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人(下)目录  下一页

猎人(下) 第6章(2) 作者:黑洁明

  阿克夏缩在黑暗之中。

  阿万和霍香走了之后,他就不敢再生火了。

  他照阿万的指示,等过了十分钟,才缩小了干扰讯号的范围,打开了侦测仪器,他可以看见霍香的位置,看着那个小点迅速的移动着,越走越远。

  说他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不想一个人活下去,可他很害怕。

  看着萤幕上的光点,他焦虑的啃咬着自己的指甲。

  阿万和霍香不是他被抓到这游戏之中,遇到的第一个好人,但好人不长命,他遇到的好人都死了。他留在这里才是对的。

  照着阿万所说,利用这些仪器和装备,他可以让自己活下去,他可以脱离地雷区,他知道他做得到,他甚至想到利用活体动物触发那些地雷的方法,只是他没有说出口。

  他能在游戏中活到现在,是他妈的有原因的。

  他能活下来,就是因为他懂得明哲保身,懂得闭上他的嘴,懂得不要和人靠得太近,懂得该在何时说什么谎。

  虽然方才一时冲动,说要一起过去,但他还是害怕,即便和他们两个在一起,内心深处他还是恐惧会被杀死。

  到时情况一混乱起来,谁也顾不了谁。

  况且,聚在一起的人群是最好的目标,把猎物聚在一起简直蠢得要命,就像是在黑夜里亮着红灯一样鲜明,他不知道这么做的人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所以阿万拒绝他时,老实说他松了一口气。

  他关掉了侦测仪,不再看着它,减少被人看见光源的机会。

  是的,即便仪器显示猎人们此时此刻都离他很远,即便他已经缩在洞里,他仍害怕被看见,被发现。在这没有人造光源的地方,光线在黑暗中可以传得很远很远,只要有一丝微光,都有可能引起注意。可是,就算关掉了萤幕,他仍忍不住在黑暗中,继续啃咬着指甲。

  周围一片漆黑,他依然能在黑暗里,看见霍香的脸,看见阿万的脸,看见他们义无反顾转身离去的模样。他能帮得上忙的,他知道,但他是个自私鬼。

  他想要活下去。

  保命的本能对他来说大于一切。

  他爸能赚那么多钱,让他这个富二代爽爽过日子,就是因为他爸是个无良商人,无良商人的儿子一样无良也是很理所当然的。

  因为有个超级有钱又无良的老爸,他不是第一次被绑架,但他从来不害怕,因为他爸真的他妈的无敌有钱,当然也请得起保镳保护他,找得到人质救援专家救他回来。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那些保护他的保镳,都死了、挂了,被宰掉了。

  至于人质救援专家?要不是他误打误撞,也找不到这个游戏,最好他们是找得到这游戏!最好他们是找得到他!

  都已经他妈的过了好几个月了!

  妈的,这些人根本没打算放他走,他猜他们也从来不曾和他爸谈判过!能搞出这种狩猎赌博游戏的人,他妈的根本就不在乎那点小钱!

  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恐惧,所以他假装自己在印度长大,操着一口搞笑的印度口音,让人降低防卫与戒心。

  他知道阿万其实看出来了,但那男人什么也没说,甚至没要他把侦测仪和干扰器交出来,即便那些材料若没有阿万,靠他自己根本收集不到,那男人大可以要他交出其中一样,好保全他和霍香的安全,却没有这么做。至于霍香,那个女人真的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恐怖,却也是同一个女人,救了他两次。

  你要活下去。

  她看着他说,他知道她是真心的。

  等他发现,他已经忍不住又打开电源,来回查看猎人们的踪迹,查看霍香的踪迹。然后他才发现他已经无法分辨霍香与其他人的讯号。

  Shit!

