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相爷房中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爷房中乐目录  下一页

相爷房中乐 第10章(2) 作者:阳光晴子

  “雨柔?傅雨柔?”他轻声唤她。

  傅雨柔先是蹙眉,看着空空的瓷碗,一楞,“我吃完了?”

  他微笑,“是啊,还要一碗吗?”

  她略微思索的点点头,他替她盛了半碗,看着她边吹着粥边入口,喃喃自语,“这粥怎么这么好入口?王妃的食疗能不能加上这一道?”

  他一点都不想听她酒醉后谈些不相干的人事,“傅雨柔,我们来谈谈上回你轻薄我的事,你不必负责吗?”

  她眨眨星眸,粉脸儿涨得更红,“梅城桓,你一直糗我是怎样?!你以为我故意剥你的衣服,占你便宜吗?我是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他黑眸深幽,“可是,当下我的感觉,你是故意的,就是想要酒后乱性。”

  她眼内冒火了,倏地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头一低,狠狠的就往他的小腿肚踢了一下。

  “噢——”他痛呼一声,瞪着她,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怎么她的本性毕露后,竟然有些粗蛮?

  “我从不是好欺侮的,梅城桓,我跟你说,我曾经为了保护淳淳,跟很多乞丐打架,”说着说着,她眼眶红了,“可是,我还是太弱了,呜呜呜……”她突然哭起来。

  他忍不住的将她拥入怀里安慰,“淳淳没事,以后都由我来保护你们,你们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有你,一切都会没事的,可是,我还是好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因为爱上你,就是一件危险的事啊,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很危险的事跑开了,怎么还敢再进去?我不是傻瓜吗?而且,还有淳淳,她也是……”

  她后面的话喃喃呓语,梅城桓压根听不出来她说什么,但从她全身无力的贴靠在自己身上,发出均匀吐息,他知道她睡着了。

  他将她打横抱起来,轻轻的将她放到床榻上,坐在床缘凝睇着她美丽的睡颜,他忍不住的倾身低头,啄了她的粉唇一下,不够,粉嫩的唇瓣滋味如此香甜,他再靠近,细细舔吻,温热的舌尖滑入——

  “唔……”

  她睫毛微微一动,似要趋醒过来,他想也没想的伸手在她脖子侧边轻轻点了睡穴,她睡得更沉,也更方便他品尝她的味道,放纵欲火的燃烧。

  结果是,他血脉债张,压抑不了更沸腾的欲火,他解开她的衣襟,伸手轻抚她诱人的胸脯,但他也知道再不收手,就怕会擦枪走火,他只能压抑,在稍稍餍足后,依依不舍的将她的衣衫扣好,再轻啄她的粉唇一下,全身紧绷的起身离开。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食色性也,偷香这事儿,更是会让人上瘾,何况,梅城桓又很悲惨的发现自己的欲火都无法在两个小妾身上释放后,他只能认命的白天当君子,晚上当采花贼。

  但他一点都不愧疚,这一辈子,傅雨柔就是他的,也只有他能拥有她。

  但她也是聪明的,在陪他吃了几次加了酒却闻不出酒香的宵夜,对前一晚怎么回床上的记忆都没有后,她不肯再陪吃宵夜。

  他只好再另想法子,改成晚膳时回来,他知道她吃饭的习惯,只取她面前的菜色,而那几道菜就另有文章了,有时,闻不出酒香,有时,闻得出来,但他拉着祖母、淳淳一起用餐,她在不能挑食的情况下,也得夹过来吃,再加上,他体贴的为她多夹一点,再说一句,“这菜加了酒,淳淳不能吃,我们就多吃点。”她也不得不吞下。

  她当然觉得不对劲,对他的防备心更重,但在家人眼中,他们还是一对恩爱夫妻的情况下,他当众喂她加了酒的梅子或李子蜜饯,或是酒酿汤圆,她也只能心惊胆战的吃下,虽然这让梅城桓变得更忙,他得耗费心思的思考怎么让她成为醉美人,但他乐此不疲,因为,入夜后,一切的努力都会变得很值得。

  此刻,月上树梢,刚刚气呼呼的骂着他其心可议,拚命喂酒食的行为,究竟想做什么的美人儿已醉卧床榻。

  他凝睇着她熟睡的脸庞,柔软的乌丝衬着美丽的脸蛋,微启的粉嫩唇瓣诱人攫取,他伸手轻抚她的脸,轻轻的将她落在脸颊的发丝拨拢到耳后,倾身轻吻她的唇,以舌尖顶开她的牙关,强势的闯入,用力吸吮,攻城掠地的一手滑入她的衣襟,抚摸她成熟的浑圆……

  她微微一动时,他下意识的往她的颈边点了睡穴,再次吻了她,探索她的身子,却感觉愈来愈不够,他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他的气息变急变粗,该死的,他简直在自虐!

