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猎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猎人(下)目录  下一页

猎人(下) 第5章(1) 作者:黑洁明

  “妈呀!吓死我了!”

  缩在洞内的阿克夏,远远看到两人手牵手一起出现时,大大松了一口气,立刻掀开藤蔓跑了出来,直道:

  “你们怎么去那么久?我都忍不住要出去找人了,那是香蕉吗?”他说着一眼就看到阿万手里那一串蕉,大眼顿时发亮。

  “我看到了一些野生的水果,所以去摘了一些回来。”

  阿万将香蕉递给他,率先进了洞里,在地上盘腿而坐,霍香跟在他身后,坐在他身边,把那串百香果也放到地上。

  阿克夏一拿到香蕉,就狼吞虎咽的吃着。

  “你的仪器做得怎么样?”阿万等他吞完了一根,才开口问。

  “柱当希……”阿克夏边说边将香蕉吞下肚,一边翻出一颗柚子大小的球状物。

  霍香愣了一下,看阿克夏掀开其中一片金属,才发现那里面是原来高毅和阿震他们做出来的方块,就是那个讯号干扰器,但被阿克夏加了一堆有的没有的东西,弄成一个更大的球形了。

  阿克夏硬吞下香蕉,喝了一口水,忙匆匆道:“这东西真的太厉害了,一般防侦测的东西,基本上就是在电子材料上涂上防侦测的涂料,那些用奈米碳管之类的做的涂料可以吸收电磁波,或是利用电磁波吸收体,防止电磁波互相干扰,或利用共振抵消——”

  “我是问你成效如何,不是问你制作过程。”阿万抬手打断他,道:“你说了也没人听得懂,说重点。”阿克夏张着嘴,一时哑口,他研究这东西好几天了,实在对制作这东西的人有满腔的佩服与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崇拜,但他也知道重点要先讲清楚,到头来只能吸口气,把那满口的话给吞回肚子里,改口道。

  “OK、OK,说重点,总之这应该是行得通的,我刚刚完全没有看到霍香的讯号出现。”说着,他看向霍香,

  “你知道你走了多远吗?”

  她还在试图估算,阿万已经开口。

  “我们绕了一下路,不过直线距离大约两百五十公尺。”

  阿克夏抚着胸口,黑白分明的大眼直转了一下,咧开嘴笑道:“那非常好啊,我完全没看到有讯号出现,不过你们去那么久我真是小小惊了一下,还好只是去摘水果。”

  阿万听了,没多说,只道:“既然这东西能干扰讯号,你怎么有办法接受到讯号?”他一听,双眼一亮,深吸口气将憋了满腹的话,大吐特吐:“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眼看他又要开始滔滔不绝,想起前几天霍香昏迷时,这小子口若悬河,深夜仍要碎念那些鬼话,阿万忙又抬手。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阿克夏张着嘴,黑眼大睁,瞬间一口气堵在胸中,脸孔顿时扭曲起来,这有话不能说,有满腹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点子不能炫耀的那个感觉,简直就是憋死他啦。

  他忍了又忍,忍了再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双手大张在身前,低声哀号。

  “老大,你能不能就听我说那么一次?一次就好!你让我说啊!我求求你,一次就好——”

  “你现在说了也没人听得懂。”阿万见他那脸憋屈的模样,这才道:“等事情结束后,我介绍你和制作这东西的高毅认识,你到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一听到高毅这名字,阿克夏瞬间停止抱头,瞪大了眼,激动的道:“等等!高毅?你刚刚说这东西是高毅做的?那个帮巴特医疗做出生化机械手的高博士?是同一个人吗?你说的是同一个人吧?”

  “你知道高毅?”阿万挑眉,他记得高毅的名字在对外的档案几乎都不曾公开过。

  “知道啊!”阿克夏激动的说:“我当初看到那机械手,真的超震惊的,那些技术真的太了不起了,巴特医疗竟然没公开主要研究人是谁,所以我就骇进去看了。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阿万听了脸上三条线,但还是不得不佩服这小子。

  “是。”阿万看着他,道:“同一个人,他和屠震合作做出来的,我相信到时他会很乐意听你把这些事从头到尾说上一遍。”

  “真的?你说真的?你要介绍我和高毅博士认识?”