  他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声脏话,紧张得想要找出来她与其他人的差别,却分不出来。妈的,他忘了手边能用的东西不多,不够他做出分辨猎人和猎物讯号差异的机器。一瞬间,火大得差点将那台机器摔了。

  怕自己一时冲动,真的把它给摔烂,他匆匆放下它,却还是忍不住紧盯着萤幕看。

  就在这时,阿克夏发现一个更让他抓狂的景象,那些光点,全都开始朝一个地方聚集,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不敢相信的瞪着看。

  Shit!Shit!Shit!Shit!Shit!Shit!

  他没看错,它们真的全都开始朝东边聚集,而且是全部!所有的人!

  他将双手交叉在胸前环抱着自己,无声喃喃咒骂着,焦虑的抖着脚,甚至忍不住前前后后的摇晃着身体。没事的,没事的,他们很厉害,霍香根本是迦梨女神,阿万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这两个高手哪需要他担心。

  再说他过去能干嘛?

  他一不会打,-一不会开枪,还不就只是增加他们麻烦?但他有讯号干扰器。

  事实上,这干扰器根本就是阿万和霍香他们的。

  可他捡到了它,是他把它捡回来的,不然鬼才找得到这东西。

  恐惧紧紧揪抓着心头,他握紧双拳,告诉自己,他有在这里等他们到早上已经很仁至义尽了。光点继续聚集着,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彷佛被糖蜜吸引的苍蝇。

  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他应该趁这时离开,趁这些人忙着追捕其他猎物时,趁他们全都聚集到东边那里时,他应该要趁机离开,这是最好的机会。

  他清楚自己再也不可能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我们会结束这个游戏,而你会活下去。

  阿万这么说。你要活下去。霍香这么说。

  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光点,他死白着脸,牙一咬,戴上头盔,背上背包,抓起干扰器塞到口袋里,然后捡起在地上的侦测器。

  那从拐角枪上面拆下来的萤幕,清楚显示着即将发生的屠杀。他含泪紧抓着那侦测器,转身走出洞口,开始拔腿狂奔。

  他想活下去,真的真的他妈的想活下去……

  听到枪声时,阿万才走到一半。

  响亮的机关枪哒哒哒的击发声,穿透黑夜和雨林,让人心头一震。一连串的连击之后,是回击的枪响。

  交错的枪声太密集,声音又是从他来时的方向传来,他用膝盖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猎人们再次发动了进攻。

  有那么一秒,他停下了脚步。

  接二连三的枪声在夜空中回荡着,让他几乎忍不住想转身冲回去,可若回了头,也许就无法来得及找到阿克夏,无法来得及在天黑前将所有人撤离这里。

  阿克夏也许已经离开了营地。

  阿万很清楚,那小子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为求自保不择手段是人性,他可能还得花时间找到他。他比谁都还清楚,现在回头,只是浪费了这段时间。

  而现在,时间分秒必争。

  他必须信任他们,他必须信任她。那地方有别的出口。

  这辈子,他信任的人不多,但他相信耿念棠和屠鹰,他们挡住了之前的攻击,至少还能再挡一阵子。真的不行,他们也能从别的地方退出去。

  他越快将阿克夏带回去,就越快能确保所有人的安全。

  阿万深吸口气,握紧双拳,在枪声阵阵回荡的黑夜中,再次举步往前飞奔,跑得比之前更快,谁知道跑没多久,却听见了匆促的脚步声。

  他转头看去,就看见了那个跑得气喘吁吁、脸色发白的印度男孩在几公尺外的树林里,和他错身而过。让他惊讶的是,那男孩不是急着开溜,竟然是往霍香所在的东方跑去。

  阿克夏将身体压得很低,但跑得很快,若不是他视力很好,听力也很好,绝对会因此错过他。

  阿万愣看着那个男孩,然后在他消失前,迅速转向追了上去,当他伸手抓住他时,阿克夏吓得惊叫一声,差点对着他开枪,但他及时夺下了他的手枪。

  等看清是他,那男孩抚着胸口,喘着气,压低了声音匆匆道:“阿万哥?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以为你们被猎人包围了,霍香呢?”

  “你在这做什么?我不是叫你留在营地?”