  他再也无法满足于沉睡中的她,他想要她的回应,想要看她的反应——

  他喘息着,凝睇着熟睡中的她,咬紧牙关的将她的衣服再穿妥后,离开寝房,正要返回兰苑,一个极轻的声音袭入耳膜,他黑眸闪过一道冷光,颀长身躯蓦地腾空,一掌劈过去,但那抹身影倒是俐落,迅速的闪开,但这一掌已惊动其他暗卫,倏忽之间,更多名黑衣人窜出,跟着梅城桓飞身追人,这让该名黑衣人心惊惊,施展轻功的迅速往前逃离。

  梅城桓欲火无法满足已够怒了,没想到,府里还来了一名轻功如此了得的陌生人,气得他一路穷追不舍,却见该人一个转折飞往祖母所居的院落。

  “太夫人,相爷及一干暗卫追上奴才了!”

  梅城桓及六名暗卫的掌势原本都要劈向他了,一听他的话,紧急收势。

  屋内灯火一亮,齐氏披了件外衣急急走出来,就见她派去保护银松斋的人一脸苍白的跌坐地上,孙子跟几名黑衣人则是诧异的看着自个儿。

  “祖母,他是?”梅城桓问。

  齐氏也有点尴尬,她顿了下开口说:“那些是你的人吧?都退下,这是我的人,没事了。你回去休息。”最后一句是对着那名黑衣人说的。

  该名男子满头大汗的点头,起身行礼后,再跟着那些黑衣人离开。

  齐氏让孙子跟着她进屋内,开门见山的将她发现淳淳背后的龙纹胎记一事说出,“虽然无法确定淳淳的身分,但皇族的身分是确定的,祖母只能不动声色的护她跟雨柔,就怕太后,还是什么人会过来伤害她们。”齐氏顿了一下又道:“你夜探雨柔寝卧一事,祖母的人都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也不必难为情。”

  但祖母知道他做了什么!梅城桓好无言,但更让他困窘的是,他始终不知道祖母身边还有这么一位武功高强的暗卫。

  “所以,淳淳的父亲可能是皇室中人?”他无法想象,先帝只有两名皇子,太子对太子妃专情,不可能碰其他女人,二皇子当年不过五岁,怎么也生不出淳淳,淳淳的父亲还能是谁?

  齐氏再将当时太子妃生的明明是女儿,对外称是男孩的前因后果简单说给他听。

  “祖母是怀疑淳淳就是太子遗孤?怎么可能?当年东宫的确死了个男婴……”他脸色一变。

  “没错,是男婴,而非女婴。”她一脸严肃,“算算年纪,是符合的啊。”

  “傅雨柔怎么会成了太子遗孤的娘?”

  “这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若说雨柔是某个宫女……但她的气质外貌都不俗,偏偏我又不能直接戳破,也不知这中间有什么事儿?”齐氏也很困扰。

  梅城桓想了想,将傅雨柔曾经在酒后说过的一些关键话语,像是她自幼受庭训,也是大家闺秀等话说给祖母听。

  “看来她出身不凡,只是,你跟她之间又是怎么回事?淳淳根本就不可能是你们两人的孩子。”齐氏忍不住又追问。

  梅城桓不得不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雨柔是你的救命恩人,”像是想到什么,齐氏老脸微红,“你喜欢她,要好好的让女孩家心甘情愿的才能那个——咳,总之,别再做偷香窃玉的事儿。”

  “她是我的人,这辈子,我不会放手,但我会懂得适可而止。”这是他唯一能承诺的事,何况,他不只想要她的人,他更想要她的心。

  孙子都这么说了,齐氏也不想太苛责,但也不忘提醒,“雨柔不笨,你的确该适可而止。”

