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3章(1) 作者:沈韦

  月上中天,微风一过,将淡雅花香飘送进阳刚中带着雅致的新房内。

  宇文玥瞪着大剌剌呈现在眼前的裸背,全身如遭烈火焚烧般炙烫,双颊红若玫瑰花瓣,瞪着紧闭的门扉,思考倘若她夺门而出成功的机会会有多大。

  虽然她在家时镇日东奔西跑,野得像个男孩儿,但沐宸昊是名武将,若她真想自他眼皮子底下逃跑,恐怕才刚跑到门边,就会被他给逮了回来。

  那么,今晚她究竟该怎么办?

  骑虎难下的她咬着唇瓣,拿着干净的布巾,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究竟该如何是好。

  “小月,你怎么都不出声?”沐宸昊舒服地泡在大澡桶中,故意问着身后毫无动静的妻子。

  自仆役们将澡桶搬进房内,注满热水退下后,他就发现他的小妻子坐立难安,一副巴不得要逃走的模样,这激起他捉弄她的念头,故意要求她为他刷背,除了要让她先习惯他的裸露,免得她被接下来的圆房吓着外,也是想看她会有何反应。

  “呵,我是在想今晚的晚膳做得真好,你该好好奖赏一下厨娘。”宇文玥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视线往他精瘦的背脊飘去,并暗自命自己别再去想他右肩上树状的胎记,以及他的身躯有多结实诱人……她的小手不断地在脸颊旁扇风降温。

  “原来你是在想今晚的晚膳,我还担心你是否身子又不舒服了,才都默不出声。”沐宸昊轻笑道,他发现在她面前不需要武装自己,可以尽情地和她调笑。

  “对,我……”

  “不过瞧你白天在花园里精神奕奕和我一起玩蹴鞠的模样,就晓得你的身子早已无大碍了。”沐宸昊打断她的话,接下去说道。

  “……”好不容易想到借口托词说身体不舒服,结果被他抢了白,害她无法扮柔弱,整张脸瞬间垮了下来,都怪她白天只顾着玩,笨到完全忘了她和沐宸昊是夫妻,到了晚上他们俩便会亲密的共处一室。

  沐宸昊如迷人的春风包围着她,教她很难不喜欢他,而他的热吻更是让她回味无穷,可是一想到要和他裸裎相对,做更亲密的事,她仍会羞得手足无措,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杜绝和他独处的理由,毕竟在众人眼里,他们是夫妻,共处一室是理所当然之事。

  “方才咱一块到‘浮云居’向老太爷请安时,老太爷看起来很喜欢你。”提起早已不管事的祖父,沐宸昊话中有着敬重与骄傲。

  “是吗?”宇文玥怀疑他是在安慰她,因为她到“浮云居”向老太爷请安问候时,老太爷仅是颔首了下,并没有和她闲话家常,在她看来这实在不像是很喜欢她的模样。

  “长年军戎生涯使得老太爷比较严肃,不会将情感浮现在脸上,但待日子久了你就会明白老太爷是喜欢你的,况且倘若老太爷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催促咱们快点生个小胖曾孙儿让他抱?”

  沐宸昊和祖父的感情很好,祖父只要一个小动作,他就可以看出祖父要的是什么。

  想到要和他养育孩儿,她心里暖呼呼的,一点都不排斥,但生孩子的过程令她羞窘不已,今晚她已被这事弄得惴惴不安,他哪壶不开偏要提哪壶,惹得她一张脸活像遭烈火烧灼般,变得更加艳红。

  “怎么又不出声了?莫非你是在害羞?”沐宸昊舒服的往后仰躺,话中带着戏谑,明知故问。

  “谁说我害羞!我是因为正在考虑该从哪儿开始帮你刷背,才会没出声。”宇文玥头一个反应便是立即反驳,绝不让他以为她是个胆小鬼,但话一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若顺势说自己害羞便能逃过一劫了,真是个大笨蛋!

  “那么想好了吗?”沐宸昊转过头,望着她挑眉问。

  “呃,你怎么突然转过来?”宇文玥吓了一跳,往后倒退三步,双眼不敢瞟向他结实的胸膛,只敢牢牢定在他脸上。

  喔!这里怎么愈来愈热了?

  “你不是说你不会害羞,那么我转不转身对你而言一点差别也没有不是吗?”瞧她害羞到不仅双颊泛红,连双耳及脖子都似熟透了,他便觉得好乐,心情愉悦的一逗再逗。

  “当然!”她要秉持着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气魄,千万不可让他瞧轻了。

  她的视死如归,又让沐宸昊一阵好笑,不过他故作自然,没表现出来。

  “我已经想好要从哪儿开始下手,你可以背过身去了。”她努力压抑羞怯,以坚定的语气对他说道。

  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她只好将他当成是爱驹晴天,挽起衣袖拿出气魄和他拚了。

  “下手?这话听起来挺怪的。”沐宸昊笑着背过身去,没打算拆穿她努力伪装出的坚强。

  “是你多心了,怎么会怪呢。”她干笑两声,以沉重的步伐走向沐宸昊。

  氤氲的热气烘托着沐宸昊结实的肌理,宇文玥望着他古铜色诱人的肌肤,不仅脸更烫了,还觉得口干舌燥,一颗心简直要跳出喉头,紧张到右手不住颤抖。

  “我要开始刷了。”她连做几次深呼吸后坚定宣布,要自己别受他裸露的肌肤迷惑,伸出手,准备从他的右肩胛骨树状胎记处开始努力刷。

  “开始吧。”沐宸昊往前趴。

  别想那么多了,他是晴天!是晴天!绝对不是全身脱得光溜溜的大男人,他是晴天!

