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人(下)目录  下一页

猎人(下) 第6章(1) 作者:黑洁明

  那是一座由好几颗巨大岩石和大树堆叠而出的小丘。

  那些岩石十分庞大,不知从哪而来,它们经过多年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风化、碎裂,累积沙尘的地方,被风送来了种子,在上头长出了好几棵大树,盘根错结的树根包住了岩石,纠缠在一起,凹陷的地方累积了更多的沙尘泥土,长出了草叶、藤蔓。

  这地方,其实和他们这两天住的地方有点像,只是无论是岩石或大树的数量与体积,甚至里面的空间都大上好几倍。

  几个高大的男人,甚至可以在里面直立行走。

  阿克夏和他们待的那里比较像个隧道,这里则像是个巨大的山洞。简言之,它没有第二个出口。

  岩洞里还有别人,其他被送进来当猎物的人。

  十一个人,这些人和霍香之前遇过的大同小异,有男有女,人种不同,差别在于,他们体能看来都很不错,虽然灰头土脸,个个都被戴上了内含炸弹的监控手环,但他们并没有因此惊慌失措,也没有一看到她就急着上前开口说话。

  他们生了火,正在烤肉。

  那些肉很大块,太大块了,看起来不像老鼠肉也不像蛇肉,她很快领悟到那是鳄鱼肉,那些巨大的爬虫类是她来这里看到的少数大型动物。

  因为有火有食物,所以他们看来还算镇定。

  她猜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红眼这两个男人。

  身边沉默寡言的这个男人叫做屠鹰,他五官立体,肤色黝黑,看起来像南美洲那儿的人,但他和身为白种人的屠震,还有黑发黄皮肤的屠勤是兄弟,如果她没记错,他们还有一个叫屠肯恩的弟弟是白人。

  屠家是个很特别的家庭,这些男人都是屠海洋和何桃花这对夫妻领养的。

  屠鹰性格沉稳,不爱说话,但做事很有条理,而且武术高强,她记得以前在红眼时看过他和其他人对练,这男人从来没有被打倒过。

  至于那个穿坦克背心,爱笑又爱说话的男人,是耿叔的儿子,耿念棠。

  那男人皮肤一样黝黑,看起来帅气又爽朗,她知道他很能言善道,深得韩武麒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真传。

  不过就是因为如此,她猜韩武麒才会让他和屠鹰一起来。

  看着那仍站在洞口外面的阿万和耿念棠,她知道耿念棠和阿万一样,懂得怎么说话,也知道该如何随机应变,所以眼前这些人才能如此镇定,他知道该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明情况,安抚别人。

  思及此,她忽然也领悟,韩武麒也是这样看她和阿万的。她不懂得说话的技巧,但是阿万懂。

  那男人,说真的,实在不得不佩服他。

  岩洞外。

  阿万和耿念棠站在一起,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四周地势和情况。

  这地方的地势比其他地方高,加上上头有大树,只要派人在上面守卫,就能轻易看得很远。

  而且这附近的树都被烧了,让人清出了一块空地,猎人若想靠近就无处可躲,势必要暴露在这个没有任何遮蔽的地区。

  阿万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一边开口问。

  “我以为韩武麒说,不能送红眼的人进来。”

  “情况有变,霍香的讯号消失了,你也没有消息,他只好再让我们进来。”

  “你们怎么会被当成猎物?”他没有在这两个男人手上看到猎物手环,表示他们并不是被抓进来的,是潜进来的。

  闻言,耿念棠挑眉,笑了出来。

  “咦?所以,我和二哥现在是猎物吗?”他双手叉腰,开心的说:“难怪这几天我出去时,老遇到有人和我打招呼,我还想说我怎么变得这么受欢迎呢?那我现在身价是多少?”

  “不知道。”阿万没好气的看着他说:“我又不是猎人,我只是听到有人在谈论你们。”

  “啧,可惜。”耿念棠摸着下巴,嘻皮笑脸的说:“下次找个猎人来问问好了。”不想和他瞎扯,阿万直接再道:“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阿震哥找到对方系统的伺服器主机了,正在循线追查所有玩家,但有些人还没上线,他需要我们再想办法拖延一点时间。”

  阿万点点头,表示了解,再问。

  “你们的干扰器呢?”

