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拥妻自重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拥妻自重目录  下一页

拥妻自重 尾声 作者:叶双

  昏沉沉的脑袋、软绵绵的身子,沐修尘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环顾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的心一紧,她完全没有料到老王妃都被关押了,竟然还有人敢对她下手。

  也是她轻忽了,本以为大事抵定,不肯让太多的人跟着,总想着只不过是去庙里上个香而已,能遇着什么危险?

  如今三皇子的太子之路已渐渐浮上台面,当今圣上在经历了大皇子的阴谋之后,对于三皇子终于有了更多的重视,整个西北谁不知道穆王和三皇子交好,所以对于楚元辰又更多了几分的看重,轻易不会有人捋虎须。

  谁知道当真会有人不知死活!

  深吸了口气,沐修尘试图撑起身子,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现在的她连抬手都觉得吃力万分,但她仍使尽了全力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肚皮之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教她稍稍的安心。

  其实,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因为她知道就算掘地三尺,楚元辰也会找到她,可她却不知道肚子里这个刚刚到来的小生命能不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她苦笑了下,若是楚元辰知道她明知有了身孕,还坚持来寺里烧香,只怕又要暴跳如雷了。

  「酲了吗?」

  门被推了开来,望着来人的那张脸,沐修尘不中得心惊。

  本来养得吹弹可破的肌肤,早已被西北的风沙吹得泛起了皱纹,而原本高傲的气质,如今更是涓滴不剩,沐婉娟就像个市井丫头,哪里还有半分的尊贵可言。

  关于沐家的惨况,她早就听到外头的传言,若非方氏的娘家时有周济,方氏等人只怕早就饿死街头,就连昔日锦衣玉食的沐老夫人,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缠绵病榻的将死之人。

  虽然种种迹象显示她的爹媳都是让沐老大人给害死的,但沐家已然落魄至此,她已没有落井下石的心思,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便罢。

  她现在有了新的生活,在一同携手走过艰难之后,楚元辰对她的好较之前世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后院那些小妾通房也都让他打发了个精光,他的独宠让她的心中再没有一丝怨恨。

  可她却没有想到,沐婉娟竟贼心不死,偷偷下药迷昏了她。「你想做什么?」沐修尘直勾勾的望着她,镇定的问道。

  「我想要你的命!」

  夺回自己的地位是支撑着沐婉娟来到西北的唯一信念,就算那日她因为出现在楚元辰的面前,已经被他狠狠地踹过一脚,但她仍不愿放弃。

  「你要不起我的命!」

  瞧着沐婉娟那闪烁飘忽的目光,沐修尘猜想她的神智只怕已经不清,许是因为这样才无所畏惧吧!

  「只要没了你,我就还会是穆王妃,沐修尘,你只不过是个代嫁的冒牌货,你没有资格做穆王妃,只要你乖乖的离开,我可以不杀你。」

  闻言,沐修尘只想笑,瞧着窗外那闪动的身影,她知道现在不是她杀不杀她的问题,而是楚元辰会不会砍了她的问题。

  就算从来不曾亲近,也曾经视为仇敌,但见沐婉娟落得如今的下场,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同情,她淡淡的说道:「王爷很快就会到了,我劝你快快放了我,我可以让人送你回京城。」

  「哼!你以为能哄我离开,就可以改变你是代嫁的事实吗?我告诉你,你作梦,现在王爷只是还没想清楚,一旦他想清楚了……」

  沐婉娟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门板已经被人撞开来,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沐修尘,将她护在了身后。

  直到确定她没有危险,楚元辰这才有心情打量着眼前这个并不陌生的女人。

  他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不屈不挠,让人瞧着便觉得嫌恶不已。

  他的手猛地一抬,身后自然有人上前用一记俐落的手刀将她给打晕了拖走。

  解决了麻烦,楚元辰回过身,仔仔细细打量着心爱的女人,确定她一切安好,他的火气便迅速的往上窜升。

  「你怎么就这么能惹事,每回让我这么担心,你真的觉得很好玩吗?」他气恼的说完,便紧抿着唇瞪着她。

  沐修尘被他那带着控诉的眼神瞧得心里直发毛,她早就习惯他那暴跳如雷的模样,可最怕的就是他这样一声不吭,用幽然的眼光望着她,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罪无可恕一般。

