿开了枪,但没有打中阿克夏,因为那一声枪响击发的子弹,打中了克莱儿手中的枪,让她的枪飞了出去。

  但那女人动作很快,随即以另一只手再拔出手枪,但这回却不是朝着阿克夏,是对准了她。霍香手上没有枪,她的枪在神庙地震时就掉了,但她还有刀。

  即便这女人表现得如此无畏,霍香仍知道她会怕,就像她离开暗影集团这么多年,终于懂得什么叫恐惧一样。

  暗影杀手不懂得恐惧,没有七情六欲,所以不怕死。

  这女人如果依然不怕死,就不会在这里,因为不想死,所以才会变成猎人,所以才会在这里,被人植入机器眼,当成人偶来操纵。

  她会怕。

  所以上次她失控时,这女人就跑了,她怕死。

  这一秒,霍香可以看见她眼中的恐惧,尝到那恐惧的味道。女人对着她开了枪,霍香身子一侧就闪过了。

  她再开一枪,霍香早已料到,她闪电般举起匕首,子弹击中倾斜的刀面,当的一声往旁弹开。

  克莱儿还想再开枪,霍香已来到她身前,匕首唰的划过黑暗,女人往后退闪,随即抬脚朝她踢来,并试图再次朝她开枪。

  但两人已经太过靠近,霍香抬手抓住她持枪的手,抬脚踢掉她左手挥来的刀,同时右手匕首在手里一翻,有那么一瞬,她几乎就要让手中黑色的匕首,划过女人雪白的颈项,可下一秒,女人眼中的恐惧,让她改变了主意,她旋转手腕,以刀柄猛击她的太阳穴。

  克莱儿转头闪掉了,但霍香抓着她的手腕,一个过肩摔,将她摔倒在地上,夺去她手上的枪,直抵着这女人的脑袋。

  女人僵住,不敢再动,然后才发现四周一片沉寂。

  跟着她来的猎人,全都已经被另外两个男人打倒在地。

  她才刚意识到这件事,下一秒,眼前的女人就握拳打昏了她。

  霍香确定她昏死过去,才将她翻过来,抽下她腰上的皮带,将她反手绑了起来。

  跪在地上的阿克夏,没再听到枪响,身上也没感觉到被枪击中的疼痛,这才敢睁开眼,发现自己大难不死,他激动得泪都飙飞出来。

  “Shit!我以为我死定了!刚刚那枪到底谁开的?”

  这问题,也是每个人心中的疑惑。

  霍香闻言,起身才发现阿万站在她身后,耿念棠人却不知跑哪去了,她想寻找开枪的人,忽然间又听到爆炸声响。

  声音来处,是耿念棠曾说过的前方猎场边界所在处。这个领悟,让她心头一惊。

  阿万抓住了她,在连番不停的轰然巨响中吼着。

  “快走!屠鹰引爆地雷了!阿克夏!快起来!”他吼着,抓着她就往爆炸声来处冲去。

  霍香闻言回神,阿克夏也连忙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立刻跟上。地雷被引爆的那瞬间,就会引来更多的猎人。

  屠鹰会没等他们就引爆地雷,只有一个可能,已经有大批猎人来了,而他要顾的人太多,不能再等。三人冲得飞快,当他们冲出雨林时,只看见眼前是一片沼泽地,再过去才是地雷区。

  而此刻屠鹰带着那群人火速冲过被引爆过的地雷区,那地方跟火场没两样,但他们仍奋不顾身的冲上前去,因为身后有一群猎人在追杀他们。

  屠鹰待在队伍的最后面,他挡下了所有的子弹,但看不到的地方,他就无法顾及,而一群猎人,从左手边冲了出来。

  霍香和阿万,拔枪上前帮忙。

  阿克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脑袋一定坏掉了,是只有他看到沼泽里有鳄鱼吗?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害怕?这念头才闪过,他就万分惊恐的看着其中一个猎人被一只鳄鱼一口咬住大腿,拖进了水里,旁边那些猎人忽然惊觉这里是鳄鱼大本营,却还是有人坚持抓着树藤荡了过去。

