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沈韦 > 真假娘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假娘子目录  下一页

真假娘子 第2章(1) 作者:沈韦

  黑漆漆的深夜,哒哒的马蹄声快速奔驰在石板路上。

  乘在马背上疾驰过街市的人正是已换下一身大红蟒袍,面色凝重的沐宸昊,而骑马紧紧尾随在后,留意他背心以防刺客暗杀的则是他的副将刘武。

  两个人很快来到宝良王府外,王府里的总管亲自在朱红大门口迎接,见沐宸昊骑着快马出现,立即迎了上去,两名小厮跟上,帮忙将沐宸昊与刘武所骑乘的坐骑牵到马厩。

  “可有抓到行刺王爷的刺客了?”沐宸昊冷着脸踏入王府,走在重重回廊时,低声询问总管关于宝良王的情况。

  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宝良王亲自登门贺喜,于酒过三巡回王府途中时,遇到刺客行剌,幸亏护卫严密保护,才没让刺客得手。

  沐宸昊得到消息后,虽然不舍,但也得无奈的暂时离开妻子,马上赶到宝良王府亲眼确认王爷平安与否。

  “被抓到的全都服毒自尽,什么也问不出来。”王府总管恨恨道。

  刺客服毒身亡一事沐宸昊并不会感到意外,宫帷斗争,这类事件总是层出不穷,稍有本事的皇子常常在幼年或是及冠后就死于非命,幸好当年宝良王吉人天相才能躲过多次死劫。

  沐宸昊与刘武、总管很快来到书房外,沐宸昊在总管向宝良王通报后便入内,刘武则守在书房外不远处,随时听候差遣。

  “今儿个可是你的洞房花烛夜,你丢下美丽可人的新嫁娘,跑到本王这儿来,未免太过傻气。”

  身着华服,头戴着缀有宝石的冠巾,长相年轻贵气的宝良王见沐宸昊出现,眼底有掩饰不了的喜悦,嘴里却不饶人地调侃他。

  沐宸昊是他取得太子之位的一大助力,有沐宸昊在身边帮他,让他拥有更多筹码得以将现今太子拉下太子之位,是以他非常看重沐宸昊,见沐宸昊抛下妻子,将他看得比新房里的娇妻还要重要,赶过来确认他的情况,教他颇为满意。

  “我可不认为此举是为傻气,但瞧王爷这般谈笑风生,即能确定王爷并未受到惊吓。”沐宸昊淡淡一笑。

  “本王命还算硬,那些个刺客暂时取不了本王性命。坐吧!”宝良王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要沐宸昊坐在身旁。

  “意图刺杀王爷的刺客绝对不在少数,藏身于暗处等着见缝插针的大有人在,王爷该更小心谨慎才是。”沐宸昊提醒宝良王绝对不可小心轻忽隐藏在暗处的多路人马,当今皇上多子,不仅有现今太子想除掉宝良王,其它同样有野心的皇子也想要多除去一个敌手扭转乾坤,使局势变得对自己更有利。

  “你放心,本王不会蠢得松懈下来。”自小待在尔虞我诈的宫廷,宝良王早知道唯有小心行事,方能保全性命。

  沐宸昊听闻宝良王不会轻忽任何一个敌人,这才放心。

  他之所以会拥护宝良王,是因为他发现宝良王虽然和其它皇子一样有想成为帝王的野心,但在那颗野心下存有仁慈之心,并不像现今太子目空一切,凡事只考虑到自己的好恶。

  百姓需要的是真正关怀他们生活的君王,而非自私自利的君王,论能力、论爱民之心,宝良王皆在太子之上,他因不愿见未来百姓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所以选择拥护宝良王。

  “你可知道本王第一次瞧见你时,心里想着什么?”宝良王亲手为沐宸昊斟了杯碧萝春,笑问。

  “愿闻其详。”沐宸昊接过碧萝春,轻啜。

  “你是头一个让本王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人。”宝良王回想着当年上早朝见到沐宸昊的情景。

  “震惊?”沐宸昊不解他哪里能使宝良王感到震惊。

  “没错,正是震惊,你浑身散发出的气息不同于一般人,不!该说你仿佛不像是凡尘俗世之人,但却一身军戎、英气勃发地站在大殿上,本王心想,若能拥有你这似天上谪仙般的人物助本王一臂之力,本王定会如虎添翼……结果本王真的得偿所愿了。”沐宸昊不像其它围绕在他身边的人,皆是贪图日后他登上大位能够加官进爵,沐宸昊单纯地希望百姓能够过安和乐利的生活,像这种一心为别人着想的人,宝良王未曾遇过,是以对沐宸昊更是另眼相待。

  “王爷说笑了,我不过是一般凡夫俗子,又是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武将,怎么会同王爷口中谪仙般的人物。”沐宸昊淡笑否认。

  “本王并不是在说笑,你杀敌无数为的是救天下百姓,这和当谪仙般的人物一点都不相互冲突。”宝良王望着沐宸昊,暗暗欣羡沐宸昊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不沾染世间尘埃的独特气质,尊贵如他看着这样的沐宸昊常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沐宸昊笑得云淡风轻,并未搭腔。