  “我也想,我他妈的真的想啊……”阿克夏大眼含泪,哑声说:“但我看到了猎人们在聚集。”

  阿克夏将手中的小萤幕给他看,白着脸,抖着唇,用那双饱含恐惧的大眼看着他,说:“我想过要跑的,趁机逃走,然后我想到你说,你们要结束这场游戏。你知道,就算我真的跑出去,我也不能回家,他们还是会找到我的,他们能绑我第一次,就能绑我第二次……”

  他哭笑不得的说:“等我发现,我已经往这边跑了。你们会结束这个游戏,对吧?”

  阿万看着眼前惊恐不已,却仍鼓起勇气来找他们的男孩,斩钉截铁的开口。

  “对,我们会结束这个游戏。”

  阿克夏挤出了一抹颤抖的笑,从口袋里掏出干扰器,交给他道:“那就让我参一脚吧。”远方的战斗还在持续,枪声响彻云霄。

  阿万把枪和侦测仪还给这男孩,告诉他:“你留着吧,把干扰讯号开到最大,那些人是我的同事,我们找到了出口,会把你和其他人一起送出去,但我们得先闯过那些猎人,你可以吗?”

  阿克夏收起仪器,抓着枪,含泪深吸口气,用力点头。

  “可以。”

  “跟我来。”

  说着,阿万转身往那枪鸣不停的战场飞奔。阿克夏压下恐惧,咬牙跟上。

  前方那男人跑得飞快,他死命跟上,气喘吁吁的跑着,交战的枪声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害怕,然后眼前的男人终于停下了脚步。

  阿克夏弯着腰以双手撑着膝头喘气,压下想吐的冲动,悄声问。

  “我们……我们要……怎么穿过那些猎人?”阿万看着他,道:“你带了信号弹吗?”

  阿克夏再点头,边喘边从背包里掏出来拿给他。

  “很好。”阿万握着那信号弹,悄声道:“前面那里是一座小山丘,周围都没有遮蔽物,等一下我会点燃信号弹,吸引其他人的注意,我们的人在附近设了陷阱、埋了炸药,当我点燃信号弹时,所有的人都会往我这看,到时你就头也不回的往前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头,只要拚命跑上去就对了,不要担心其他猎人会对你开枪,上面会有人掩护你。”

  “他们怎么知道我不是猎人?”他抹去一脸汗问。

  “因为霍香在那里,她认得你。”阿万拍拍他的肩头,告诉他:“而且他们有夜视镜,放心,没事。”阿克夏安了心,再点头。

  “准备好了?”阿万问。

  他吞了下口水,舔着厚唇,深吸两大口气,“好了。”阿万对他举起一根手指,“留在这里,等我信号。”他蹲下,看着那个男人抓着信号弹消失在黑暗中。

  前方枪声仍持续不停,像是就在身边,阿克夏屏息以待,几次都觉得有流弹从身边擦过,吓得他把自己缩到了最小。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红色信号弹的亮光,那一秒,他立刻爬起身来,死命的往前冲刺。

  他冲过树林,冲过满地的野蕨,冲进了那片空旷的焦黑之地,乍一看到眼前的空旷,他反射性的差点停下,但他想起阿万的交代,他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冲,枪声在空中交错,然后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响,阿克夏吓得要命,却仍没有停下脚步。

  一颗又一颗的子弹从他身边飞过,击中他脚下的焦土,他拔腿狂奔,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另一声爆炸又在身后响起,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他既惊又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连续不断的爆炸,转移了那些试图射杀他的猎人的注意。当他踏上那小山丘,还是怕上面的人会开枪打他,忍不住边跑边大声喊着。

  “我是阿克夏!别杀我!别开枪!霍香!霍香!”

  他喊得声嘶力竭,下一秒,他就摔了一跤,而且身后树林里那些猎人们又开始朝他开枪了。不会吧?不要啊!