  “在救人时,被打坏了。”耿念棠说:“你们的呢?”

  “在一个印度男孩那边,他叫阿克夏,这两天他设法扩大了干扰讯号,我得回去找他,那小子脑袋不错,他骇进对方电脑才被抓来这里,也许可以帮得上阿震的忙。”

  “他扩大了干扰讯号?”耿念棠双眼一亮,“太好了,我们正好能派上用场。”阿万闻言,挑眉问:“我以为所有人都知道你们在这了。”

  “没错,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耿念棠看着阿万,道:“我把人都集中到这里是有原因的,你知道这些猎场都是古遗迹吗?这里也是。”

  阿万愣了一下,反问:“这里也是?我知道澳洲有些原住民,但不知道澳洲有什么古文明。”

  “我本来也不知道。”耿念棠点头,扯了下嘴角:“但前几天有个猎人被玩家当做棋子在那边爆炸了,那名玩家操纵着三个猎人,想藉牺牲一个,逮到我和二哥,幸好肯恩见过他们自爆,知道在那之前对方眼睛会发红,我们才及时躲开。”

  他边说边朝左侧那里点了一下头。

  阿万可以看见那边确实有个巨大的坑洞,难怪这附近都烧掉了,原来是发生过爆炸。

  “总之,我过去查看,发现那边的土地和雨林被炸开之后,下面的岩石意外的平整。那些岩石上还有些浅浅的浮雕,虽然被爆炸破坏了一些,可边缘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人为的图案。这里的地下有东西,我看了一下四周,才发现了现在这个地方,你看这里地势比较高,对不对?”

  耿念棠耸着厚实的肩头,道:“当时我也不知在想什么,但这里看起来太奇怪了,如果把旁边这些树砍掉,这地方就会很突兀,因为它和附近相较起来太高了,像是天外飞来的小山,我忍不住爬上来看,当时这些石头都被藤蔓和杂草遮住了,我把它们拉开,泥土跟着掉了下来,然后我就看见下面的岩石上也刻了图案,虽然因为风化模糊了许多,几乎看不清楚,但那是人为的图案,当我把更多的藤蔓拉下来,我就发现了这个洞。现在太黑看不到,但白天时,可以清楚看见上面的纹路,这是三块巨岩组成的石门。”

  阿万愣了一愣,回头再看,发现虽然因为风化有所磨损,但那确实是个由岩石堆起来的石门。

  “它不偏不倚的朝向正东方。”耿念棠指着天上的月亮:“只有神庙或神殿会这么做,那是太阳和月亮升起的地方。”

  他一怔,转头看向身旁男人,拧眉问。“你是说,这下面有座神庙?”

  “对,想想也是,这地方这么大,既然有人,怎么可能没有古文明?这世上许多文明都曾兴盛后又灭亡,直到再次被人发现。为何这块大陆上不会有?当我找到入口下去查看时,发现里面同样有衔尾蛇的图案,那个无限循环的莫比乌斯带。”

  耿念棠噙着笑说:“这座石门是个入口,而且它有个出口,因为如此,我们才把人都集中到这里。”阿万黑眼一亮,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打算送这些人出去?”

  耿念棠点头:“只要我有干扰器,我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们送出去。”

  “你确定下面这座神庙没人进去过?”岚姊在来的途中,和他提过高毅他们上次在埃及发生的事。

  “我确定。”耿念棠搔了搔这几天渗冒出胡碴的下巴,道:“我发现这下面是座神庙之后,我就想到了一件事。”

  阿万挑眉,“什么事?”

  “这些人,我是指操纵这个游戏系统的幕后黑手,为何老是挑古迹下手?游戏主之前的猎场都是在一些古文明的所在地。若只有一个,那就有很多可能性,两个可能是碰巧,三个是个人喜好,但超过三个,就不会只是个人因素了。”

  “你认为他们挑这些古迹是有原因的?”阿万思索着,道:“他们早就知道这里有座神庙?”