  有人中途跌落水里,有人直接开枪袭击鳄鱼,但还是有不少人,趁落水的同伴被鳄鱼抢食之际,冲过了沼泽区。

  阿克夏挣扎再挣扎,最后仍硬着头皮,拔出阿万给他的手枪,呐喊着咬牙冲了上去。就在一阵枪林弹雨的混乱之中,天亮了。

  说真的,阿克夏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跑过满是鳄鱼的沼泽区,又是怎么穿越猎人聚集的地雷区的。可能是因为之前落水的猎人散发出的血腥味,吸引了所有的鳄鱼,加上那群猎人乱开枪,分散了鳄鱼的注意力,所以那些鳄鱼没有来追咬他。

  至于逃过猎人的追杀,他相当确定,阿万和霍香是他还活着的最主要原因。那两个人吸引了大部分猎人的注意。

  他虽然开了枪,但他真的没胆将子弹打在人身上。

  就在他冲过屠鹰身边,跑过地雷区时,其实脑海里满是,就算他们出了猎场又如何?那些猎人若追过来,还不是一样要被追杀?

  他千算万算,做了干扰器,弄了侦测仪,有个屁用?

  他们还不是被猎人发现了?所以他到底是跑什么跑?还跑什么跑啊?干脆放弃投降,让人一枪毙命早死早超生算啦!

  偏偏他的双脚就是不肯放弃,偏偏他的身体有自己的意志。

  于是他连滚带爬,一路往前飞奔,冲出了猎场,冲过了地雷区。然后,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无人机的引擎声。

  他转过身,看着那架武装无人机,看着那东西飞速而来,而且下方的机枪对准了霍香和阿万所在的地方。妈的,好人果然不长命!

  他喘着气,一时火上心头,明知扔不中,就算扔中了也不会有用,他还是抓起口袋里的球形干扰器,奋力朝那无人机扔去,一边愤怒狂吼。

  “去死啊啊啊啊——”

  当然,那干扰器连边都没碰到无人机,它软弱无力的在空中划了一个小小的半圆,然后掉了下来。下一秒,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无人机底下的机枪活动起来,转而对准了他。

  有没有搞错?!

  他一阵傻眼,但一股火仍在心头,反正死都要死了,他很清楚那些人、那些玩家,一定在无人机上装了镜头,于是他万分不爽的举起双手,对那无人机比出两根中指。

  “Fuck!”

  张嘴吐出一句脏话,他大声的咆哮着,吼道。

  “我才不怕你们!要来就来啊!你们这些只敢躲在电脑后面的鲁蛇——”

  他话声未落,无人机的机枪已经上膛,就在子弹即将发射,他已准备好要慷慨赴义的那瞬间,忽地一颗飞弹不知从哪疾射而来,正中那架无人机。

  轰!

  巨大的火花,伴随着巨响炸了开来。

  阿克夏看得目瞪口呆,下巴整个掉了下来。哇靠!现在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那么一秒,他还忍不住看了自己的两根凸出的中指,以为自己突然有了不知哪来的特异功能。

  跟着下一瞬间,他就看见一架直升机闪电一般从他后方的天空出现,他仰头看见那架黑色的直升机,越过他的正上方,引起一阵强烈的旋风,撕扯着他的黑发和破烂的衣裳。

  在那一秒,他看见一个男人扛着一管火箭炮,整个人有一半悬在机身外,猛地又发射了另一颗飞弹,炸飞了一群追击屠鹰的猎人,然后那架体积庞大的直升机,以一种很神奇的空中过弯甩尾技术,让那男人用机关枪,朝另一群正在对付霍香与阿万的人扫射。

  那阵扫射,打趴了一堆猎人,让霍香与阿万从其中脱身,黑色直升机又扫射了第二次,将那些猎人阻断在一阵距离之外,这才回转机身,重新越过他脑袋上方,停在后面一处狭窄的空地上。

  阿克夏还在发呆,屠鹰已从他身边飞奔而过,还不忘拍了下他的背,叫醒看得出神的他。

  见那男人指着那架直升机,刚刚那扛火箭炮的猛男,从直升机上下来,朝那些跑在他前方的猎物们招手,用英文、中文、西班牙文等多国语言重复喊着。

  “快上来!”

  阿克夏猛地回神,瞬间清醒过来,领悟到这直升机是来接人的,他立刻再次拔脚狂奔。那架直升机空间很大,他越靠近越觉得驾驶的操控技术实在太神奇。

  当他上了直升机,就看见其他人已经全都挤了上来,他跟着挤了进去,屁股还没坐稳,霍香和阿万已经赶到,那个高壮的猛男见了,拉开戴在头上的耳机,大声开口问。

  “阿棠呢?”