  “真的。”

  他话声方落,就看那小子一时太过兴奋,双手一张,竟然一副要扑上来抱他的模样,他剑眉一挑,冷眼一瞪。

  “站住。”他眯眼抬手。

  “你再走一步就当没这回事。”

  “OK、OK,我站住。”阿克夏举高双手立马止步,但傻笑仍在脸上,“阿万大哥,你千万别忘啦,一定要记得啊,你不知道,当我发现这里面竟然是用——”

  “够了,安静,闭嘴,我不想听。”

  阿万边说边翻着白眼道:“你再说一句,也当没这回事。”

  阿克夏瞬间举起手,捏住食指和拇指,在嘴边拉了一条线,把嘴紧紧闭上,却还是忍不住手舞足蹈的扭动着他劲瘦的身子。

  那大男孩是那么兴奋,一副中乐透的模样,霍香见了,不禁轻笑出声。阿万侧头看着她,凑到她耳边说。

  “这家伙现在就一副鬼上身的德性,你猜如果让他知道阿震是传说中的骇客,他会变成什么模样?”霍香一听,忍不住又笑,摇着头说。

  “不知道,不过我猜他已经很久没那么开心了。”说着,她蓦然领悟一件事,看着他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他没有否认,只道:“这小子太紧张了,需要放松一点。”

  她不自觉握紧他的手,看着身旁的男人问:“所以,我们现在要离开这里了吗?”

  “本来我是这么想的。”他扯了下嘴角,道:“不过昨天那些猎人说的话,让我改变了主意。”她一怔,想起那些人的对话,却不知哪里有蹊跷。

  “怎么说?”

  他看着她,说:“我当初进来时,岚姊本来要我等到晚上,进行夜间跳伞,比较不会被看见,但我等不及,坚持要立刻过来,阿震和高毅研发出来的讯号干扰器帮了忙,小飞机上有个比较大的,所以无人机没有射击我。”

  她还是不懂,一脸困惑。

  “跳伞必须从高处往下跳,我们不在飞机上,这里也没有更高的地方。”

  “我不是说跳伞能逃出去。”他轻笑出声。她更茫然了。

  他噙着笑,说:“我的意思是,要出去很难,但要进来却不是没有办法。你进来了,我也进来了。”她眨了眨眼,突然醒悟。

  “你是说,红眼的人在这里?”

  “有可能。”他道:“韩武麒那家伙不可能没有备案,你也听到那些猎人说了,后来的猎物里,有两个很难搞,他们集合了其他的猎物在对抗猎人。”

  “可是……”她拧起眉,不是怀疑他,只是不了解:“如果他们已经进来了,为什么没有和我们连络?”

  “你的表坏了,我身上没有带任何可以追踪的东西,他们找不到我们。”他自嘲的再扯了下嘴角。而他,因为她受了伤,乱了方寸,根本没想到红眼会再送人进来。

  “红眼的人知道出了意外,他们找不到我们,所以干脆到处搞破坏,那就是为什么这几天那些猎人很少在我们附近出没的原因。”

  闻言,她眨了眨眼,一瞬间想要起身,却发现这男人仍握着她的手,一点也没有要松手或起身的意思。

  “我们不去找他们吗?”

  “要,不过不是现在。”他看着她说:“要等晚上。”

  “我可以——”

  “你不行。”他凝视着她,道:“先不提他们不一定是红眼的人,就算是,那些猎人们显然监视着他们,我们在白天过去也只会引起太大动静,帮倒忙而已。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再睡一下,睡到饱。等到

  晚上,视线不清时,我们再过去会比较好行动。”闻言,她领悟过来,没有坚持。

  他是对的,他们没办法确定对方究竟是谁,晚上行动,比较保险。虽然有些猎人有红外线望远镜,有些高级的猎人的那只眼,甚至有热感应装置,或者可以接收到游戏系统传送的资料与讯号,但不是每个都有。

  晚上行动,确实比白天保险。

  霍香坐在原地,看着之前活像嗑了药的阿克夏已经冷静了下来,因为饥饿,他抱着那串香蕉开心的大吃特吃,还不忘分了她和阿万各一根。

  她慢慢的吃了那根香蕉,跟着忍不住再问身旁男人。

  “你觉得,进来的人是谁?岚姊吗?”闻言,他扬起嘴角:“应该不是。”

  “为什么?”