  “没错,这个人,或者说这个组织,猎人们称他们为游戏主。我认为,他们把这些地方当成猎场,确实是想要破坏它们,因为这些游戏主已经在这些神庙里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了,所以才把这些地方当成猎场,一来这些地方大多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刚好拿来做这些猎人游戏,二来是因为他们要彻底的毁坏这些地方,好湮灭证据。”

  耿念棠说着,贼笑着道:“他们找到了那些不为人所知的神庙,拿走他们想要的东西,才让那些地方变成猎场,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他们找不到这一座神殿。他们知道它在这里,大概是有线索,但那线索没有明确的指示和位置,也可能是损毁了,总之他们知道神庙在这座雨林,可是这些雨林他妈的太麻烦了,卫星拍下来只有一堆树,他们找不到它,干脆直接把游戏猎场设在这里,因为要找东西最快的方法,除了一把火把整座雨林烧掉,就是让这些猎人和猎物在里面到处乱逛瞎跑,如果这神庙真的在这座雨林里,一定会有人发现它。”

  阿万看着眼前这家伙,突然领悟过来。

  “你在神庙里发现了他们要的东西。”

  耿念棠咧开嘴来,笑得更开心,“没错,而且我们要带着这些人,一起把它送出去。”

  阿万挑眉:“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你知道那幕后黑手,不用多久就会发现这底下有东西吧?他们会想办法让玩家集体派猎人攻过来的。”

  “我知道。”耿念棠看着他,道:“所以我们天亮前就要移动这些人,幸好我已经找到神庙的出口,在东边一公里外。”

  “那还是在猎场内,猎场外有地雷区。”阿万告诉他。

  “我听说了。”耿念棠笑着说:“但你知道武哥为什么让二哥一起来吗?”阿万一听,猛然领悟过来。

  屠縻不只武艺高强,还是个特异功能者,他有念动力,不用接触就能移动物体,他隔空就能引爆那些地雷。因为屠鹰本人很低调,也不特别彰显这件事,事事都爱自己动手,所以即便知道的人,也常常会忘了这件事。想起这事,阿万当机立断。

  “我去带阿克夏,马上就回来。”

  说着,他便转身朝霍香走去,凑到她耳边悄声低语。大概是交代他要自己去带那印度男孩,要她留在这里。

  耿念棠看着那面无表情的女人身体微微僵了一下,他可以感觉到她的不情愿,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她身上的手环,会显示她的位置,和他一起行动,只会引来一堆猎人,她留在这里,至少那些猎人会有所顾忌。

  这几年,偶尔他会经过伦敦,也曾到阿万的船屋去过几次,以前每次去,这两人从来不曾触碰过彼此,没有表现过丁点亲密的行为,就只是一个单纯房东与房客、老板和助手的关系。

  显然,情况已经改变了。

  他看见阿万方才握住了她的手,也看见霍香在阿万靠近时,就会不自觉倾身靠近阿万。也该是时候了。

  不然再拖下去,他都要觉得武哥难得有看错眼的时候。然后,阿万转身朝他走来。

  “需要我一起去吗?”耿念棠问。

  “不用,你这里更需要人手,那些猎人很可能趁夜再来袭。”

  “我知道,二哥和我在附近做了一些手脚,有人靠近我们一定会发现,所以你回来时,记得走原来这条路,其他地方可能有些……嘿嘿,你知道的……”他耸着肩头,贼笑道:“我爸教的那些不那么讨人喜欢的惊喜。”

  耿叔的惊喜,的确是会让人很头大。

  “你哪来的火药?”