  “他去追人了!”阿万摇头,满头是汗的喊道:“我不知道他去了哪!”

  霍香跟着摇头,表示不知,阿克夏也没看到他跑哪去,先走一步的屠鹰当然更不知道,一样只能摇头。高壮猛男浓眉微拧,当机立断,戴回耳机,对着麦克风道:“我们走,晚点再来接阿棠!”

  直升机的驾驶闻言,立刻起飞。

  这一刻,阿克夏简直不敢相信,有那么几秒,他还一直觉得这好像是假的一样,好像作梦似的,他甚至等着另一架无人机会尾随出现。

  这念头才闪过,他就看见窗外出现了一个黑点,然后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变成了无人机的模样。妈的,他这个乌鸦嘴,他只是想想而已啊啊啊啊——

  刹那间,阿克夏只想抱头大声尖叫。

  然后,那高壮的猛男抬起了火箭炮,探出机身,对准了那架无人机,射出另一颗炮弹。

  直升机因为后座力,摇晃了一下,但很快又在驾驶的操控下回稳,可刚刚晃得那么厉害,阿克夏本来不抱希望,觉得不可能打中,那颗飞弹却神奇的击中了无人机。

  他的下巴再次掉了下来,然后看见屠鹰放下了手。阿克夏忍不住瞪着他看,那男人也看着他。

  不会吧?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他不敢相信,但那个男人在这时,对他扬起了嘴角。不知为何,泪水突然夺眶。

  就在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哭的这个时候,霍香忽然惊呼出声。

  “阿万!”

  阿克夏吃了一惊,匆匆抬眼看去,只见那男人不知何时坐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看着她,霍香则惊慌的伸手压在他不知何时,早已染满鲜血的腰腹上。

  “你中枪了?怎么会?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霍香惊慌的跪在他身边,话出口的同时,就已领悟了过来。

  “克莱儿……我击倒她的时候……是其他的猎人……你替我挡了一枪……”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时他就站在她身后,她在对付克莱儿时,有那么一瞬间,犹豫了一下分了神,没有注意身后,他一定当时就已经受伤了,所以他才会要她和阿克夏立刻过来屠鹰这里,所以刚刚他呼吸才会变得比较急促,动作才会没那么俐落,她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却因为战况混乱没有想太多。

  泪水,瞬间飙飞出来。

  “没事,你别担心……”阿万抬手抚着她惊恐泪湿的小脸:“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么说,他的脸色却越来越白,而他脸上她原以为是奔跑才冒出的热汗,全是冷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霍香看着眼前脸色苍白,出气多入气少的男人,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因为……你虽然是傻瓜……”阿万抚着她的脸,哑声道:“但你是我的傻瓜啊……我还要教你做糕渣呢……”

  这话,让她更加泪如泉涌。

  “放心……没事的……别哭……”阿万白着脸,抬手遮住她赤红的眼,“我休息一下就好,你把眼闭上,陪我躺一下就好,陪我休息一下……”

  “不要……现在不是休息的时……阿万……你别遮我的眼……”霍香慌得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即便他这么说,就算他遮住了她的眼,她仍不敢松开压在他伤口上的双手,抖颤着唇哽咽要求:“我会陪你一起,我会和你一起,但别遮着我……别遮我的眼……我们等一下再休息好吗?拜托你撑着,再一下就好……”

  一旁的屠勤看了,立刻翻出了医药箱,上前帮忙,一边对着嘴边麦克风和开飞机的封青岚告知情况,屠鹰则火速把敞开的直升机门拉上,然后转头开了金口,大声嘶吼道。

  “抓稳!”

  他话声未落,直升机已经用全速开始往前冲。金色的朝阳在雨林尽头缓缓升起。

  直升机的暴冲,让阿克夏的脸贴到了窗玻璃上,他看着那金色的朝阳,再回头看着眼前上次阿万出事时,抓狂宰掉了一整群猎人的霍香。

  她的眼又变红了啊!

  阿克夏在这一秒,再次泪流满面。阿万哥!你别死啊!

  他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死啊!

  老天爷,祢为何这样玩弄我啊啊啊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