  宇文玥如同念咒语般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喃念,命自己敛定心神,眼儿不可随意乱瞟。

  她努力地刷啊刷,用力地刷啊刷,尽管他不像晴天一样全身毛茸茸,可她仍会全心全意将他刷得光洁亮丽。

  “……小月,你很讨厌我吗?”沐宸昊突然出声问道。

  “啊?没有啊!”宇文玥愣了下,不懂他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可你用足以将我刷掉一层皮的力道来为我刷背,会让我以为你很讨厌我。”他揶揄她,其实他并不觉得痛,只是她好像有点太用力了。

  “呃?我好像真的太用力了。”经他这么提醒,她仔细一看,发现他经她刷过的后背已经红通通一片了,她暗叫声糟,吐了吐丁香舌。

  “对不起,你一定很疼吧?”果然人皮不能跟马皮相比,她以相同的力道刷洗晴天,晴天会开心地以鼻磨蹭她的脸,而沐宸昊则是痛得出声提醒她放轻力道。

  “还好。”沐宸昊不以为意回道。

  “是吗?”她轻哼了声,猜他是想维护男子气概才不好意思叫疼,看着他红肿的背脊,她突然想恶劣的偷拧一下,看他还会不会故作坚强说不疼。

  “你想做什么?”沐宸昊似察觉到她要使坏,突然转头看着她。

  “啊?没有,我只是想帮你抚平疼痛。”宇文玥吓了一跳,脑筋急转,缩回的小手连忙搔向颊边,笑得好不无辜。

  看着她闪耀着调皮光芒的眼瞳,他的心便为她融化,流淌暖暖的爱意,摇头失笑。“恐怕我永远都无法弄清你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你可是朝中有名文韬武略的大将军,我这小小女子的一丁点心思岂难得倒你?”她咧嘴一笑,认定他背后一定长了一双眼睛,不然怎么会察觉到她正打算对他使坏。

  “你不是忘了所有事,又怎么会知道我是否文韬武略?”沐宸昊狐疑反问。

  “我听小芙说的。”她推得一乾二净,暗骂自己差点就露了口风,下回她说话可得更加小心才行。

  “小芙是个机灵的丫头,我不在府里时,有她陪着你,我比较放心。”

  “所以说有小芙陪着我就行了,你不用再派其它仆佣跟前跟后了。”她打蛇随棍上,提出要求,因为听总管说他会再多派两名丫鬟过来贴身侍候她,但她从前在家里身边也仅有珠儿陪着,派一大堆人跟前跟后,只会让她浑身不自在。

  “我是担心你又会突然犯病,单小芙一个人会手足无措,才会多派两名丫鬟帮忙照看。”沐宸昊不希望她认为自己像个囚犯失去自由,他的出发点全是为了她好。

  “你怎忘了自己刚说过的话?方才你不也说见到我白天精神奕奕和你玩蹴鞠的样子看来,身子已无大碍吗?既然没问题,那小芙一个人陪着我就成了,让那两名丫鬟去忙别的吧。”宇文玥柔声央求,眼儿眨巴眨巴地扮可怜。

  “好,先依你的意思,但若你又犯病,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派两名丫鬟牢牢跟着你。”他实在拒绝不了她的要求,但要她有心理准备,下一回他可没这么好说话。

  “没问题。”宇文玥爽快地和他达成共识,她的身体向来健康,甚少有病痛,他所提出的要求,对她而言根本就不是件难事。

  “我的要求不多,只要你平安、健康、快乐就好。”沐宸昊爱怜地伸出手轻抚她的颊,心头因她而涨满爱意,他从来不晓得自己可以如此容易对一个人牵肠挂肚,这种心头满满皆是她的感觉,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幸福,仿佛他们俩本就该如此。

  沐宸昊的双眼犹如两道黑色漩涡,吸引她陷溺其中,她凝望着他,忆起白天和他拥吻时那如徜徉在云端的滋味,不由自主轻舔了下唇瓣,他那满满的关怀,如一张细密的情网,将她紧紧包围,而她乐于困在他织就的情网当中。

  她那不经意的舔唇小动作诱惑了沐宸昊,他情不自禁探出结实的双臂,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拉抱进澡桶,迎头给她一记狂猛的热吻。

