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阳光晴子 > 相爷房中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爷房中乐目录  下一页

相爷房中乐 第5章(2) 作者:阳光晴子

  画面突然再一转。

  “初絮,一定要护好小淳淳,一定要逃出去。”太子妃泪流满面的将怀里的孩子塞到少女怀中,少女全身发抖,但她知道她得逃。

  少女抱着婴儿被推着踩上桌子,再从窗户爬出去。

  外头雨势好大,她害怕的躲在窗台下,听着夹杂着雷吼的滂沱雨声,听着房内传出的吼叫声、哭泣声,还有凄厉的惨叫声。

  她好怕,她好担心她的娘,她的弟弟,她的姑姑,还有小淳淳……她再也忍不住的抬起泪如雨下的小脸儿,小心的望进灯火通明的寝宫后,她只觉得她的心跳停止了,血,到处都是刺目的鲜血,好多人死了,她娘死了,姑姑死了,姑姑怀里的弟弟,她的弟弟也死了,他穿着白缎袍服的后背染了一大片鲜血。

  突然,一声轰隆隆的雷霆怒吼,少女吓得回了神,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脑海里响起姑姑哭求的话,对,她要跑,她要拚命的往御花园跑,找到假山……

  她紧紧抱着娃儿一路哭着、跑着……

  她从来没这么害怕过,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这是恶梦,一定只是恶梦!

  不,不是恶梦,她走了好远好远,她离开皇宫,她还是一直跑,还是一直躲,直到怀里的婴儿不动也不哭了,她才惊觉她得振作起来,怀里的孩子是娘跟姑姑求她一定要用生命保护的太子血脉!

  画面再一变。

  少女用身上的华服换了食物,用发钗首饰向农家买了母羊来喂婴儿,她在自己过于惹眼的脸涂了草汁,这是她从医书上习来的。

  她努力的离皇宫远远的,一路往南,但她没盘缠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她生病了,怎么办?小淳淳怎么办?

  她还不能死,不能死,但有人在追她,有好多乞儿在追她,他们要抱走孩子,说孩子可以换钱……

  “走开!不要过来!走开、走开……求求你们,走开……走开…呜呜呜……走开……”傅雨柔蜷缩着身子,一串串热泪夺眶而出,落在枕头上。

  蓦地,一个身影飞快的来到床榻前,“醒醒,傅雨柔,你作恶梦了!”

  梅城桓一再唤她,但她仍不停哭泣,他索性上了床,将她连人带被的搂在怀里,“傅雨柔,醒醒!”

  “走开、快走开……不可以抱走她!不要……我求求你们。”她抽抽噎噎的哭着。

  “没人会抱走她的。”梅城桓虽然不知道“她”指的是谁?但他顺着她的话说,注意到她总算平静些。

  “傅雨柔?傅雨柔?”他轻拍着她沾泪的脸颊,以这般怜惜的口气说话更是生平第一回,认识她两个多月来,第一回看到她如此无助柔弱的模样,他竟感到心疼不已。

  这正是傅雨柔张开泪眼时,看到的不舍黑眸,她一时楞了,分不清是真实是梦境?

  见她终于醒了,他深邃黑眸里的温柔染上抹笑意,“怎么第一晚住进相府就作恶梦,看来你傅雨柔没有爷想象中的有胆识。”

  此刻的她香汗淋漓,泪流满面,说有多么楚楚动人就有多么楚楚动人。

  但她仍未回神,睁着泪眼,有些迷糊的看着他。

  “傻了?怎么不管在什么状况下,你的反应都这么慢?到底梦到什么可怕的事,你哭得让爷的心都跟着疼了。”他以粗糙的指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热泪。

  傅雨柔在感受到他指腹的温度时,她才真正苏醒过来,意识到他并不是梦,而且,他就躺在她的床上,他还抱着她!

  她倒抽口气,惊慌的推开他坐起身来,再往后方退,硬是抽离他温暖的怀抱,才瞠目一问,“爷怎么会在这里?”

  梅城桓被问得语塞,这这这……真是好问题,他俊脸浮现窘色。

  稍早前,老天爷就给了他一份大礼,让他瞧见她的裸体,他又非柳下惠,找个小妾想灭身体的火,怎想到一个光溜溜的美人儿就在眼前,他却莫名的没了欲望,闷闷的离开后,双腿就像有自我意识似的,往银松斋来,再往寝室走,哪晓得才走到房门口,就听到她的哭泣呓语。

  “爷就是想回来这里,不成?”他就是霸道:“再说了,你哭那么伤心,爷也是破天荒第一次安慰女人,你不感激就算了,还一副爷是采花贼的戒备神态?”

  她咬着下唇,回想那黑眸里的不舍,她的心跳再次紊乱,这么暴躁的男人怎么会有那么动人的眼神?