  夜色已深,梅城桓离开让祖母休息,自己再回兰苑,在偌大的浴池好好泡个澡,让残存的欲火全灭了,才回房睡。

  只是,长夜难耐,看着窗外随着夜风飘落的枫叶,他才意识到,秋天已至。

  日子一天天的过,秋风微凉,满园的绿叶已雕落不少,这一日,梅城桓先陪着傅雨柔到德医堂绕了一圈,见她医了几个病人后,再陪着她来到单亲王府。

  一如以往,潘伯彦已经在候着两人,先向他们行礼后,就向傅雨柔报告,“厨房依傅大夫开的食疗方子,以金橘入一道菜,可以理气解郁,另有山药炖清汤,可以补脾胃、益肺肾,这会儿,亲王应该亲自在喂王妃。”

  一行三人来到寝房,果真见到一幅恩爱画面,单岳勋正一小汤勺一小汤勺的喂食柳宛宛。

  柳宛宛精神看来虽然比先前好多了,但她吃的量依旧太少,再加上先前耗损太大,此刻的她,皮肤灰白、唇瓣泛白,发丝虽不干涩,但离乌黑亮丽也有一段。

  “相爷跟傅大夫来了。”经过这阵子的医治,柳宛宛已改了对傅雨柔的称呼,她看着两人微微点个头,她的声音仍然沙哑,气血不足所致。

  单岳勋将仍留有半碗的山药清汤交给丫鬟,起身朝两人一揖,退到一旁。

  傅雨柔往前走,在床榻上坐下,再次替柳宛宛把脉,柳眉微微一皱。

  此时,潘伯彦飞快的看向主子,眼神迅速的闪过一道担心。

  梅城桓老神在在,目光也没对上潘伯彦,而是盯着单岳勋,“亲王真是转性了,不仅天天在家照顾妻子,不上早朝,也不见太后,连久未往来的——”他的目光落在柳宛宛苍白的脸上,“王妃的娘家人,近日也走得极勤,还不时的邀他们过府陪王妃,是把丢掉的良心找回来了吗?哈哈哈……”

  笑吧!笑吧!等到你最爱的女人啷当入狱,再被毒死在牢狱后,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届时,失魂落魄也好,万念俱灰更好,幼帝少了你这个首辅大臣,他跟太后要处理他,还难吗?!

  单岳勋心念翻转,但脸上神情诚挚,“本王与太后从来就没有什么,本王只是明白了,宛宛是以生命在爱本王,本王无法不感动,无法不付与真心。”

  梅城桓很想吐,但他忍住了,“那我得恭喜王妃,得到亲王的真心。”

  柳宛宛看向他,眼里满满是感激,“宛宛能有今日,要谢谢相爷跟傅大夫。”

  傅雨柔把完脉,看着她,“今日脉象有些波动,王妃情绪略微激动,有什么事吗?”

  柳宛宛泪光闪动,微微摇头,“没有,只是觉得,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幸福?”

  她看着这一室的富丽堂皇,看着走上前来,再度将她拥在怀里的俊秀亲王,这一辈子,她有这样的日子,她知足了。

  “傻瓜,赶快将病养好,你会更幸福的。”单岳勋伸手想碰触她的脸颊,但一看她的皮肤灰白干涩,他又摸不下去,改而将她单薄的身子搂得更紧,随即就感觉到怀中人儿激动的微喘起来,他连忙放开些。

  梅城桓一见傅雨柔在桌上写完新的食疗药方后,他径自走过去,霸道拿起后,再将单子交给潘伯彦,黑眸闪过一道凌厉之光。

  潘伯彦忍不住的吞咽一口口水,如果有机会能重来,他一定一定不会陪着单亲王去找傅雨柔的,害他现在每天都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们回去吧,别在这里防碍单亲王跟王妃恩爱。”

  梅城桓拥着傅雨柔就离开了,连再看单岳勋一眼都懒。

  潘伯彦随即退出去。

  房里,单岳勋让柳宛宛躺回床上后,温柔的道:“你休息一会儿,我晚一会儿再来看你。”

  她虚弱的点点头,看着他转身步出房门,两名丫鬟也退出去,将房门关上后,她眨眨眼儿,一手抚着怦怦狂跳的心脏,过关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