  耿念棠挑眉再笑:“你以为我为何要收集那些弹药?”阿万领悟过来,点头表示了解,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霍香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他,一张小脸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一双紧握成拳的小手,透露出她的情绪。耿念棠一掌拍在阿万的肩头上,打断他的凝视,笑着说:“虽然我不是那么有用,但有二哥在,你放心,包你回来时,她一根头发也不会掉。”

  阿万很清楚,虽然言语搞笑,这却也是他的承诺。

  他知道,就算出了事,这两个男人也会将她的安全置于自己之上。于是,阿万转身走了,潜入黑暗,消失在雨林中。

  耿念棠看见那小女人直到阿万的身影消失,才挪开了视线,当她和他对上眼时,他朝她露出微笑。她没有回以礼貌的微笑,只是如同过去那些年来那样,面无表情、沉默安静的把视线移开了。

  啧,他明明比阿万帅多啦。

  可每次这女人的反应,都会让他很想拿镜子出来检查一下,看看自己的眼睛鼻子有没有哪里长歪了。

  霍香不喜欢阿万自己一个人离开,但她清楚自己现在是个明显的目标,所以即便担心,她仍待在他要她待的地方。

  他离开后,她在靠洞口的地方坐下,没有和那群人聚在一起。

  她本来就不擅长和人相处,之前是不得已,现在既然有人可以负责沟通,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待着。只是,仍觉得时间过得无比缓慢。

  蓦地,屠鹰走了过来,给了她一份烤肉串。

  她刚刚进来时,那些人就在烤这些肉串,闻起来很香,那些人狼吞虎咽的吃着,让她了解为何屠鹰和耿念棠捡起装备一点也不手软。

  来攻击他们的猎人大多组了联盟一起合作,有人手留守营地,因此不会带太多的装备和粮食在身上,所以他们真的是能拿多少是多少,毕竟他们有七张嘴要喂。

  她并不饿,稍早出发前阿万和她就吃过了,于是摇头拒绝,他没有勉强她,只是把肉拿给了仍守在洞外的耿念棠。

  那两个男人低声交谈了一阵子,大多是耿念棠在说,屠鹰在听。不久之后,屠鹰走了回来,蹲了下来,伸手在沙尘上写字。

  除了这些人,我们还需要送东西出去,等阿万回来,我们就出发,我在前开路,你次之,阿万会和阿棠垫后。

  她一怔,抬眼看他。

  就在这时,这男人把一个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她。

  霍香注意到,他用身体刻意遮掩了其他人的视线,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把东西给了她。她不想接,这不是她在这里的原因。

  她伸手也在地上写了一行字。

  我是猎物,他们可以追踪我,你才是最适合的人。

  他看了只是伸手握住她的手,用那双有如巧克力般的温暖黑眸直视着她,把东西放到她掌心里,然后合上她的手心,收回了手。

  她张嘴试图和他争辩,他却微微摇了摇头,让她警醒她不能也没时间在这里和他争论这件事。

  她闭上嘴,他则扬起嘴角,站了起来,失去了他的遮掩,霍香不得不迅速把那东西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看着那走开的男人,她忍不住转头去看那个在洞外的另一个家伙。

  彷佛察觉到她的视线,耿念棠回头朝她扬起嘴角。

  她知道,他们把东西交给她,又让她待在队伍中间,是为了保护她,可这不合逻辑,屠鹰有老婆孩子,耿念棠的父母都还在,她身上有追踪器,又是猎人的头号目标,她才是那个该和阿万一起垫后的人。

  阿万和她,没有家人,没有负累,两人如果死了,也不会有人太过伤心,她很清楚,这也是为何韩武麒优先考虑要找她和阿万的原因。

  屠縻和耿念棠不一样,他们有家人,但这两个男人,还是把那个需要送出去的东西交给了她。她也晓得,他们把东西给她,是试图保护她。

  她并不需要保护,他们应该都知道,她晓得红眼的人都清楚她的情况,她曾在那里待了半年,也曾和其中几人一起接过案子,他们知道她的能力,可是这些人还是试图保护她。

  她真的不懂他们的逻辑。

  她起身试图把那东西还给这两个男人,却找不到机会,然后那些被绑在墙上的铁罐子突然被扯动,洞里的人们蓦地纷纷抬头,屏住了气息,面露恐惧。

  下一秒,外面传来了枪声。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