  动人?!她连忙摇头,想将脑子那诡异的感觉摇掉,“我们并非真夫妻,这一点,爷可别忘了。”

  瞧她那一再疏离的模样,他莫名就满腔怒火,口气也冲了,“但这床是我的,每晚得来这里让你针灸也是真的,我累了就睡这里,也是在做做样子,这也是我们先前说好的,你也别忘了。”

  她知道,可是他明明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但她聪明的没有再问,依照先前的计划,若有特殊情形,他的确可以在她的房里入睡,但两人不必同床。

  见他索性在床上合眼睡了,她一点也不介意的从床尾跨过某人的脚下床,披上外衣,步出房门,转往对门女儿的房间。

  梅城桓在房间门轻声关上的刹那就张开眼眸,黑眸里有懊恼、不解、气愤外,还有很多很多的无奈,他意识到一件很糟糕的事——

  他好像喜欢上傅雨柔了。

  翌日一早,梅城桓在寿宴上,纳了第三名妾室,还有了庶长女一事就在京城沸沸扬扬的传开来,京城百姓议论纷纷,知情的加油添醋,不知情的忙着东拼西凑的打探。

  大多人听到的皆是梅城桓五年多前在太盐城前线驻军时认识傅雨柔,大将军与军医之女在日日相处下,情意滋长,军医遂将女儿终身委托给大将军,毕竟女儿的身分是低了些,后来,五年前宫变,梅城桓被急召回宫,才忍痛将傅雨柔母女留在太盐城,但宫变的后续、先帝驾崩再加上辅佐幼帝,还得与太后党对峙,让他迟迟无法将母女接回京。

  但引起更多人兴趣的是,在宴席间,梅城桓对新妾有多么温柔多么深情,眼里的渴望更让人诧异,毕竟,相府里三个妻妾几年来连个娃儿也生不出来,以为他对女人没啥兴趣,原来,是人不对。

  更甭提,梅城桓安排母女入住的银松斋据说还是原本正室入门时所修缮的豪华独立院落,不少人加油添醋,说那原本就是为母女俩准备的。

  相府外,人人议论着相爷的风流韵事,相府内,却是上演温馨的团圆戏。

  早膳过后,梅城桓就陪着傅雨柔母女在雕梁画栋的相府里绕了一圏,亲自带领她们熟悉环境,让下人认识两位新主子外,也将后宅里的正室及两名小妾全叫奴仆请齐了,就在郑芷彤所居院落的正厅,双方见见面。

  正厅内,郑芷彤想端端正室的架子,让老嬷嬷递给傅雨柔一个茶盘,上方摆着三杯热茶,意思明显,没想到……

  “论顺序,雨柔可比你们三人都早进梅家门,此时敬茶时间不对,就免了。”

  梅城桓大手一挥,老嬷嬷只能怯怯的退下去。,

  郑芷彤表情僵硬,却也不能说什么,她瞪着傅雨柔,本以为当妾的她会识相些,没想到她也静默不语。

  傅雨柔早已走神,她昨晚就见过郑芷彤,但另两位人比花娇的丁棠、梁芳瑜是第一次看到,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脑海一闪而过昨夜梅城桓那怜惜不舍的黑眸,她心里莫名的闷堵起来,他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这两名姨娘吗?!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他,这样俊美出众的男子有几个红粉知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她究竟在心闷什么?!

  但他说过,太后为他赐婚,新婚之夜,他连洞房都没入,但就她所知,娶郑芷彤过门甫一个月,他就纳了两名世家庶女当妾,这两人就应该不是供着。

  她思绪翻涌的看着梅城桓,丁棠跟梁芳瑜却是盯着她瞧的,他们脸上虽见笑意,心里却是苦的,相爷偶而才会到她们的房里过夜,要论感情,那更是没有,但相爷跟傅雨柔却有个女儿,光这一点,就可以猜出相爷对她的情感自是不同。

  不可否认的,傅雨柔长得很美,即使静静站着,也能感受到一股恬静的气质,就连所出的淳淳也是粉雕玉琢,可爱得让人要讨厌都难,尤其一张嘴儿还甜死人,见人就喊。

  其实,淳淳早就让傅雨柔交代过,看到夫人要喊“娘”,父亲的第一个妾室要喊“丁姨娘”,第二个妾室就喊“梁姨娘”,至于有外人在时,她喊她也得喊一声“傅姨娘”,但私下相处时,她还是可以喊她一声“娘”。

  梅城桓看着傅雨柔静静的注视着淳淳与两名妾室行礼微笑,他的四名妻妾都在他的视线内,但他却无法移开目光,再想到昨晚意识到的事,他要不烦躁都难了。

  “一家人都认识了,一起去看祖母吧。”他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跨过几道重门,往齐氏所住的院落去。