  “她脾气不好,韩武麒需要更多的时间搜集资料,放岚姊进来,如果她一火大,很有可能直接就把这地方炸了,她没有那个耐性和这些猎人不干不脆的耗着。”

  说的也是。

  依她多年来从小肥口中听说到的八卦,封青岚确实有能力也有技术把这地方夷为平地。

  “屠勤呢?”

  阿万再扯了下嘴角:“如果是他,现在已经找到我们了。”她点点头,不再多问,却忍不住想着。

  红眼的人真的进来了吗?

  如果他们进来了,会是谁呢?

  黄昏时分。

  阿万给了阿克夏一把枪。

  他看着那把枪,有些尴尬的道:“呃,我不会用。”

  “那你之前怎么活下来的?”

  阿克夏僵了一下,才握着枪,闷声道:“我做了汽油弹。”

  阿万再看他一眼,说:“这里的猎人都是杀人犯,很多人在外面早已被判决处死了,只是被人偷天换日弄到这地方,你不需要良心不安。”

  男孩苦笑,但眼里仍有阴霾。

  阿万不再多说,只指着他握在手上的枪,道:“这里是保险,准星,用准星对着你要打的地方,开保险,用准星瞄准,扣板机。”

  阿克夏专心的听他说明,乖乖点头,神色仍有些抑郁。

  “这只是给你防身用的,你待在这里,只要没有意外,也不会用到。”

  阿克夏点点头,深吸口气,道:“你确定你们真的要直接这样出去?虽然你们听说有些人聚集在东边,但那也是昨天下午的事了,经过一整天,他们不一定还在那里。”

  “他们聚集人在那里听起来有一阵子了,还解决了不少猎人,表示那地方一定有易守难攻的天险,我认为他们还在那里。”

  “可是霍香身上的手环,一出这个范围就会传送讯号,引起猎人的注意的。”

  “我知道。”阿万看着这大男孩,告诉他:“但这个讯号干扰器覆盖的范围太大,无论我们怎么做,迟早都是会引起注意的。”

  “我做了开关。”阿克夏试图挣扎的道:“可以将干扰范围的大小做调整,也许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过去。”之前这小子还万般不想和人凑在一起呢。

  在这蛮荒的雨林里,人才是最可怕的动物,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一路躲逃,远离了人群,才能存活下来。阿万看着他年轻的脸庞,道:“太危险了,那些人引起了猎人的注意,那里到处都是猎人,一旦有状况,届时我们很难随时顾及到你身上。”

  阿克夏脸微白,他知道这是真的,上回霍香为了救他,差点就挂掉了,他们让他留在这里,是为了他好。

  “我们离开十分钟后,你把干扰讯号缩到最小,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天亮前就会回来。”

  “如果你们天亮后还没回来呢?”阿克夏语音干哑的问。

  “那你就带着这两台仪器和背包过河,侦测器能让你躲开猎人,干扰器能在猎人朝你靠近时,隐匿你的存在,还能让你躲开边界的自动机枪和无人机,你亲自计算过它们来回的间隔时间,只有你一个人目标比较小,也比较容易成功。”

  阿克夏不安的提醒他:“但猎场外还有地雷区,我不可能穿越地雷区的。”

  “所以你不要穿越它们。”阿万眼也不眨的说。

  “啥?”阿克夏一愣,呆看着他,“不穿越我怎么出去?”

  “你带着我们剩下的粮食,那些够你吃一个星期了。”阿万告诉他,道:“边界和地雷区中间不会有猎人,只要你够小心,不要被卫星拍到,你在那里就很安全。”

  阿克夏皱着眉头,“但食物也只够吃一星期啊。”

  “所以这一星期,你要做出一个装置,让你能用信号弹在相反的距离引发大火,只要火够大,为了不引发森林大火,控制这游戏的人一定会派人从外面来救火,你躲起来看他们走哪里,记起来,刻在你的脑子里,等他们离开,你就能出去了。”