  “你来得也够久了,你岳父大人接到本王遇刺消息很快就会出现,要是见你撇下新娘子上本王这儿来,恐怕心里要直犯嘀咕了。”宝良王打趣道。

  “岳父大人心下定是同我一样关心王爷,心急如焚赶到王府,见我出现在此,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不管怎么说,本王都不该让你的洞房花烛夜虚度,且你也见到本王安然无恙,就先行回将军府去吧。”宝良王可不想坏了他人的好事。

  “那我就先行告辞了。”沐宸昊心下仍担心柴娴雅的情况,便起身告退离开宝良王府。

  宝良王双眸含笑唤来总管送沐宸昊出府,待沐宸昊走出视线后,宝良王嘴角的笑容随即隐逸,闭目养神,等待其它闻讯前来探访的人们。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隔日风和日暖,鸟语花香,仍旧洋溢着喜气的将军府在金灿阳光照射下,如同主子泱泱大度中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正气。

  新房内晏起的宇文玥无奈地望着窗外灿烂金光洒落在古雅大方的庭园景致,心情实在无法和身后帮忙梳妆打扮的小芙一样好。

  “小姐……啊!不对,该改口叫夫人了,你一定很开心吧。”小芙双手灵巧地为她梳上漂亮的流苏髻,簪上银镶琥珀双蝶簪,在她耳上戴上一对镂丝葫芦形金耳环,再拿出一对美蓉雕金手镯戴在她的双腕。

  “开心啊……”身穿粉色绣有蝴蝶双飞萝衫的宇文玥回得有气无力,极其勉强地挤出一抹笑容自嘲道。

  其实她一点都不在乎小芙称她什么,不管旁人怎么叫,在她听来都不是在叫她。

  光是望着铜镜中那张属于柴娴雅的容颜就够让她的心情跌落至谷底了,原以为醒来后,恶梦就会离她远去,结果并不然,她依然顶着柴娴雅的脸皮待在沐将军府邸,唉,不是说柴娴雅不美丽、不好,而是那根本就不是她,她只想当自己啊!

  她问自己不下千百次,事情怎么会这样,却苦无答案,后来只好问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假如她大声疾呼自己是宇文意的女儿宇文玥,不仅不会有人相信,沐宸昊搞不好还会觉得她疯了而将她关起来,以免吓到其它人;再不然就是沐宸昊信了她的说词,可她爹和沐宸昊是政敌,为了钳制她爹,沐宸昊会采取的行动,依然很可能是把她关起来。

  她前后思来想去,觉得最好的做法便是假装自己就是柴娴雅,若遇人质疑她完全忘了从前的事,便照小芙的说法,表示自己不晓得怎么了,昏倒再醒来后就失去了所有记忆,待取信众人后,她再伺机跑回家去向爹求助。

  “将军真的是对夫人太好了,昨夜匆匆离去,心里放心不下夫人,又匆匆赶回来彻夜守在夫人身畔,直到非得上早朝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出门前还一再交代我要好好照顾夫人呢!”小芙滔滔不绝说着沐宸昊的体贴。

  “是吗?”昨夜她喝下药就睡着了,压根儿不晓得沐宸昊又赶回来守在她身边,心里为此感到高兴,随即想到他守的人是柴娴雅,并不是她,又吃起柴娴雅的醋来。

  意识到自己在吃醋,她觉得很奇怪,明明才刚认识沐宸昊,尽管发现他似乎没有爹说的那样惹人厌,可再怎么说也不该在意他关心柴娴雅啊,这样真的很不好,她得要好好控制自己的心才行。

  “将军待夫人实在有心,小芙敢说,就算现下将军进宫去上早朝,心里头定也满满都是夫人的身影。”小芙说得斩钉截铁。

  宇文玥轻扯了下嘴角,挤出笑容,她实在不晓得小芙哪来的自信,可以说得如此肯定。

  “夫人,你一定要努力养好身子,不要再发生像昨天那样的事了,可知道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小芙红着眼眶仔细叮咛道。

  “你放心,除了忘记事情以外,我的身子好得很。”感受到小芙真诚的关怀,宇文玥旋身握着小芙的手安慰她。

  “我实在想不透夫人怎么会忘了所有的事,唉!老爷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难过。”

  “我也不晓得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宇文玥一脸无奈。

  “可怜的夫人,你别怕,小芙一定会帮助夫人的。”小芙誓言会紧跟在柴娴雅身边,以免又生意外。

  “谢谢你,小芙,现下有一件事你得帮帮我。”

  “夫人尽管说,只要是小芙办得到的,一定会去办。”小芙对她拍胸脯保证。

  “你找个时间去打听一下左丞相府小姐的事,看她最近行为举止有没有奇怪的地方。”她猜想若自己真不小心和柴娴雅交换了身体,那在家里的她也会变得很奇怪才是。

  “左丞相府家小姐的行为举止本来就很奇怪,夫人现下说的怪,指的是哪方面?”小芙不解地问道。

  “……左丞相府家小姐的行为举止何时奇怪来着?”宇文玥眉心一蹙,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举止很奇怪。

