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2章(2) 作者:沈韦

  沐宸昊微微一笑并未搭腔,方才他瞧她踢布团的技巧,并非如小芙口中的随便玩玩,而是常玩才会如此熟练,是他过去太过轻忽,以至于没能瞧出她活泼的一面吗?

  “我玩得可认真了,哪会是随便玩玩,你要和我比一场吗?”宇文玥反驳小芙特别为她想出来的开脱之词,挑衅地看着沐宸昊。

  她是在挑战他的底限,想看看他能否包容和心里预期差距甚远的妻子,又,他刚刚所露的那一手,显示出他是玩蹴鞠的好手,令她心痒难耐。

  她那直率又挑衅的话语,使小芙听了差点晕过去,惴惴不安的偷瞄沐宸昊,看他有何反应。

  “好,那就比一场。”沐宸昊未动怒,欣然同意她的提议。

  “谁先当‘孟宣’?”他同意与她比试一场,使她热血沸腾,兴奋扬笑问道。

  “我先来吧。”沐宸昊将布团丢回给她。

  “好。”宇文玥接住布团,蓄势待发。

  沐宸昊则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站在原地等她进攻。

  一旁的小芙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所发生的事。

  宇文玥见沐宸昊一副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模样,唇角娇俏轻扬,足下踢着布团,冲向菩提树,誓言要让沐宸昊明了小看她可是要吃亏的。

  纤细的身形迅如脱兔逼向菩提树,而身形不动、悠然望天的沐宸昊则在她快靠近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脚阻拦。

  两个人发挥足下功夫,勾、拐、搭、蹬,一来一往,好不精彩。

  足下缠斗之时,眼波交流,诸多情感涌上两人心头,有欣赏、有惊奇,还有更多的喜爱。

  沐宸昊的心被她飞扬的灿笑以及自信所吸引、撩拨,火热的眸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几番不经意的肢体碰触,教他情生意动。

  宇文玥水亮的灿瞳流转,满满皆是沐宸昊的身影,他玩蹴鞠时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模样,使她的心不自禁偎向他,忍不住想象他骑在马背上纵情奔驰时,定也是英气勃发,充满男子气概。

  两人在玩蹴鞠的技巧上相互较劲,一黑一粉;一结实一纤细;一高一矮,在茵绿草地上飞转,宛如是一对正在旋舞的俪人,风采迷人。

  “夫人加油!将军加油!”原本很担心的小芙见到两人旗鼓相当的技巧,情不自禁地为两人拍手喝采。

  沐宸昊防守得非常严实,使得宇文玥久攻不下,她香汗淋漓、气息紊乱,渐渐体力不支,同时发现自己还有许多不足之处。

  相较之下,沐宸昊仍旧一派悠然自在,两人激烈的对峙缠斗,对他完全不构成影响。

  “我输了!”始终无法将布团踢进鞠室的宇文玥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认输投降。

  “不再比了?”沐宸昊双手插腰,低笑问。

  “你玩蹴鞠的技巧比我高超,不比了。”她额际闪烁着晶亮的汗水,疲累到顾不得脏,直接坐在菩提树下休息,可说是输得心服口服。

  “小芙,夫人累了,你去沏壶茶,准备些点心过来。”沐宸昊吩咐小芙,俯身以衣袖为她拭汗。

  “是。”小芙立即退下去张罗沐宸昊所吩咐的事物。

  宇文玥仰望着他,他这温柔为她拭汗的举动,使她的心揪拧泛酸,血液翻腾滚动。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关怀、他的怜惜一再考验她的意志力,每当他对她好、对她绽露微笑,温柔碰触她,或是像方才快乐地和她玩蹴鞠时,她的心便会莫名地被他一步步攻城略地,最后宣告投降,把不该对他动心一事抛到九霄云外。

  明知不该,她还是一头栽进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怎么了?”澄亮的眼瞳勾动他的心魂,他坐到她身边,轻笑问。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怎么那么会玩蹴鞠。”宇文玥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想望,随意找了个说词敷衍道。

  “你也很会玩不是吗?若非我偶尔会参加宫中举行的蹴鞠比赛,肯定会败在你手上,不过你究竟是在哪儿学会玩蹴鞠的?我怎么从未听岳父大人提及过?”他好奇追问。

  “经过昨夜那么一昏,从前的事我全都忘光了,你突然这样问我,我也不晓得啊!”她一脸无辜,水汪汪的眼儿眨巴眨巴地盯着他看。

  “全都记不得了?”沐宸昊心想她就算仅记得一丁点,也总比什么都不记得要好。

  “对。”

  “改天请御医来诊治一下,看能否让你恢复。”

  “好。”宇文玥答得乖顺,心里想的却是,就算华佗再世也会束手无策,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柴娴雅,怎么会知道柴娴雅的所有事呢!

  “除了不记得从前的事,你今天觉得如何?头还疼吗?”沐宸昊关心她的情况。

  “我今天觉得一切都很好,头也不疼了。”她有自信再在花园中跑跳也不成问题。

  “你别太勉强自己,该休息时就要好好休息。”沐宸昊不想她逞强,这样身子反而会变得更差。

  “好。”她舒服地倚着菩提树树干,不介意这一刻扮演温柔乖顺的妻子。

  “关于你生病的事,我会通知岳父、岳母,请他们过来看看你,我想你一定也很想见他们是不?”