  “啊!”宇文玥惊呼了声,接下来的话语全被他狂猛缠吻所吞噬,她意乱情迷,顾不得身上的衣衫全被热水浸湿,服贴在玲珑有致的娇躯上,双臂勾住他的颈项,热烈投入。

  澡桶中的热水因宇文玥的加入而溢出,流泄在地。

  脸红害羞全都滚到天边去,这一刻她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别怕,我不会伤了你。”沐宸昊一字一吻地与她火热交缠,大掌剥除她的衣裳,他的心剧烈跳动,期待这迟来的洞房花烛夜,渴望占有她,让她名副其实成为他的人。

  天地间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拥有她,也没有任何人能将她自身边夺走,他的脑海中突兀地流泄过这想法,可掌下的温香软玉迷乱了他的思绪,让他无法思考,这一刻只想好好爱她。

  沐宸昊的承诺使她不会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感到害怕,低醇的嗓音、火热的双掌,令她脚趾酥麻蜷曲,全身化为一摊春水。

  炙烫的体肤紧贴着雪白柔嫩的娇躯,两人同时逸出满足的喟叹,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她身上留下一簇簇火花,逗捻得她娇喘连连,吟哦颤抖。

  沐宸昊与宇文玥十指相扣于澡桶中火热缠绵,在彼此怀中尝到两心相契、浓烈炽热的情爱滋味……

  激情过后,沐宸昊与宇文玥两人未着寸缕地趴卧在床上。

  沐宸昊趴在她身畔,将她如云瀑般的长发拨至一旁,食指好玩地在她雪白的背脊上叮咚游走,脑海中仍为刚刚心灵合一的狂野情爱交缠而震撼。

  宇文玥疲累地趴在床榻上,光回想起方才和沐宸昊激情缠绵的画面,就足以教她全身再次发烫,头脑晕眩,在她痴然陶醉之际,猛然想起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柴娴雅,就这样和沐宸昊圆了房,对吗?心下登时感到忐忑不安。

  “你在想什么?”沐宸昊啄吻着她的背脊,轻问。

  “我在想……我和你这样究竟对不对……”她吐露出心中的疑问,身体则因他的吻而激起一阵轻颤,再次勾起已平息的火焰。

  “你和我已结为夫妻,夫妻同床共枕没什么不对,你无须感到害羞。”他沿着她的背脊浅吻而上,轻舔她敏感的耳后。

  宇文玥激情难耐,娇躯微弓,贝齿咬着唇瓣,想要抑制到口的轻吟。

  “小月,在我面前你无须隐藏自己的感受。”他轻轻啃咬她小巧的耳垂,低喃。

  他喜欢她的直率,喜欢她在他身下绽放,喜欢她因他而感到欢愉的模样。

  “你不会明白……”她翻过身面对他,望入他眼底,小手抚着他俊逸的脸庞轻喃。

  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让她浑身满溢幸福滋味,但就是太幸福、太美好了,让她不得不去正视这份幸福并不属于她,他们俩根本就不能在一起,如果他知道她是谁,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一想到这儿,她的心猛地紧窒难受。

  “不会明白什么?”他抓住她纤细的手指,移到唇边,烙下一吻。

  “不会明白我有多喜欢你。”喜欢上沐宸昊等于背叛了疼爱自己的父亲,偏生她就是控制不了泛滥的情潮,无法停止喜欢他,唉,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我喜欢你的喜欢。”她的坦白,让沐宸昊笑咧了嘴,胸臆充满喜悦,动情地在她唇上印下火辣的一吻。

  宇文玥昂首迎接他的热吻,在他的唇中暂时抛开烦忧,意乱情迷地响应着。

  沐宸昊对她的爱如火焰般狂热,想想过去没有她的日子是如此空乏贫脊,所幸孤寂的他寻到了她,明了原来自己可以在她的笑容中得到前所未有的喜悦。

  情欲高涨的两人再度火热交缠,仿佛要不够对方似的抵死缠绵,雪白娇躯攀附着古铜身躯旋舞律动,两人的灵魂深处再次为这亲密接触发出满足的喟叹,心敲击着心,一声应和着另一声,细细喃喃,我爱你……

  芙蓉帐暖,浓情方炽,爱的絮语低低细诉,最后再次隐没在暧昧的粗喘娇吟声中。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阳光普照,又是和煦美好的一天。

  向老太爷请完安,无事可做的宇文玥和小芙待在花园的秋水亭中,欣赏园中争相怒放的各色花朵。

  宇文玥唇角始终上扬勾起,保持着好心情。

  “夫人,将军去上早朝,没法儿留在府里陪你,你感到很寂寞对吧?”小芙掩唇取笑着她。

  小芙一直留意沐宸昊对待柴娴雅的态度,每个小细节都不放过,发现他不仅对她呵护备至,甚至可说是将她捧在手掌心疼宠,再见柴娴雅每天双颊有着自然幸福的红晕,就晓得当初老爷决定将小姐许配给沐宸昊是最正确的决定。

  “你好大的胆哪!连我都敢取笑。”宇文玥佯怒,眉一挑,探出手搔小芙痒。

  “哈哈!夫人,请你饶了小芙吧!小芙再也不敢放肆取笑你了。”小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东躲西闪拚命求饶。

  “我偏不饶了你。”宇文玥追着小芙,装出一脸狠样。

  “夫人,小芙求你啦!”小芙拚命往前跑,尖叫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