  “左丞相的女儿当然奇怪,她身为丞相的女儿,却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风范,骑马、玩蹴鞠可野了,这些事儿在各府间早就不是秘密了,是夫人你忘了所有事才会不记得宇文小姐有多令人惊叹。”小芙解释给她听。

  “我认为宇文小姐喜欢骑马、玩蹴鞠,对琴棋书画没兴趣,一点都不奇怪。”宇文玥严肃地指正小芙的谬误。

  每个人的喜好皆不同,说她的喜好奇怪、与其它官家名门千金格格不入都不打紧,她并不会因为旁人的闲言闲语就改变自己。

  “啊?可是夫人你以前不是说身为姑娘家就该有姑娘家的样儿,恪守女诫,绝不可大意轻忽,以免辱没家门,怎么现下说法会截然不同?”小芙狐疑地看着她,将她从前不断耳提面命的话给搬出来。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总而言之你帮我打听宇文小姐的事就对了。”光听小芙煞有其事地搬出女诫来,宇文玥就头皮发麻。

  “是,可是夫人,你为何会突然想要我打听宇文小姐的事?”小芙着实想不透,没了从前记忆的柴娴雅和以前不大一样,不仅是言行方面,连同神情也是,好似多了股活泼神采。

  “你尽管去打听便是了,别问那么多。”

  “是。”小芙见她不愿透露原因,纵然心底有诸多疑问,也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

  和小芙交代完重要事项,宇文玥便决定向沐老太爷请安后,要到外头透气,她可没兴致闷在房里扮演端庄贤淑的柴娴雅,她身旁除了小芙外,房外又随时有人候着,使她暂时找不到机会离开,不如就到处走走看看。

  “夫人,你别走那么快,小心跌倒啊!”小芙见她往外走,担心地伸出手要扶住向来娇弱的柴娴雅。

  “哎!我又不是老太婆需要人搀扶,我会自己走,你不用扶我。”宇文玥不让小芙搀扶,直捣花园。

  “可是……”小芙傻眼地看着她轻巧往花园而去的身影,心下诧异,她那向来娇柔需要人时时呵护关注的小姐上哪儿去了?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上完早朝回将军府的沐宸昊头一件事便是向王总管询问柴娴雅今日的情况,听王总管说她精神奕奕地和小芙在花园里玩,脑海中便浮现柴娴雅文雅穿梭在万紫千红间快乐扑蝶的情景。

  得知她已恢复精神是件好事,可沐宸昊仍想亲眼瞧瞧,他饶富兴味地迈步到花园。

  “小芙,你当‘孟宣’就要守好,别一径地想躲开。”宇文玥噙着娇俏的笑容,脚边踩着被她卷成圆球、暂时拿来当球的布团,扬声要守在园中以菩提树当鞠室的小芙无须害怕。

  正因为小芙对女子玩蹴鞠有偏见,使得逛腻花园的她灵机一动,决定教小芙玩蹴鞠,等小芙玩上瘾后,自然就不会认为女子玩蹴鞠是很野的行为了。

  “夫人,趁将军尚未回府,你就别玩了。”小芙欲哭无泪,担心柴娴雅玩蹴鞠的模样被沐宸昊撞见,会被扔下一纸休书赶回家去。

  呜……不过她家小姐究竟是何时学会玩蹴鞠的,她怎么完全都不晓得?小姐的转变之大,就像个陌生人站在她面前,让她好不习惯。

  沐宸昊站在一簇粉白花丛后,错愕地看着妻子神采飞扬,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这情景和他所预期的简直是天差地别,若非亲眼所见,不然他绝不会相信向来文静优雅的柴娴雅会玩蹴鞠。

  “小芙,你别垮着一张脸,相信我,你很快就会发现蹴鞠真的很好玩。”宇文玥不理会小芙的劝阻,扬声要小芙认真防守。

  “我觉得在房里绣花会比在这里玩蹴鞠好……”小芙嘀咕抱怨着。

  “我要踢喽!你可要挡下来。”宇文玥精、气、神十足地大喊后,莲足用力一踢,被用来当球的布团精准地朝菩提树干飞驰而去。

  尽管被布团砸个正着也不会痛,可小芙下意识仍是尖叫一声,抱头窜逃。

  沐宸昊唇角一扬,纵身轻巧飞踢,将布团挡下,足尖轻点往上踢扬,接住。

  沐宸昊阻拦布团的巧劲与身手,使宇文玥讶异地挑起一道秀眉。

  “将军!”小芙见沐宸昊突然出现,还撞见她们在玩蹴鞠,吓得倒抽了口气,心下忐忑不安,担心柴娴雅会受到责骂。

  “我没想到你会玩蹴鞠。”沐宸昊不得不说柴娴雅此举带给他不小惊奇。

  “我也没想到你会玩蹴鞠。”宇文玥似笑非笑地将他说的话还给他,假如他不喜欢妻子玩蹴鞠,她也爱莫能助,因为她骨子里根本就不是文雅的柴娴雅。

  “将军,夫人她只是随便玩玩,待会儿便会回房刺绣了。”小芙怕沐宸昊嫌柴娴雅的行为不够端庄,急忙亡羊补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