  “不!我的事别告诉他们。”宇文玥连忙阻止。

  “为什么?”沐宸昊诧异地看着她,不解,通常生了病,总会希望有家人陪伴在身边呵护自己不是吗?

  “我爹为朝政上的事已经够忙了,我不想他和我娘再为我伤神难过。”在将军府她要欺骗的人已经够多了,要是面对关怀女儿情况的柴竣立夫妇,会让她想到爹娘,心里也会更加难过,与其如此,不如不见的好。

  “你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沐宸昊希望她面对现实。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现下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她长叹了口气,轻闭上眼,闻着空气中菩提树的气味,慌乱无措的心登时获得平静。

  见她如此,沐宸昊也不想逼迫她,以免加剧她的病情,不过他还是会将她的情况告诉柴竣立夫妇,请他们暂时别和娴雅见面,他相信只要给她多一点时间,她会想要见爹娘的。

  “我真喜欢这棵菩提树。”她天外飞来一笔,嘴角噙着笑容说道。

  她从小到大对菩提树就有种莫名的依恋,尤其喜欢依傍着它的感觉,那令她心情愉悦,所以她央求父亲在花园中种植菩提树,让她得以在有心事不想让家人和珠儿知道时,可以向菩提树倾诉。

  “真巧,我也喜欢菩提树。”沐宸昊看着她倚靠在菩提树的画面,十分自然且熟悉,仿佛他曾在哪里见过,他微蹙着眉搜寻记忆,偏就是想不起来。

  树下的她,娇弱地教他心怜,也令他涌现更多情感,指尖情不自禁抚上她的颊。

  “真的好巧……”宇文玥睁开眼,紧张的干涩了声,整个人如被点了穴,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心,为他指尖传来的暖意颤动。

  在她眼底,他看见了为她意乱情迷的自己,方才两人在比蹴鞠时,他就为她心动,强烈渴望她,而她的朱唇现下仿佛正对他提出无言的邀请,他不愿再压抑满腔鼓动的情感,决定顺从内心的渴望,俯身朝她靠近。

  宇文玥屏气凝神,看着他的唇向自己贴近,心慌意乱,既害羞地想要躲开,又想知道男女亲吻时究竟是啥滋味,尤其要吻她的人还是令她心动的沐宸昊……

  两人的唇瓣轻触贴近后,同时为这亲密的接触猛地一颤。

  心,雀跃;血,沸腾,仿佛可以听见来自灵魂深处的激动呐喊,不容置疑的,他们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唇舌热切交缠,贪婪分享彼此的气息。

  宇文玥的十指插入他浓密的发内,一股酸中带甜的滋味自心湖泛开,她很高兴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

  沐宸昊如捧稀世珍宝般轻捧她的小脸,炙烫的唇舌恣意攫取她的甜美,他心跳如雷,整个人宛如可以从她身上得到更多力量。

  两人紧紧相拥,吻得欲罢不能,如曾经破成两半的玉,再次重逢吻合。

  沐宸昊的吻似毒,沁入她心扉,蛊惑了她的理智,使她对他喜爱的程度犹如波涛汹涌的潮水,一波比一波更强劲地袭向她。

  清风徐徐吹来,菩提树枝叶轻舞颤动,沙沙作响,悄然守护这对有情人。

  “娴雅……”沐宸昊的声音低哑诱人,他的唇恋恋不舍地厮磨着她那娇嫩犹如花瓣的唇瓣。

  “……叫我小玥。”她不喜欢他在两人浓情密意之际,呼唤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小月?”沐宸昊一怔,停下索吻动作,轻捧着她的脸不解问。

  “呃……我突然好喜欢小玥这两个字,所以想听你私下叫我小玥,可以吗?”差点露了馅的宇文玥惊慌地编造借口,企图瞒天过海。

  明知他待她温柔、待她好,皆因误以为她是柴娴雅,她若聪明,就不该被他所迷惑,可她偏就是无法控制内心贪婪的想望,所以佯装眼前的幸福属于她,放纵自己沉溺在他满满的关爱中。

  “既然你喜欢,当然是可以。只是不晓得是否我过去对你的认识不够深,你忘了从前的事再醒来后,行为举止和之前大不相同。”眼前的柴娴雅之于他就像个谜团,神秘、陌生,而她的唇则似清甜甘泉,令他一尝便上瘾,他的全副心思轻而易举地被她所占据,想要与她就此缠绵到地老天荒。

  “你讨厌现在的我吗?”她问得小心翼翼,担心他不喜欢不够温柔端庄的她。

  “一点也不,相反的我很喜欢你活泼开朗欢笑的模样。”看她开心扬起灿烂的微笑,他也觉得很开心。

  “这话可是你说的,往后可不许后悔。”他的一句很喜欢,教她心头大石落了地,她娇俏地瞅着他,提醒他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她可不会乖乖窝在房内绣花。

  “绝不后悔。”他愉悦朗笑,没有忽略她眼神背后的涵义,看来他的小妻子会在日后带给他一次又一次的惊奇,他很期待。

  宇文玥格格娇笑,金灿的阳光洒在她身上,让她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令看痴了的沐宸昊情不自禁再次缠吻上诱人的朱唇。

  喜爱他的吻的宇文玥笑眯了眼,毫无保留热情地投入这一吻当中。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