  雅致厅堂里,齐氏坐在椅上,看到这么一大群人进门,表情仍是淡淡的,昨晚,她虽没现身宴席,但发生的事,也已有奴才向她禀报,她看着孙子说着他新纳的妾,大约解释两人的过往。

  她直视着傅雨柔,不得不承认孙子的眼光不错,新孙媳妇儿是个清灵脱俗的美人儿,比早进门的三个孙媳妇儿,竟较得她的缘。

  “雨柔刚进门,若祖母不嫌弃,孙媳妇儿可否依俗奉茶?”傅雨柔浅笑开口。

  此话一出,郑芷彤、丁棠、梁芳瑜三人表情就不太好,梅城桓倒是莫名的想笑,他几乎可以确定,稍早奉茶一事,傅丽是在恍神状态,难怪半点反应也无。

  齐氏点头,但目光已落在她身边的小小人儿上,一旁的老嬷嬷立即倒上一杯茶递给傅雨柔。

  “祖母,请用茶。”傅雨柔轻移莲步的送上茶杯,见老人家意思的喝了一口,交给老嬷嬷后,小声的交代些话,就见老嬷嬷进到后方屋内,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小金匣,交给傅雨柔,“这是老夫人赏给傅姨娘的。”

  她接过手,再度行礼称谢后,说:“祖母,这是淳淳,今年五岁,淳淳,叫曾奶奶。”

  “曾奶奶!”淳淳娇憨的喊着,笑意盈盈的行礼。

  齐氏泪光闪动的伸手抚摸孩子的脸蛋,这是孙子的后代子嗣,模样长得极好,粉雕玉琢,可以预见,未来一定是同她娘一般的天仙美人。

  “好、好、太好了,梅家总算多个人了,总算啊……”她哽咽的说不下去,摇摇头,梅家遭逢重大家变,她的心都几乎跟着死了,可如今,梅家有了一根小苗子,她捂住嘴,“呜呜……你们带孩子都出去吧,我想一人静一静。”

  见老人家老泪纵横,傅雨柔的一颗心也跟着酸疼。

  梅家老祖宗在开国之初即立汗马功劳,平定异族逆反之乱,更是开国太祖倚重的国之栋梁,接着,梅家开枝散叶,一代一代传下来,都是历任皇上的左膀右臂,一直到这一代最小的嫡子梅城桓,也让他到沙场磨练,最后,还带兵征战,但等着梅家的不是荣耀,而是数十口的死劫,同为天涯沦落人,她可以感同身受。

  梅城桓还是头一次看到祖母在他们小辈面前哭得不能自已,他的目光直觉的落在傅雨柔脸上,那双一向沉静的眸子竟也闪动着伤感的泪光,目光再移向郑芷彤,她脸上有些不耐,再看向两名小妾,两人一副枯燥无聊的神色,但在不经意的对上他的目光时,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低头。

  他抿抿唇,“我们走吧,让祖母休息。”

  但淳淳一脸困惑,怎么曾奶奶看着她哭了?她有些不安的回头看母亲。

  “淳淳,我们先让曾奶奶休息,晚一会儿再来陪她。”傅雨柔走近女儿,微笑的朝她点点头。

  淳淳乖巧的点头,却是从袖子里拿出一条丝帕,上前轻轻的替齐氏拭泪,“曾奶奶,您哭出来就好了,这样才不伤身。”

  齐氏诧异的眨眨泪眼,“你一个小娃儿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是娘……傅姨娘教淳淳,难过时可以哭,可是哭完了,就要学会坚强,不要为同一件事再哭了。”淳淳一脸认真。

  此话一出,不仅齐氏,连梅城桓都诧异的看向傅雨柔,这话中透露的伤心与坚强,让他分外不舍,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才会说出这种话,还有昨晚泪流难止的梦魇?

  仔细回想与她相处的点滴,她的确不似外在的娇美柔弱,一股坚毅从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眸透出来。

  傅雨柔也没想到淳淳会将她的话记得这般牢,面对齐氏关切的目光,还有梅城桓那毫不掩饰的心疼,她顿时不自在起来。

  梅城桓突然发现他对她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他在不知不觉中丢了自己的心,实在是大失策,但回头已是来不及,眼前,只见她的不知所措,便让他心疼不已。

  他迈步上前,一手拥着她的腰,一手牵着淳淳,温柔的说着,“咱们让祖母休息。”

  傅雨柔看到齐氏眼中的诧异,也在转身前,看到郑正彤等三名妻妾脸上来不及掩饰的妒嫉与愤怒,她忍不住边走边抬头看着拥着自己的俊美男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此时此刻,的确有一抹温暖缓缓的、缓缓的注入她的心房……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