  “你觉得制作这游戏的那些变态会在乎引发森林大火?”阿克夏很努力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不会。”阿万看着这一脸不以为然的小子,道:“但他们不想被人发现这里,若引发了森林大火,政府机关会派人来灭火,或试图控制火势,不让野火焚烧的范围扩大。所以如果他们还在这里设置游戏猎场,就会派人来灭火,如果他们弃置了这个地方,森林大火也会引来其他人,到时无论如何,你都可以离开这里。”

  阿克夏恍然大悟,再问:“那为什么你们不和我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出去啦。”阿万抬眼,看向站在一旁,正在收拾武器和装备的霍香。

  他知道她听到了他和阿克夏的话,她停下了动作,抬眼朝他看来,有那么一秒,她双唇微启,但她什么也没说,可能也不知要说什么。

  那双黑眸里,有着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明白的情绪。可他知道,他明白。

  他走过那条路。

  他看着她,告诉阿克夏,也告诉她。

  “因为,我们要结束这个游戏。”闻言,她屏住了气息,看着他。

  “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结束这个游戏。”他凝视着她说。

  然后,才将视线从她身上拉回来,看着阿克夏,拍着他的肩膀,道:“我们会结束这个游戏,而你会活下去。”

  这男人说得是如此笃定,让阿克夏喉头微哽,他点点头。

  “好,我在这边等。”

  “等到早上。”阿万看着他,道:“然后你就离开。”阿克夏再点头,却难以遏止热气上涌。

  阿万又拍了下他的肩头,这才转身朝霍香走去。那女人看着他,哑声问。

  “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确定。”

  “我从来不想把你拖下水。”她仰望着他,黑眸盈着水光。

  阿万低垂着眼,看着她说:“你没有拖我下水,我是莫森在战场上帮忙接生的,如果没有他,我早就死了,就算没有你,我还是会来。韩武麒知道,为了莫光,我一定会来,你才是被拖下水的那一个。”

  霍香愣看着他,在这之前,她不知道他想出了穿越地雷区的办法,那或许有风险,但成功的可能性很高。

  “你之前说是为了钱。”她哑声开口。

  “相信我,我真的和韩武麒那小气鬼收了钱。”他扯着嘴角说,朝她伸手:“防弹背心。”

  她相信他收了,可她也知道不只是因为这样,不只是因为他收了钱,不只是因为他和莫家的关连。在这一刻,在这一分,在这一秒,她想要他离开这里,想提议两人和阿克夏一起走。

  可是,她知道,他会留下,是因为他知道她需要完成这件事。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结束这个游戏。

  他这么说,看着她说。

  他告诉她,莫森和他的关连,也只是要让她晓得,他不会走的。他让她知道,不是为了她。

  可她却也在同时清楚晓得,就是为了她。为了她。

  她哑口无言,胸中的心却无比热烫,燃烧着血液,教身体都热了起来。这个男人要陪她,和她一起,做完她该做的事。

  如果是在五年前,她一定无法理解他这么做的涵义,不能了解在他话语之后的真相。但这么多年来,她早已太过熟悉这个男人。

  他不要她有罪恶感,他不会让她一个人留下来,他会和她一起解决这整件事,而且他不会让任何人阻止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喉头与心口一起紧缩着,她无法阻止他,只能把防弹背心给了他。

  “把你的也穿上。”他穿着背心,开口要求。

  她乖乖穿上,看着他俐落的检查手枪和弹匣,将多余的弹药放到了裤子口袋里。

  但除此之外,两人为了方便行动,什么也没有多带,把剩下的食物和装备都留给了阿克夏。

  “嘿,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

  阿克夏的声音响起,她回头朝那黝黑的印度男孩看了一眼,他黑白分明的大眼有些泛红,厚唇微微轻颤。她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道。

  “你要活下去。”

  那大男孩挤出一抹笑,看起来却像是要哭了。

  跟着,她便不再多说,转身朝洞外走出去,她能听见阿万跟在她身后。当两人走出这遮蔽处时,她忍不住在洞外停下,看着他,开了口。

  “阿万?”

  “嗯?”

  “等我们回去之后,你可以教我吗?”他挑眉,只听她悄声道。

  “做糕渣。”

  阿万能感觉到她声音里的紧张,他知道她为何想学,他知道他想教她。

  “好,我教你。”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