  她暗地叹了气,发现原来哄人也是个技术活儿,她现在浑身软软的没力气,就连说话也带着一股软绵绵的味道,「王爷,妾身这回真的是不小心的,谁也没料到沐婉娟这样的闺阁弱女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说完,她还拉着他的手,撒娇的摇了摇。

  没想到她的话却像是一壶油生生地倒在他那熊熊的怒火之上,只见他挑着眉,冷冷地说道:「这世上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但你若肯多让些人跟着,这样的意外会发生吗?」

  被她哄的次数多了,这回他当真是忍无可忍,她不会知道当他听到属下来报,说她不见踪影时,他有多么焦虑心急,所以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这么轻轻的放下,总要给她一点教训。

  他走了出去,冲着门口喊道:「来人,好好仔细服侍王妃回府!」

  见他仍然火气不消,沐修尘心里终于有了点这火不好灭的自觉,但她仍是气定神闲的问道:「让她们服侍,那你呢?」

  「本王气坏了身子,得去城外的庄子养身子,你就好好待在府里吧!」

  就不该那么纵着她,就该冷着她,给她一点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做出这样鲁莽的事来。

  楚元辰一边走,心中一边盘算着,可偏偏他才刚踏出了门槛,后面就传来了她的嘟囔——

  「儿子,看来你爹好像真的不太待见你耶,竟然要撇下你去庄子住。」

  她话才说完,唇畔那狡狯的笑容都还来不及收起,门外已经再次旋进来一阵风。

  「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是不理我了吗?我跟儿子说话,关你什么事?」

  这句话就像火药似的,将楚元辰炸了个七荤八素,傻傻地回不了神。

  她有身孕了?既然有了身孕,她又怎么敢一个护卫都不带,只带着完全不懂武功的红殊和芳连就来寺里上香?

  她简直就是胆大妄为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无数的愤怒在他的心里环绕着,可瞧着她那笑咪咪的模样,所有的怒气又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罢了,这辈子就摊上了这么个匪气的姑娘,他还能如何?

  于是,他对她坚持要有的教训,维持了不到三步的时间。

  他认命的弯下腰,亲自将她小心翼翼的抱起,护在怀里走了出去。

  这回,他倒是连马都不敢骑了,只是在马车里头镇着,就怕她怀了身孕还出什么么蛾子!

  哼哼!

  火冒三丈的王爷,便连皇上也要忍让三分的穆王爷,再次毫无节操地投降在王妃的恶势力之下……

  半梦半醒之间,传来了娃娃奶声奶气喊娘的声音。

  楚元辰微微睁眼,还有些朦胧的目光便见沐修尘大着肚子、牵着一个女娃娃朝着他的榻旁走来。

  望着这情景,他满心都是甜蜜。

  对于元配留下来的女儿,她半点都不嫌弃,每日细心照顾着,再加上肚子里即将临盆的那个。

  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自己被两个孩子团团围住的景象,带着刀疤的脸蓦地浮现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赖在榻上不肯起身,而她则是朝着他绽出一抹粲笑,然后她弯身,抱起了那个正在摇摇晃学走路的小女娃儿,轻柔地将她塞进他的怀里。

  楚元辰抱住了女儿,长手又一捞将她给揽进了怀里,懒洋洋的说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昨夜我又作梦了。」

  「梦着什么了?」

  「梦到我生了个儿子,然后三皇子登基,咱们搬回了京里……」

  她叨叨的话着家常,而他则静静的听着,两两相望,岁月静好。

  可就在楚元辰听得出神的时候,沐修尘忽地痛呼一声,他惊得一跃而起,焦急的问道:「怎么了?」随即他低头一瞧,便见她的下身已经濡湿一片。

  这是要生了?

  向来不着调的楚元辰顿时像中了定身咒一般僵在原地,不敢动弹,直到沐修尘推了推他,他这才恍若大梦初醒,急急地朝着外头吼道:「快来人……王妃要生了……」

  瞧着他那急惊风的模样,沐修尘被逗得乐极,可很快的她便乐极生悲。

  在经了三个时辰的前熬之后,她终于生下了穆王府的嫡长子。


  【全书完】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