  是有没有这么倒霉啊?!他都已经爬到一半了啊!他还是处男啊!他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看自己在枪林弹雨中,就要滚下山坡,过往人生的风景和无数呐喊秒速在他眼前闪过,他吓得屁滚尿流,就在他身体飞到半空,鞋下泥土飞溅,世界上下颠倒的那一瞬间,那宛如鬼神一样的女人霍然出现在眼前,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已经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在半空中转了半圈,猛力一扯,将他抓拉上去,一手扶着他的后腰,让他落地时,两脚不偏不倚的站在地上。

  他惊魂未定,一颗小心脏在胸中噗通噗通的跳,还没回神,就听到她道。

  “别停下!继续跑!”

  她没有看他,她看着他身后,那一秒,爆炸的火光映照着她的脸,让他吓得半死,那是那天他看到的脸啊!但,就那一秒,她已和他错身,消失在眼前,往山丘下冲了出去。

  他回头,终于还是忍不住因她而回头看了一眼,谁知不看还好,一看他简直傻眼到不行。

  他身后的雨林,在夜空下燃烧着,火势不知为何,明明在雨林中,却窜烧得极快,瞬间烧了一大片,让山丘下宛如人间炼狱。

  熊熊火光中,那女人义无反顾的往下冲去。

  他知道,她是去找阿万,可眼前这情况,下去是去送死啊!

  “霍香——霍香——”

  他喊着她的名字,但那女人没有回头,子弹又来,逼得他只能转身继续往上跑,到了上头,才发现那里有一个山洞,两个男人手持远红外线狙击枪,趴在岩石上开枪,穿着坦克背心的男人看到他,立刻起身,火速抓他进洞。

  “阿克夏?”

  “我是。”他泪流满面的点头。

  “阿万说你有干扰器?你扩大了讯号?”他哭着再点头。

  “做得好。”男人给了他一支打开的手电筒,抓着他到山洞的最里面,按下一块砖石。忽然间,石墙滑了开来,让阿克夏吃了一惊,发现那里有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通道。

  男人告诉他:“其他的人已经下去了,我在每一个需要转弯的地方,都在地上用白色的石头做了记号,你带大家跟着它走,不要停留,不要回头,能跑就用跑的,不能跑用走的也没关系,懂吗?”

  他再点头,泪水不断的流。

  “嘿,嘿,看着我,很好,看着我。”男人轻拍着他的脸,直视着他的脸道:“你想活下去,对吧?阿万说你是个聪明的家伙,你不会有事的。我会留下来断后,我二哥屠鹰很快就会跟上你们,你很快就能出去了,了解?”

  “了解。”阿克夏抹去眼泪。

  “很好。”男人朝他露齿一笑,“放心,没事,我们有秘密武器。”

  在这么么危急的时刻,这家伙真的以为“秘密武器”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会有用吗?可不知为何,眼前男人的笑脸,却让人莫名安心。

  或许就是因为在这种时候,在外面战火冲天的时候,他竟然还笑得出来,还能用如此镇定的口吻交代事情,还能自信满满的要人放心。

  “阿万和霍香……”

  “他们不会有事的。”男人眼也不眨的说着,拍了下他的背:“去吧。”然后,那男人转身走了。

  他知道,他回去外面帮忙。

  阿克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洞外火光熊熊,他来这里是想帮忙,可在这里他帮不上什么忙,直到这时他才知,阿万回来找他,是为了让他能够利用讯号干扰器带其他人出去,所以他才让他继续拿着干扰器。

  那男人早在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和他一起穿越猎人的封锁线。

  他无法理解他为何有办法这么做,就像他不了解霍香为何能够头也不回的冲下去。她再厉害也是个人,不是鬼,不是神。

  他知道她也会受伤,会流血。

  但此时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增加他们的负担,让自己活下去。他清楚知道,如果他能活着走出这场游戏,全是因为有他们在。

  泪水又涌了出来,阿克夏伸手抹去眼泪,深吸口气,抓着手电筒,转身跑下那黑暗的地道。他会活下去的,努力活下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